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辟谷可以治疗糖尿病,为什么没人去尝试?

《细胞》是全球最顶尖的科学杂志之一,在这本杂志上发表这篇研究成果的是美国南加州大学的科学家,他们对老鼠的绝食是这样的:每个礼拜四天绝食,持续几个月,看到了效果,但是他们没有在糖尿病人身上实验。七天之中四天绝食,属于轻绝食,不算辟谷,英语里可以说 fasting diet。为什么绝食对治疗糖尿病有作用呢?原理是:绝食能够启动胰腺的一种重生机制,产生新的健康的beta胰腺细胞,代替受损伤的病细胞。这种BETA细胞是生产和储存胰岛素的。 不止是糖尿病,科学家还发现那些节食减肥的人出乎意料地治好了一些其他疾病,包括心脏病、癌症,甚至对硬化症也有效果。 我们身边都有很多人得了糖尿病,而且几乎没有听说治好了的,这种病很麻烦,但是没有听说谁去尝试上面这种通过辟谷来治疗糖尿病的。我父亲是个糖尿病患者,他在世的时候我不知道这种通过辟谷来治疗糖尿病的办法,所以从来没有和他建议过,但是估计他不可能听我的。 即使所有的中国糖尿病人都知道美国一个顶尖科学杂志《细胞》上刊载了这么一篇文章,我估计也没有几个人会去尝试这种另类的治疗方法;如果这些糖尿病人知道台湾不少医生和患者建议这种方法,可能会多一些人去尝试;如果是中国一位著名医生比如张文宏也推荐,估计最多仍然不会超过1%的病人会去尝试;但是如果那些来乡下租一个场地搞变相直销甚至可以说是明目张胆骗人的坏蛋来跟这些病人说,辟谷可以治疗糖尿病,我父亲这样的病人一般都会听。 倒不是说我父亲这一代人会更相信骗子,他们只是倾向于相信一个活人,而不是网络上的某个人,更不会相信连视频都没有,只是在一本没听说过的所谓顶级杂志上发表过文章的外国科学家的话。 如果我得了糖尿病,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去尝试辟谷,一是我尝试过辟谷大概两周,一点问题都没有,更重要的是,我天生很愿意尝试新事物,对于辟谷这种不花钱的体验,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和恐惧。但我是中国社会中的少数派,大部分人,尤其是中国中老年人,都和我不是一类人,哪怕有权威医生当面建议他们辟谷,他们也无法接受这种过于另类的治疗方案,宁愿每天吃药,主要是那些上年纪的人。 如果是医生建议,我估计我父亲会去尝试辟谷,虽然他很固执,但固执的人在某些方面也是很灵活的,我父亲会为了省钱去尝试辟谷,哪怕对他来说,好多天不吃东西会让他想起小时候 – 六十年代初 – 冬天在地里面挖红薯根吃的那三年可怕的饥荒。 所以,固执的性格其实大家都有,只是分别体现在不同的方面而已,可惜大家都只看到别人身上的固执,没几个人能够看到自己身上的固执。这种固执不仅仅影响到我们的身体健康,也影响到我们的心理健康,我们很多人不仅仅会在糖尿病这样的问题上因为固执、墨守成规而生病,在人际关系、教育、眼界等方面同样会因为固执和墨守成规成为近视眼,甚至拖孩子的后腿。

学生中英双语广播 + 采访 + “金井之窗”国际广播电台

山水学堂强调学生的双语交流能力,世界格局和判断力,所以我们打算在人手齐备之后,推出一个双语广播电台,学生自己写稿、自己播音,每周两次对全世界进行广播,用双语向全世界介绍我们这个城市、和我们学生自己,大声向全世界喊出自己的心声、梦想。 如果是夏令营,我们一般也是计划每天下午午睡起来之后,都是安排这个活动,每天制作一期双语视频节目,然后发布到我们的英文频道上。 营长安排分工:写稿、查字典、翻译、播音,录音由辅导员志愿者用手机负责,指导翻译由辅导员负责,指导播音、纠正发音、上传学生的音频文件和照片到山水学堂的 YOUTUBE 和 FACEBOOK 以及国内的抖音这三个频道。 山水之间冬夏令营和周末营的晚间活动主要包括学生中英双语广播录制。这个广播电台主要是两部分内容,一是所有学生当天的主要想法和发现,二是介绍金井镇。

学英语的顺序,以及给普通家庭的几条建议

1 中国人学汉语,美国人学英语,顺序都是按照先听说后读写的顺序来的,这个很自然,很容易理解。 我们这一代人以前在初中时学英语,由于条件限制,顺序则是先读写再听说,现在条件好了,一般是先读课本,再听说,最后写作,也就是读听说写的顺序。那么这个顺序合理吗?为什么现在很多老师和家长觉得不合理,要回到听说读写这个顺序来?如果不合理,那为什么几十年以来,学校一直没有改变? 事实上,这些强调要多听,强调要创造一个英语环境的老师和家长,唯独没有强调创造这种英语环境的条件和成本,而这种成本是绝大部分中国家庭不具备的。最明显的,创造一个英语环境往往意味着要持续上外教口语课,而且必须是一对一才效果比较好,这就需要一定的经济实力。另外,这样的家庭往往能够在孩子读幼儿园开始就上英语课,一般农村的孩子身边哪有这样的幼儿园? 还有一个学习时间的问题。有钱人家可以让孩子从幼儿园和小学回到家之后,还有很多时间沉浸在英语里,大多数家庭要么没有这样懂教育的家长,要么安排不出这么多时间来陪孩子学习,要么,就是压根不懂英语。在学校里学英语,由于英语老师少,学生多,实际上只能是单方面输入为主,没办法和学生一对一互动,学生说的机会很少。 所以,即使是在条件比较好的幼儿园和小学,学生在学校里也没办法真正练习说。家庭环境比学校条件重要得多。 2 既然绝大部分家庭的条件都有限,家长基本上都无法用英语和孩子对话,那就只能从其他条件着手,我在这里给各位家境普通的家长提一些建议: 第一,一定要经常提醒孩子查单词的习惯。纸质版的汉英词典已经过时了,现在有电子词典,淘宝上有,也不贵,每天吃饭前,父亲母亲或者还加上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每个人出一个中文句子,要求小朋友用电子词典查这句话用英语怎么说,比如:“我昨天看到一个人骑着一头猪去买菜。” “去年王二家的媳妇被马蜂蛰了,今年王二也被蛰了。” “我们公司来了一个好丑的会计。” 如果是单纯让他们查,不跟读,应该是不会厌烦的。培养习惯很重要,开始一定不要给他们太大负担,最好不要要求他们跟读,最好家长自己先跟着电子词典读,让孩子笑话,来引导他们跟读。这种练习花钱很少,也很容易操作,时间不多,如果养成习惯,会创造一个不错的自学英语的环境。 我们不具备和母语一样的英语环境,可以借助网络这个英语环境,而手机和词典就是将网络英语环境接入到家里来的自学工具。 翻译错了没关系,发音不准也没关系,先上路再说,有了兴趣就好办了。 第二,如果家长在身边,用手机上的百度翻译比电子词典或者翻译笔要好,更精确,也更完善。说英语是输出,也是整理大脑中的知识储备,查单词是给这种“输出”打基础。他的好处之一是可以让学生反复听某一个单词的准确发音,将每一个单词都说清楚。我们很多家庭让孩子反复看或者听英语卡通片,没有字幕,意思需要根据画面去猜,这种方法对幼儿园小朋友是可以的,因为他们没办法查字典,但是山水学堂面对的主要是小学生和初中生,对他们我不推荐这样的学习方法,因为效率并不高。 我以前注意到有一个接受这种强调看动画学英语的十来岁学生,在模仿动画视频跟读的时候,语调可以学得很像,但实际上不少单词读得根本不准,或者读错了,但是没有人纠正他,他跟着动画学的时候并不知道每个单词的意思,那句话的完整意思是什么只怕也不知道,他只是看到了某个画面,就凭记忆把那句英语说出来。 很多用这种方法来学英语的孩子都有这个问题,不少单词都是溜过去的,因为他们不知道动画里那个角色说的是一个什么单词。这些孩子在生活中的确偶尔会蹦出一句英语,但这说真的没什么了不起,看了那么久的英文原版动画,偶尔在生活中蹦出一句英语是正常的,只是和体制内学校这种级别相比算是一个惊喜,我们其实可以做得更好。 那种花大量时间看动画的孩子听力的确都不错,因为听得多,但口语都一般,翻译出身的我更强调沟通能力,所以我们山水学堂会有更多时间训练学生的输出。 第三,说到输入,除了原版动画,还有其他输入内容,包括电影等,对小孩子来说,动画是最合适的,如果山水学堂里以后有初中生高中生,或者是陪读家长想自学英语,我会让他们每天翻译一条国际新闻。这样做有几个明显的好处:国际新闻有故事性,其次,可以打开视野,积累作文素材,第三,将来出国的话,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 bing.com 这个微软公司的搜索引擎上可以找到很多新闻网页,联合国网站在我们国内也是可以打开的。

[周末双日营]学生260元,家长160元,骑行+集体写作:两天之内合作写一个短篇英文科幻小说

为什么不是童话故事,而是科幻小说? 因为童话大家都熟悉,而科幻小说是现在的很多孩子不熟悉的。科幻世界是有可能在不久之后就到来的,思考科幻世界有助于我们对世界走向进行预判,而童话则是不会在现实世界发生的,注重的纯粹是想象力,没有多少逻辑推理和思考。 请注意是大家合作写同一个小说,而不是每个人写一个科幻小说。 所以,请带个本子来。大人也一起参加创作。 我一直认为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独立思考能力、创造力、创新意识、想象力都很令人担忧,如今的孩子,绝大部分连自己长大之后想做什么都不知道,绝大部分家长都不知道孩子擅长什么,有哪些天分,只知道孩子有哪些缺点。对未来对生活完全没有概念其实是因为对这个世界完全没有安全感。 当这个人群在社会上占绝大多数时,就很可悲,很可怕。 我尝试过组织小剧场,剧本创作等活动,但每一次都是因为各种现实的原因而放弃,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孩子们太想玩了,对任何需要动脑子的活动都有一种本能的抗拒,包括学英语。对于辩论赛大家是有兴趣的,因为这是用母语,而且不需要记什么东西,只需要将脑子里本来有的东西输出来而已。 所以我想这次尽可能让大家的创作变得和辩论赛一样轻松。设计集体写作的本意就是为了降低写作的门槛,融合了中文写作练习、对人生目标的思考,以及英语翻译、单词记忆,可能部分基础好的学生还有英文朗读、录音。 这个科幻小说有比较详细的设定: 时间设定在五十年后的金井镇,故事背景是一次聚会,一些成年人由于一个特殊原因回到故乡,于是有了一场交流,以及之后的故事,他们一起在故乡金井散步,回忆五十年前的老金井,以及发生在山水学堂里的一些人和事。 角色必须是参与这个营地创作活动的人长大以后的样子,可以有老师,不能有其他人,除非只是作为一闪而过的路人甲路人乙。 每个人都尽量只写自己,包括自己的职业、社会地位、收入、家庭、朋友圈、理想、苦恼、疾病等等。也可以稍微描述一下家人的情况。 每一个人发言完毕,其他人都对这一段故事情节的的真实性举手表决,大拇指朝上表示比较真实,可能发生,大拇指朝下则表示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故事接龙过后,开始写作。安排一个人用语音输入的方式,将每个人自己的故事修改完善,输入到电脑或者手机里,或者先写在纸上,形成一篇小说的初稿。 接下来是翻译过程,我们教学生使用手机上的翻译应用将小说翻译成英语小说,一次一段,中英文对照,然后所有人跟着手机读,对单词和语法形成记忆。 最后是录音过程,由基础比较好的学生负责,如果都不想录,则发给我们学堂在美国的外教海特老师负责录音之后发给我们。 这样的活动充分反映了我们山水学堂的教学特点,就是以项目为基础,融合多门学科,还有相对的高难度。作为指导老师,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将一个个天马行空的想象拉回来,回到陆地与现实。同时,老师也会参与这个故事接龙,塑造一个角色,用成人的思维对整个故事进行掌控,进行示范。 翻译的过程不需要很多英语基础,因为手机上的翻译精确度已经很高了,老师会对其中明显的错误进行纠正,但一般来说不需要很多干涉,这个时候学生的学习进程不要被连续打断。 这样的学习过程完全是学生为主,一是提高他们的自学能力,二是让他们的学习兴趣,包括对写作和英语的学习兴趣增加。

成长为精英的75项核心能力

THINK 思考 Assimilating Knowledge 举一反三Big-Picture Thinking 大局观Cognitive Agility 持续学习,紧跟时代和环境的变化Continuous Growth Mindset 保持持续成长不停歇的心态Critical Thinking 批判性思维Cultivating Foresight 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远见Enhanced Self-Awareness 客观地评价自己的能力和意识Ethical Clarity 道德立场清晰,不动摇Good Judgment 判断准确Informed Decision Making 做决策前会多方听取意见,多来源获取信息Intellectual Curiosity 求知欲Intellectual Rigor 思维严谨Optimistic Outlook 保持乐观Overcoming Bias 克服偏见Practicing Mindfulness 练习正念 SOLVE 解决问题的能力 Client Centricity 客户至上Consistent Productivity 持续输出Creative Solutioning 创造性地解决问题Detail Orientation 细节导向Digital Proficiency 拥抱数字世界Efficient Prioritization 善于将事物分出轻重缓急Execution Excellence 执行能力Learning Agility 灵活运用经验Logical Reasoning …

[营地活动] 英语情景对话

来参加山水之间夏令营的学生中少数是有口语基础的,对他们,我们可以安排单独的活动。 如何开展? 每次都安排一个场景,比如纽约曼哈顿,老师扮演当地人,出租车司机或者餐馆服务员或者空姐等,学生扮演中国过去的游客或者留学生,交流关于文化经济等方面的话题,或者问路,或者买票等。

[营地活动] 乡间电话会议

在特殊情况下,我们可能会与另外一个城市一群参加夏令营的学生隔空交流英语,到时候我们的外教或者罗老师会将同学们拉入一个微信英语角,在群里用英语语音,或者也可以用文字,交流对世界、对教育、对科技发展、和对未来的看法。 也许另外一群孩子是来自中国农村的没有钱出来参加夏令营的学生,他们平时基本上不可能有这样形式的学习环节,也基本上没有什么说英语的能力,我们需要通过这个与外教集中交流的机会,帮助他们迈出英语口语的第一步。 如果是成年人,或者高中生,徒步时也可以一边走路一边开会,每人手上拿个手机放在耳边,以电话会议的形式听老师讲课,并且参与讨论,向老师提问,这样不影响大家的徒步与强身健体,不需要停下来,也不影响眼睛观察乡间的花鸟虫鱼。 电话会议说什么呢?可以是双语故事接龙,或者乡土人文讨论。罗老师会尽量用一句中文一句英文,介绍徒步路线两旁的故事和风景。 又或者,对方是外国人,我们的电话会议主要聊双方教育的区别等。 尼泊尔的采蜜人 – 图片欣赏

[营地活动] 用饮料瓶和青苔制作一个微缩景观世界

一般这样的微缩景观是小石头垫底,让土层透气,然后是枯树枝、表层腐殖土等,再铺上一层青苔,用小石头压住。 需要用到镊子,或者筷子等。 不能用湿土、烂泥巴,保持瓶子的整洁。 结营后,大家可以将这个景观世界带回家,看看它能存活多久。上面这一瓶子植物存活了四十年,一直被密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