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山水之间冬令营第二天日记

昨天冬令营的活动是穿山越岭。我们从高高的黄英寨翻过去,从一个非常陡峭的南面滑下,在斗米冲这个被荒废的村庄走了一段距离,探访了两栋被废弃的大部分倒塌的旧房子,然后从南面上山,爬上另外一个非常陡峭的山头,下到一个无人涉足的、有野猪出没的山谷,从3m高的毛草丛中,从包粽子的粽叶从中,从垮塌的古墓旁,从两尺深的战壕旁穿出来,回到我们进山的道路。

整个过程花了七个多小时,没有人喊累,有一个中学生想半途而废,但主要还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他是最胖的一个,平时运动很少。

在昨天这整一天中,我没有和平时一样,在半路上给他们上很多课,或者讲本地的历史文人文故事,因为我想尝试一下让他们深度地拥抱自然,他们看上去实在是太高兴,太兴奋了,我觉得没有必要用英语和人文故事去打破这种状态。

这一次的冬令营学生里,差不多一半都参加过覃山夏令营,家长们都是比较推崇这种自然教育、自由教育的。

和第一天一样,整个一天的活动主要都是营长在具体组织,老师主要是发号施令。同学们分工负责,包括洗碗、用洗衣机洗衣服、晾衣服、洗鞋子、拖地、给狗洗澡。

昨天的副营长是一个14岁的少年,今天他将担任营长,他是从永州来的,在婴儿时期就被弃养,由两个拾破烂的老人养大。我问他最远的地方去过哪里?他说他一岁的时候,爷爷奶奶带他去过北京。看来这两个是破烂的爷爷奶奶,不是一般人。爷爷早已经去世,现在他和奶奶相依为命,住在永州市区租来的房子里。他说他们已经搬过几次家了,买不起房子。

他还有个姑姑,是一个智障人士,也是奶奶在很多年前收养的。由于某种原因,奶奶把这个姑姑嫁给了另外一个脑筋有问题的残疾人,他们没有和姑姑住在一起。

我问他,下个学期就要读高中了,有没有把握读高中?他说还是有希望。学费的话他奶奶说交得起。

七十多岁的奶奶还是主要靠捡破烂为生,供他上学。

晚上我们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玩狼人杀的游戏。这个游戏对大家的观察能力、推理能力、控制嘴巴不说话不做小动作的能力,都是一个很好的培训。

晚上的辩论赛辩题是大家推荐,营长确定的: 如果在野外碰到一头熊,是应该和熊一起围着一棵树绕圈,还是应该躺在地上装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