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博客

早上七点半起来晨跑五圈,距离有些长,争取跑完,跑不完也不强求,一起吃饭。然后做卫生、开会。

今天的活动:舞台戏剧创作

我们花一天的时间,来尝试创作一个微型舞台剧,涉及到创作、复杂的分工、组织、美术、表演、导演、人际关系、道具制作、摄影、剪辑、配音等等,最终结果如何不重要,给大家一次体验,知道这种戏剧是如何创作的,如何分工合作,更重要。

这个活动持续到晚上睡觉前,不安排辩论和双语视频日记,集中精力做这件事。

山水学堂面对的孩子中,有很多都是人际关系有问题,兴趣爱好面比较明确并且有天赋的,这样的活动可以锻炼他们的社交短板,同时又能体现他们的创作天赋。

下面是我们以前创作的剧本,作为示范。当然下面这个剧本比较复杂,花了比较多的时间完善修改,我们只有一天,角色和剧情都需要简单很多。

石头记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块在地球形成之初,就存在的石头,在亿万年的地球演化过程中所目睹的沧海桑田。

有一群鱼从海里来到泥滩上,开始进化出了脚,有野人取火的过程,有恐龙🦕的灭绝,有智人的出现。。。

如果大家喜欢这样的创作,这个活动可以持续两天,由学生大会投票决定。

为了减轻家长们开车来山水营地的麻烦和压力,我们想尝试一下租一辆旅游大巴,在三号线广生站等着,将所有人直接接到山水营地,每个人收70元车费即可 – 往返接送,其他费用不收。周六周日不管什么天气,基本活动都是徒步为主(因为不少人不会骑行),然后在路边休息的时候组织下面的活动:

[山水故事擂台赛]

旅游大巴接送

只有当我们收到超过30人报名缴费时,才会去预定旅游大巴,如果到时候人数不够,我们会在微信群里宣布取消,并且退还相应费用,我们的活动会继续开展,大家可以自己开车来、拼车来。

上午八点开始,大巴会在广生站外面等着。九点半左右,旅游大巴到达山水营地,下午五点开车回去,六点左右到达广生站,大家从那里各自回城。

山水故事擂台赛 A STORY-TELLING COMPETITION

1. 为什么要组织山水故事会,而且是擂台赛?

我们的同学们在体制内学校很少有创作的机会,我们的这个故事会将给他们一个展示自己想象力的机会。同时,编故事也是一种心灵的放松,因为这个故事是自己的,没有别人的世界观带来的框架。所以我想这一天的活动以故事会为主。

不是所有人都擅长讲故事,或者喜欢讲故事,大多数人只是喜欢听故事,所以这个活动的基本形式是:分组创作。每个小组共同编写一个故事,集思广益,让故事角色更丰富,避免太跳跃太幼稚。

2. 提前给出的线索

我们事先会给出一些线索,每个小组编的故事必须包含所有这些句子,最后每个小组自己推荐一个人来讲。

我们给出的线索是这样的,大家必须将这些句子融入到各自的故事里,包括里面的英语:

  1. 白狐对其他人说:“I was a dog when I was alive…”
  2. 高个子侦探出手很快,没太费力就制服了那个不讲公德乱丢垃圾的家伙。
  3. 看样子,这里不久就会有山洪暴发。
  4.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5. 这人说:“I have difficulty to get up in the mornings, fortunately I have my dog White Fox.”

这些线索相互之间是没有联系的,是故意的,另外,我们给出的线索里有英语,也是有意识这样安排的。

3. 奖励

故事擂台赛活动在我们休息时开展。不参加故事会的大人孩子负责给这几个故事打分,得分最高的小组,奖励三袋土菜

黄英寨徒步路线 THE TRAIL OF HUANGYING ZHAI

长沙县金井镇东边大山中一处叫做黄英寨的地方,位于一座高山的山顶,山顶是平的,本来叫平丘山。
明朝初期,这里是元末起义军中间的一支最后的躲藏点,被明朝政府说成是土匪,所以现在叫做黄英寨,意思是一个土匪寨。

山顶上有稻田,可以养活不少人。这个地方有个天然寨门,位于两个山头之间,狭窄,四周山势陡峭,易守难攻,明朝官兵进攻了很久才打下来,把他们剿灭。

黄英寨海拔两百多米,爬上去有些费劲,会出一身汗,但高度比较合适。山顶上离附近的村庄有些距离,适合有胆量,追求刺激并且身强体壮的年轻人去露营。在夜空下一起回顾六百年前的群雄争霸。陈友谅和朱元璋争夺江山,最后被后者打败,其手下大将之一叫做黄英,在陈友谅死后,率领一支残部躲在这里,最后还是被朱元璋赶尽杀绝了。

另外,抗日战争时期,很多当地老百姓也是躲在这个山顶上避祸。

++++++++++
徒步穿越黄英寨 + 鬼村
++++++++++
黄英寨是元朝末年朱元璋与陈友谅残部最后的决战战场之一,穿过去之后,会到达一个被废弃的荒村 – 斗米冲,我们开玩笑叫它鬼村,因为整个村庄都被荒废了。黄英寨这座山有两百多米高,爬上去有些难度,下山到斗米冲很陡,再又爬上来,对体力是个挺大的挑战。

英语学习:穿越黄英寨需要来回差不多5小时,路上休息的过程中,我们用英语交流关于元朝和明朝历史的话题,孩子们要求带上手机,或者拿家长的手机,查阅资料,查字典。交流过后,用手机录制一段双语视频。

报名缴费 SIGN UP


取消报名和退费

客户自己取消报名,不管什么原因,只能退还一半费用。如果我们的活动被取消,会在几天之内通过微信全额退款。

营地活动安全问题

The Safety of inMountains School Holiday Activities

我们通过下面几个方法来保证周末营活动的安全:

  1. 尽可能地让学生以小组形式活动,小组内部是学生自我管理,这样大家都是管理者,都可以督促别人;
  2. 我们的徒步路线基本上都是很少有车的乡间小路,骑行路上也很少;
  3. 统一购买旅行意外保险;

预定土菜


申请成为志愿者 VOLUNTEER

申请成为志愿者 VOLUNTEER

欢迎陪读家长、懂英语的、或者关心抑郁症青少年+阿斯孩子的朋友来申请成为志愿者。

申请成为志愿者必须先注册。

自热米饭和干粮、水

中餐默认都是在户外野餐,请大家自己带自热米饭过来,到我们这里购买也可以,15块钱一份。水是两块钱一瓶。

[学点英语] 太阳系大家庭 | the solar system

  • The Sun 太阳
  • provides us 提供我们
  • Energy & Light 能量和光明.
  • The Moon 月亮
  • gives us 给我们
  • proper climates 合适的气候.
  • Jupiter & Satum 木星和土星
  • protect us 保护我们
  • from asteroids & comets 免受小行星和彗星的打击.
  • The Solar system 太阳系
  • is NOT just 不仅仅是
  • any star system 一个恒星系,
  • it is a Family 他是一个家庭.

有一次周末营,山水学堂来了四个长沙市在体制内学校读书的孩子,与皮蛋的覃山学校的孩子一起进行户外徒步几个小时之后,我组织所有的家长和学生开会总结并讨论,要求每个人说出这一路上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最不耐烦的事情等等。

当我问到:”假如你事先知道会下雨,还会和我们去徒步吗?”这个问题时,所有四个城里孩子都立刻举手,说会去! 而覃山学校的孩子们则犹豫不决。

这不奇怪,覃山学校的孩子们对于山中徒步这样的户外活动已经参与过很多了,没多少新鲜感。而四个城里孩子则非常需要到大自然中来放松,事实上他们自己也是这样解释的。

另外,在这个会议过程中,覃山学校的孩子们要比四个城里孩子安静一些,后者一直很兴奋,一块砖头都可以玩出很多花样,看得出来真的是在学校压抑太久了。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母亲和我们家的装修师傅聊天,她说覃山学校的孩子都 “不骂人,不 liaoho 打架”,还真是一语中的,倒不是说他们的老师在这方面管理得好,而是因为,覃山学校这样的教学理念和环境会自然让一个孩子变得安静、合作,不需要家长老师说很多。他们没有什么受到压抑的感觉,没什么无法满足的冲动。

大喊大叫的孩子往往都是在学校里读书的居多,因为那里都是大班制,必须执行半军事化管理,所以孩子逮住机会就喊叫、追逐。

。。。。。。。。。。。

群里关于中医西医的讨论摘要

JANE:

钟的带盐逐利是无疑的,能让我感动钦佩的目前还是张文宏。但很多人人云亦云,因为钟而打击中医,我实在无法认同。

一。中西医各有利弊,中医要求医生有高明的医术和道德,可惜现实社会中医庸医太多。西医对人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大量依赖机器来诊断,只要你根据机器检测结果,按西医诊疗标准来下定论,给予病人标准化治疗方案就行。

西医医生就像生产流水线的产出品,精品还是次品取决于后期打造。

二,中西医结合治疗,我觉得很不靠谱。两种截然不同的治疗理念和方法硬要放一起,伤害的是病人,得利的是中西医结合的医生和生产厂家。

中医讲是药三分毒,用药很审慎,副作用小,只是现在中草药种植就像种菜一样,药性自然差很多,医生很难下准确的药,中医的针灸,推拿等等是很好的,没试过的人可以去试试;

西药的副作用很大,用一种药前,必须先用其它药来压制和预防第一种药产生的副作用,有点西医基础的群友或医生,不会否认这点吧?

三。西医有多少年历史?中医有多少年历史?西医进入中国之前,我们都是用的中医,难道都是江湖游医?这个怎么解释?当我们在全盘否定中医的时候,有些外国人开始对中医感兴趣,东南亚很多国家仍然信用中医,如果中医无效,早就灰飞烟灭了。

四。一些慢性病用中医治疗最好,一些急症或者外快手术用西医最理想。一味打压中医或者一味打压西医,说白了都是为了市场占有率和利益,完全忽略病人的实际需要。我是很鄙视👎 的。

我的孩子在三岁的时候发烧,肺部有锣音,三个医院都要作为肺炎收治住院,我不甘心在同仁堂一个医生看后三包药就治好了,根本就不需要住院,如果用西医的方式,没有七天一个疗程下来,打大量的抗生素,是不可能让你出院的。

。。。。。。。。。。。

关于教育之目的

这是我们群里的一段对话,分享给大家:

冬瓜: 争论了好长时间,没有定论,是因为教育的目的没有搞清楚。目的搞清楚了,实现目的的教育手段,哪些好那些坏,就应该是不言自明的事了。我觉得教育的目的,就是让孩子适应将来的社会。

那么,将来的社会是什么样子呢?

那就是智能化时代的到来,大量的重复性劳动的消失,知识已经变的廉价,不重要了,知识是随处可得到的资源。上网查查,费不大功夫,啥都知道了。

最难得的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这就是项目式学习的根据。

教育要去大集体化、步调一致化,这是工业化的产物。教育需要重新回归原先的作坊式形式。

项目式学习,也符合人对世界的认识习惯。学生由此掌握的知识也更全面,牢固,而且比较整合,避免分科造成的知识割裂。

发现天赋、成就天赋,应该是教育的切入点。

“发现天赋”的教育观,与“爱好是可以培养”的教育观并不矛盾,两者应该是君臣相辅相成的关系。

“发现天赋”,作为突破口,让孩子获得自信,再向其他方面扩展;另一面也可作为自己的优势项目重点培养。

罗: 补充一下,教育的目的最好这么全面一点描述: 让孩子适应将来的社会,并且参与建设未来的世界。

冬瓜: 但,只依靠“发现天赋”,可能会孩子的发展不平衡。例如,长期随性、缺乏计划和坚持的韧性。这时候,就需要培养爱好了。不然,孩子发展不平衡,走不远的。

半导体: 解决问题的能力怎么获得?靠项目式学习?你瞎想的。

解决问题的能力是建立在对知识的掌握基础上的。

冬瓜: 项目式学习,也是掌握知识的一种方式,而且更符合人的认知特点。重在培养兴趣,孩子一旦感兴趣,就可以系统学习了。

很多资源,例如可汗,是不需要花钱的。

当然,孩子有了学习兴趣了,还需要培育孩子的人生目标,兴趣和人生目标的结合,学习才能持久的坚持下去。

罗: 半导体说的知识好像是包罗万象的,超出了很多人对于知识的认知范围。你可以解释一下你定义的知识和能力之间的区别吗?

半导体: 能力是知识消化吸收后的结果。

冬瓜: 我回答一下:前者是“知道”,后者是“做到”。

罗: 既然教育的目的是适应未来的社会,那么关键是能力,因为知道不一定能做到。知道需要加上其他佐料,比如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做到,所以还需要情商,需要关注政治,需要意志力,体能等等。

所以能力比知识重要。

我们说的知识也需要分类,有些可以通过技术轻松获得的知识就没那么重要,比如高频词之外的英语词汇量。笼统地说知识和科学容易让人误解,因为它们并不能代替能力和智慧。

冬瓜: 智慧,在汉语语境中,搞得比较玄乎。具体一点,智慧也是一种能力,而且大众化的能力,就不能叫智慧了。那是一种具体什么能力呢?

罗: 智慧应该是让自己和身边的人的人生活得更有效率的能力。这个身边的人对普通人来说就是家人,对领袖来说就是天下人。对效率的定义当然也可以千差万别,有些人的目标是幸福,有些人可能并不是。

。。。。。。。。

理发记

住在乡下有一个好处,就是生活费用低,剃个头十块钱,还给刮脸刮胡子。

想起前些年在旧金山剃头,曾经有一次被一个有钱的朋友推荐去他的理发师傅那剃,面皮薄,只好前去体验,那个鼻孔穿了一个环的美国中年剃头匠收费四十多刀,还不算小费,那可是几百块人民币!

我这个朋友一般都给百分之二十的小费,平时对我很大方,我不好意思不给面子,也硬着头皮给他的剃头匠一百刀,然后说找我三十五吧。那人睁大了眼睛看着我:Are u sure?!

他不敢相信一个中国人会这么大方!或者以为我会想要打折。我这才意识到,即使不给小费他说不定也能接受,毕竟我也认识他有些年头了。但话已出口也不能反悔,只好说 Yeah, I am.

其实我当时并不是不知道美国理发的平均价格,以前都是在普通老百姓去的地方,一般十几美金够了。这次是割肉给朋友面子,花钱讨教训。

刚到美国的时候,住在洛杉矶旁边一个比较贫民窟的地方,第一次去理发,师傅大概是个墨西哥移民,或者二代移民,人高马大,极度压迫感,看着他拿把剪刀冷峻地走到我面前,心里有点打哆嗦,因为当时是傍晚,外面一个顾客也没有,偶尔走过一个人,也是他们那个圈子里的墨西哥人。

后来我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出国前先摸摸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