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的故事

前言 PREWORDS

这是关于白狐的系列故事中的第二个,我们学堂希望通过给小孩子们讲童话故事的方式,来让他们去思考一些现实中的社会问题,学习有关自然和世界的知识,同时也学习一些英语单词和短语,当然我们也会通过角色的塑造和提问,让孩子们认识到每个人身上固有的毛病和缺陷,以及如何克制自己的弱点,发挥自己的长处。

我们创作的这些童话故事都是基于山水学堂现实中的人和物原创的,半真半假,让小朋友们更能够身临其境,更清楚地认识身边的世界,而不是讲虚幻的森林童话故事,或者是欧洲的国王公主和城堡。

之所以暂时不去买儿童书籍,直接讲书籍里面的童话故事,主要是因为我们想鼓励学生们参与到这些原创故事的创作里来,从小养成尊重原创的意识,而不是从小就只是听故事,接受概念和知识的灌输。

本集故事的思考问题是:

  • 城市和乡村为什么会有流浪狗;
  • 我们对待这些流浪狗的正确态度应该是怎样的;
  • 作为一个小孩子,如何去帮助流浪狗;

故事 STORY

OK,今天是星期【】,下午【】点【】分,又到了我们家白狐小姑娘的传奇故事时间了,来,大家给白狐 White Fox 打个招呼 say hello。Hello…

Thank you. 同学们,你们知道吗 do you know?白狐小时候有很多年,每天都是生活在笼子里的,就和那些饲养场的鸡一样。要是每天把你们关在一间很小的屋子里,吃喝拉撒都在这里面,你们会喜欢吗 would you like it?

是的,我们的生活中都需要有基本的自由,包括动物 animals,包括鸡 chicken,还有猪 pigs,都讨厌被关在笼子里 locked in a cage。

那白狐既然不是一条生活在城市里的宠物狗,她就从来不需要狗绳栓着她的脖子,由主人牵着走,她可以自由地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每天除了在大坡岭和九溪寺村庄里玩,她有时候也会跑到金井集镇上去,那边就是我们的集镇。自由 freedom,自由地生活 live with freedom

城市里很富裕,可是很拥挤,到处是汽车和人,所以狗狗们每天都被关在屋子里,有时候还被关在阳台上或者厕所里,或者一天到晚都被关在笼子里,等主人下班了才有人和它们说话,给它们喂食,城市里的狗大多数都很孤独;they are lonely 它们很孤独;

在我们金井镇这样的乡下农村,猫狗们虽然没那么多好吃的,有时候会饿肚子,但是可以到处去玩。have fun 玩乐

如果你是一条狗或者猫,你想生活在城市,还是农村呢?【】同学,你要不要回答一下这个问题?live in the city 生活在城市, or live in the countryside 或者生活在农村?

刚才说,我们家的白狐有时候会自己跑到集镇上去找朋友玩,或者去那里找肉骨头吃,是因为,集镇那里有一个农贸市场,在市场里,有卖鱼的,砍肉的,杀鸡宰羊的,卖牛蛙的,各种鸡零鱼碎招来了很多猫和狗,其中很多是被主人遗弃的流浪猫狗。homeless dogs 流浪狗;

有一些是从小还没有断奶就被扔在农贸市场,在那里长大了的猫兄弟狗姐妹。brothers 兄弟 sisters 姐妹

山水学堂的师生们就从农贸市场救过总共六只没长大的小流浪狗,在村子里的河堤上和水沟边救过两只长大了的流浪狗,和四只被扔掉的小猫咪。好几次都是两个特别爱猫狗的本地男孩子在集镇上找到了这些被狠心的当地农民遗弃的奶猫奶狗,然后送到学堂里来的。abandonded 被遗弃的,被抛弃的;abandonded puppies 被抛弃的小狗狗

白狐以前住在集镇上,而不是现在的大坡岭村庄,加上如今的主人罗老师也会经常带她去镇上拿快递,所以对金井集镇很熟悉。她定期来农贸市场,是因为镇上会召开群狗大会,商量大小事务。群狗大会都是在临晨时分开,那时候人类在睡觉 sleeping。

这一天,正在睡梦中的白狐听到了遥远的地方传来首领的长嚎,她赶紧起身,伸了干懒腰,从狗洞里钻出来,站在学堂大门口,朝着集镇农贸市场的方向“汪”地叫了一声,就慢慢地朝着桥的方向跑了过去,过了金井桥,很快就到了农贸市场了。the farmer’s market 农贸市场 farmer 农夫 market 市场

刚到河堤上,白狐听到下游不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汪”,那是九溪寺里的短腿老弟,他也听到了首领的呼唤,来开会的。首领 leader

短腿在寺庙里出生,他的娘也是一条短腿宠物狗和中华田园犬的杂交后代 – 一条短腿土狗,只是很不幸,有一天被汽车撞了,轧断了一条前腿,成了流浪狗,后来被人解救,放到庙里养,和尚养了一年后,她下了一窝四只短腿狗仔,其他的兄弟姐妹都被人收养了,只剩下短腿,是最后一只,他慢慢长大了,没有人再愿意收养快长大的他,于是就和母亲一直守在九溪寺里。短腿 short legs;长腿 long legs;

两个个子不大、经常在一起玩的狗朋友于是肩并肩一起往集会的方向慢跑。

“你昨天吃了些什么?” 短腿问白狐。Short legs asks White Fox

“狗粮。不好吃,但是没办法,昨天没有新鲜的鸡骨头鱼骨头,我只好吃了一天狗粮。”白狐停下来抬头看了看路旁大树上的喜鹊窝,回答道。这两只喜鹊是去年搬过来的新邻居,这会儿在睡觉。去年,有一次一只光秃秃的喜鹊幼鸟从巢里掉了出来,从高高的树上掉到了河堤上的草地上,没有摔死,正好被白狐和短腿看见了,饥饿的短腿要吃掉它当午餐,但白狐把它救了,交给学堂鸟语林里的白鹭,白鹭负责叼着幼鸟,送回了喜鹊窝,从那以后喜鹊一家和白狐成了朋友。friends 朋友

“我昨天只吃了一些白米饭。。。” 短腿很无奈,有些难过。谁要他出生在庙里呢?庙里的人是不吃肉的,想吃肉只能自己跑到附近人家的厨房外面去翻找。他不是白狐这样的宠物狗,明明是土狗,偏偏还生着四条短腿,人类永远只会给他喂一些残羹剩饭。下辈子一定不要再变成一条长得丑的狗,短腿经常这样自言自语。pet 宠物

“你知道,狗老大今天会布置什么任务吗?” 白狐跳过一条被汽车压扁的百节蛇,问短腿。“我刚才在家里听得到,他今天的叫声很急切。” snake 蛇

“我知道 — ” 前面黑暗中传来另外一声粗声粗气的狗叫,“镇上有人要开一个流浪狗收容中心了。” dog shelter 狗收容中心 dog 狗 shelter 收容中心

这是胡子,他住在社区中心旁边一个叫洲上的村子里,这会儿也是正要往农贸市场走,正好碰上两个老朋友白狐和短腿过来,于是一路同行。old friends 老朋友

“流浪狗收容中心是什么意思?” 三岁的短腿边跑边问肥胖的土狗胡子。three years old 三岁

胡子是一条老公狗,行动缓慢,没跑几步就落在了年轻的白狐和短腿后面。他加快几步,跑到了一黑一白两个年轻朋友的中间,回答道:“这些年,被人类抛弃的狗和猫越来越多了。以前主要是在城里,现在,乡下也有不少人养白狐这样的宠物狗,可是,其中一些生病的、长跳蚤的、长得不好看的就会被遗弃,有些人本来在城市里生活,不想养狗了,就把狗放到乡下老家来养,可是老家的人不喜欢我们狗,尤其是挑食的宠物狗,就会把他们赶走。所以,有人想在我们这里建一个收容中心,让那些在大街上和市场上流浪的没有家的狗住进去,每天有东西吃。” eat 吃;food 食物;

“那。。。他们都住在市场里吗?” 白狐问无所不知的胡子。ask 询问

“那个收容中心会不会把我们也当成没有家的流浪狗?” 短腿也问。

“我也不知道。” 胡子说,“你们等一会儿听老大怎么说吧。”

没跑几步,三个朋友就来到了农贸市场,大小街道上狗影幢幢,但是都很安静,这是镇上的狗群很久以前就做出的决定,集会时千万不能叫,因为旁边都是做生意的商户,这时候都在睡觉,要是被狗叫声吵醒了,会打110报警,来捉狗的。前两年就出现过几次这样的惨剧,好多狗,包括附近人家养的狗,都被派出所抓走了,听说后来被一户屠宰场买走了。police office 派出所;

三人穿过几条小街,一路上看到了很多陌生的狗,刚走到最里面的农贸市场门口,白狐就注意到了一条和白狐一个品种的大萨摩耶,这是搬到乡下来这几年之中,白狐第一次碰见相同品种的同类,而且是一只威风凛凛的公狗,只是,白狐是只小萨摩耶,宠物狗繁殖厂特意繁殖出来的矮小品种,而这只大萨摩耶则大得多,体格健壮,和白狐一样浑身雪白,蓬松的尾巴盘在屁股上,眼睛鼻子嘴巴都是黑漆漆的,嘴巴张着,好像在笑的样子。a strong dog 一只健壮的狗

新来的公狗萨摩耶也注意到了白狐,犹豫了一下就慢腾腾地走了过来。短腿很警惕地看着这条公狗,但他比对方矮了一大截,因此不敢说什么。公狗萨摩耶看了看短腿和胡子,知道这两个伙计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就凑过来闻了闻白狐的屁股,白狐安静地站着,她对自己的气味很自信,等到这只萨摩耶闻完,她也闻了闻对方的屁股和肚子,觉得气味不错,就轻轻地问:“你们是哪里来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ass 屁股

大萨摩耶没有回答,还在白狐干干净净的身上闻个不停,这个举动让短腿很不高兴,对着这只外来的公狗愤怒地叫了几声。大萨摩耶看了他一眼,慢悠悠地回答道:“我们是从高桥镇过来的,听说你们金井镇上要建一个收容中心,每天有心肺吃,有地方睡,都赶紧过来看看。”

“那 — 你也是被抛弃的?” 白狐问这个漂亮潇洒的大哥。big brother 大哥

大哥沉默了,眼里渐渐蒙上一层凄凉的雾。白狐明白了,她走上去,用脸轻轻碰了碰这个同类。

透过这个高大的新朋友那双泪蒙蒙的眼睛,她看到了自己的身世:很小的时候,那时候没有名字的白狐,就被人从母亲的奶头旁拉开,卖给了一个大学生,和他的女朋友。她的童年时光就是在一个大学学校的宿舍里渡过的,那时候大家都爱她,抱着她去逛商场、去公园里玩,在学校隔壁的寝室里,还有其他的楼里还有不少和她一样的宠物猫狗。pet 宠物

后来大学生要毕业了,她惊恐地看到,大学里有很多宠物猫狗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到处找它们的主人,一两只久经世故的本地土狗也在这时候跑进校园来,翻找被回家了的学生扔掉的零食,有一只狗告诉白狐:“这些狗已经被他们的主人抛弃了,火车站不许带猫狗,汽车和出租车也不行,他们的主人没办法带走这些宠物狗。在这个城市里,这些大学生认识的人只有自己的同学,没有本地人,因此找不到人收养。” adopt 收养

幸好白狐的主人没有抛弃她,主人的家乡和大学在同在一个省,他的父亲开车来到学校,把大学毕业了的儿子,连同当时叫做璐璐的小萨摩耶,一起接到了金井镇。son 儿子

“大伙儿 — ” 头领一声高亢而悠长的叫声把白狐的思绪拉了回来,所有的狗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朝着中间卖青菜和日杂用品的台子靠拢,听头领的吩咐。grocery 日杂店,杂货店

这是一只土黄色的健壮的本地土狗,他有七岁 ,从两岁开始就一直生活在这个农贸市场里,那些砍肉摊下散落的碎肉和骨头渣子,还有那些鸡肠子鸭胗,把他养了五年。镇上其他的流浪狗都听他的号令,哪些餐馆里有剩饭菜吃,谁家主人心肠好,会把肉骨头放在门外,归谁去吃,都由他安排。

“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流浪狗收容中心吗?” 头领高高在上,俯视着大家,黑压压的一大群 a large crowd。

“我知道 I know。”有一只黑白花色的小哈巴狗回答,“就是,那里每天都有吃的,晚上有暖和的地方睡觉。。。”说完,他自己也觉得这样的回答很不完整,绞尽脑汁哼哼唧唧叫了几声,不做声了。白狐看到他在挠痒痒,赶紧后退几步,要是哈巴狗身上的虱子跳到自己身上,主人会很生气的,他把她的毛发都剃光,然后用难闻的水给她洗澡。

“我们听说,到时候会有很多城里来的流浪狗住进来。。。没我们这些本地狗什么位置。” 狗群中一只刚下崽的母狗急切地发表意见。她们一家这些时间一直住在市场附近稻田里的一块水泥板下,那块水泥板搁在一个下水道检修口上,下面正好形成一个可以遮雨的空档,只是冬天来了,那里冷得要命 freezing cold。

“我们是附近乡镇来的,不知道可不可以住进来?”那只白色大萨摩耶狗昂着头问市场中央的头领,他的身后,站着六七只高桥镇赶过来的狗,看来,他是高桥镇的狗首领 a dog leader。

“对啊,对啊 right, right。” 东面角落也有一群狗在附和,大概也是附近乡镇的:罗戴镇、脱甲镇,甚至可能还有白沙镇远道而来的流浪狗群。“我们都饿坏啦 we are starving,上个月就饿死了两条小狗,人们不让我们住在公园里,没地方去了。。。”

“我们现在先不要想,谁可以住进来,谁不能住进来。” 铺着白瓷砖的水泥板上,首领环顾四周,老成地说,“我们先要尽量确保这个收容中心能够开在我们镇上,再看看谁才有资格住进去。大家看看,我们自己可以做些什么,才能让人类喜欢上这里。”

啊?大家面面相觑,我们是狗,又不认识这个要建收容中心的人,能做什么?what can we do?

群狗看着首领,但首领也低下头在沉思,看样子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家都满面愁容,没有了人类,狗很难生存下去,它们太需要有这么一个愿意收养他们所有的流浪狗的地方了。

白狐虽然有家,有爱她的主人和学堂的小朋友,可是,她长得这么漂亮,都差点成了流浪狗,可以想象那些被主人抛弃的狗是多么难过,何况,有些还是没有长大,甚至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刚出生的奶狗,连它们都会被狠心的主人抛弃。poor puppies 可怜的小奶狗

学堂里房子很多,但是金奶奶,还有一些游客都不喜欢狗,甚至很讨厌狗,所以只能让白狐一条狗住在学堂里面,还要经常洗澡。

白狐想,如果自己的主人帮忙一起来建这个收容中心,那应该就好多了。对了,还有学堂里的那些孩子,要是他们也一起来帮忙。。。想到这里,他对着胡子和短腿轻声说了自己的想法,胡子马上表示这个主意不错,说:“也许九溪寺的和尚居士会给予帮助,那样,城里来的那个准备建收容中心的人,就会放心很多,人多才能把这件事做好。we need more help. 我们需要更多帮助。”

“可是我们又不会说人话 don’t speak,也不会写字 don’t write,怎么才能让罗老师、学生,还有我们寺庙里的和尚居士懂我们的意思呢?” 短腿困惑地问 Short Legs asks。

“我可能有办法 I might have a way。” 旁边那只高桥镇来的萨摩耶说,“我叫白熊,高桥镇来的,流浪狗,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姐妹。” 它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那群陌生的狗说:“我以前的主人是个小女孩,她能够听懂我的话,要是找到她,就可以让她把我们的意思说给你的罗老师他们听了。”

“你的主人在高桥吗?她为什么不管你了。” 短腿问。

“我。。。也不知道。”白熊扭过头去,哀伤地哭了起来。He begins to cry.

“她都不要你了,怎么可能帮你?” 短腿还想再说,被白狐愤怒地打断了。

白熊垂着头走开了。White Bear 白熊

胡子也打了短腿一巴掌,埋怨他不应该这样伤害白熊的心。然后对白狐说:“白狐 White Fox,你和罗老师那么亲密,有办法和他说话吗?”

“我不知道如何与他说话。” 白狐有些不好意思。“但我们要是可以将有人想建流浪狗收容中心这件事告诉他,主人肯定会出手帮助的。” speak to him 和他说话

“我们一定要自己动脑筋想办法,不要老是等着人类来救我们。”黑白哈巴狗给大家鼓劲,“大家一起来想,肯定可以想出来的。”说完又开始弯着身子咬自己的后腰,那个地方只能这样挠痒痒。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人给他洗澡了。He is very itching 他很痒。

“我在这条街上流浪三年了,” 那条奶头鼓胀差不多要垂到地上的母狗说,“总共死了十一个孩子,我真的很想住进这个收容中心。大家帮帮忙啊。” Please help, 请帮帮我。

“我听说,人类里面,那些小孩子中,有一些可以和我们狗说话。后来等他们长大了,就不会了。” 首领从台子上跳了下来,在狗群中穿行,用温和的声音安慰着大家。“谁家的主人是孩子?” child 孩子

白熊欲言又止。

没有其他狗做声。现在的小孩子都要上学,喂狗、给狗洗澡都不会,甚至连给狗盆里倒水都懒得动,不能算是狗的主人。master 主人

白狐开始低头思考,她的主人是罗老师,是个大人,但是学堂里有几个小孩子,比白狐还小,有个小女孩很喜欢抱着它说话,有些话白狐听得懂,有一次白狐对她说了一句话:“鸡肉骨头好好吃。”那个小姑娘好像听懂了,马上从桌子上捡了几块鸡骨头喂她。要不要试试?try 试一试

“人类不喜欢流浪狗,但是都很喜欢小狗。”母狗继续说,“我的孩子经常有人来喂它们骨头和剩饭。我们可不可以让人类先修建一个小狗收容中心?” 她的声音低沉而急切。

有些狗在点头 some dogs nodes,大多数流浪狗都不做声 most are silent。

“大家回去,尝试着和小孩子说说话,就找那些还在读幼儿园的小孩子最好,如果有什么好消息,就到这里来找我。”狗首领宣布散会。the meeting is dismissed.

白狐打定主意,示意短腿和胡子跟着她回去,在回家的路上,她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两个朋友。two friends 两个朋友

她一定要找到一个办法,和学堂里的那个小姑娘说话。talk to the little girl 和小姑娘说话

“你肯定行,加油!”胡子扬起前脚,和白狐的前脚对拍了一下。

“加油!白狐。” 短脚也调皮地拱了一下白狐。

这时候,东边山后的天空开始放亮了。the sky is litening.

单词 WORDS

  • talk 说/谈论;say 说话;speak 说话;talk about it 谈论它;say hello 说你好;speak English 说英语;
  • plan 计划;help 帮助;good plan 好计划;help me 帮助我;
  • do 做; make 制作; do homework 做作业;make dinner 做晚饭;

请使用上面这些短语各自造一个中英文夹杂的句子,然后从上面的单词短语中选两个,造一个句子。

讨论和调查 DISCUSSION & INVESTIGATION

  1. 你觉得我们这个村子里,一共有多少条狗?今天一起去调查一下这个村庄,想办法找出来,有多少公狗?多少是母狗?
  2. 要不要我们去问一问那些养了猫的村民,为什么他们有些人会把小猫咪扔掉?
  3. 如果你是我们这个村的村长,会不会保护村子里的狗狗?怎样保护?
  4. 拿出画板来,如果让你来设计我们的动物收容中心,你会怎样设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