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个抑郁症少年的交流

Jc,

我以前有个专横的父亲,现在他已经去世九年了,当他在世的时候,我巴不得永远不要见到他,因为他毁了我整个童年、少年、甚至还有青年的时光。

因为他的专横,自以为是,完全不尊重我的选择和个性。

1

这个世界上,尤其是中国,有很多类似的家庭。

我想说的是,这不是你的错,错的一部分是大人,一部分是我们失败的教育制度,但承受后果的是孩子。
很多抑郁症学生就是这样来的,大同小异。

那,家长的个性有不同,有些霸道野蛮有些对孩子宽容和蔼,孩子自己是不是也会有很大的不同呢?
是的。

那些温顺听话的孩子可能不会出问题,但有些和专横的父亲一样性子急、执拗,于是当父子两个都性子急,同时观点相反的时候,悲剧就爆发了。有些这样的孩子选择了沉入抑郁的深坑里躲避起来,有些则选择了自杀。我父亲就让我压抑了很多年,因为他一直利用自己的权威压制我,而我非常愤怒,但又无能为力。

全世界抑郁症都很普遍,在中国,孩子因为学习压力太大,学校和家庭的限制太多,所以青少年患抑郁症的几率最高,这是我们的教育系统失败的一个标志。

了解了这些,也许你就不会觉得那么孤单无力,因为和你一样的学生很多,有很多人在想办法,也有很多现成的解决方案。
你现在的状态,是在自我保护,只是,靠你一个未成年人,自我保护的手段有限,力度也不够,还是需要一些相对专业的人士,比如心理医生,来给予全面的照顾,才能让你康复。

或者,我想请你相信我,让我这么一个半专业人士,来帮你,跟我去长沙,换一个友好宽松的环境,先离开这个伤害过你的城市,看看是不是可以顺利从深坑里爬出来。

2

通过这两天的观察,我意识到,在你们家族中,有一种不太好的基因在搅局,听你妈妈的描述,你的父亲,你的奶奶都有这种基因,性格急躁,缺乏对家人的耐心,不够宽容,容易疲倦。

也许你身上也或多或少继承了这种基因,于是才导致现在这种局面。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因为并没有和你沟通。

之所以你和你父亲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好,就是因为你们两个人都缺乏一种包容心,不能够按照别人的标准去生活和学习,大部分事情都必须按照自己的来。你冷静一下,闭上眼睛,深呼吸三口气,然后想一想是不是这样?

如果你认可我的观察结论,那么第二步就是如何采取行动。如果你认可自己也是一个性格急躁,缺乏包容心的人,那么你只有生活在一个有足够包容心的群体里面,才能够保证你的安全。假如你现在是和你父亲和你奶奶生活在一起,妈妈不和你一起生活,你可以想象一下情况会有多么糟糕,我估计你早就离家出走了,现在实际情况是你妈妈的保护,所以你还能够在这里生活得相对安逸。

假如你去我们的山水学堂,所有的大人都会对你有足够的包容心,那么你的生活肯定会比现在阳光得多。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去看一看我的朋友圈?你会注意的,我是一个比较理性,喜欢闯荡,追求自由,有独立精神的人。我在生活中极少发火。

你可能属于一种发散性的思维,需要比较多的自由空间,讨厌受约束,缺点是,自我控制能力不够,不能轻易接受别人的指挥和标准。我的山水学堂就是针对发散性思维的头脑建立的,我自己也是这种思维模式,我希望我的学生们保留他们的性格优势,同时也要学会合作,至少要学会在一个小群体里面合作。

一旦我们了解了自己的性格优势和劣势,并且学会一些心理学常识,很快看清我们身边人的思维模式,性格特点,那么合作起来也不是那么难。我们的焦虑主要是因为大部分人看不清楚社会的本质,不知道矛盾的根源在哪里,大家吵来吵去都是针对一些表面现象。

针对你自己的情况,目前遇到的困境应该是,对成年人的世界失去了耐心和信心,所以除了你的母亲,你不愿意和其他的人打交道,尤其是男人,包括我和你父亲,因为你潜意识里可能觉得男性普遍更具有攻击性,会伤害到你,可能动不动就会训斥你,要求你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这是一种错觉,正如你的奶奶和你妈妈不同一样,我和你的父亲也不同。

因为我们的学堂收费比较实惠,所以目前看来,招生情况还可以,很快就会形成一个快乐的大家庭。

这就是金井镇。

这是我们暑假开展的骑行活动。
如果你加入我们的队伍,经常可以出去开展这样的活动。

如果你到了我们金井镇,呆了几天之后不喜欢,觉得还是家里好,可以要求再回来,就和上次在慈利山庄一样。

我们既然要尊重你,保护你,就不能太用力去推着你走,但是我们这些大人如果不用力的话,就需要你自己用力,最好踢自己一脚,提醒自己快点走出来。

现在你从抑郁症的坑里爬出来肯定会觉得不舒服,会有些痛,必须忍受,很快就会过去,因为你的情况不算严重。如果不行,那就要吃点药,让自己的抑郁减轻,再想如何改善。

要是觉得自己想吃点抗抑郁的药,可以和妈妈说说。要是觉得可以先跟我去长沙看看,或者坐车和妈妈一起去长沙县金井镇看看我的学堂,都可以和妈妈说,我等你的决定。

如果实在讨厌我这种唠叨,也请直接和我说明,我也会识趣,下午就回长沙了。

3

我知道你的爸爸妈妈最近关系不太好,作为儿子,你肯定非常关心他们的婚姻,那么,作为一个比你父母都要年长的大人,我来尝试分析一下他们的婚姻问题,也许对你学习如何看待成人世界是一个参考。

世界上大多数的矛盾冲突都是因为,每个人做事和看待事物的标准不一样,行为顺序不一样,同时又认为自己的标准才是唯一正确的,对方是错的,对方必须改过来。换句话说,都不接受别人的原则和标准,看不到这个世界其实是有很多不同原则不同做事情的顺序的。

吵架的双方都不服气,所以没办法和解。

你现在和你父亲之间,还有你父母之间,基本上就是这种模式。

拿你自己来说,肯定是觉得大家都不理解你,不尊重你,不给你自由,那就只能自暴自弃,躺平在家,反正这是他们的不对 – 你估计很少会花时间,最多10%的时间,去站在父亲或者母亲的立场看问题,很少尝试为你的父亲辩护 – 这是我们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普遍缺失的行为习惯,这也是我为什么讨厌学校教育的理由之一。

事实上,你肯定也承认,大人有大人的理由,但是你懒得去想,因为太累,耗费精力。

同样,你父亲虽然是成年人,也不知道如何站在你的角度去看问题,当你听话,合他的意时,他会为你自豪,但作为父亲,这远远不够,他如果真的爱你关心你,就应该在你尝试走自己的路时,站在身后默默地扶持你,而不是把你揪回到他选择的路上去。

话到这里并没有截止。你父亲是不明白自己的错吗?不是,他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上面的分析他自己也做过,但是他的问题是,明明知道自己错了,也没有能力改正,因为人到中年,很多思维习惯已经成了定式,很难改变,只有内心力量足够强大的人,才能改变自己的思维定势。

这就和那些抽烟的人一样,明明抽烟有害,也戒不掉。

你父亲内心不够强大。他可能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或者意识不到这一点,或者即使认识到了自己内心的虚弱,也无力改变。并不是成年男人看上去外表强壮,内心也会强壮。

我感觉你妈妈就内心强大一些,她能照顾到方方面面,照顾好自己还可以有余力照顾家人孩子。这不是因为她是个好人,而是因为她天生是这种性格,或者是原生家庭环境使得她比较顾及家人的感受。

所以,你父母的矛盾,在我这个旁观者眼里,是因为你母亲希望丈夫达到自己的标准,而你父亲做不到,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内心缺乏力量。

如果你真的关心这个家,就应该走出这个家,不要让爸妈担心。你是他们最伤心难过的根源,耗尽了他们俩的心力,因此无力去经营夫妻关系,无力去控制自己的坏情绪,所以会吵架,埋怨对方不用力来经营这个家庭。

也许你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固执也是造成目前家庭危机的重要原因,也许还没有。如果现在你承认了自己的问题,那就需要看到这种固执,这种与父母的对抗给家庭造成的伤害。当然固执不是你的本意,这是一种主要是天生行成的性格缺陷,和后天成长环境也有关,不管是先天还是后天,都要尝试去改变一下,为了你的妈妈,你的爸爸,去做一些自己不情愿做的事情。

我再重复一下,你家如今的局面,追根究底,是你们的家族基因造成的,你父亲遗传了奶奶的一根筋基因,而你,遗传了父亲的一根筋基因,都是属于有些偏执的性格,只看到别人的问题,看不到自己的,不懂得尊重和退让。

你妈妈对你和姐姐全方位的照顾和遮挡保护,也使得你如今丧失了一些判断力、宽容之心。这两方面的偏执叠加在一起,现在开始呈现着火之势。

其实你爸爸也是受害者,性格的问题不是通过学习和意志力等就可以解决的,毕竟这属于硬件问题,即使重写代码也只能遮盖硬件缺陷,不能修复。

你最好想象家族中有一个看不见的心魔,害了几代人,不是你父亲的错,他是被心魔附体,摆脱不得,也不是你的错,你也没力量摆脱它。

我算是个巫师的角色,目前起码可以看得到你们家的这个心魔,但驱除它暂时还不够水平,不过大家一起努力的话,是可以对付的。因为我小时候的家庭环境也很类似。

你父亲肯定是非常爱你的,如果需要,他肯定愿意为你去死,只是他没能力克服自己的性格缺陷,这个世界上,有能力克服天生的性格缺陷的人极少极少,不能苛求他。

比如说,当他固执地认为你只是在逃学时,其实可能是受到了很多社会人士的暗示,因为很多人,大多数人,都没有学过心理学,不去思考为什么这么多学生逃学、玩手机游戏,即使有人和他解释,逃学与沉迷于游戏和手机其实是在躲避压力寻求保护,这些人仍然会固执己见,找一个更常见的大众化的理由,就是责怪孩子不懂事不听话。

因为这样的理由不需要费脑筋去思考,省事,不会让自己成为异类。

所以,我们作为文明人,大多数时候其实还是在受动物属性支配,就是,当思考不熟悉的教育问题的时候,简单化,图省事,省力气。某些复杂情况需要考虑和照顾别人的心情和利益,那太费神,就不考虑算了。

那如何摆脱这种低级动物属性的约束,争取身边人的更多支持?

有一个方法可以尝试,就是每天安排一段时间,闭上眼睛,想象自己是别人比如说你父亲,在医院工作,在和孩子交谈,尝试用他的语言和方式,最关键用他的逻辑。

如果做不到,那就尝试用他的语气和另外一个人进行辩论。比如说,你扮演父亲,你妈妈扮演你,进行一场辩论。

还是做不到的话,可以自己一人扮演两个角色,写一个对话。

我们这个世界其实主要是被那些看不见的同时也往往意识不到的东西控制着的,包括我们的偏见。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在不同的领域存在偏见,一个完全做到公平公正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这就是为什么逻辑推理和批判性思维这么重要的原因,因为没有这两种思维能力,做事情完全凭着一些简单的判断和情绪走,那就会动物世界一样,充满着争斗、流血。

如何训练自己,形成这种理性的思维?这就是我们这种做体制外的学堂,新教育的目的所在。

这里有一个非常关键的词叫做理性,我希望你好好尝试着去解释一下什么叫做理性,并且冷静的问一下自己,你真的是一个理性的人吗?你现在的行为,具备理性吗?

还是说你完全在按照自己的动物头脑的指引方向走?

理性思维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可以节约我们的时间和精力,少走弯路,提高幸福感。

4

我父亲当年对我的伤害主要是下面这几点:

  1. 他逼着我去学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比如修单车,因为他认为每一个男孩都必须学会修单车,这是一辈子都用得上的技能。
  2. 他不许我去做自己喜欢做的很多事情,主要是和艺术有关的,比如种花、画画、收集邮票,因为他坚信这些爱好不能当饭吃。

如今的很多家庭悲剧,包括你家的,其实都是这个教育模式:

  1. 你是我的孩子,我是100%地为你好,所以你必须相信我的判断。
  2. 我上面的这些理由是肯定对的,因为大部分人都认可,你的反驳和对抗是没道理的无理取闹。

抱有这种心理的家长,忽略了另外一个问题: 总有特例,总有不适合这些人生法则的孩子。

新中国几十年的洗脑教育,让我们几代人都形成了一种单一的思维模式,总是喜欢套用这种你必须、你只能如此的用词风格。

所以,你家如今的局面,有很大一部分还要归罪于国家失败的教育,他使得你父亲和你,还有身边的很多人,凡事都只从一个角度去看。那些另类学生都是受害者。我办山水学堂,主要是希望另类孩子能够在一个宽容的充满多样性的环境下生活和成长。

我们都知道,东西方教育的最主要的区别之一就是,西方人的独立意识。做父母的很早就会让孩子出去闯荡,18岁就要离开家,自己出去租房子住,我中国的父母却没有这样的意识,为什么?

因为东方文化本来就是一种家族文化,社会是以家族为单元构成的,我们的中华文化习惯了家族成员之间互相遮风挡雨。而西方的社会构成就要小得多,是家庭而不是家族,所以西方人很早就要开始学会去组建自己的家庭。

但是在中国,现在的时代已经变化了,人们的流动性突然增大,家族之间的联系松散了很多,整个社会现在也变成了和西方一样,以家庭为单元了,但是我们这种为孩子遮风挡雨的思维习惯,仍然保留着。以前的人都是为家族着想,为家族服务,现在没有了家族,就倾向于为国家着想,为国家服务,总之,还是缺乏这种思想独立的意识。

你也是,缺乏独立的意识,想当然地认为父母会一直为你遮风挡雨。你父亲愿意你提早出去闯荡,但是可能操之过急。你母亲由于从小没有妈妈,缺少放手这方面的意识。

既然父母都不得其法,那你其实可以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独立意识,包括主动去买菜,自己做饭等等。或者,背上背包出去旅行哪怕一个礼拜。

希望这些东西多多少少对你有些启发。看你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