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安全意识 – 我会将夏令营的学生带到四川彭州龙槽沟那个山沟里去吗?那场山洪暴发惨剧里?

肯定不会。

1

在四川彭州龙槽沟的那场山洪暴发惨剧中失去生命的家庭,基本上都是去玩的,他们本来就没有多少防范之心,我们山水之间夏令营带领学生开展户外活动的目的不是为了玩,而是为了挑战自己,提高体能和吃苦能力,一开始就预备好了要面对危险与麻烦的。

所以假如碰上山洪暴发之类的自然灾害,我们这些师生的心理准备会充分一些。既然我们所有人都预备了学生可能会在大热天骑行时会中暑,会摔伤,那么不至于会在有人喊:“山洪来了!”时,还慌里慌张不知道往哪边跑。

山水营地组织的活动给不少人的印象是没有足够的安全意识和安全保障,不断有人提醒我要注意安全,那么,你们是不是也觉得在龙槽沟里丢了孩子的那些家长没有足够的安全意识?你觉得自己会带自己的孩子去龙槽沟这样的地方玩吗?

您仔细观察,喜欢喊别人注意安全的家长家里,往往都有至少一个胖子,或者体质虚弱的人,而那些不在乎安全,经常去户外活动的人,身体相对而言都很健康,体型匀称。让孩子呆在家里不晒太阳不下水不骑单车,那不叫安全意识,那叫不负责任,因为这只是将孩子的危险推迟而已。

2

知道四川彭州龙槽沟这个惨剧之后,出现一个词:“没有人管理的未开发的景区”。因为我经常带学生去这种未开发的“山湖”之间的体验,所以很多人嘀咕,我自己也不由得开始思考,如果是我带队,会将学生带到这样危险的地方去吗?或者,如果去了,学生会遇上危险吗?

这个问题要分两种情况来回答,如果我们山水营地就在这龙槽沟附近,那我肯定不会去,因为像我这种重视户外活动的,又是本地人,肯定会比绝大多数人知道这条沟危险。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这边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种突然之间会爆发山洪的沟沟。

那假如我带学生去了龙槽沟,在这样的事故中,学生会遇害吗?

对于户外,我肯定比大多数老师和家长有经验,我的反应会比现场绝大多数人要快,如何认识和应对这种山洪危险是我们这种做营地培训的老师的第一堂必修课,因为我们都学过野外求生,组织学生搞过野外求生的挑战,搭建帐篷不能在山洪可能经过的低洼地方是最基本的常识。

所以我认为即使我和学生在现场,我的学生不会遇害。

山水营地是西方教育理念,西方人历来重视户外运动和自然教育,我们的老师和学生,还有所有在体制外读书的孩子,包括那些在华德福学校学习成长起来的学生,天然会比寻常孩子更有野外生存的经验。哪怕没有经历过这种和山洪有关的培训,只要跟着我在公路上骑行过,或者和我一起爬过山,在野外环境中,或者老天突然发怒时,我的学生肯定会比其他孩子冷静,不会那么容易慌神。

那如果我们营地在四川但是距离这条沟比较远,我会带学生去龙槽沟吗?那更不会了,我们不是旅行社,强调充分利用本地的山水资源,对于那些网红打卡点从来不感兴趣。

3

山水营地的教育理念是小众的,我们面对的是少数家庭,少数派学生与家长。不是我不懂市场和大部分家长的期望,而是我只关注少数教育理念与我相近的家长的需求。这些家长和我一样,和大多数西方父母一样,都愿意让孩子从小就去冒险,这样才能尽早具备独立生存的能力。

只有那些在传统中式教育体系下成长起来的家长,才会在意大自然的表面光鲜亮丽,他们带孩子去大自然是玩,去享受,我带孩子去大自然是锻炼,去吃苦。那些在这场惨祸中失去亲人的人,平时肯定也是注意安全的,他们选择去龙槽沟这样的网红打卡点,部分是因为人多,大家认为人多的地方肯定安全,也就是所谓的羊群效应,把自己的安全放在了一个看不见的集体上,自己对于户外运动一般是陌生的,所以反应会慢很多。他们平时不注意培养孩子的独立生存能力,在这样的当所谓的集体失去力量的时候,就会失去支撑,一个个家庭轰然倒塌。

所以大多数人的提醒我从来不听,喜欢提醒别人注意安全的人,一般来说并不是什么专家。真正的专家会直接说在户外时具体要怎么做,而不是光喊空洞的口号。

4

今年暑假我前后带了两批学生去爬斗米冲 – 一种类似轻攀岩的活动,这个地方有一段很陡的山,是考验学生体能和应变能力的地方,对于我和大部分农村长大的家长来说,是属于零风险的运动,但对于如今的绝大部分孩子,这个地方充满恐惧和挑战,不仅陡,而且有些地方需要足够的平衡能力和胆量(对我们这样从小在山里长大的成年人很容易)。

第一批七个学生基本上顺利上去了,那一次唯一一个初中生往下滑落了三米,有惊无险,其他孩子包括四个七八岁男孩都登顶成功,收获很大。第二批五个孩子则半途而废,同样一个地方,第一批学生没一个人要退出,没有人哭喊,包括那四个小男孩都很冷静,其中两个刚刚幼儿园毕业,但是第二批五个学生中大部分都哭了,喊着要退出。

不同的是,第一次时,我保护四个小男孩走在前面,我紧跟在他们身后,不断推其中两个,减少了他们的恐惧,康康老师和另外一位家长在后面保护另外三个大孩子,相对而言这七个孩子心态都比较平稳,所以很顺利。

第二次是五个学生,我和梁老师两个人保护,压力要大很多,因为这五个学生的心理成熟度和体能都比上一批差了一个层次,才会导致哭成一片,半途而废。有时候看表面是看不出学生的应对能力的,第二批这五个学生中有一个爬在最前方的女孩是练习过室内攀岩的,她冲在最前面,结果遇到应付不了的情况,心里害怕,哭得很厉害。她一哭,带动其他学生都心情变糟,跟着哭爹喊娘要回去,有一个十一岁女孩因为一只虫子爬在她腿上,坐在地上大哭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这也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每次开展这样的极限活动,很容易将一群表面上差不多的学生分层:应变能力、情绪控制能力、领导力、体能等等。

在第一批上去的孩子中,护送那四个男孩子顺利登顶可能是我这个暑假最开心的时刻。一直不需要我的保护,爬在最前面的两个男孩一个七岁一个八岁,父母之中都有一个和我的教育理念很接近,或者说一样,从小就是强调孩子的体能、带着他们去骑行去徒步,所以他们俩在爬过斗米冲的两批十二个学生中是绝对的冠亚军,万一以后遇到龙槽沟这样的山洪爆发,他们俩肯定是最先逃命的。

3

为什么有少部分中国家长会选择和西方人一样,从小让孩子去冒险,而大部分中国家长则拒绝这样做?

西方人重视自由与平等,重视个体的力量,强调孩子十八岁就要独立,中国文化历来是集体至上,强调服从家族与集体,强调孝顺,所以孩子是否早早独立不要紧,能否适应社会和大集体,是否能融入大环境更重要。

这两种不同的心态使得中国人对于教育的目的和态度天生不同,假如一个中国家长对自己孩子的要求是十八岁时必须离开家,自己去租房子住,自己去面对所有的危险,自己选择男女朋友,我想他自然会优先培养孩子身上那些最基本的独立生存技能,比如独立思考的能力等等。如果家长对孩子的主要要求是在十八岁时能够融入集体,那么独立思考能力就没什么意义,不惹事才重要,会不会骑单车会不会游泳也没那么要紧,反正可以在办公室当个小职员,安安稳稳。

我其实很纳闷,这些连一只虫子比如一只蜘蛛都会被吓哭的孩子的家长,他们不担心孩子的应变能力生存能力吗?还是说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连蜘蛛都怕得要死?

为什么大部分人似乎不担心孩子在大自然的应变能力适应能力,而我们这样的人会很担心呢?大家不都是注定会生活在城市里的吗?

还有别人的评价,为什么大部分人那么在乎,而我们这批少数派似乎就不那么在乎呢?我猜还是安全感的不同,喜欢呆在人群里的人,会更在乎别人的评价和学习成绩,而喜欢独立的人,则更注重个人能力。

但我们都会犯同一个错误,就是认为自己的孩子会跟自己一样。喜欢呆在人群里的那些人认为,自己的孩子也必须重视人际关系,但实际上孩子可能天生是个另类,人际关系注定不好,还不如保持独立,孤独一生也许是个更实际的选择,可惜大部分家长不会同意,这些可怜的孩子与家长的关系于是会很糟糕;

而部分天生喜欢独处的人,则很可能会期待孩子也套用自己的世界观,同样会出问题,因为喜欢独立的人往往性格上会偏激一点,不少甚至是有心理障碍的,这样的家长对待孩子有些地方放得开,有些地方管得很死,他们对孩子的束缚会倾向于两极分化。在我们夏令营就可以看到这两种情况,在第一批爬上斗米冲的那七个学生中,就有放得开的家长,也有管得特别死的家长。

4

人一辈子要过的沟沟坎坎大致数量是差不多的,谁都躲不过去,年幼的时候一般都有人守护,这个时候不跨越过去,就会让后半辈子充满坎坷,这个道理谁都知道,但可惜中国的主流人群都是羊群效应中的一只只羊,对上层建筑盲目乐观,哪怕被引领着朝思路上走也不知道要脱离团队。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会对身边的环境过于自信,甚至成为被坏人盯上的对象。

由于大多数家长将教育的决定权交给学校,而不是保留在自己手上,导致孩子心理方面往往不健康,大多数身体素质也不行。我估计有一半的中国中学生都有过自杀念头。

再来看看在龙槽沟这次山洪爆发事故中死的主要是一些什么人,也就是那些没有来得及跑掉的。看视频,有不少成人的反应真的很慢,可以说,他们是由于太相信身边的那个看不见的集体,包括当地政府等,缺乏独立思维,现在吃到了苦头。

Hello, human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