人性弱点,艾斯伯格综合征,以及特殊儿童教育

在教育这个领域我是个新人,三年前我对国内的教育是两眼一抹黑,直到去年,才开始真正全神贯注来了解教育这个领域,没有分心,然后直到几个月之前,才知道艾斯伯格综合征这种叫做高功能自闭症的特殊自闭症,这次发现注定会改变我的这一生。

给我提供了详细而真实资料的是知乎这个与众不同的网站,和几乎所有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大多数APP和大网站一样,这个网站也是抄袭了美国的QUARA网站,但里面的内容还是挺让我吃惊的干货多多。

在这个网站上,有不少作者是抑郁症患者、艾斯伯格综合征患者,所以他们对自己病情和困扰的交代很真切,对照那些患者的描写,我意识到,自己竟然从小就是一个艾斯伯格综合征患者,只是相对而言程度不算特别严重 – 当然这是我的自我诊断。

自我诊断又怎么啦?难道我一个受过教育年仅半百的知识分子,对自己的诊断就那么不靠谱?

不管他。

自从几个月前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我就开始在手上拿着这张诊断手册四处偷偷张望,打量身边的人,首先我基本上可以判定,我父亲、伯父都是艾斯伯格综合征患者,我对祖父不太熟悉,八岁的时候他就死了,但是根据大姑父等人的描述,他应该也是这么一个类型的孤独症患者。

从我高中时,就有不少同学说我迂腐,参加工作之后,因为我对行贿送礼拍马屁这些行为异常反感,对做公务员,从事一份稳定的工作毫无兴趣,亲戚朋友们也说我不识时务之类的,现在看来,这都是艾斯伯格综合征的典型表现,不服从教条和权威,永远走自己的路。

苹果公司的史蒂夫 乔布斯 STEVE JOBS 就是一位典型的艾斯伯格综合征患者,而且,阿斯伯格是自闭症这个谱系中的一种,和常见的自闭症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是,因为这是一种高功能自闭症,所以乔布斯好想也没有去诊断,因为到后来这并不太影响他的生活和工作。

什么叫做高功能 high-functioning?这是一个英译词,很多非原生的外来词汇都有些让人困惑,大概意思是,外表上看起来这个人很热情、时尚、生机勃勃、整洁,做事情利落,实际上内心孤单、焦虑、或者伤心难过。

比如乔布斯就很高功能,出人头地,但实际上内心他应该是苦闷的,毕竟到他那个层次,和国王一样,孤家寡人。乔布斯如果不是内心脆弱、焦虑,他也不会死那么早。

国内也有很多成功人士和名人符合艾斯伯格综合征的特征,大多数都是有才华,同时又是人际关系不太好,比如作家王朔,画家陈丹青,说话总是直言不讳,一针见血,行为做事和写文章都不落俗套,一生充满传奇性,绝大多数人不管如何努力都达不到他们的高度。

商界也有,最有名的我怀疑任大炮就是,马云可能也有一点,程度轻一点,至少相比腾讯家和百度家的老大,他说话更不会遮掩。当然十几亿人里,还有很多没有他们这么典型的名人,也就是说那些人的艾斯伯格综合征症状相对比较轻。

我没有那样的才华,说话做事也还没有到很多人接受不了的地步,在正常人与典型患者之间,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属于轻度患者。但是在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人是超过平均线的重度患者,人际关系很差,很极端,同时又具备一些让人目瞪口呆的才华或者天赋,包括我认识的一位朋友。

艾斯伯格综合征的孩子一般成绩都很好,而且学习很轻松,擅长抽象思维。

因为我最近这几年做教育之后,开始写一些文章,我的思想和教育理念也吸引了不少和我性情相似的家长、朋友,偶尔我会和他们说起这种艾斯伯格综合征,但他们一般都不接受我给他们贴标签,坚决不承认自己有什么问题,后来我也就不再说出口,只是暗自在心里提醒一下自己。

我们这种性格的人,和抑郁症患者一样,都是棱角分明,有些严重的还带刺,容易伤人,包括我,我提醒自己就是为了避免和这些同类产生冲突。一般来说,这样的家长朋友和我保持长久友好关系的时间不会太长,正如同他们在自己的圈子里也不容易维持长期友好的关系一样。事实上,这些家长中,离婚的比例似乎比较高。

不过我也有少数几个朋友,和我同类,因为不是家长,没有涉及到经济利益,所以能够保持相对比较长久的友谊。

自闭症很多是遗传的,这种英文叫做ASPERG SYNDROME 的自闭症大多数也是遗传的,而且我的观察是,似乎男性之间的遗传很明显,当然也不乏母女之间、母子之间的遗传 – 重复,这是我个人的观察,不是权威结论。

你看,写到这里,我心里仿佛听到了有读者在指责我:你胡说八道什么!

像我们这样的异类,一辈子要听到无数次类似的指责,也许你的孩子就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样性格的人平时沉默寡言小心翼翼,但会突然爆发的原因。沉默寡言是因为总是被指责,突然爆发是累计的怒气,小心翼翼赔笑脸是保护自己。

从我2017年开第一个暑假夏令营开始,就注意到了两个小学男生的比较明显的自闭症倾向,郁郁寡欢,不合群,脸上心思很重,两个都是没有满期就回家了,他们天生不适应集体环境。那一年还有一个小男孩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看到地上的小蛇不是害怕得跑开,而是穿着凉鞋去踩,几下把蛇踩了个稀巴烂,后来他回家不久后,就听人说,他的父亲情绪激动,因为儿子的教育问题和老婆吵架,竟然自残,送了医院抢救。

在大多数人的眼里,这父子之间的行为是没有什么必然联系的,人们看到的只是一个调皮男孩,一个莫名其妙的父亲,但我看到的是共同的弱自控能力。

大多数问题儿童和学生都是缺乏自控能力,往往我们都能够从他们的父母某一个的身上找到蛛丝马迹。这是我进入教育行业三年多以来的观察。

好了,我仿佛又听到有人在说,你又不是心理学家,不要在这里指手画脚,对别人的家事指指点点。我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对我的分析和猜测会产生这样的看法。作为一个老师,我尝试找出问题的根源,才能真正帮到我的学生,这怎么成了指手画脚?

真的,不少人这么对我说过,说是好意提醒,实际上是不认同这种做事方式。很多很多人认为,让有问题的孩子相信自己没有问题才是正确的方法,这样他们才会学号,不找借口,另外,这样会让家长好受一些,因为没有哪个妈妈能接受自己生了一个有缺陷的孩子。

到底应该让孩子知道自己的缺陷,并且查找基因上的原因,寻找积极有效的解决方法,还是继续撒谎,让家长和孩子都相信自己是没问题的,只要努力就可以改变?估计谁都说服不了说。

类似这样的观点冲突频繁发生在我们这个人群和社会主流之间。我们永远有不同的标准和价值观,冲突往往是充满火药味的。

我们这种类型的人很多都不喜欢社交,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好多天甚至几个月都不是什么大问题,闭关打坐冥想容易上手,另外,我们虽然和成年人打交道很糟糕,但是与孩子打交道会很轻松自如,整体而言我们与孩子相处的能力比主流成年人要强,这也是我几年前决定做夏令营,进入教育行业的原因之一。

但很遗憾,买单的不是孩子,是家长,和其他培训机构一样,我也发现自己需要费力地在自己坚持的教育理念、孩子的兴趣,和家长的期望三者之间寻找平衡,这很累。我现在可以想象,那些体制内的学校老师有多辛苦,因为他们要面对那么多家长的期待。

我们这种性格的人注定人生是起落不定,厉害的人就大起大落,比如史蒂夫 乔布斯,我认识的一位朋友也是。

我这个朋友老是说我太谨慎,太保守,说她一辈子都是剑走偏锋,其实这都是基因决定的,改不了的。我做老师以来,反复和很多家长说的就是,不要尝试去把孩子身上的那些毛病全部改过来,这是命中注定的,我们要做的,是找到一条更适合他的,让他的弱点不影响一生平安幸福的道路。但几乎没有人听。

在我们做新教育的人中间,有相当比例的老师和家长都和我属于同一类,都是因为孩子在体制内学校憋屈,或者自己完全不能接受学校的那一套,才开始进入新教育圈子的。

越是性格偏激的人越有可能活成一个传奇,如果你的孩子就是这种性格,那么不要太担心,他也许会让你操心,但也有可能让你骄傲。

我没那么偏激,人生起落没有太大,但相比大多数人,我的人生也可以写一本书。

所以,我现在想,山水学堂以后也许要重点招收在性格上和我有些类似的特殊孩子,就是那些有明显的优势和弱势的儿童、少年,因为我能够很快理解他们,接受他们,会给他们一个更安全的成长环境,至少不会埋没他们的才华和天赋。我说过,我们这种人,对于孩子的天赋能够很快察觉,对他们内心的想法、焦虑、害怕也比大多数人看得清楚。

对于那些比较均衡的孩子,一般来说,他们的父母很大概率是不喜欢极端做法的,所以我会令他们失望。在教育上,我的理念和做法肯定是不合常规的,但还不是最不和常规,坚持英国夏山学校和美国涩谷教育理念的那些朋友比我更极端,山水学堂将是介于他们和国际学校之间。

我说意识到自己是轻度艾斯伯格综合征患者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是说我现在满眼都是有各种性格缺陷和人性弱点的人,没有人是完美的,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纠纷和冲突都是因为我们天生的性格不同而导致的,并不是受教育程度或者财富或者制度。举例来说,我喜欢安静,不受干扰的工作环境,没有冷风吹,喜欢关上门,但我母亲就喜欢把门窗都打开,哪怕冷风吹,哪怕不是自己的房间,所以很多时候就产生了冲突。这不是因为我受了更多教育,不是因为我有钱,而纯粹是骨子里的某个小基因在决定着一切。我们的生活中充满了类似的冲突模型。

但是大多数人不会想到这一层,他们只是轻轻带过,指责谁谁性格不好,然后下一次又吵。大人面对孩子也是这样的,每次都轻轻带过,然后冲突永远无休止,从不去找根源。

我和我母亲之间的一些冲突也是无解的,因为这是基因层面的冲突,可以改变的余地很小。

我们山水学堂的校训是自由、平等、博爱、尊重,我加上了尊重这个词,是因为做教育的核心大概就是尊重孩子的天性。我和我母亲这两代人都是从小缺乏关于尊重的意识的,如今的社会普遍缺乏安全感其实和这种教育的缺失有极大的关系。我希望我和学生之间,学生之间永远互相尊重,求同存异,接受别人的不一样,不完美。

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介绍观察到的多动症孩子,男孩子居多,往往在他们家里会找到一个曾经有多动症的父亲,遗传的线条很明显。多动症并不是说动来动去,而是说自控能力比较弱,不容易集中注意力,这些情况和我们艾斯伯格综合征有些类似,我们这样的人群一般都很擅长发散性思维,善于设计、创意,做事总是希望推陈出新,和别人不一样。所以,这两种情况之间肯定存在相同的问题基因。

最后,我希望阅读了这篇文章的家长们不要有误解,我说山水学堂会注重招收那些优点弱点都很明显的孩子,并不是说他们有问题,有病,其实他们是天赋异禀,因为人的大脑容量有限,一个方面的强势,自然会造成另一方面的弱势。在我们的体制内学校,这样的孩子的天分极有可能被埋没,因为学校培养的是标准件,不能有明显的短板。

也希望家长们不要把我罗老师当成一个有心理疾病的人,艾斯伯格综合征不是综合症,这里有一个字的差别,意思是这已经不被认为是一种心理疾病了。如果一定要认作是心理疾病的话,那也不影响我们成为乔布斯、陈丹青那样的人。

你的孩子如果是这种类型的,我们山水学堂更有可能将他培养成人中翘楚。

这个世界上,很多工作还真的需要我们这样的人去做,如果乔布斯不是那样的偏执,苹果也不会有如今的光环。我们这个群体注定一辈子是孤独的,但绝对无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