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奇二十日

从尼泊尔加德满都国际机场起飞后,飞机带着我和一位深圳李哥,没有回国,往南飞到了孟加拉国,短暂停留之后,穿过印度,来到了卡拉奇 — 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

这一年是2003年,国内与非典病毒的战斗如火如荼,我则远离战场,把长沙的小生意留给父母打理,自己在南亚大陆上闯荡。 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年,这个城市和我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希望这篇文章不会冒犯一些巴基斯坦的朋友。

卡拉奇

我和李深圳两个是在加德满都拿到巴基斯坦签证的。作为一个中国人,拿到巴基斯坦签证比起美国等西方游客去申请签证要容易很多,几十年的中巴友好邻邦嘛。但是在这个城市呆了二十天之后,我不得不离开这个友好邻邦,那个时候的巴基斯坦不是我心目中的友邦,我也不希望自己的祖国成为巴基斯坦这样极端的,缺乏包容和爱的国家。

拿我们当时刚刚离开的另外一个南亚国家尼泊尔来做对比,他们的人均收入比巴基斯坦低很多,居民的平均英语水平也差了一截,同样是一个动乱的宗教王国,但我在那里呆了五个月,没有觉得不自在。

这两个国家,加上同在南亚的印度和孟加拉都曾经是英国殖民地,英语都是他们的官方语言之一,但只有巴基斯坦的语言充满敌对与辱骂,卡拉奇的英语里充满仇恨和暴力。

我们两个在卡拉奇街头闲逛,看到所有的金饰店门前都站着两个荷枪实弹的保安,那可是真正的步枪,可以想象这个城市的公共安全是个什么样子。

事实上整个卡拉奇当时都处于无政府主义状态,开车没执照被警察拦住,堂而皇之塞二十块钱就可以走人。但这不是我不喜欢那个城市的原因,无政府主义状态大大降低了生活成本,也不是没好处,中国古代也就是那个样子。

再往前走,进入使领馆区,注意到曾经的美国领事馆门前被巴基斯坦极端分子用汽车炸弹炸出一个巨大的坑。

有一天我们坐出租车去海边,开车的是一个当地老头,一路上都是在讲他对美国的仇恨,对中国人的好感。我不由得猜想,那个开汽车炸弹的人只怕是他儿子。

尼泊尔是一个印度教为主佛教为辅的君主世袭国家,巴基斯坦则是绝对的伊斯兰教政体,作为无神论者的李深圳和罗长沙,发现对卡拉奇版本的伊斯兰教社会实在无法适应。在我们两个到达这个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市之后十天,李深圳就离开了这个连啤酒都不能喝的穆斯林社会,回到了开放而富裕的中国特区。我则继续努力尝试,希望找到教书出版书的机会,赚点钱继续前往之前的计划,去花花世界迪拜闯天涯,再去黑非洲闻一闻战争硝烟的血腥味。。。

有时候我自己也好奇,一个农村走出来的中国人,怎么会对冒险生涯这么执着。

我们王家祠堂旅馆在2018年来过两个巴基斯坦在长沙的留学生,其中一个是博士,英语很好,口音不重,他告诉我,在巴基斯坦,穆斯林其实也有两种类型,他和大部分国人都属于比较世俗化的穆斯林,另外一个他的同伴来自于阿富汗接壤的克什米尔山区,是所谓极端分子生活的地方,也是本拉登最终躲藏之地,这些男人一般都留着大胡子,让人有些望而生畏。

卡拉奇这个港口位于这个南亚国家的南方,离克什米尔和阿富汗塔利班相距很远,看来应该不是一个极端穆斯林聚集的社区,但仍然让我们两个中国人感觉周身难受。这里每隔两个小时左右就有高音喇叭在整个城市上空唱古兰经,或者告诉信徒们祷告时间到了。他们一天到晚在祷告,每天四次还是五次,一到祷告时间就把手上的事情都放下,趴在地上半天不起来。

卡拉奇

作为中国人,此情此景很容易想起毛时代的各种思想大清洗和暴力运动。

除了不能喝啤酒,或者任何其他酒,这里不许看电影,自然也没有什么洗脚按摩店,当地餐馆连海鲜和鱼都没有,蔬菜也很少,只有几家中餐馆可以吃到海鲜,但是很贵,我们于是在菜市场买了一大堆,买了个电饭锅自己在旅馆房间里做,结果整个楼层都弥漫着一种盐水的腥味,被老板发现,大发雷霆,只好倒掉。

这个老板是个虔诚的穆斯林,经常趴在柜台地上祷告。

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不让吃鱼和海鲜。

在卡拉奇的大街上基本上看不到一个女人,卖花布衣服的,买花布衣服的,卖裙子的,买裙子的,卖首饰的都是大胡子男人,女人不许出门。偶尔会看到一个女的开着豪车从街上驶过,停车的时候,会有一群女孩子背着她们的弟弟妹妹围上去尝试讨钱。除了机场海关和学校,这基本上就是我在卡拉奇看得到的女人面孔了。

我可以忍受没有啤酒电影的城市,也可以忍受他们对美国的极端仇视,但是无法忍受一个把本国弱势群体如此践踏的社会。所以20天后我也永远离开了卡拉奇,不想再回去。

这个世界上,越是发达的国家越是开放,巴基斯坦看来是个没多少前途的地方,除非他们改变对妇女和其他弱势群体的态度。极端伊斯兰国家里,沙特勉强算是个例外,不过这个国家只能说富有,不能说强大。

话说回来,从那两个来到金井的巴基斯坦留学生的谈吐来看,他们并不介意和我谈论一些关于他们的宗教教义、恐怖主义等方面的话题。其实,到如今,倒是我们中国人说话需要谨慎择言,左顾右盼。

中国的唐朝和宋朝是中华民族发展到巅峰的时期,那也是一个非常开放的社会。在李氏唐朝大力推广佛教之前,中国是儒释道三教并存,相对而言都是比较宽容开放的宗教,因此一直走在当时世界的前面。从宋朝开始,理学开始统治中华民族的思想系统,条条框框越来越多,越来越严厉,这个民族也开始走下坡路。

卡拉奇

除了西藏这些地区外,中国现在只有一个神,就是毛,对很多毛信徒来说,侮辱他的父母祖宗可以忍受,但绝对不能说毛的坏话。但好在这些毛教信徒只占中国社会的少数。。。

大到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一个团体,都需要保持一种开放和包容的心态,才能和谐发展。大多数发生学生暴力事件的家庭,往往都可以找到一个缺乏包容心的父母。在我们山水之间夏令营,不仅仅辅导员会强调对学生们包容和理解,学生之间也同样如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