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学堂有没有外星人的后代

罗老师有时候会问学生一些上面这样的天马行空的问题。大多数成年人可能会觉得这样的问题不着边际,与学习与智力开发都没多少关系,我不,我很重视想象力。

上面这种问题本身的答案并不重要,它是一个通道,对一些从来没人想到的领域进行简单的摸索,知道这些领域的存在,它也是一个工具,打通一些本来不相连的思维领域。

随着我们长大,想象力越来越弱,思维越来越朝主流靠拢,失去独立求索的意识。如果我们问一个小学生,他们会很认真地去想,越是大孩子越可能会嘲笑问问题的人傻。这很可悲。

如果你真爱孩子,就不应该早早地给他们的思想做一个和别的家庭一样的铁笼子,让他们一辈子循规蹈矩,很多庸才父母的天才孩子就这样被糟蹋了。我两年前开始做夏令营,做培训,部分原因是有一件事触动了我。我们邻村有一个裁缝,她的女儿在星沙维汉中学读书,成绩很好,也很聪明,这个女孩有艺术天份,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画漫画,但她的裁缝妈妈,一个还不到四十岁的妇女,斩钉截铁地禁止女儿画画,她的理由是:“我女儿比较胖,又不高,以后做个会计什么的就很合适了,学画画没前途,难不成还可以做画家?一个农民的女儿,长得又不出众。。。”

一个愿意花四千多块钱送独生女儿去参加一周夏令营的农村妇女,却认定她将来最多只能做一个会计!

这件事给我的触动很大,意识到我可以为家乡的教育做点什么。

再回到问题本身,我们的学校里有没有可能混入了外星人的孩子?如果你的回答是斩钉截铁的没有,那么我劝你先不要管孩子的教育,让他自己管理自己好,因为你自己很明显是一个带着锁链生活的人,迟早会将自己身上的霉气怨气傻气带给孩子。对这种问题,我的朋友圈中,文化程度越高的父母基本上都不会说:“肯定没有。”他们会引导孩子去思考,自己去判断,而不是直接给出一个答案。在学校,如果某个老师会对学生提出这样的问题给出赞许,那他肯定是个好老师,只是我怀疑,在中国我们很难碰到一个,他们自己也被应试教育弄烦了,晕头转向了。

今年的冬令营和以后的夏令营,我们会有一个小教室,叫做“智慧树”,喜欢天马行空想各种古怪问题的孩子可以自动聚拢在那里,互相提问,一起找答案。也许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其中的一个成为了大哲学家,成为给世人引路的英雄。

最开始给我们的旅馆命名的时候,其实我一开始确定的是“童话旅馆”,后来衡量再三还是决定选择“王家祠堂旅馆”,也就是说我选择了优先尊重历史,因为王家祠堂这个古老的也许有了几百上千年历史的地名一直没有一个建筑物作为载体。当我们的夏令营将越来越充满童话色彩,我们要让这里成为一个山水之间的童话世界,一个没有过多束缚的,所有孩子都可以自由地伸展枝叶,肆意摇摆随性开花的小天地。

我们把培养学生这种发散性的思维也同样应用在我们的作文课上,今天上午的作文题是写我们拯救的五只小狗,我让他们重点写今后十年,这些小狗各自的命运,而不是写他们有多可爱,长啥样,不,我提醒他们要学会向前看,朝远方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