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Julian Luo

药王庙座落在金井镇南方十五华里的思公桥,庙前即原来由湘阴越金井直达浏阳的古道,解放前,肩挑车运商旅之客,络绎不绝。庙就建在这古道旁的福星山上。

古庙上下两栋,左右筹厂相接,门联云:

“神栖福地;光焕星垣。”

下栋设有戏楼,两边马栏里的神骏,跃跃欲动。

由十余级青石叠成的阶级而上,即到上栋。正殿由三缝四个大柱组成。中柱曾有联云:

“当攻之不可达之不及之时,束手待良医,回天端赖神明力;论动而生阳静而生阴之理,悬丝凭造物,笑我真如傀儡人。”

神坛前还有一联云:

“残烟丹灶尚然乎,贮将金液银丸,何止禁方三十首;春色青囊无恙否?愿以灵枢玉版,活此生民百万家。”

这两联系清代榜眼安化黄自元书。

药王菩萨左脚踏龙,右脚踏虎,栩栩如生。人们不禁要问药王踏着龙虎的来历,于是便引起下面两段历史故事。

据《尚友录》中的孙思邈事略记载:唐代大旱之年,玉皇责令东海龙王布雨,龙王苦于海涸无水,全力以赴熬了二十余天,三太子因奋力应命不幸得病,遍身鳞甲内遭水蛆所蚀,求救于药王,药王即教以樟树叶夹鳞之法而得愈。东海龙王有感于药王救了三太子,便以传家宝——《龙宫秘方》献给了药王。又一次,药王在太行山行医时,这山里有一只老虎因吃掉一个女人而被其头簪刺在喉内,吞吐不得,痛伏于道旁。药王于归途中见了老虎,不禁大吃一惊,在逃躲不及的时刻,便道:“畜生,非要吃我不成?”那虎连连摇头。药王见他有痛苦之状,便又问道:“汝莫非有求于我?”虎即点头示是。药王便跑到民家找来竹筒戴在肘上为老虎拔了口内的簪子,敷上药,老虎不久痊愈了。漫道它是吃人的大虫,却能知恩图报,后来与龙王三太子一起归附了药王。

药王本姓孙,名思邈,是我国历史上第十三代名医。他是隋唐时候人,读通了儒经佛典,因为他心地特别善良,怜恤人民疾苦,立志行医。所以隋皇帝屡召他进京当官,他坚持不去。后来唐取代了隋,李世民当了皇帝,慕孙思邈的才能,接他进京,要授予他高官厚禄,他又当面谢绝了。并对皇帝说,请允许我当个药中之王吧?”于是唐王准奏,便封他为药王。当下武官尉迟恭不肯,认为一国不能有两个王号,欲动干戈,可是见药王有龙虎相助,便折服了。

孙思邈继承和发扬了我国古代神农扁鹊的医术,又以自己在实践中所积的经验,著了《千金秘方》和《千金翼方》等书备三十卷行世,历来的中医奉他为祖师爷。可知药王菩萨的灵气并非是偶然的。

古庙毁于“文革”,当年名人所题的联匾,尽毁无遗,所赖感应常昭,当地百姓黎民’有寒暑星灾,举皆有求必应。随着时代的开放,人们感其恩,效其力,捐资献物,由是新的药王庙重建起来了。其规模宏伟壮丽,不减当年。前柱增刊二联云:“不应隋召唐征,重民命若干金,实践验方归药录;贯通儒经佛典,轻官衔如一芥,专心医学傲王侯。”“药物素有灵,盛世重兴,桶井甘泉滋万户;王侯高不仕’庶民共仰,神坛香火旺千秋。”

    现以范(林)、赤(马)公路的修通,桐仁桥水库旅游区的开发,更吸引了许多游客车连花接,膜拜观光。因为他给予人们是一个清吉平安的信念。有感于药王庙的兴废,今人有一联作为告诸来者云:

    兴废有何常,事在人为,但愿此兴终莫废;

    古今原匪异,神随心应,须知无古不成今。

   原文作者: 余伯谦(《金井漫话》第一册)

昨天是邻居毛家收亲的好日子,晚餐过后,基本收拾完毕,夏一阿公在我家客厅跟我讲了一些家乡旧事,交代我有些东西要记住,意思是很重要。的确,第一件,关于洪武落业这件事,对我们这些当地人来说很有历史价值,需要用文字的形式进行记录。

什么是洪武落业?

如果我们去看湘东地图上那些小地名,会发现有“落业塅”这样的名字,存留至今,这种地名我注意到是在浏阳、平江、长沙县北边、汨罗等地,可能其他地方也有,我没去仔细寻找。

什么是洪武落业?洪武指的是朱洪武,就是朱元璋,民间至今是以洪武皇帝对他表示尊称的,没有人直呼其名。

落业指的是落下行李担子,在一个新地方建立基业的意思,说的是江西来的移民在湖南建立新基业的故事。

当年朱洪武血洗湖南,其实可能主要是血洗湘东北,也就是靠近武昌、安徽和鄱阳湖这一块的湖南,因为他当年争夺天下的转折点(应该是)鄱阳湖,在这里以弱胜强打败了陈友谅,然后又打到武昌 – 陈友谅的老巢,那时候陈友谅已经死了,他的皇后带着太子直接出城投降,但陈友谅一些部下不愿意投降,躲到湖南来了,最后朱元璋手下虎将开始攻打大汉国最后的大本营 – 湖南,目标主要是潭州 – 后来的长沙。没有悬念,一举拿下。

在当时朱元璋已经气势如虹,与陈友谅的残兵败将相比优势巨大,他为什么要血洗湖南呢?

应该是出于报复。

报复湖南人对陈友谅的忠心。

如果不是湖南老百姓的忠心和支持,那个叫做周石牛的汉王陈友谅部下也就不会率领部队跑到浏阳今天的石牛寨,在那里和前来剿灭他的徐达常遇春等人展开长达几个月的攻防战,最后兵败。

我们在石牛寨看当地人的记载,会注意到:守在山上对付朱洪武军队的不仅仅是汉王旧部,也有当地百姓,可见那时候的浏阳人哪怕汉王已经倒下很久,哪怕他们的太子陈理已经出城投降并且后来被朱元璋送到了朝鲜,他们还是坚决地支持这个气息奄奄的大汉国。

在我们金井也一样,黄英也是汉王旧部,他率领几千人跑到我们金井,躲在当时叫做平顶山的一个山头,与徐达等人打了半个月,也被剿灭。

这边的地形远远不如浏阳石牛寨那个山头,所以没有坚持那么久,但是黄英和周石牛各自的部队的规模也许差不太多,因为石牛寨山上全是石头,呆不了多少人,山下并没有可以据守的地形。而黄英当时不是守着一座山,而是守着山下的几个峡谷口子(根据《金井漫话》孙格非老师的记录),地方比石牛寨大得多。金井九溪寺旁边有个叫做将军冲的小村子,就是当年黄英对抗明朝部队的主要的那个攻防口子,由黄英的副将守着,所以叫将军冲。

即使在大明朝建立了稳固的江山,金井百姓仍然固执地将这个地名叫做将军冲至今,可以想象当时的金井人对于这些汉王旧部有多么深厚的感情。

所以朱洪武要血洗湖南,把这些忠心于陈友谅的草民百姓杀绝,以便于后续的统治。

浏阳有个石牛寨,金井有个黄英寨,平江也有个叫做石牛寨的地方,也是一个易守难攻的险要山头,不知道这两个石牛是不是同一个汉王残部,也许是当时有两个名石牛的将军,分别守着浏阳与平江的山头,也或许是同一个石牛将军,分别守着两个具有相似性并且相距大约两百里的山头。

这三个地方都叫寨,那是明王朝搞的,寨表示土匪寨,意思是成王败寇,黄英和周石牛等人既然输了,那就都成了土匪,并且要写进地方县志。

那么湖南百姓为什么会对陈友谅这么忠心呢?

我没有看到过相关文章,猜测是因为陈友谅虽然性格有些缺陷,对百姓还是很照顾的,朱元璋也一样,这两人一个是浑身发臭的渔夫,一个是和尚,都是社会最最底层冒出来的,都知道百姓疾苦。所以朱洪武在把湘东的湖南人杀绝之后,又说:“(我朱洪武保证,)湖南今后不再有大灾!” (夏一阿公说的)这其实是对自己所犯罪孽的一种认错方式。

为什么我说血洗湖南主要是血洗湘东北,其实还有一个证据,就是我们的方言,只有这边的人说的是江西话,赣语,而我们长沙县的南边,离我们家只有十来里的地方,说的就是长沙话,那是湘语,再往南包括长沙城都是湘语,岳阳大部分地区的人说的也是湘语。只有整个浏阳和整个平江说的全部是赣语,说明这里的人当年的确被杀绝了,从江西翻山越岭过来的移民,这些外来人占了绝对多数,才会说他们的外来话,否则哪怕这些外来人占了一半,恐怕也必须入乡随俗说当地方言。

夏一阿公告诉我,在我们金井镇周边,有三个落业点,相距不到十里。其中一个在月坡里(南粉墙旁边),距离我家大概一公里,第二个地方在石塘(檀山咀那边),距离我家大约五公里,第三个在梓坡里(六合桥附近),距离我家大概一公里半。

夏一阿公一再交代我要记住这三个地方,因为这是我们金井人的江西老祖宗在湖南开枝散叶的点,他们当年从江西山区拖家带口艰难过来,也许是被明王朝逼的,也许是因为这里土地便宜甚至免费。不管如何,当时来到这个全新的充满血腥味的地方,刚开始肯定很不容易。

夏一阿公用了点这个字,意思大概是落脚点,并不是说这有这三个地方有人前来落业,其他地方没有。既然当地人被杀绝了,那么到处都是荒芜了的土地,直接可以插标为界,架上犁头开始耕种,然后就成了自己家的产业。

元朝末年,整个中国人口锐减,明朝以后的金井大概就是从这三个不起眼的地方开始,重新聚拢了烟火气的。

想想,当时相距只有十来里的地方,可能总共就只有这么三个地方看得到炊烟,是多么可怕的一种凄凉场景!

《金井漫话》里记载了好几个和朱元璋血洗金井有关的故事,其中有这么一个,前些年隔壁的毛三阿公和我讲过,昨天夏一阿公也跟我讲了,是关于我们村一个叫做“烂泥坡”的地方,那里以前的地名其实是“万人坡”,也就是埋葬了一万人的一个狭长山谷,后人觉得万人坡太不吉利,太凄凉,就改名为烂泥坡了。

这个地方就在现在的黄英寨的旁边,我带学生徒步时说过好多次关于这个鬼坡的故事。

一万什么人?都是元朝金井土著,都被朱元璋屠杀了。当时他们躲在一个狭长的山谷里,这山谷口子很小,里面很长,朱元璋的部队从武昌或者岳州一路杀将过来,要往潭州去,经过金井的时候,发现镇上的人都躲起来了,就到山里去搜。搜到六合桥与灵官咀的时候,山里起雾了,把躲藏了一万地方百姓的山谷给遮掩了起来。大家很幸运地躲过了一劫。

很不幸的是,山谷里一个女人生了个孩子,孩子的家人洗那块带血的布时,那块布顺着小溪流了出来,被外面搜寻的部队看到了,于是一场屠杀就开始了。

后来朱元璋知道了此事,很冷血地说:“我只错杀了半个人。” 意思是那一万百姓全都该杀,只有那个刚出生就被杀的婴儿,他内心还是有点愧疚,但也只有一半愧疚而已。

可以想象,元朝时的金井镇人口众多,虽说一万是个虚数,但在一个山谷里躲藏了几千肯定是有的,当时的百姓肯定也有很多躲在其他地方去了,他们没必要都集中躲到这里来。​万人坡是距离古镇古街最近的比较适合躲藏的地方,所以,这几千人大约就是当时的古镇的人口,那是个挺大的镇了。

这些人为什么不躲到更深更隐秘的山里去呢?比较合理的解释是,当时通讯不发达,朱元璋可能看到湖南人不投降心里很气,来势汹汹,百姓根本没有时间反应,这个万人坡距离古镇只有大约四里,是情急之下比较合适的选择。

一饶仲华同志亲身经历的故事

王恺元

    编者按:猩猩是一种最勇猛凶残的野兽,能与人共同生活,养育孩子,似乎有点荒诞不经。可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何况作者又是听到亲临其境的人所谈,故录之以飨读者。

    在我的老家檀山村韩家洞有同龄的邻居饶仲华同志。他一九五O年参加抗美援朝的战争,曾多次立功,在火线上入党,朝鲜停战后,他转业到甘肃省地质二队任队长。现已退休,定居甘肃玉门。每当他回乡探亲时,我总喜欢听他讲亲身经历的故事。如沙场英勇杀敌,人迹罕至的荒漠中令人心惊胆怕的猩猩和狼群……而使我至今难忘的是他亲自口述的一位女地质队员的故事。

    六十年代初的某一天晚上,地质二队的全体同志开了一个特殊的欢迎会。其中一对青年好象新婚夫妇,他们腼腆的面容中带有几分隐思,原来是该队的一位女地质队员李××遇难脱险归来,他的丈夫赵××和同志们,为她绝处逢生,重新归队而庆幸;特此开了一个欢迎会。事情是这样的:

    地质队员们长期在祈连山,戈壁滩一带夙兴夜寐,冒着风沙不辞辛劳地为祖国探找宝藏,赵李小俩口同在一队工作。一天小李和一分队的队员们到祈连山去执行任务。下午天色突然阴暗,北风大作,飞沙走石。队长立即招呼同志们赶紧集中归队。同志们互相传呼,集中在一个山窝里,清点人数,不见小李。这时天色越来越昏暗,飞沙夹着雪花,扑面打来,真令人难受,好在队员习以为常,毫不在意。队长又命令大家再去寻找,但仍一无所获。于是队员们怀着沉重的心情冒着风雪回队了。领导得知这一情况,组织多次寻找小李下落,可仍无影无踪。时间一天天过去,但同志们对小李的惦念,未曾淡忘。

    春去秋来,一晃两年过了。一次一分队在执行任务时路过一山崖,见下面有个岩洞,好奇的队员们走近一看,见岩洞门被一块巨石挡着,里面隐约有人语声。他们对着洞里喊话:“里面有人吗?……”俄而见—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女人怯生生地瞟了他们一眼,却没有吱声。

队员们立刻意识到可能是小李,就连声喊:“李××!……那女人痴呆的眼神中露出无可奈何的苦楚。

紧接着又喊道:“我们是地质队的,你是李××吗?可把我们急坏了,你能出来吗?”

她摇摇头,断断续续地说:“我不能出来,出来了也难逃脱,它就会回的,你们走吧!”

这时,队员们瞅见她那草窝里有个小毛孩在动,口里还哼哼唧唧,那女人一面忙上去亲他,一面用简单的语言和手势和我们示意。才知她真的是小李,是被一只猩猩掳去,做了“压寨夫人”,竟生了个小孩。

她也逐渐近于野性,人的思维和记忆,退化了很多。洞内还放着些包米、豆子等食物。她说,猩猩每天出去找食物时,总得将巨石把门堵上,以防不测。队员们初步了解个中情况后,约定第二天开车子来接她回去。

    队员们归队后,立即将这喜出望外的消息报告领导。经合计按既定的时间,挑选几名精干队员和小赵开了一辆工具车来到了山崖前,队员们远望洞口仍是挡着的,肯定猩猩不在洞里,便立即跑过去,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洞口的巨石搬开,还没有等小李反应过来,就七手八脚地把小李抬上了车,马哒一响,驱车便走。

    刚走不到半里路时,只听见后面传来了嗷嗷的叫声。小李蓦地站起来朝叫声的方向望去。意欲跳车,同志们一把按住她,才避免险情的出现。

原来嗷嗷直叫的是那头猩猩,手里还抱着个毛孩。小李呆若木鸡,泪水刷刷直流。

车子加速,那猩猩见赶不上车,便狂吼一声,将毛孩撕成两边,它自己也倒在地上。小李见状,也发出撕肝裂肺的惨叫。由于救人心切,未来得及将毛孩抱上车,造成这幕惨痛的悲剧。

经同志们百般抚慰才把她哄到队里。小赵面对如此现实,苦涩心情可想而知,但更多的是同情。他热情地掺扶着小李,关切地说:“小李子,我是赵××,你记得吗?”她瞪着发直的眼睛望着他,好久,好久,没有反应。同志们热情地给她洗澡换衣,送到医院进行全面检查。休养几个月后,神智才逐步恢复。

领导征得他们的同意,开了这个欢迎会,象举行婚礼一样,祝贺他们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桃花源记》说描绘的没有战争的和平世界仅仅打动了我们现代人,也让很多古人神往,于是我们金井镇就有一个桃花源村,在靠近金井的浏阳也有另外一个桃源村。

浏阳的桃源村就在金井镇的隔壁,村里有个地方叫做石船,颇有些神秘。

我前段时间在浏阳的大山里徒步,听当地桃源村一位前任村支部书记说起一段当地的关于石船的历史。

他说石船位于桃源村一个峡谷中的小溪旁,以前真的有一艘石头船,还不小,是石匠凿出一块块石板,堆成一艘船的形状。石船是青石板堆成,因为那个地方历来产青石板,用来铺路,或者做墓碑。书记说,那个不太起眼的没什么水田的村子直到八十年代都人丁兴旺,很繁盛,不知道是什么当地产品让他们有财力出钱建这么一艘毫无实用功能的石船。

浏阳桃源村石船所在的小溪位于半山腰的位置,这里地方现在看上去不可能有深水,无法行船。村庄都位于大山中,地少人多,种粮食种红薯发不了财,应该是那个青石板场带动了村庄的经济发展。

如今这里还有一个青石矿,位于桃花岭上,一车车的石头被运到周边的各个建筑工地。想必当年那个青石场也位于桃花岭上地势比较高的地方。那些石头被石匠整成条石之后要运出去,靠车子推很费力,利用小溪这条水道运石出山就可以节省很多体力。

虽说小溪不宽水也不深,但是可以筑几个坝,让水深一点。到了山脚下,小溪汇集成小河,想必曾经是当地一条重要的水道,估计是有船的。除了石板,其他山货和生猪等土产通过船和竹排运到赤马等古镇要省很多力气。

青石到处都有,不稀奇,但是能够天然做成青石板的矿并不多,这里的青石本身具有页岩的片状属性,生产成本比较低。

也许那条石船的捐助家族就是当地做青石板生意的人家,虽说销路不算很广,但是几百年的财富积累,可以让一个家族过得相当殷实。

石船旁以前还有一个古建筑,叫做化字楼,有几丈高,也在解放后被毁掉了。据说这个化字楼是读书人用来烧掉自己练字的纸的,想必练字之人认为,字乃读书人精气所化,不能用粗俗的土灶来化掉,也不能用作其他世俗用途比如包东西。

你看,这深山里还曾经住着这么讲究的儒雅人物!

前几天我去敬老院,和一个姓黄的七十四岁小个子老人聊天,他是金井镇蒲塘村人,这里一直是长沙县的贫困村。蒲塘在历史上是出了一些大人物的,绝对不是什么贫困村。黄姓老头告诉我,他完小毕业后本来有机会学医,但是因为有两个伯父和一个堂兄都在台湾,受到牵连,使得他只能一辈子跟着那些正常身高的男人出工,只能拿八分多工,还打了一辈子光棍。虽说家里出了几个去了台湾的,但解放前他家里不算富有,大概祖上有人做过官而已。他的祖父以前是个地地道道的读书人,一辈子不做事,只喜欢读书,由于家境不差,所以也懒得教书。

这个祖父是个当地很有威望的开明绅士,为人正派,土改时当地老百姓都只说他的好话,没一个人说他一句坏话,结果有两个儿子一个孙子跑去了台湾的老人愣是奇迹般地没有被打成地主。

民国时期,不管是从物质还是精神层面来比较,城乡差距都比现在要小很多,文明的种子似乎在每一个乡村角落都不卑不吭地开出了野花。

回到石船。

设计这艘船的先人不仅仅是用石头堆了一艘船,还有一些配套工程。石船旁小溪边的巨石上有大大小小的竹篙洞,就是插船篙的孔,有的有饭碗粗,当年载满青石板的竹排往下游走,需要用力撑,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个洞,上货的时候也需要稳定竹排,需要这种孔来固定。这些孔应该还在,下次组织户外活动的时候可以去看看。

最有意思的是,岸边的巨石上还有一个大屁股印,肯定是石匠凿出来的,不知道是不是“坐收渔利”的寓意。

当我听到桃源村书记说起石头上的屁股印的时候,马上想起了我们王家祠堂乡村旅馆所在的村子里,一个我们经常去开展户外活动的峡谷中,有一个叫做 仙人打屁的地方,小溪边的巨石上也是有一个大屁股印,而且屁股中间还有一个鸡蛋大小的圆洞,我们小时候都见过,当地人不明白怎么回事,就把那个地方叫做仙人打屁。

我之所以要介绍桃源村这个我并不熟悉的地方,是因为这艘石船是少有的大型艺术雕塑,所体现出来的浪漫似乎与明清以来的刻板不太一致,感觉只有唐朝之前的中国,才同时具有这样的经济实力和开放洒脱。在我们长沙东乡,明清以前的古迹很稀少,我们对于明初洪武落业之前的历史一直是一头雾水。如果这石船和我们后山的仙人打屁真是唐朝以前的建筑,那就很有研究价值。

很希望在不久能够组织一个以石船为课题的研学之旅,就去这两个地方研究历史,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报名?

把视线拉到我们金井来,如果石头上的大屁股表示“坐收渔利”,那中间的圆洞也可能是用来固定竹排的,比如在这个圆孔中插入一根结实的杂木,然后将竹排用绳子绑在杂木桩上。

现在的小溪水量很小,也不宽,但是想必以前古人建了不少水坝,把水位抬高。竹排如何下水坝呢?这个用一种滑板之类的装置应该就可以做到。

仙人打屁所在的小溪下游不远处,有个村庄叫六和桥,当年这条小溪上有一座桥,是黄英寨上庙里面的六个和尚化缘修建的。看来现在的小溪以前是一条小河,所以才要修桥。老街上的田壁君老人写过一篇文章,记录仙人打屁这个地方,说这里以前的确是可以走竹筏的。

兴许,这两处古迹是比唐朝更为久远的年代的遗存,比如先秦时期。那时候的气候和现在想比变化很大,降水量很丰富,河里水很满。

又或许,这两个古迹还是远古时期那场大洪水曾经发生过的证明,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纪念方式,兴许是当年的最高水位的标记,或者那里是当年很多人乘坐竹筏逃生登陆的地点。圣经中记载的诺亚方舟和大洪水的故事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神话传说流传下来,包括中国,欧洲和美洲,除了澳洲和非洲。

我们这里的先民很多可能死在了洪水中,幸存下来的人用这样刻骨铭心的方式来纪念这场滴血的灾难。

《山海经 海内篇》云:“洪水滔天,鲧窃息壤以湮洪水。”
《孟子 滕文公》云:”当尧之时,天下犹未平。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水逆行,泛滥于中国。“
《淮南子 览冥训》记载:“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 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点击这里了解一下关于这场世界范围内的史前大洪水的分析。有很多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在研究这个大事件,大家公认的解释是,当时地球被一颗彗星砸中了,才引起《淮南子》说描述的大火与洪水同时到来。

可惜,桃源村的石船在大跃进时期被当地人拆掉了,石块被抬去做了一所小学的地基。仙人打屁那处古迹还在,但是也长满了杂木,完全看不见了,要当地老人带着去寻找(有个老人为了保护这个古迹,故意遮住了)。我经常带着游客和学生去那个地方所在的峡谷走,注意到古迹附近有一丛竹子,每年都是提早几个月长笋子,很是神奇,不知道是不是地底下有什么温泉。

我这人对遥远的事情总是特别感兴趣,比如说太空,比如说原始社会,比如说先秦时期的金井(所以我不适合开车,因为总是胡思乱想,而且肯定发不了财)。但我很高兴,似乎和我同类的人也不少,欢迎有事没空来坐!

以后金井要是能够把乡村旅游做起来,这两个古迹可以好好做一篇文章,说不定真的是远古时期的先民创作的呢!

说明:下面这篇文章和上面的文章没什么关系,我的网站上有不少前三期《金井漫话》上的文章,方便喜欢这套书的朋友看,因为大部分人没有看过纸质版金井漫话,现在也没人印刷了。《金井漫话》上有一些文章有些充数的嫌疑,比如下面这篇,和金井没什么关系,删除又有些不忍,毕竟孙老师是这套丛书的创始人和主编之一,功不可没。他的文字功夫在当时的金井也的确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放在下面给大家看看。

漫话马

作者 孙格非, 摘自 《金井漫话》

  马之为用大矣。古时交通工具落后,人货流通,水路靠船运,陆路靠马驮。杨贵妃爱吃鲜荔枝,唐明皇专门派一队人马,从数千里以外的广东和福建由驿路把鲜荔枝运到长安,供杨贵妃享用,不知跑死了多少马匹。当时若不是有马作交通工具,杨贵妃再受宠,怕也吃不到鲜荔枝。

尤其在古时刀戟戈矛相撞的近距离战争中,如果只有良将而无良马,也难取到胜利。如岳飞帐下的良将高宠,在牛头山上战金兵时,金兵利用一个山坡,连续放下十二辆铁铧车来辗他,他一连挑开了十一辆,挑到十二辆时,坐马口吐鲜血,把他掀翻在地,被铁铧车碾得稀扁。后人有诗吊日:“……全功未竟身先死,可恨将军马不良。良马既通人性,也有感情,既能助主立功,也能救主和殉主。

古时的良马,名传至今的很多。如载周穆王周游天下的‘‘天龙八骏”,一名“绝地”,飞奔时,足不践土;二日“翻羽”,行越飞禽;三日“奔宵”,昼夜行万里;四日“超影’’。逐日而行;五日“逾辉”可负千斤而行;六日“超光”,其行如飞,一形十影;七日“腾雾”,奔山涉水,如履平地;八日“挟翼”,身有肉翅,其行如风。秦始皇有匹良马名“夜照白”,张良在博浪沙椎击始皇时,不是“夜照白”跑得快,险遭不测。

楚项羽有匹马名叫“乌骓”,载着项羽转战数万里,灭秦而成帝业,后来楚汉之争项羽失败自刎乌江,马也不吃不饮,饿死殉主。刘备的良马名“的驴”,在一次战斗中,被敌追至“潭溪”,溪宽数丈,水深流急,在此千钧一发之时,“的驴”一跃而过“潭溪”,救了刘备。关云长的良马“赤兔”,得之于吕布,载着关云长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后因关云长恃能骄傲,败死“麦城’’时,“赤兔”马也活活地撞死了。

唐太宗李世民凭着六匹良马辅佐他的父亲李渊南征北战,消灭敌手而有天下。李世民死后,把这六匹良马用汉白玉雕竖在他陵墓前,以示纪念。这六匹良马,一日“白蹄乌”;二日“特勒骠”;三日“飒露紫”; 四日“青骓”;五日“什伐赤”;六日“拳毛过”。后世称为“昭陵六骏”。

薛仁贵的良马“红鬃烈马”,载着他一举平定东夷,建立奇功。

“瓦岗寨”英雄秦琼的良马“黄骠”,在一次战斗中救了李世民,因受了李世民三拜而背时落魄,被戏剧家敷衍为“秦琼卖马当锏’’的舞台戏。

“梁山泊”五条好汉之一的呼延灼,有良马“夜白玉”,呼延灼乘着它打遍天下无敌手。

除此之外,还有康王泥马渡江,做了宋高宗皇帝的神话故事。

就是在现代化武器的战争中,仍然需要马拉炮弹、驮辎重。

在某些战斗中,骑兵作用仍然不小。人们历来用千里马比喻人才,把会发现和选拔人才的人比做伯乐(伯乐名孙阳,是古时会认马的人),可是现在仍然有少数领导不愿当伯乐,视千里神驹而不见,不亦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