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元宇宙

🎑🎎 人分两种:心里有远方的诗人,以及给诗人搬行李的人。山水学堂就是为小诗人们准备的一个乡间客栈。

戏剧既是诗,也是远方,我们一直期待着有机会排一出自己的戏剧,可惜一直没有等来合适的演员,大多数小诗人满眼都是疲惫,他们连玩都没了力气,不想在舞台上创造什么。排一出原创戏剧需要集中精力相当长的时间,也许,只有等到我们山水学堂开学,有了几个固定学生,才能够开始考虑排戏。

我以前写过一个小剧本,叫做《我的元宇宙》,这是一个写未来虚拟世界里,人类与人工智能之间的分工与合作、竞争与友谊的故事。

什么是元宇宙? 英文叫Metaverse,这是一个新词,由meta 元,和 universe 宇宙两个词合并而成。未来世界将来肯定是现实世界与无处不在的虚拟世界的融合,这就是元宇宙。我们希望通过排这出戏,引发同学们对自己将要生活的未来世界的思考。

你看,其实重视戏剧的教学机构并不少,但几乎都是体制外机构,因为我们这里没有了那么多应试教育的压力,大家有时间精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而从小就奔着理想这个远方的目标去,可以让他们一生少走弯路,如果不走弯路,那就不需要跑得那么辛苦也可以跑在前面。

山水营地主要是面向体制内读书的孩子的,而山水学堂则面向那些不适应体制内学校的孩子,其中有不少是已经休学在家的。与其说我们推崇西方自由教育,不如说我们更强调发挥一个人的 长处,而不是补足一个人的短板。

传统东方教育是反过来 的 – 可以 忽略一个人的长处和 潜力,但是不能让短板拖住后退。

为什么?

西方人由于有健全的法zhi,分工很细,所以更有安全感,不担心短板拖累人生,因为可以通过与陌生人合作让别人来做自己不擅长的事;而中国人则一直缺乏安全感,社会信用成本很高,所以家长只能先保证孩子平安地融入社会,顾不得开发孩子的天分。没有短板能够保证平安,但有长处才能实现人生理想,活得幸福。

我们山水学堂不是面向中国的主流家庭的,而是特殊孩子家庭以及富裕家庭,对前者,由于无法去常规学校读书,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我们这样的没有学籍的体制外机构,对于后者,是他们不需要学籍也能够保证他们有一个不错的未来,他们需要更好的个性化教育。融入社会是生存的路径选择之一,并不是唯一,有些人可以选择孤独但精神上很自由的方式,我们的学生大部分是有个性的,这意味着天生不太适应人群,所以选择后者也是是一个更好的方案。

我们的课程设计都比较重视形成孩子的独立意识、批判性思维、逻辑思维、项目制综合学习等。戏剧就是我们的项目制综合学习的一个示范。

只有在充分放手的情况下,也就是自由教育 环境里 ,孩子才更有可能学会自我管理、尝试抬头看远方并做出判断。

我们还有一个剧本叫做《一个石头的故事》,写的是地球形成之初出现的一块石头,在亿万年间亲眼目睹地球的演化,生命起起落落的故事。

编剧和导演是老师,而制片人(负责财务和统筹)、演员、道具制作、服装设计与制作、化妆,都由学生、老师和志愿者分工负责。演员可以对剧本台词进行修改,但由于时间的关系,不重新创作剧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