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朴门农艺],寻找农村生态恢复途径,了解如何种无公害庄稼

什么是朴门?

这是个音译词,意思是 permaculture,意思是可持续的种植技术,或者叫做朴门农艺,那什么叫做可持续的?就是说不为了短期利益去使用农药化肥,或者采取其他破坏性的措施,造成土地日益贫瘠退化。

🌸

🐵

这个道理我们都懂,农夫们更懂,他们不愿意放弃农药化肥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利润。如果不打农药,很可能遇上虫害导致颗粒无收,就要亏本,即使没虫没病,收入也不高。有机食品的市场毕竟有限,大部分粮食蔬菜都卖不起价,只能想方设法压低成本。

🐶

这个世界上可能超过三分之二的农田菜园所使用的技术都是不可持续的,在美国这样的农业大国也一样。中国这个比例当然更高,没有农药残留的粮食蔬菜非常少见,即使在农村,绝大多数人家自己种自己吃的作物也要打农药,只是少打一些而已。

🐴

替代方案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只能接受现状,使劲打农药撒化肥直到土地上生产的任何庄稼都有毒才停手?当然不能,我们的研学之旅就是要找出解决方案。

🐮

朴门系统就是世界公认的比较好的替代方案之一。这是七十年代在澳洲开始兴起的一股潮流,虽然至今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仍然没有能够被商业农庄所普遍采用,但很多国外的家庭小农场和乡下房东都在用朴门理念规划自己的土地,包括房屋建设布局等。为了自家人的健康,他们愿意承受开始阶段的产量损失。

🐷

活动安排

🐰

山水之间营地有个小型家庭农场,研学之旅过程中,学生的活动基本上都在这里面开展,有时候也会去山里面观察,采集植物种子。以后等我们有资金建设山中露营基地和森林幼儿园的时候,会带一部分学生去实习。

常规活动包括:

  1. 采集种子,通过手机查阅各种植物的属性
  2. 堆肥,培养蚯蚓农场
  3. 去打米厂购买稻壳,抬回来,撒在蔬菜地里
  4. 种红薯、爬山虎等遮阴植物
  5. 用放大镜🔍观察枯树叶底下的微观世界
  6. 养鱼🐟🐟捉鱼捉虾
  7. 做鸟巢
  8. 种菜、摘菜、摘瓜🍆
  9. 除草
  10. 捉虫
  11. 育苗
  12. 做泥巴屋
  13. 搭建温室
  14. 搭瓜棚架
  15. 制作鱼菜共生系统
  16. 架设太阳能水泵

。。。

参加这个研学之旅没有固定的活动日程,我们是根据季节、天气和项目的进度来安排做什么。

🌄

另外,我们希望家长和孩子说明一下,大家到金井镇来,是为了找到方法,治疗脚下中毒的乡村大地,我们是来干活的,并不是旅游观光或者玩耍。每个人都要出一身大汗回家。

☀️

收费

80元一人,含中餐。中餐是配菜,不点菜。

参加我们的研学之旅需要预订,一般默认是周六。请先报名并支付定金(一半费用)。微信 18974824900。

订金不退,可以转让给朋友或者下次来。

☁️

集合地点

长沙县金井镇王家祠堂旅馆,上午九点半开始乡村体验活动。

下午五点左右回家。当然也欢迎各位住在我们的旅馆里。

🍵

需要准备什么

小锄头 、小铲子、桶子、凉鞋、雨衣、手套、放大镜、捕蝴蝶昆虫的网子盒子、标本夹等。

👡

安全和保险

报名时请将人员名单和身份证号码发给我们,提前买好保险。

我们的研学活动基本上都在旅馆旁的菜地、花园、稻田和山里开展,不上公路,唯一的风险是蛇。辅导员会提前撒好驱蛇粉,带领学生用棍子把草丛都仔细敲打一遍,不会有问题的。现在乡下的蛇都被吃光了。👍₍₍ (̨̡ ‾᷄ᗣ‾᷅ )̧̢ ₎₎

适合年龄

年龄不限,热心公益和有机食品的老少都可以参加。

🚶🚶🚶

不用农药杀虫

先看看朴门课程是如何指导我们用无害的方法杀虫的。

农药大致包括四种:杀虫剂、除草剂、杀菌剂还有植物生长调节剂。在农药被引入到中国广大农村前,农民使用的农药基本上都是石灰。我们营地的食堂设在邻居郑家,他们家的稻田就是不打农药的,只撒石灰,我们夏令营的学生在他们家吃饭,吃的是真正的绿色有机稻。

🍚

其实用石灰杀虫治病并不会让水稻减产多少。我们营地自己也有一亩多耕地,改为了球场和花园,要不然也会实施这个绿色水稻计划。

那么蔬菜呢?我们的父辈也有传统解决方法,比如用黄藤泡在粪水里,然后用粪水浇菜。黄藤是一种有毒的植物的根,但这种毒不会在土壤里存留很久,比起农药的毒性残留要好多了。

黄藤大多数人不认识,挖起来也费劲,现在农村的方法是在蔬菜上喷洒稀释的藿香正气水或者十滴水来杀虫和驱虫。

还有没有更省事的方法呢?有。就是把不同的菜和花🌸混种,空心菜容易长虫,那就将一些🐛🐛不吃的菜和花种在空心菜中间。一般来说,虫子不吃的菜和花都会散发一种驱虫的气味,比如大蒜、葱、韭菜就是典型的永远不担心虫害的植物。黄花菜也是,可以种在菜地周围,好看又省事,还可以驱虫。

这也是朴门理念倡导的方法,虽然效果不是很好,但省时省心。

大自然从来不打农药,绝大多数植物都活得挺好,它们都有各自的手段。只要我们不太追求数量,多注重质量,大幅度减少农药的使用规模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我和母亲自从2013年回到老家后,菜地里从来没打过杀虫剂,也没有影响我们吃菜。

在我们的研学课堂上,学生们必须自己使用手机和平板去找出答案,列一个清单,看看国内外有哪些蔬菜鲜花是天生驱虫的。山水之间研学之旅和学校课堂不一样,重要的不是传授知识,而是传授自学方法,树立学生的信心。

除草

应用朴门理念,肯定就不能打除草剂,那应该如何除草呢?

有多种方法:

第一种最常见的就是种植一两种爬地植物比如红薯,这种生长迅速的植物会把土地都遮住,没了阳光,杂草一般都长得稀稀拉拉,容易清除。我们住在农村的人都应该注意到,红薯地里基本上杂草很少,即使有,由于土地比较松散湿润,也容易拔出根来。

爬地植物避免土地被日光直晒,保住了水分,也给地里的蚯蚓以及其他微生物提供了一个繁盛的空间。蚯蚓多了,土地自然不会板结。

第二种方法也很常见,就是将木材厂的废木头粉碎成小块,老百姓买来这种英语叫做multch的碎木块,铺在花园菜地里,比如辣椒茄子植株旁,虽然不能阻挡全部杂草长出来,但由于覆盖在碎木料下的菜地会变得松散湿润,不仅菜长得好,而且容易用手除草。

multch在国外超市到处可见,但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人还是坚持用寿命短的塑料膜。碎木头慢慢地会成为土壤的一部分,增加土地松散性透气性,也增加肥力。有了这层外衣,地里的微生物会持续改良土壤结构,不施肥也没关系。

用蚯蚓松土

传统方法是锄头挖地松土,但在我们的研学之旅,大家要看看蚯蚓给菜地松土的效果,比较一下人工锄头松土与蚯蚓之间的差别。

即使是种了几十年地的老农民,都不太知道蚯蚓对于土地的重要性,甚至有不少人还把蚯蚓当成害虫,认为会把蔬菜的根钻死或者吃掉。

我们的研学之旅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研究如何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改变传统农村里一些落后的农业种植方式,包括有意破坏环境的行为比如不加节制地使用杀虫剂除草剂,以及无知造成的破坏比如把益虫当成害虫。

另外,大部分成年人都知道给菜地松土的重要性但小孩子并不知道,所以我们也会安排时间讲解这方面的内容。

水源

根据朴门理念,保住地里的水分能够得到稳定供应是个很重要的核心焦点。我们在农村经常看到庄稼地里铺着黑色塑料膜,目的之一就是为了锁住水分,让泥土永远湿润。

有没有其他方法呢?塑料膜毕竟污染环境,虽然不贵但整个社会要承担污染成本。

上面说的multch碎块就是个好方法。中国没人去粉碎木头,但我们有其他替代物,稻壳就是一种。在我们营地旁边有个打米厂,稻壳只要两块钱一麻袋,有时候我们会让高年级男生骑着电动车去拉一些回来,撒在辣椒树和茄树底下,三伏天怎么晒都不需要担心干死。而且这块地会慢慢松散很多。

我们营地在考虑建一个山中露营地,还有一个森林幼儿园,这些项目的规划都需要考虑水源这个重要方面。

最好的设计是用挖机在地势比较高的地方挖一条沟,把山顶上来的雨水收集起来,不让它白白流走。虽然这些雨水不久就会渗透掉,没关系,它还在地底下,这条沟旁种上果树花木会长得很好。

地势低的地方也挖个小水塘,这里的水不会轻易干涸,可以养点鲫鱼之类的,在山里需要洗脸洗澡都可以用这个小池塘的水。一般来说,不打水泥底的自然山塘会被植物自然净化,水会很清澈。

朴门理念很注重利用自然的力量,尽可能省事,降低系统的维护成本。

规划管理指导理念:permaculture

先说说我从YOUTUBE网站学来的农场规划指导理念:permaculture /永续种植。国内大概是依据台湾的翻译,奇怪地翻译成朴门。虽然简洁但是大多数人并不懂,所以我还是直译为永续种植。

永续种植 permaculture 示意

permaculture 是国外正在越来越受到关注的一种生态规划理念,起源于澳大利亚。perma- 这个单词前缀表示永续、持续的意思,-culture 是和种植有关的一系列单词的后缀。合在一起就是永续种植,意思是可以持续下去的非短期行为的科学种植方式。读懂朴门,需要熟悉上面这张图所展示的生态关系。

国内大多数人会觉得不以为然,可以持续下去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每天都听到这个词,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该打农药还是打农药,该用化肥还是照用不误。中国的传统种植方式和绝大多数落后国家,以及不少西方国家一样,不是可持续的,这点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但是你可能不知道,在湖南前几年出现过有毒稻米的极其严重的问题。包括我们金井镇在内的长沙地区甚至可能是整个湖南,政府现在出钱给农民,鼓励我们让稻田抛荒三年,就是因为我们的稻田种出来的稻米都是有毒的。什么毒?土地里面的重金属元素,来自农药的毒,比如砷。

政府到了花钱请我们抛荒的地步,你可以想象农村的生态被摧残得有多严重!抛荒是想让这三年之中土壤里的毒素慢慢消失分解,为什么重金属元素可以无端端自己消失我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所有的毒药农药也都是政府在管制销售的,怎么解释都是他们站在高处。

有毒大米的事实表示湖南的大多数农田的种植方式都是不可持续的,如果不改变,那么等我们的森林幼儿园的小朋友长大以后,身体里会堆积很多有害重金属元素,可能永远都排不掉。

做个快乐的素食者
vegetarian

不可持续的种植方式不仅仅体现在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方面,也体现为效率低下。

相当多的城市居民老家都在农村,每次回家都会带一些土菜回城,这些有机蔬菜需要耗费老人大量时间和精力:除草、锄地、打虫、泼粪、浇水。。。这样低效率的方式迟早也是维持不下去的,老人过世了就再也吃不到了,超市里的有机蔬菜其实很多顾客是持怀疑态度的,这些有机农场为了成本,也免不了会有一些鱼目混珠的行为。

有没有可能让普通农民都能做到以最少的人力物力投入,让自家的稻田、菜地和果园从此不再需要化肥农药,也能保证比较好的收成呢?其实是有的,国外就有这样的家庭农场。只是我们国家的农田土地不是私有的,几亿农民都对土地的健康与否毫不上心,加上投资建设这样的有机农场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多年以后才能收回成本,所以具有远见的家庭农场主在中国极少。

虽然土地不可能自己私有,但如果是一个微型农场,纯粹出于公益和学习的心态,投入和成本尽量降低,则具备可实行性。

说说这个微型有机农场是个什么概念。就是一个立体生态农场,围起来,里面分割成几块,放养鸡鸭,有小鱼池,池边种有机蔬菜、水果等,让鸡粪鸭粪给蔬菜果树施肥,鸡鸭和青蛙、瓢虫、蜘蛛控制害虫,让蚯蚓帮你翻地,鸡和一些特意选择的强势而有益的爬地植物负责除草(比如红薯地里杂草就没多少机会见到阳光),旁边种上一些速生灌木,负责从地底下将养分带上地表,再种一些豆类、黄花菜等负责从空气中固氮。。。基本上人可以一劳永逸。

permaculture /朴门理念不仅可以指导我们种菜、种庄稼、种花,也可以指导我们规划农场、建房。

首先我们来说说 swale 这个元素,在英文里有几个意思:沼泽、低洼地,在这里是指蓄水沟。如果您打算建农场的土地,比如说一片山林,或者梯田,或者一个小山丘,那么相关专家会建议我们在山顶、山腰和山脚分别修建三条左右的蓄水沟,将雨水截流下来,渗透进土地里,然后通过沟底缓慢释放水分。有条件的话,比如说您的农场足够大,最好还挖一个两个蓄水池塘,可以养鱼养虾养鸭,让这个农庄的生态更多样化因而也更稳定。而且蓄水沟储存不下的水可以在这个池塘里保存下来。

听上去很有道理,不难理解,但实际上我们往四周看看,很少有农民会将水沟修在山腰和山顶上。有人说那是因为不划算,那我们再看看哪户人家会在自家的菜地里或者院子里人为挖一个小池子用来收集雨水。没有,因为觉得没什么用,平白无故占地方,又不能养鱼,还担心孩子会掉进去。所以如果你是一个有志于改变中国农村生态环境的青年,社团成员,想按照自己的思路来设计心中的理想农庄,必须做好准备左岭游蛇们会纷纷爬过来看笑话。。。这是 expected。

举个例子。

我们都知道黄土高原上的情况,水土流失很严重,无数当地人和专家奋斗了几十年都没有解决办法,似乎没有人尝试在高原黄土坡上修建蓄水沟拦住雨水。有机构请来了澳大利亚的专家帮助一个西北山村恢复环境,这个叫做GEOFF LAWTON的专家先是让他们“在山顶上带一个帽子,山腰上系上带子,山脚下穿上鞋子”,意思是山顶山腰和山脚分别筑坝挖塘收集珍贵的雨水,这个没问题,农民们都积极响应。因为道理大家都懂但是没人领头具体去做。可是接下来LAWTON 教授让他们退耕还林的时候乡亲们很多都不愿意了:“种树?我们的孩子将来吃什么?去吃树吗?”可见很多时候问题的关键是要打破人们头脑中的错误成见,即使这些成见是如此不合时宜和错误明显。现在在农村花时间去种粮食种菜或者栽树的基本上都是四五十岁以上的农民,要请这些人来按照我们新一代的方法种地将会很有挑战性。

不过不用担心,我们的微型农场项目将建设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不用管其他人的意见。

swale_profile

蓄水沟拦住雨水的目的是在水沟两侧培成养一个能够水土保持、植物茂盛的生态小环境,让这片土地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去对抗和弥补以往错误的耕种方式带来的消极后果。这些植物能够保住更多水分,让绿色朝远处延伸。这是一种一劳永逸的改变环境的策略,是可以持续的。
收回目光,来看看我们的农庄应该怎么布置,包括花园、菜园、小池塘。按照LAWTON修复黄土高坡同样的思路:我的农庄需要有一种机制让富余的雨水留在果树和蔬菜以及鲜花身旁并缓慢释放,同时又不会将植物的根淹在水里无法呼吸。

我们这块土地上已经挖了很多深沟和小池塘,负责雨水收集,里面小龙虾和鲫鱼。我们打算在园子中央放一个旧的塑料油桶,废品站有卖,大概五十块钱一个。这个油桶底部钻一个小孔,接上小管子,将管子在菜地底下埋好,管子上每隔一米左右用针扎一个小孔。。。对了这就是我们很多人知道的以色列的滴灌技术。这种管子在淘宝上有卖,很便宜。油桶里面的粪水和从池塘里舀进去的水会以一种高效而节约的方式滋润蔬菜的根,比平常乡下的泼菜方式省力多了。

从菜地里扯出来的杂草可以扔到菜地旁边的蓄水沟 swale 里,也可以在里面扔一些树枝树干,或者不容易腐坏的植物树干。这样的水体环境会促进微生物的生长,让更多的养分随着水渗入到地层里去滋润周围的植物,比堆肥要省事很多。

我家屋前屋后还有不少花坛,夏天浇水是一个负担,好在我事先在花坛的土里埋了一些废弃的铁桶和塑料瓶子等,负责收集雨水储存起来。我还在一些比较娇贵的花下埋了些塑料瓶,瓶子底下扎一个小洞,瓶口外露,这样浇水只要将瓶子装满水就可以了,每隔几天才来添水一次,不多不少。不会让花根受罪。

我们夏令营除了希望增加几个各具特色的微型农场外,也希望与有关社团组织合作,开发一个小型林场,其中需要用到下面的知识。

规划蓄水沟

  1. 首先,蓄水沟是用来蓄水的,所以要尽量沿着山顶和山腰的地形地势来修建,保持在一个水平上。
  2. 第二,水沟里的水满了自然会溢出,如果让水自然溢出,可能会将水沟冲出一条大沟而且越来越大,所以这个溢出口需要人为设计在一个合适的位置,有一定的宽度保证水溢出来时比较缓慢,而且溢出口底下不能是泥土而应该是混凝土,不让土被洗掉,上面压上一些大石头,成为一个自然漂亮的潺潺流水意境。
  3. 第三,蓄水沟应该是多层次的,从多个水平位拦截。
  4. 第四,swale 也包含小水池和池塘这些起同样作用的元素,养几只鸭子,种些莲藕,不仅仅是为了意境和景观,也是让农庄的元素更加多元和平衡。

那如何确保蓄水沟都在一个水平线上呢?我们有很多透明软管,灌上水,从两端水位高低来检查水平度。这种软管很有用,它们负责将珍贵的水源送到最需要的点,是科学农场必用的材料,还有小水泵,鱼菜共生系统的核心之一就是水泵。

从海绵城市到公园规划,到庭院设计
海绵城市的目的是让雨水斗渗透进土地,补充城市的地下水,不管是大的区域如城市、流域,还是小环境如农庄、花园、公园或者庭院,都应该想办法让雨水渗透到地底下,而不是全部采用硬化地面。我们旅馆的院子里就坚持不听本地人的意见,没有硬化,而是铺上碎石,这样做成本还低一些。一般的家用车停在这样的碎石地面上完全没问题。农民因为每天和泥土打交道,潜意识里只看到稀缺的硬化地面的好处,而忽略了其坏处,比如夏天会很热,我们的同学们要将这一点作为自己社会实践的目标之一,就是用自己设计的微型农庄的成功来改变农村这些过时的思路。

好幸福的猪

地面覆盖护根材料(mulch)
mulch 在发达国家是人们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词汇,因为到处都在使用,可惜在汉语中没有合适的直接对应的词汇,我只好硬着头皮翻译成地面覆盖护根材料这种生硬的短语。中国人不太重视这种种植所需要的材料,虽然农民也用,但是不多,也不是每个季节都用。

mulch decaying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呢?mulch 在美国等木材丰富的国家主要是粉碎成块状的废木头和树皮,一般大小在3-6公分左右,覆盖在花园的土壤上,植物与植物之间,其作用是减少水分蒸发,减少杂草的生长(杂草种子落到mulch上很难生根发芽,因为不能直接接触到土壤),保护土壤。关于这个我以后会单独再解释。

我们建房子有废旧建筑木料,都放到花坛里,菜地里,或者铺到屋顶花园上,成为mulch。这些有机覆盖材料下的土大多数时候都是湿润的,温度比较稳定,蚯蚓很喜欢呆在下面,花和菜都长得很好,甚至虫子也少一些。即使很久不上去浇水也没事。

选择爬地植物
在permaculture 永续种植系统规划的农场里,一般都有一些爬地植物是专门用来遮住裸露的地表的,往往是比较皮实容易成活枝叶繁茂的藤类,比如说红薯。这种强悍的植物不仅仅减少水分蒸发,也用来战胜杂草,不让它们过分发展。秋天不需要将红薯都挖出来,就让它们在地下过冬好了。

其他替代性除草专家推荐

万年青不是爬地植物,但同样强悍容易成活,而且漂亮。我们计划在农场里大量种植这种植物,让它们来抵御杂草的肆虐。虽然鸡鸭不能吃万年青,但是可以给鸡鸭在夏天创造一个凉爽的环境,而且这种稳定的环境里会长很多虫子,成为鸡鸭的天然饲料。

分区

一个小农场必须将高大的果树等种在北边,不能让它们挡住南边来的阳光,同时这些高大乔木最好能挡住一些北风,保护南边的蔬菜、鲜花和果树。农场的入口处种植的应该是最需要关照的蔬菜和植物,那些最容易长虫、生病的的。

生物多样性

菜园周围如果有散养的鸡,可以吃掉很多害虫,杂草基本上不能生长;有些具有强烈气味的植物比如大蒜和葱等具有驱赶害虫的作用;土壤里的微生物多样性和丰富程度是保证植物健康的关键之关键,是否需要打虫基本上取决于它。有水池就可以吸引来青蛙,而青蛙可以捉虫子。

—–
相关链接
豆瓣
wikepedia
优酷上介绍的一个依据这个理念规划的庄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