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贤遗墨:范唯一老师的诗

松子,摘自金井漫话

  范唯一老师家住金井涧山河背屋。大半生从事教育工作,曾任尊阳女校校长,在开物农校和达德中学(现长沙县九中)任教多年,桃李满天下。范老国文根基厚实,诗作甚丰,在学生中传诵甚广,惜多流失。范老师于1981年以年老辞世,兹录其遗作五首以为纪念。

一、留别开物同仁

育才兴学萃群贤,末座叼陪忽四年。

身世偶同情自治,室家偏异意难专。

传他谬种知多少,累我行踪感播迁。

肝胆纵教千里照,名山回首总凄然。

二、留别开物农师班及农二班同学,

才荒学浅愧为师,病骨还怜强自支。

此去倘能轻罪戾,临行何事惜分离。

惟将面目存真我,剩有心情似乱丝。

风虎云龙终聚会,相期珍重少年时。

三、旧事萦怀

年华老大鬓毛斑,往事重重怕细谈。

两字推敲思郑八,一尊浊酒忆何三。

浔阳花月余惆怅,玄武风光亦等闲。

未识庐山真面目,只今犹作梦中看。

注:郑八指郑业煌老师,何三指何赞虞老师。

四、竹枝词

四周如画远舟车,地傍名山好读书。

一事独教今异古,红楼不是美人居。

注:当时开物外墙是红色的。

五、赠某同学

一别廿年惊客至,人生遇合亦离奇。

我悲老大身多病,君历艰辛志不移。

伉俪同心宣教化,梓桑交口誉威仪。 更欣儿女共成长,继续长征慰所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