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育观察1. 清粉与清黑,以及今日学堂

1

名词解释:

清不是一个动词,清粉不是指清理粉丝,而是指清一新教育体系的粉丝。

今日学堂是中国一所不为人知的精英学校,之所以不为人知,是因为他们完全和传统教育体系断开联系,自成一个主要由私塾组成的微型宇宙。比如说,这所学校的孩子不做作业,不考试,不参加中考高考,他们不考国内的大学,学习的目标从小就是国外大学。

他们是完全不受教育部门控制,课程完全是老师和家长说了算,因此才会这么另类,而且学生的整体素质以及精神面貌和体制内学校相差特别大,令人印象深刻。

今日学堂这所神秘的小规模的中国精英学校的校长叫做张清一,不过他们这个系统不叫他校长,而叫山长。

山长这个词令人莞尔,因为让人不由得想起土匪山寨大王这个面目狰狞火爆脾气的形象,我想张老师让别人称呼他山长也有一点自我调侃的意思。现实也是如此,这个张清一山长的教育观念太过前卫而激进,导致他们在国内经是时不时会被传统教育体系捍卫者围攻,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不清楚,估计是张老师把中国教育批判得鲜血淋漓,刺激了很多国人的神经。更可能的是,张老师还鼓励大家向美国教育学习,让很多民族主义者看不惯。

这些人被清一先生和他的门徒们叫做清黑,就是专门抹黑这个先锋教育体系的人。

2

我今天决定写一篇文章来介绍这个今日学堂和他们的新教育体系,不是帮他们宣传,事实上,我刚接触这个体系不久,昨天才开始细读张山长的文章,对他们还不太了解。触动我写文章的其实是清黑这个怪胎群体。

前天在清一先生一篇文章标题中看到清黑这个词,我以为他是要清理世间的黑暗。看了下文才知道,中国社会有一些顽固不化的人,要来黑一种勇于创新的新教育体系。

中国教育那么落后,我们鼓励创新还来不及,怎么还有人去黑他们!不过稍微一冷静下来,觉得不奇怪。

我们这个民族里,稀里糊涂却又自以为是的人数总是多得超乎想象。这些清黑们估计和我所熟悉的五/毛!档、毛?左%们一样,属于容易被鼓动被利用同时又死不承认还非常傲慢的一群人。

我之所以在前面两个词中间插入一些符号,是因为它们是敏感:词汇,必须改头换面出现。以后再解释他们的意思。

我两个月前才接触这个体系,知道中国竟然还有现代私塾这回事,喜出望外,很快就接受了清一教育的理念和做法,以及这种先锋派教育改革所代表的意义,这主要是因为我也对中国体制内教育方式特别反感,真的是一无是处。这个就不说了,随便谁都可以列出一大堆问题。

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既然中国应试教育这么差劲,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强烈反对别人去尝试做不一样的教育?

而且根据张清一先生文章的语气,那些清黑们对他应该是很不客气,同时攻击他的人并不是来自社会底层,很多都是有一定文化素质的。

我不用去了解那些清黑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也可以猜出来其中不乏自作聪明和语言恶毒的人。中国社会就是这样。

我是个自由主义者,又经常说中国不如美国,也被网络上的毛+左们围攻和辱骂过。甚至还有多年的朋友对我的言论表示气愤,要我“看不惯就回美国去”。这些网络暴民好像是一群天天受气的奴才,逮住机会就找一个弱者拳打脚踢来解气。很不幸的是,在中国社会,清一教育体系就是这么一个可以被欺负的对象。

当代中国的普通民众(不算权贵)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分裂成几个版块: 毛%左、自由改革派、满足现实派。几个版块之间沟壑越来越大。

这其中,自由改革派不仅仅受到来自上层的打压,也受到毛派们的攻击,而满足现实派对这些人也是另眼相看,当成异类。

毛派和满足现实派是网络上的主流,他们占据了微信和抖音等社交平台。自由派们只能在一些小型微信群里去交流,基本上都不敢在朋友圈里大声说话。

我们的各项改革止步不前,就和这种社会结构有关。

3

我现在是在清一教育体系内一家夏令营观摩和学习,今天这里开营报到,学生来自全国各地,说明其教育理念和实际效果获得了广泛的认同。

今日学堂是这个体系内的老大、示范学校。个人认为,一般教育从业者很难达到张清一先生的高度。

我们总是听到类似这样的声音: “中国教育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导致的。”事实真的如此吗?民国时期,我们国家的教育资源远远比不上现在的时代,但我们有亚洲一流的大学,基础教育也很出色。我们的教育问题主要在体制,哪一天教育变成老百姓自己可以做主,或者各县市可以做主的行业,肯定会百花齐放,群星灿烂。

举例来说,只要教育局开始干涉今日学堂的课程和理念,把张清一老师换成一个其他学校去的校长,这个学堂马上垮掉。而一所普通学校,只要教育局不再插手,家长们可以开除老师校长,这所学校会马上闪耀起来。

大多数办学者没有足够的能量和号召力办一个如今日学堂般出色的精英学校,但是可以尝试把他们的理念引入到体制外的培训班、夏令营、托管班。我就是这样,这次来做志愿者,就是想学习清一新教育体系的一些东西,拿到我的冬夏令营、双语托管班和美国英语短训学校去。

在此我也想提醒我的亲戚朋友们,别再让你的孩子在那种一无是处的应试教育体系里浪费他们宝贵的时间了,很多时候并不是学费高低的问题,而是家长敢不敢冒险的问题。中国大部分家长胸无大志,宁愿让孩子长大后成为一个平庸的人,也不敢冒险离开传统学校去一个离经叛道的系统里上学。

我现在是清一新教育体系外的人,没有人付钱请我帮他们宣传,但这些人真的是用心地在做教育,他们能给孩子传授真正的思想、知识技能。虽然还是有很多不足,但方向是对的。

我想祝福所有把孩子送到新教育体系学习的家庭,你们的孩子很幸运。

………………………………………………

金井镇达德中学的前世今生

金井镇有一所高中 – 长沙县九中,前身是1942年成立的私立达德中学,由尊阳本地一群有文化有担当的乡绅集资兴办,其中好几位姓郑,开始的房屋校舍也是沙田一位乡绅捐的。

在民国时期,包括尊阳都在内的长沙东乡涌现了很多可谓民族脊梁的男女英雄,让今天的后人汗颜。

1942年是个什么年份?那是抗战时期,当时长沙还在中国军队手里,日军则在离金井不太远的岳阳新墙河北岸俯视眈眈,随时可能驱动金戈铁马南下。

39年日军第一次打长沙发觉势头不对就跑了,1941年第二次攻打古城长沙失败了,1942这一年其实所有人都在竖着耳朵听北方的炮声,随时准备躲进山里。这些金井的读书人为什么会不顾形势危急,偏要逆水而行,在这个时候兴办一所私立学校呢?

要知道,这些校舍和家具很可能在战火中被炮弹炸毁,政府不可能赔钱的。而且,师生们有可能送命。

我只能猜测,这些地方绅士们压根没想着建一所学校还要收回成本,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他们宁愿舍弃家财,也要为家乡培养人才。

当时国民政府没有财力发展教育,打仗发军饷都困难,何况办学堂! 政府在金井只办了一所国立第八高小,相当于现在的初中,几所初小以及尊阳女校都是地方私人办的。达德学校成立后,成了尊阳都最高学府,有些老师水平很高,好像还有留洋回来的,英语很溜。

很多年过去,江山易主,多少达德学校的老师被批斗被羞辱。曾经的书香气与豪气在一次次的运动中被消磨殆尽,再也难觅踪影了。自从达德中学改为长沙县九中后,达德两个字也就只停留在了当地中老年人的故事里。

当然我作这样的评价可能并不合格,因为我成年后在家乡居住的时间只有几年,而且达德中学也不是我的母校。但现在的九中与民国时期的达德学校相比气质上低了一个层级,却是很明显的。

今天是2019年8月8日,我来到了长沙县春华镇,给一个山水之间营地的合作伙伴帮忙,发现达德学校竟然神秘地迁移到了这里。

这所规模很小的私立中学叫长沙县达德经典学校,这并不是撞名,而是因为这所学校的创始人的确曾经也是九中的掌门。

该学校本来是春华镇的横坑小学,大概是因为小学合并之后这所小学被废弃,由一家叫做达德经典教育的公司买下来,改名为达德经典学校。校长是金井镇九中的退休校长,老人家很有情怀,想在自己的私立学校里实现自己的抱负,可惜梦想被现实击碎,现在的学校由一位姓李的中年人接手,他是岳阳向家人。

我今天来到这里,是帮两个朋友,他们是一对夫妻,在这里开一个为期两周的夏令营。妻子杨老师也是金井人,娘家是脱甲的,达德中学是她的母校。他们夫妻俩是教育界的改革先锋。

达德中学的校名源于《中庸》- “智、仁、勇之谓达德也”,希望家乡的教育事业朝着这个目标回归。

little baby chamele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