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hat

欢迎点击下方的标题,和我们一起用英语来讨论。Click the title below, to discuss with us about the topic if interested.

在下面这句话中,有好几个单词都是只出现在网络上,正式书面语中不会出现。

Kinda don’t want to do this cause I am scared it’s gonna hurt.

意思是,

Kinda 有点 don’t want 不想 to do this 做这个 cause 因为 I am scared 我害怕 it’s gonna hurt 受到伤害。

Kinda = kind of 有点

Gonna = going to 会

Cause = because 因为

网络英语和网络汉语有很大的不一样,新冒出来的网络汉语比如

我晕、草泥马、我倒、屌丝

等等主要是在表述方式上的创新。

而英语里的网络词汇主要是为了方便快速打字,节省时间,哪怕只要少打一个单引号,就可以感觉挺爽,因为可以加快交流的速度,尤其是青少年。这就和中国青少年听书会加快语速一样。

Join our English writing class, and discuss about the following topics: (口语, 口语, )
你的英语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学英语,环境更重要,还是自身努力更重要?##与国际社会交往,口语水平更重要,还是写作能力更重要?##与国际社会交往,口语水平更重要,还是写作能力更重要?##

欢迎点击下方的标题,和我们一起用英语来讨论。Click the title below, to discuss with us about the topic if interested.

我一直认为,人性中那些与生俱来的动物属性是最强烈的,不可忽视也不可战胜,后天培养出来的道德观、文明社会属性则相对容易瓦解。昨天观看柴静的纪录片《陌生人 – 对话圣战分子》,似乎印证了我的这个结论:那些欧洲国家的前圣战组织狂热分子,很多都是欧洲社会的精英,知识层次很高,远远超出寻常欧洲百姓,接受采访时,也表现出了比较强的思辨能力,并不是书呆子,但是他们都曾经成为狂热的圣战组织成员。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说,教育会让一个人产生本质的改变,那他们这种情况就完全说不过去。欧洲向来是追求包容和多样性的文化,与圣战组织鼓吹的大同世界截然相反,为什么在欧洲和平世界长大的孩子,会轻易走向圣战组织的怀抱?只能用一个推论来解释:这些年轻人的内心深处,与生俱来的基因里就有对圣战组织理念的强烈归属感,也就是说,他们的这种暴力基因是娘胎里带来的。

你去观察国内那些玩手机上瘾的孩子,有两种比较明显:玩《和平精英》打枪游戏的很多,男孩为主,另外一类就是玩《王者荣耀》,魔法为主,没有那么暴力,男孩女孩都有玩,还有一些女孩玩的就是纯粹幻想浪漫型的,完全没有暴力因素,比如一个好像叫做《光遇》的游戏。这种选择背后的心态肯定不是家庭和学校教的,只能是天生的 – 有些人天生就是古代部落战士的后代,有些可能更强调策略和思考,还有一些则对暴力天生没有任何兴趣。

其实消灭敌人不一定是为了称王,可能大多数喜欢打枪强调暴力的人纯粹只是为了消灭不同的声音和意见,这样整个世界就统一和纯粹了,至于谁来当首领,这个不重要,至少自己并不想当这个首领。

文革中我们也看到了类似的武斗,很多少年很小就想加入各个帮派,然后不顾一切去消灭别的帮派,并不是为了自己能够出人头地,而是为了自己这个帮派能够占据统治地位,这样自己就有了安全感了 – 这就是动物属性。当首领并不安全,当一个强势首领的跟班比较安全。

也许我们每个人内心都仍然有这种原始部落或者猿猴时期带来的基因:为了自己这个部落能够占据优势地位,需要不择手段消灭其他部落的敌人,这样就可以分得多一点食物,给自己和家人多一点活下去的机会。

这个基因在强调团队合作的现代社会仍然很强大。即使大家冷静下来都知道,现代社会,合作比争地盘更理性,更合理,但一旦被人洗脑,就会让这些理性的声音被压制下去,让原始丛林世界的那些早就过时但从来没有消失的规则浮上水面,占据心灵的统治地位。

《陌生人 – 对话圣战组织》这部纪录片里记录了比利时的一家人,五个儿子都是恐怖分子,至少说明这一家人的基因中有明显的暴力成分;另外还有一家人,男主人听说父亲去了伊斯兰国,立马跑过去想将年轻的儿子带回来,结果发现自己原来也对那些血腥的东西很着迷,当然最后他自己并没有被招募,还是回来了,但好像并没有成功将儿子带回,年轻人死在了中东战场上。

在中东那些伊斯兰国席卷过的土地上,最残暴的人,很多都来自欧洲那些受过大学教育甚至是硕士和博士的外来援助者。说明在我们这个现代文明社会,不管是哪个国家,都有一少部分人,内心深处是狂热分子,为了自己的某种类似乌托邦社会的理念和纯粹的秩序,为了消灭异己分子和不同的声音,可以视人命如草芥,哪怕是自己的同胞,和亲人(比如文革中的六亲不认)。

这些人让我想起国内以前的读经班,两者很相似,都是为了父母老师自己所谓的理念,让很多孩子去接受暴力的洗脑,一个是以神圣的伊斯兰之名,一个是以中国古代圣人之名。既然对自己的亲生孩子都可以这样做,如果有机会,对那些不是自己亲生孩子的陌生人,这样的父母会采取怎样的行动,以便让他们老实站队,不再发出不同的声音?我想如果文革重来,这些读经班的父母和老师肯定不会甘于平庸,他们肯定会出手,要么暴力反抗,要么暴力对待身边发出不同声音的陌生人,比如我这样的从来不赞同让幼儿去读经和背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古代英语的老师。

这些人也让我很容易想起阿斯人群。阿斯和自闭症患者的共同点就是只看到事情的局部,只看到自己认为重要的那些规则和标准,其他的标准哪怕再重要再明显,也绝对不承认,这点和这些圣战分子很相似,甚至一样。

我们中国的家长中还有一群人叫做“鸡娃妈妈”,同样可以在她们身上看到这些性格特征,宁愿牺牲孩子的童年,牺牲孩子的健康,也要让她们去上各种补习班,做各种习题。如果抑郁了,休息一段时间继续推到学校去。在我这样的人看来,这样的妈妈很残忍,我想内心深处可能她们自己也知道自己有些疯魔了,但就是没有力气走出来。

这种心态和那些圣战份子,和那些文革时期的红卫兵何其相似。

那么多的抑郁症孩子,跳楼的跳河的,那么多害怕迈进学校校门,或者走出卧室们的学生,其实本质上都和社会中的这个鸡娃人群有直接关系 – 就是很明显教学方法与时间分配不合理,也要暴力坚持不容许反抗的家长和老师。

对那些年龄幼小的孩子,他们的恐惧还有另外一个成分:感觉鸡娃妈妈的教育不对劲,但又没有足够的逻辑推理能力去反驳。我之所以在最早开始接触中国教育时就强调辩论赛的重要性,潜意识里就是想给学生们一个工具,来反驳那些不合理的家庭和社会规则,而这几年我很关注心理学,潜意识里也是想找到另外一个工具,或者说武器,去化解那些对立面阵营里射出来的枪炮。

伊斯兰圣战分子有一个手势 – 朝上竖起食指,意思是“主只有一个”,不信他们的主的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幼儿,都不是人,都是通往荣耀之路的障碍,都可以牺牲,可以碾压。我想那些红卫兵的眼里,被批斗的人包括老教授和怀孕妇女,也都不是人。那些将孩子送进杨永信的学校或者那个豫章书院的家长眼里,他们的孩子是不是也不再是人?

这次美国夏令营,让我充分认识到了中国的成年阿斯这个人群可以带来的破坏力和压迫感,不仅仅是给其他人带来压迫感,也给自己的孩子和家人带来了痛苦,因为这次美国夏令营一个月时间里,可能有大半孩子的脸上是不容易看到笑脸的。如果他们的父母足够宽容,应该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之所以没有足够宽容,根据我的观察,是这些成年阿斯父母根本不承认自己的偏执和心理问题,所有的问题都是外界环境造成的,包括社会制度中的不公平。

如果说将来下一步我想做什么,也许就是这件事 – 帮助这些缺乏基本的心理学常识的中国成年阿斯认清自己。

澳洲🦘森林大火图片

Join our English writing class, and discuss about the following topics: ()

欢迎点击下方的标题,和我们一起用英语来讨论。Click the title below, to discuss with us about the topic if interested.

我们先来介绍一个远古时期的部落联盟,叫九黎。蚩尤我们都知道,他和北方的黄帝斗得很凶,这个蚩尤就是九黎之君,也就是首领。历史书上说,蚩尤和炎帝都被北方得黄帝打败了,但蚩尤与炎帝是什么关系却没有定论,有人说蚩尤其实就是炎帝,有人说蚩尤本是炎帝手下一个部落首领,后来不服炎帝的统治,打败了炎帝;还有人则说,蚩尤是炎帝的后人甚至可能是儿子,为了给父亲炎帝报仇,与黄帝大战,结果战死了。

不管如何,蚩尤的九黎部落联盟在中原地区的原始社会时期是非常重要的一支力量,甚至差一点就打败了炎帝和黄帝,将中华民族导向另外一个方向。现在看来,黄帝虽然勇猛比不上蚩尤,但更有头脑,善于使用工具,比如指南针等,所以最后的结果是蚩尤的脑袋被割下来了。

蚩尤和九黎部落都在北方,河北山东一带,和我们金井镇有什么关系呢?别急,这个九黎部落在被重创并且失去伟大首领蚩尤之后,演化成了一个新的比较松散的部落联盟,叫做三苗,并且从中原地区被驱逐出去,来到了南方蛮荒之地,和当地的原始人结合。这其中就包括长沙地区。

有人说苗族等少数民族就是三苗部落联盟的后裔,证据之一就是今天的湘西苗族仍然有相关祭祀活动,但也有学者认为毫无关系。不过长沙人金井人的先祖是蚩尤和三苗人是没有多少人怀疑的。

这个不那么强大的三苗部落在整个夏朝五百年时间里都无声无息,有人认为被大禹灭掉了,也有人认为他们在南方的山中延续了漫长的年代,一直支撑到西周晚期才被楚国彻底消灭。

史书中后来没有记载三苗,也许只是换了个名字,叫做荆蛮。

这个三苗部落有人认为可以叫做三苗方国,因为她后来有了都城,具备了早期国家的一些特征。都城在哪里呢?就在我们长沙,具体地点是宁乡县的黄材镇,这里有一个炭河里古城,就是三苗方国的首都。记得四羊方尊这件国宝吗?就是炭河里挖掘出来的商周青铜器。在那个远古时代,长沙宁乡黄材镇可能是整个长江以南最发达的一个小镇。

四羊方尊

有学者认为,在整个夏朝和商朝,还有西周几百年,我们金井的祖先的首都在宁乡的炭河里,他们都是三苗的子民。北边虽然有强大的中原人,但对于湖南这样的地方并不感兴趣,所以三苗部落联盟也好,三苗国也罢,反正默默无闻地以差不多原始人的状态支撑了几百上千年。

西周晚期是个什么年代?出了什么事?

还记得烽火戏诸侯的历史故事吗?说的就是西周晚期的昏君,在戏弄诸侯之后自然也就彻底丧失了对诸侯国的控制力,中国的中原地区进入了春秋时期,也就是诸侯国称霸的历史阶段。不仅仅诸侯不听周王的,就是那些南方山里面的小国,也开始起来扩展自己的版图,其中一个叫做虎方

虎方本来是一个以老虎为图腾的部落联盟,后来也发展成为早期的国家,都城应该在江西樟树镇的吴城。这个虎方就是商王朝一直头疼的南方山区野蛮部落中的一个,好不容易把它们打趴下了,过不了几十年一有机会就造反背叛。所以到了春秋早期,周王朝已经分裂成诸侯小国,虎方开始往北方扩展,同时往湖南这边打,占领了以前三苗国的大部分领土,包括我们金井。

虎方是在江西北边和安徽一带发展起来的一个中原地区势力以外的小国,等到金井就成为了虎方国的一部分,住在这里的三苗人这个时候就成了扬越人,是南方百越人的一个大分支,和越国没什么关系。

到这个时候我们终于对自己家乡的历史有了出土文物作为证据,现在湖南省博物馆里就有金井在1982年出土的文物 – 六个青铜古鼎,一些青铜碎片,还有一把只有20公分长的匕首或者叫短剑,距今有2800年,那个墓是越人墓,但也有后来的研究员认为是西周的。

也就是说,直到这个时候,对我们这些湖南人和广东广西人而言,我们的历史书说的其实一直是外国人的故事,因为直到楚国吞并金井之前,这里只是一个南蛮小国。既然虎方国的图腾是老虎,我们可以想象,那个时候,湖南江西安徽的山中都有华南虎,难怪中原人不想来。醴陵甚至还出土过装饰着大象的青铜器,意思是那时候直线距离不算太远的金井也可能有大象出没?

想象一下:我们的三千年前的老祖宗们曾经和大象与华南虎一起生活在山林里。。。

虎方国吞并了三苗国,但到了春秋时期也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就是有中原地区的技术和文明,同时对南方山区也不算太陌生的楚国。虎方的版图不断被压缩,江西和安徽的版图被占领后,重要的铜矿失去了,势力迅速衰微,只好将江西的都城迁到长沙的宁乡炭河里,这个曾经的三苗国的都城。

春秋后期,楚国还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完全占领南边,想了个办法,将他征服的罗子国驱赶到汨罗一带,作为楚国和虎方之间的屏障。到了战国时期,楚国的吴起变法之后,楚人开始大规模向虎方国所控制的湘江流域进攻,最终虎方国被楚国所灭。

这个时候我们的祖先都成了楚人,终于加入了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

人面纹青铜短剑

1981年12月,金井茶场垦荒种茶时,老乡们意外挖出了六个青铜古鼎,他们一直以为是几个香炉。1982年,湖南省博物馆派人来,就地清理了一处墓葬,这是一个土坑竖穴,出土了一件青铜人面纹短剑,长20厘米,棱脊突,长条形扁茎上有两圆孔穿过。

在北方中原地区打仗,古代用车的比较多,车上的战士一般都用长矛等武器,短剑不合适,它比较适合南方的肉搏战。金井出土的这把只有二十公分长,有些人叫做匕首,它并不是作战用的,如果是武器,土坑不应该只有一把,比如长矛等都是很多一起出土,这把短剑应该是用来祭祀用的,或者是征战所用的礼仪用器。

这个土坑里还出土了六件青铜鼎,也从侧面说明,短剑的用途不是用来作战。可是,如果墓主人只是个将军的墓,应该不会有这么多青铜鼎吧?我的猜测是,这么多祭祀用的重器是不是可以说明,当时金井是一个小部落中心,或者一个三苗国/或者虎方国的重镇呢?没有人去研究,这样的问题只有我们金井人才会有兴趣去想。

剑身近格处有一人面纹,人面倒三角脸、圆眼有双耳,长条形扁茎上有两个穿孔,博物馆的相关研究员认定是春秋早期的东西。

上面这把匕首上的人面很重要,它与百越系民族中一直盛行的祖先头颅崇拜的习俗有关。这把如今在湖南省博物馆里常年展出的匕首上的这个人,可能就是我们金井人的始祖,将近三千年前的一个金井部落首领。他可能死于一场惨烈的战斗,也可能是死于农业祭祀。
古代祭祀需要杀人作为牺牲,不是只有战俘和奴隶,也包括部落自己的首领,而且这些首领是自愿做牺牲的,为了部族的生死存亡,为了孩子老人不至于饿死,他们选择去死。后人则选择将他的光辉形象铸造在一把短剑上,永远留念,并希望这位祖宗给年轻一辈的战士们带来力量,保佑他们的安全。

另外一个解释是,那个阴刻在宝剑上的人面和原始社会打仗的猎头习俗有关,大概是用来吓对方战士的。

先秦时期,人们对世界的感知既有现实的部分,也有超现实的部分。“国之大事,在祭与戎。”因此,奴隶主贵族很重视祭祖,在青铜器上表现出这种热情。

南方出土的青铜短剑很多,但金井出土的这种短剑据说在长江以南是唯一的一把,不过在遥远的河南省也有出土。为什么即使在宁乡炭河里也没有看到?这是一个谜,解释之一是:这是当时越人学习中原地区的铸剑技术做出来的,解释之二:这是从中原地区流过来的,不是南方的越人铸造的。不管是哪种解释,金井镇在春秋早期或者西周时期的重要作用很明显,当时应该不是一个小山村。甚至,也许这几个青铜古鼎就是我们金井的老祖宗自己铸造的,要不然,在那个年代,搬运六个这么重的又没有实际作战用途的古鼎到一个遥远的小镇去,穿山越岭,危险重重,不仅要防备不认识的部落,还要防备山里的华南虎。

这把宝剑是个稀有物件,应该是身份贵重的人才具备资格佩戴,但它和六个青铜鼎都埋在一个连墓砖都没有的土坑里,不知道为什么。按道理,那个时候的人是会烧砖的,即使没有砖,好歹也要用石头砌一个墓穴吧?我采访过当年参与了茶场开荒的当地人,她说,挖到这几个香炉的时候,周边确实没有墓砖。那个地方在一个小山腰上,就是如今的三棵树茶园那一大片平整的茶地那里,不会被水淹,按道理 ,如果是木棺,3000年后也不一定腐烂得渣滓都没了。

石器、陶器与青铜器

湖南资兴旧市春秋墓出土铜鼎
湖南资兴旧市春秋墓出土铜鼎,与金井1982年出土的铜鼎为同一个时代,属于同一个文化。

据资料说,六个青铜鼎的风格与北方楚国不一样,也与中原不同,有很强的地方特色,表示春秋早期金井还是南越人的文化。

===

引用:湖南出土的几件春秋越式青铜鼎上,腹部主纹上下装饰阳突的“〈”组成的纹带,以长沙县金井乡干塘坳出土的1件青铜鼎的纹饰最为清楚,此纹样被当地学者名为曲折纹。(现在已经没有干塘坳这个地名了,40年前就已经被开垦成了茶园。)

===

我们都知道商朝时期,我们中华民族已经有了甲骨文,但是在长沙地区,直到商朝早期,我们的祖先,也就是三苗人,基本上还处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只有石器和陶器,没有青铜器。那个时候中原的文明基本上还在长江北岸,只有商朝才勉强在长江南岸建立了军事据点。

商朝中期以后,洞庭湖东岸,包括岳阳地区和金井,兴起了一支新的文化,叫做费加河文化,这是一支由湖北、江西来的外来势力与长沙本土土著相融合产生的文化,标志之一就是终于会制造简单的小型青铜器了。

商朝被周朝灭掉,王朝更迭之际,文化迁徙增加,一部分商朝居民和江汉平原上的地方势力被驱赶到了洞庭湖以南,费加河文化于是被新一代的更先进的炭河里文化取代,青铜制造技术非常成熟,造出了举世闻名的四羊方尊。这些北方来的人也带来了其他技术,使得这里社会分化加剧,第一次出现了都市,也有一些小镇。我们可以假设,金井作为一个小镇出现,就是在商朝被周朝灭掉这段时期,也就是2800年前。

而湖南省博物馆的那把宝剑上的人面纹,就是我们共同的老祖宗,一个为了子孙后代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的值得尊敬的英雄。

后来,楚国和中原势力往南发展,是先从岳阳然后平江来的,岳阳和汨罗在某一个时期被楚国控制,而宁乡则还是虎方国,金井位于这两者之间,受到中原文明的影响可能会比宁乡炭河里稍微早一些。

炭河里遗址
炭河里遗址

========

参考文献

这是喻立新的观点,供读者参考:长沙之地在先秦时期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夏代至西周晚期为三苗时期,三苗于商末周初进入文明社会,炭河里古城址是三苗方国的都邑所在地。宁乡黄材是三苗商末西周时期的政治中心。

第二阶段,从西周晚期至公元前491年为虎方时期,宁乡黄材一带是虎方方国春秋中晚期的都邑所在地。

第三阶段,从公元前491年至前223年为楚国时期。此一阶段分前后两期,从公元前491年至“吴起相悼王”之时(即约公元前388年至382年期间)为楚国前期,长沙之地属楚黔中郡;从“吴起相悼王”之时至前223年为楚国后期,长沙之地隶属楚洞庭,宁乡黄材是楚洞庭郡治。

Join our English writing class, and discuss about the following topics: ()

欢迎点击下方的标题,和我们一起用英语来讨论。Click the title below, to discuss with us about the topic if interested.

剧名: 《一个石头的故事

戏剧形式: 根据学生的年龄和数量,我们决定将戏剧形式确定为

皮影+手影

剧场: 碧桂园7栋101号一楼大厅

舞台靠近厨房一侧,皮影戏台搭建在前门与大厅电视机之间。

冬令营海报传单设计

主标题:双语戏剧营

副标题:家门口的冬令营

收费:5800元/期(走读),6800元(外地);

招生对象:

幼儿班:3-6岁;中班:7-10岁;大班:11岁以上

主要活动:戏剧制作和排演、儿童观察与少年心理疏导、双语一对一谈心、每日主题讨论、骑行、徒步、辩论赛;

营长负责制:每一期冬令营,大多数活动都由学生来组织管理,大人尽可能在旁边观察,不伸手。幼儿会强调动手自理能力;中班强调思想的独立能力;大班强调团队合作与管理能力。

英语教学:康康老师47岁,男,来自法国;罗军老师48岁,长沙人,美国海龟。

开营时间:

  • 第一期:1月9日-17日 (九天八晚) ,地点:宁乡碧桂园+长沙山水营地;
  • 第二期:1月18日-26日 (九天八晚),地点:宁乡碧桂园+长沙山水营地 ;
  • 第三期:2月6日-10日(五天四晚),地点:长沙县金井镇山水营地;

本次冬令营组织单位:厚智学堂 + 山水营地(两个公众号二维码)

山水营地公众号二维码

咨询微信:(三个人的二维码)

背景图:暖色+话剧+大自然+雪花+人工智能+恐龙

Join our English writing class, and discuss about the following topics: ()

欢迎点击下方的标题,和我们一起用英语来讨论。Click the title below, to discuss with us about the topic if interested.

我们对待国学的态度
********************
目前不考虑安排学习经典的课程,更不会让孩子去背经。我们想让孩子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未来,去发现身边的世界,去创造,也就是说多关注当下和未来,而不是过去。

国学经典当中当然有很多是精华,至今都适用的,但也有很多是过时的,有不少我们不认可的思想和思维模式,比如说,中国传统文化对于孩子的创造力和独立思想重视不够,。。。山水学堂强调个性、创新、特色,认为孩子形成自己的思想,保持孩子的灵性很重要。

对国学身怀敬意的家长,可以在晚上和周末安排孩子上网课,比如在喜马拉雅上听书。

Join our English writing class, and discuss about the following topic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