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教孩子识别社会上那些隐藏起来的,有组织的骗子

为什么中国家长一般都要送孩子上学,而日本等国家的家长则放心让孩子自己走路上学?因为路上不安全,路上有人贩子,大骗子。

如果人贩子只是一个人,想拐骗孩子是不容易的,一般他们需要有人负责骗,有人开车迅速离开,有人负责转手找买家,他们一般是个团伙,所以,有组织的骗子团伙是需要很小心去防备的,一个不小心,就不仅仅是被拐卖,甚至有可能丢掉身体器官和性命,因此,识别骗子会被我们山水学堂列入基本生存技能之一。

老人和孩子容易被骗,一是因为见识比不上成年人,二是大家手头上对于形形色色的骗术没有一个容易掌握的工具,到哪里都可以拿出来使用,用来检测是不是骗术,就和孩子手上的电话手表一样,可以提供准确的定位,极大地保障了他们的安全。

那我们山水学堂能不能尝试自己设计这么一个小工具?我来试试看。

1

大家看那些侦探片,有经验的侦探比如福尔摩斯在查看犯罪现场之后经常会问:“这个人死了,最大获益者是谁?” 旁边的人立刻对迷雾一般的案件有了方向,哦,这个人看上去很伤心,但他会从受害者的去世获得一笔巨大财富,还有那个人,以前一直跟这个死鬼不和,这会儿应该会很高兴,那他们几个可能就是罪犯。

对于一个非亲非故但希望你花钱买个什么东西或者加入某个组织的人,我们可以引导孩子去问这么几个类似的问题:“如果我相信这个人说的话,最大的获益者是谁?是我吗?如果我上当了,谁要来承担主要的风险?”

假如你需要承担超过收益很多的风险,而对方需要承担的风险远远低于可能获得的收益,那这个人很可能是骗子。

所以,随时怀着两个问题,眼睛要怀疑一切。

为什么我们永远可以相信自己的父母?从物质利益的角度来看,是因为父母和孩子在精神和物质两方面都是紧紧绑定在一起的,孩子成功或者发财,父母会跟着有光荣感和发财,不存在风险和收益不对等的情况。

为什么对遥远的陌生人不能相信?是因为对方毁约的话,基本上不会承担任何风险,双方的风险和收益大概率是不对等的。

举一些其他的例子:

假如有一个乞丐在大街上向你讨钱,给几个硬币就行了,比如五毛钱,那么这肯定不会是什么骗术,因为你最多失去五毛钱,承担的风险有限。但如果一个路人说自己生病了,向你借两百块钱呢?这就不同了,对方基本上没有付出什么成本,但收获了所有好处,而你承担了所有的风险,收获为零。

说说传销组织。为了让我们忘记这样的物质利益和风险的概念,传销组织会编织很漂亮的快速发财致富的未来,以及出类拔萃的产品疗效,这是障眼法。在一个看不到多少希望的社会,这些障眼法经常会产生不错的效果,而在社会安定大家不担心生存的社会,这种障眼法就容易失去效果。在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传销一不小心就冒出来了,而在美国或者欧洲瑞士北欧这样的国家,基本上不需要专门打压,因为没什么人会上当。

邪教也是,越是乱,没希望的国家,比如非洲,邪教越能够找到信徒。

所以我们培训孩子识别骗子的目标之一就是:越是碰到一个人反复向你说什么东西怎么怎么好,越是要提高警戒心,真正好的东西大家抢着要,轮不到你;忘掉那些花花绿绿的空中楼阁般的梦,反复叮嘱自己,看不见的梦和目标只是人生的配菜,不是主食,当我们做权衡的时候,要忘记配菜,只比较主食的价值和成本。

邪教有什么特点呢?

邪教的特点就是:如果你加入他们,可能需要献出自己大部分的财产,或者生命,比如中东伊斯兰国家的恐怖分子,经常会有孩子和妇女成为人肉炸弹。这些被洗脑的教民满脑子虚幻的神圣使命,或者幸福的来生,在作权衡时,忘记了物质利益和生命的价值。这也是障眼法。

2

基本上所有心怀不轨的组织都会让大家相信那些他们编织的虚幻教义、主义、精神、荣誉的重要性,我会告诉我们山水学堂的学生,一定要学会抛开这些东西,不管任何时候,都要以物质利益为重,去评判事物的价值。任何一个庞大的组织背后都是一小群人,他们都是普通人,既然他们手上掌握了很多的财富,拥有了普通人没有的自由,那他们的眼里就只看得见这些财富,他们想的主要是如何处理旗下的财产,打理旗下的企业等。

西方的总统竞选和议员竞选基本上不会聚焦在一些虚幻的目标上,他们会让选民看到具体的民生方面的施政目标,比如在我们这个州以后老人看病不要钱,孩子读书不要学费等等,极少会有某个西方太平盛世的政客会承诺他要让国家站在世界之巅,或者统一哪里哪里等等。为什么?太平盛世的不内卷的老百姓不会那么容易上当受骗。

只有坏人会反复强调自己是好人,骗子会反复强调自己有个好东西免费送给你。

当然邪教也不一定会让教民去当祭品当人肉炸弹,他有时候是鼓动你去参军打仗,说是保卫祖国光荣 – 他们特别喜欢用光荣这样的字眼 – 如果你有足够的警惕心,会记起来,祖国也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也可能是一个障眼法,底下躲藏着一群不怀好意的人。一定要督促自己拨开这张迷网,来分析一下你去参军打仗的话,谁获益最大,谁失去最多。要是你找不到谁获益最大,那肯定是这个获益者想方设法把自己隐藏起来了。

好莱坞很多大片中,那些恶人总是军工企业,因为打仗的话,死的是战士,花的是百姓的钱,唯一可以获利的是军工厂,还有精神荣誉,则属于某个将军。发动战争的不是军工厂就是这些将军。

当年美国第二次打伊拉克,对美国民众说是因为萨达姆有生化武器,实际上并没有,他们打伊拉克其实是为了石油。如果美国人可以用祖国这个幌子来欺骗年轻人去参军打仗,其他国家不一样可以?

忘记祖国这个概念,尝试去寻找概念下面的那个组织,你会豁然开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