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核心能力,以及提升自控能力的十个方法

所谓自控能力,就是控制自己不做错事、理性行为的能力。这是一种最底层的能力,非常关键,很多人生过程中的麻烦问题都和这种能力有关,比如喝酒、抽烟、吸毒、强迫症、贪吃、急躁、杀心、拖拉、好动、自私、软弱、冲动。。。基本上都是直接或者间接地由这种能力的欠缺引发。

山水学堂如果能够在九月份开学的话,估计会是阿斯和多动症孩子居多,这个人群的主要弱点其实主要就是自控能力相对弱引起的,包括好动、急躁、对不接受的观点不喜欢的人没有耐心等等。

既然自控能力是如此重要的一种底层核心能力,那么怎样才能提升它呢?

在本文中,自控 = 自律 … 差不多= 意志力。

首先,承认自控能力的影响超出大多数人的想象

不管是在教育上,还是生活上,我认为大多数人都没有将问题的根源找对,比如说,我们会认为好动的孩子调皮,是个态度问题,故意捣乱,而不知道这是一种叫做多动症的障碍;我们会将孩子的粗心也看成是态度问题,其实这也是一个自控能力的问题,因为没有哪个孩子不想考好,他是想做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做不到。

还有很多类似的和教育无关的生活问题,以前的人们不了解心理学,所以简单地大多数不理解的归结为说得通的家庭教育和个人品质出了错,其实不对,比如说,酒鬼对于喝酒的危害性其实比旁人懂得更多,他们不是不想戒,不是不努力戒,但就是戒不掉。

吸毒的人也是,他们不是不想戒掉,而是戒不掉;玩游戏上瘾的孩子不是故意不学好,而是无法拒绝游戏的诱惑;这是一个能力问题,不是态度问题。

有些人很用心念书,但成绩就是上不去,归根结底是一个道理。这些不是道德和态度问题,而是能力问题。甚至杀戮、偷盗、好色这些普遍被认为属于道德品质范畴的问题,其实多多少少是自控能力弱引起的。在原始社会,经常需要打仗,所以好战的基因会得到遗传,在现代社会,仍然存在。同样,在原始社会,偷盗也是一种生存方式,所以这种基因也传了下来,现代社会里,有些有钱人也会忍不住去偷,然后又告诉被偷的人。北京的马未都老师就说他有这么一个朋友。

好色同样是一种基因,不好色的人并不是更有道德感,只是这些人本身很幸运地没那么好色,身体里的荷尔蒙没那么旺盛,也许一生中只会碰上几个让他动心的人,自然也很容易控制自己的欲望。

不抽烟的人也不是更注重健康,ta只是没有太大的烟瘾而已,不需要付出太多自控能力和意志力去对抗它。我认识这么一个朋友,做烟酒批发生意的,身边几乎所有人都抽烟,他自己有抽不完的烟,也经常会在嘴里叼一根,但他就是不上瘾。

杀心重的人和活菩萨往往不是因为他们的道德感相差多远,而是杀心重的人基因里面就有那种原始的嗜血冲动,而活菩萨可能完全没有。

当然另一方面,每个人的意志力水平的确是不一样,因为意志力和自控能力是可以训练提升的,从小吃苦长大的孩子几乎每天都在经受意志力训练,所以长大之后自控能力会强。随着我们长大成人,意志力和自我控制能力都会变强,中年以后往老年走,一些能力又会变弱,说明这些能力是需要能量来提升的。

那些顶尖间谍、海军陆战队战士、电影里的英雄人物等之所以强,主要是他们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高强度的训练,提升自己的自控力,控制对死亡对恶人的恐惧,这些人的这种品质有时候会超过他们身上的功夫。

知道了这些,我们看待很多事情会平静很多。

第二,认识到人身上的动物属性很强大

自控能力的孩子长大以后都在各个领域取得成功,而缺乏自控能力的孩子不仅在学校不受欢迎,而且长大以后一般都碌碌无为,或者成为罪犯。这种焦虑使得很多家长会丧失理智。

人首先是动物,都有好吃懒做的天性:怕危险、怕输、自私、贪吃等,而忍让、理性、逻辑推理能力是后天培养的,靠后天训练出来的能力去战胜娘胎里带来的动物属性是需要时间的。刚出生的孩子就和小野兽差不多,身上的社会属性、人性只会慢慢增加,有些人活了一辈子还是以动物属性为主,因为ta的后天环境里只有 “动物成群”,没什么机会训练自己的社会属性、理性能力,比如说集体责任感等。那些从小就没机会念书总是饿肚子的孩子,长大以后很可能更像一只动物,凭本能行事。

徐州丰县就有这样的地方,而且动物成群。

从小就有人告诉我们,人一辈子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为什么?因为人性的弱点往往就是动物属性的一部分,根深蒂固,刻入了自己古老的生存本能里,或者由于童年时受到的伤害,刻入了自己的潜意识里,对这样的人性弱点,想要通过意志力去克服,是很困难的。

海军陆战队员和间谍训练必须要使用一些很极端的高强度的方法,才能让那些战士和间谍的自控能力、忍耐力、意志力有明显的提升。很多不同领域的职业高手,也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包括忍受孤独和误解,数十年如一日坚持,才能达到一个相当的高度。

第三,给生活做减法

自我管控需要耗费精力,所以需要减少生活中那些不太要紧的内容,避免他们耗费精力。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

如何做呢?每天花一点时间,想一想生活中哪些东西可以减去。准备一个本子,将这些可以减掉的东西都列出来,每次减掉一个就删除一条。比如缺点,比如旧衣服,比如没用的家具,比如新项目。

第四,写一个关于瘾君子或者有其他坏毛病角色的悲惨故事

除了吸毒者,还有懒鬼、酒鬼、烟鬼、赌鬼、色鬼等等,这些人不仅害了他们自己,也连累了他们各自的家庭。一般来说,他们并不是不知道所作为让人讨厌,也不是说他们没有尝试过戒掉那些不良嗜好,是他们缺乏控制自己欲望的足够强大的能力。

如何避免自己长大以后成为这样的瘾君子呢?

方法之一就是写一个故事,一个虚构的瘾君子的悲惨人生故事,越惨越好,只要不脱离现实就行,有足够的的细节。

通过这样的写作,我相信大家会形成非常深刻的印象,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提醒自己不要靠近和成为瘾君子。

写作一个故事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所以故事里的悲惨人生会形成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相对而言会有足够的力量去对抗对一些不良喜好的上瘾。

第五,养成每天在日记中自省的习惯

所谓自省,主要是问:今天我做错了什么?

如果可以将这种自省公开,让其他人看到,会避免自己给自己找借口,只写那些无关痛痒的事情。自己主动找自己的麻烦,比起让别人来找自己的麻烦要轻松得多。

把这个问题贴在自己的床前更好,每天提醒自己去思考自己犯过的错误,一旦形成了习惯,以后会少受很多磨难,少走很多弯路,人越来越轻松。

如果你在自己学校宿舍床头贴上这样一句话,说不定最后整个寝室都学你,每个人都贴一张类似这样的自省发问在各自床头,睡觉前大伙儿将这个当做一个集体活动,最后整个寝室会变得友好而团结!

改掉身上的毛病是需要付出不少代价和成本的,所以要优先改掉那些严重拖累自己的,通过自省和努力可以克服的性格缺陷和毛病。比如说:

  • 天生懒散,做事拖沓
  • 喜欢占小便宜
  • 不爱卫生
  • 言语行为粗鄙
  • 三心二意、缺乏恒心
  • 等等等等,
  • 谁都可以列出很多。虽然上面这些毛病还不足以将你变成一个让人憎恶的坏人,但却可以让你的一生中缺少朋友,即使有,朋友中可能没几个真心的。

每日自省有用吗?能够改变自己身上的毛病吗?有用。睡觉前回忆一遍自己当天犯的错误,会给自己一种持之以恒的心理暗示,在睡眠过程中也许这种暗示会让自己的大脑做出一些微小而重要的改变,以后改正自己的毛病就不那么辛苦和低效。

比如说,很多人犯错误是无意识的,有些人言语粗鄙但是自己并不觉得,反而觉得这是一种豪爽的表现,只要每天睡觉前承认自己当天对谁谁谁说话太粗鄙,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再和这个人打交道肯定就会不由自主地使用更为文明的语言,而这个转变过程并不痛苦。

第六,确定自己身上哪些性格缺陷是不太可能消除的,列出来

我们都是原始部落成员的后代,不管你相不相信,有些人是天生的领袖或者暴君,为了坐上王座可以杀人如麻,而有些人注定一辈子守在一块土地上种田,交租纳税、逆来顺受。每个人天生的差异在各自的人生道路上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有科学家已经证明了基因对一个人的影响超过了70%,但大多数人还是坚持认为后天环境才是决定因素。

可以肯定,人的性格缺陷主要是和基因有关,和后天环境的关系没有我们想象的大。比如说,天性喜欢赌博的人很可能有个喜欢赌博的父亲或者母亲,即使这个人从小被寄养在一个从来不赌博的家庭。

国内外有很多这样的研究报道。

对待一些天生的性格缺陷,每日自省的效果是有限的,但是在我们的医学家找到基因手术这样的终极解决方案之前,这是最重要的解决方法。

第七,把人生当做一场长跑,画下来

每个人都不得不与亿万同时代人赛跑。

能力强的不一定会赢,因为他可能被身边的环境拖住,可能跟着身边人瞎跑,或者错过了一条近路。有些能力强的人身上负担太重,也同样会跑得很艰难。

所以即使我们身上有无法克服的缺陷,也还是有可能赢下这场比赛,因为我们可以通过轻装上阵,通过不断校正自己的人生方向,而跑到队伍前头去,这样你的视野更宽阔,没有那么多人推推搡搡,你可以跑得更快更轻松,可以欣赏到各种美丽的风景。

当然有很多人不赞成要将人生当成一场长跑,就想平安一点,不需要出人头地或者看到人世间最美的风景,这是各人的选择,对于阿斯或者多动症抽动症孩子,冲出重围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为什么要画下来呢?因为这样可以将抽象的人生变得具象,而简单。对于过日子,大多数人都是糊里糊涂往前走,如果画下来,把人生画成一条赛道,也许会变得清醒一些。一旦清醒,就会情绪平和一些。

第八,在纸上写下人生的终极目标,然后贴在自己的卧室里

想跑赢人生,必须知道最终目标在哪里。

每个人对此有各自不同的答案,而且可能都合理,而我认为,大多数人的终极目标是幸福

在英语里,幸福和快乐是同一个单词,happy/happiness,但是在汉语里,幸福比快乐的涵盖要广。幸福的人不仅快乐,而且满足。我们每一个人最终都会老去,在生命的最终时刻,大部分人都会带着遗憾死去,只有极少部分人带着笑容离开,这些人是满足的,也就是获得了他们追求的幸福。

我们有了这个时刻在心里的最终目标的时候,很多事情可能就会不放在眼里,不放在心上了,也就是说,相应地提高了自控能力。

第九,去网上测试一下,弄清楚自己的九型或者十六型人格类型是什么

人格其实就是人的本性,天性。人的本性是最难控制的,它以基因的方式固化在每个人的大脑中,相对而言外部的社会道德规范大多数不违背人的本性所以并不难遵守。

搞清楚自己的人格类型就相当于了解了自己的哪些弱点是属于天性,哪些优点属于天赋,知道自己在哪些方面容易上火,比较固执,在哪些方面容易上当,容易急躁。以后当别人冒犯自己时,不会轻易受制于人。

第十,自己制造一个陪练对象

如果能够在身边的人里找到这么一个人能够给你当陪练对象的话,那最好了,如果找不到,那就自己虚拟一个陪练对象也好。

这个陪练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就是一个一天到晚输出垃圾情绪的人。比如一天到晚责备这个批评那个的人,从来不道歉的人、热衷于讨论八卦新闻的人、缺乏自信的人等等。

让这个人专门给你制造麻烦,说各种难听的话,然后去尽可能理性而平和地应对。既然是游戏,别人说的话再难听你一般不会很难受,所以这个练习可以继续下去,但是可以学会如何开解别人倾倒在你身上的垃圾情绪,坦然应对。以后再碰到真的垃圾情绪时,会容易一点。

每天翻译一句话 – 儿童英语学习方法(14)

很多人都在说学英语要用英语去思考,跳过中文翻译成英文这个步骤,我一直对这种说法抱怀疑态度​。如果英语是我们的母语,这个当然没问题,但对于一个并不生活在英语环境中的中国孩子,你让他跳过母语去用吃力的英语思考,起码会非常难受和不自然。

我觉得,还是只能老老实实地先用母语中文思考,然后在头脑中转换成英语,再说出来给外国人听,这个翻译的步骤是跳不过去的。

的确,我们会看到一些经常听英语的孩子能够做到英语脱口而出,这是因为他们说的都是经常听的熟悉的句子,如果碰到一种特殊情况,学过的英语中没有哪句话能够表达自己想说的,那这些孩子是不可能脱口而出的,他肯定会僵住。

那种所谓的英语脱口而出其实是个假象​。​动画片里或者绘本里的英语和现实生活是有很大的距离的,如果你不是每天都在听说生活英语,期待靠多听动画片就能够让口语上来,不现实。

我坚持老套一点的学习方法,每天做一点翻译,积累词汇量,训练这种语言转换过程,每天做不会那么累。熟练了,英语就能脱口而出了。

翻译什么呢?就随便问一个关于世界和生活或者教育的问题,然后自己翻译出来。

[山水云端夏令营计划] 1:师生家长一起来,在YOUTUBE上开一个英语频道 “中国百姓故事会”

既然很多厌学孩子已经是在家教育,不愿意出门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上学,那么我们山水营地就开始筹划一个山水云端夏令营计划,第一个项目是 – 一起在国外媒体游官上开一个英语频道。游官类似于英语世界里的B站+抖音。

​这个项目我们思考了很久了,以前因为很多孩子都没空,现在是暑假,我们想尝试着重新组织一下。这个频道的内容主要是介绍中国底层百姓的人生故事,以采访老人为主,将中文故事翻译成英文,然后补充相关历史资料、图片和视频,做成类似纪录片的形式。每一期采访一个人。

先从身边的祖父母、外公外婆或者邻居开始,不断修改和翻译自己的稿件,学会摄影和录像,学会自己制作段视频,这些对孩子来说就和自己拍电影一样​有趣。

招生对象:

  • 所有在家教育的,已经从体制内学校退出来的学生,
  • 如果已经年满18岁,由于各种原因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也欢迎加入。
  • 想学英语的成年人;
  • 暑假期间呆在家里的体制内学生;
自然之眼
自然之眼

志愿者

如果您的中文写作能力或者英文不错,欢迎来当志愿者。主要工作是线下指导同学们的创作。每个中文不错的志愿者可以带一个孩子免费​参加。英文不错的志愿者可以带两个孩子免费参加。申请志愿者,请咨询微信:amasia。

指导老师

目前是罗老师 + 美国的海特老师双人组,随着学生人数增多,我们会增加老师的人数,包括外教。

每天活动时间

每天晚上七点到八点,集中上线讨论和编辑一个小时。

收费

每周200元。缴费方式:微信群收费。每周六晚上之前提前缴费完毕。一次缴两周费用九五折,三周九折,六周八五折,十周八折,三十周七折。转发集赞50个优惠100元。新生两个一起报名九五折,三个九折,六个八五折。。。类推。

自然之眼
自然之眼

上课形式

腾讯会议+微信群会议+ClassIn应用+钉钉。课堂上主要是对大家提交的各种素材和思路进行点评,补充,完善,对大家的中文英文进行修改,教大家如何构思,调整分工等。同时也会对大家的情绪进行疏导,对视频的内涵深度进行讲解。

默认是小组合作的形式,一个小组不超过五个人,包括一个家长志愿者,在课下合作,小组内部在课下可以自己制作自己完善,但是线下的小组活动指导老师不参与。每个小组负责一个视频的一部分工作,最后组合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视频。默认不超过20分钟。

做Youtube节目有几个好处:

  1. 除了给同学们练习英语的机会外,也可以增加一个渠道与世界互动。
  2. 中国农村小镇很多,山水营地想为这些乡镇发出自己的声音,让国际社会了解中国不只是有上海北京香港。在城乡差别巨大的国家,小镇真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如果你也是小镇出来的,欢迎给我们提供素材,我们帮你翻译,并对外广播,不收钱,但是故事要精彩,长农民志气,不能低俗。
  3. 每期节目安排一个环节,教老外学习两句中文,这样节目内容就会丰富一些,也推广了我们的母语。
  4. 每次采访一个中国人,老人为主,肯定很多人愿意接受采访,将自己的形象和故事传播到国外去。如果你家有八十以上的老人,口齿基本清晰,那是最好的素材。

准备工作

手机+手机架+纸笔,家里如果有专业录音设备、补光灯等就更好了。

报名

请咨询微信号 amasia。从7月3号开始接受报名,满5个学生开始开课,夏令营期间不影响,可以与我们的线下营地活动合在一起。

收入

在youtube上可以赚取广告费的,所以利润可以分享(刚开始打基础阶段没有)。这些英文广播节目我们也会在自己的网站和国内视频网站播出,同样有收入。虽然赚钱不是主要目的,但是让学生们学会赚钱,具备财富观念,体验当自媒体从业人员的生活,也是很好的学习。除了YOUTUBE,我们也会分享到facebook等国外大平台。

所有收入的一半拿来分配给所有参与者,包括志愿者,一个季度分配一次。另外一半归山水云端夏令营作为管理费。

金井脱甲西山杨中平将军回忆上海抗战

作者:杨中平,摘自《金井漫话》

    1936年7月,我从欧洲经英、美、日本回国,即到财政部税警总团参谋处任科长。税警总团原属于财政部,一切人员装备完全按陆军编制。当时总团长为黄杰,下设六个团,武器比较精良,并聘请德国军事顾问一人。步枪,轻重机枪、小炮大炮都来自德国、捷克和瑞士。

    1937年7月7日,日军发动芦沟桥事变,在这民族危亡之际,国共两党联合抗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命令税警总团改编为第八军,辖两个旅,第一旅旅长何绍同,下辖原税警第一、二、三团,第二旅旅长孙立人,下辖第四、五、六团。黄杰被任为第八军军长。

    1937年8月中旬,第八军奉令开赴上海参加抗战,布防在蕴藻滨。当时阴雨连绵,泥泞路滑,为避免空袭,一切行动都在夜间。在黑夜里,高一脚,低一脚,一不小心就会跌倒。

在上海抗战期间,制空权在日军手中,日军飞机低飞扫射投弹。同时,日军用气球高悬空中观察,对我军阵地一目了然。

日军向蕴藻滨发动进攻。我是参谋处的科长,每天要到前线了解情况,要通过阵地,为了避免暴露目标,只得迂回曲折前进。

有一次,我走过一座四柱三嵌的石墓,看见敌机飞来,就急忙躲在石墓的左边。它似乎发现了目标,投了一颗小型炸弹,我虽然满身泥沙,但没有被炸伤。我看到敌机向前进,急忙转到石墓右边,它又投了一颗炸弹,我侥幸没有受伤。日机远离,我又继续前进。

    我军英勇奋战,伤亡惨重。后来,日军在第二旅第二团(原税警总团第五团)防线突破阵地。旅长孙立人问邱团长说:“你的阵地被突破,你怎么办?”邱团长只好带着特务连冲上去,邱团长就此牺牲了。

孙立人胸部右琐骨也被弹片打断了,手抬不起来,宋子文请美国外科医生为他医治。后来,在汉口旅馆里,我去看他,他的手已可抬起一半。

    从上海抗战下来,第八军原税警总团的两个旅伤亡过半,缩编为第四十师。后来又加上两个贵州师,仍为第八军,开赴河南开封,兰封防守。

    在上海抗战时,六个团的高射机关枪连的法国制造的哈只开斯高射机关枪运动困难,都留在苏州、无锡铁路线上担任防空任务,我被任命为第八军高射机关枪营营长,后又沿津浦铁路转陇海铁路担任防空任务,开赴开封、兰封担任防空。曾打下日军飞机一架。

   作者简介:杨中平先生现年92岁,家住脱甲西山,现(1996年前后)为云南参事室副主任。湖南大学交通系毕业后, 黄埔军校第6期交通科毕业, 曾赴瑞士和奥地利陆军学校、德国步兵坦克学校留学 ,回国后参加抗日战争,是昆明起义将领,国民党少将军衔,号启震,生于1907年。 云南和平解放后,投诚的杨将军一直居住在云南。

美国见闻(6)曼哈顿的公交车

对于绝大多数美国人来说,坐公交车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因为他们地多人少,城市因此散得很开,公交车没多少人坐,开车方便。我记得最早上班的那家公司里,办公室主任是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加州妇女,孩子妈妈,她说自己从来没有坐过公交车。

当时我是在洛杉矶附近的一个中等城市Santa Ana工作。这个中年妇女代表了很多洛杉矶人和加州人,一般是从来不坐公交车,他们去哪里都是开车。这个城市很大,又很散,所以也没有地铁。在美国的中部地区,人口密度比加州洛杉矶更低,那就更不会去坐公交车了。

由于地形的限制,旧金山密度比洛杉矶大,公交车和地铁都方便一些,但公交车上一般都是老人,几乎全部是有色人种比如拉丁裔的,也就是我们很多人所说的棕色人种。经常要等很久才能等到车,所以只适合那些有时间等车的老人,或者家庭妇女之类的人。

曼哈顿是美国城市中的另类,因为这个岛很狭小,人口非常密集,公共设施因此发达,整个城市因为高效的公共设施和人口规模而成为了一座不夜城,和亚洲的某个城市一样。

不少美国成年人一辈子都没有上过公共汽车,他们也没有坐过地铁,很少或者没坐过火车,这些人一出门就是开车,很少走路,所以都肥胖,到处看到坐轮椅的残疾人或者老人。所以,地广人稀其实不一定全是好事,日本、香港和东方很多国家都是拥挤得不行,但并不妨碍经济发展。土地的多少不是经济发展水平的决定力量。

土地的利用效率才是。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刚才在金井的乡间公路上,我注意到有一辆新开通不久的公交车来来去去基本上都是空的,没一个人坐,这可都是我们纳税人的钱在白白浪费。如果是在美国,民众绝对会不会允许他们的税被如此浪费。这条线路其实潜在乘客很多,但为什么他们都不坐巴士呢?因为要等太久。总共只有一台车,一个司机,往往要等四五十分钟才能坐上车,回来时又要在路边死命等。

在美国,公交车并不多,也要等很久才来,他们怎么做的呢?

这些公交车都非常准时,每个公交站台上,车牌都写着,几点几分,几路公交车会准时出现在这里上下客,所以你不用浪费时间提前来。
我在美国坐车,经常会注意到乘客都上车了,车子还不走。后来才知道,司机必须准时走,不能提前,因为有些乘客是踩中时间点来的。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方法中国公交公司就不去学习呢?因为中国的公交车都是国营的,是不是亏本交通局也懒得去管,有公交车跑来跑去面子上好看。

一个成熟社会的优势就体现在效率上,资源浪费很少,中国这些年发展速度快主要是劳动者和民营企业的效率高,并且牺牲很多。

社会如此,家庭也是如此,一言堂的家长,或者大丈夫主义,或者妻管严,都不是健康的家庭关系。有些规则必须大家一起定好,然后就不再更改,不为此争吵。比如说给孩子什么样的自由权,玩手机的时间,大家一起来定,投票机制,孩子也有一票。一旦确定,就贴在墙上,作为法律,夫妻双方不再为此争吵。

也可以引入一个独立董事,比如懂教育的朋友亲戚,她也有一票。

主要麻烦还是那些无视规则的成年人,这个社会的很多问题都是那些人造成的,尤其是当他们处于权力一方,手中握有资源的时候。

《地球陨落》观感与商业写作

从2022年开始尝试写小说,最近无意中在油管上听了一部叫做《人生海海》的小说,由于自己和小说里的两个角色感同身受,被感动得不行,然后开始尝试从商业写作的角度去看这部小说。

这两天看了一部科幻电影《地球陨落》,水平一般,但可以教我学习写一个中规中矩的商业故事。很多学生有是注定比较适合单打独斗搞创作的,因为不适合在人群里工作,那么学会商业写作的基本技巧对他们也很重要。

第一,几乎所有的好莱坞大片或者香港片开始都是一个大危机同时是一个大谜团的出现,主角需要去解决这个大危机,但他的阻力不仅仅来自对方反派,还有自己家里的麻烦,比如离婚了的老婆,不认自己的同时又老闯祸的儿女,除了这两重阻力,还可能要面临来自组织内部的叛徒、间谍,或者死脑筋的不相信自己的上司,这是第三重阻力,可能还有第四重阻力,就是来自周边人对主角的蔑视,因为混得不好,或者因为以前犯了一个错误,第五重阻力可能不会被直接揭示出来,那就是主角的个性缺陷,包括急躁,包括不通人情等等。

第二,往往这些危机都会有一个很清晰的时间期限,如果主角不能在规定时间内解决这个危机,那就会发生大灾难。比如《月球陨落》,大危机就是月球开始朝地球撞过来,期限就是几天之内,这个期限往往会由于某种原因月缩越短。

第三,商业片经常会有一个很大的背景,涉及到很多个国家,比如零零七电影这种。《月球陨落》里倒是没有国际合作。《阿凡达》《星球大战》这种科幻片则是以银河系为背景的。

第四,《阿甘正传》这种电影是文艺片,他有一个有趣的时间跨度,大部分小说都会有,比如《活着》。这种写作技巧也是要掌握的。

第五,在主角去解决危机的过程中经常会碰到一些群众演员,有些会搞笑,有些会很烦人。。。

第六,国内那些网络小说往往是谜团类型的,而不是危机类型的,不知道为什么。

《人生海海》里的父亲,一个被人忽视的悲剧角色,也可能是作家的一个大伏笔

好久没有被一部小说感动了,我现在是第三次在听喜马拉雅FM上的多人剧《人生海海》,当然是一边做事一边听,第一遍是花了整个晚上通宵听,第二遍是一边睡觉一边断断续续听。

这部长篇小说是作家麦家的新作品。前段时间听严歌苓的小说听了不少,主要是一种新奇感,很多年以前听《白鹿原》《平凡的世界》给我的更多是震撼,而麦家的《人生海海》给我的是感同身受,一种悲伤得只想上床去休息的想哭的感觉。一个香港作家在读完《人生海海》之后说麦家是一个心理上受过伤的男人,也许这才是这部小说会如此打动我的主要原因,不管是严歌苓还是陈忠实,或者其他很多知名作家,他们的作品都从来没有给过我这种 “作家是个受过创伤的男人” 的感觉。

另外,严歌苓作为女作家,她手下的小说主人公基本上都是女性,很难感同身受,《白鹿原》写的是北方农村的故事,同时里面也没有一个上校这样的近乎完美的并不太现实的悲剧角色,所以很难说被哪个角色感动。大多数中国作家笔下的主人公都比较贴近现实,是不完美的。

而《人生海海》的主人公上校几乎是个完美的人,他是个男性,和我一样生活在南方农村,敢爱敢恨,人很聪明,善良,正直,但最终还是被时代毁灭,晚年成为了一个失忆的完全不记得自己是谁的儿童,他的孤独、悲凉和不幸让我感同身受。连着听了三遍原因在此。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上校这个角色,他是个从最底层从战火中跳出来的英雄,善良的菩萨,哪个时代不需要这样的英雄呢?何况他后来又被毁成那样,晚年只有小男孩的心智,这就让读者都不由自主想去保护他。

也许只有麦家这样本身内心有伤口的作家才会这样去写一个人物。

大多数人都容易被悲剧感动,当一个令人喜欢的几乎完美但又真实的英雄,最后人还没老去就被残忍地毁灭了的时候,很多人可能内心都在抽动。另外,这是一个跨越了半个多世纪的故事,基本上都是围绕着这一个人在写,也是在给这个悲剧添砖加瓦。卖家的写法很商业化,包括悲剧的设定,包括那些延续了很多年的秘密等,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很有启发。

但我觉得麦家对主人公上校的最好的朋友 – 我的父亲 – 这个角色的描写是隐晦的,是故意含糊不清的。在小说里,父亲是一个孤独的人,一生中似乎只有从小一起长大的上校这么一个朋友,同时,村里人一直在说他和上校其实是一对鸳鸯,这个谜团一直到小说结束也没有完全解开,当然上校肯定是straight,但父亲则很像一辈子都是在对上校单相思,他一辈子都被人防备,被人误解。上校一辈子都活在明处,坦坦荡荡做人,他则一辈子都在躲藏,连自己的父亲都暗地里说他是雌老虎,很可怜,是小说中另一个悲剧人物。

小说里的爷爷很害怕村里人说自己儿子有那个脏病,让家族蒙羞,这几乎是一个比上校肚皮上的秘密更大更沉的巨石,一直压在小说中主要角色的心上,尤其是爷爷和父亲。我想爷爷估计其实一直是知道自己儿子的真实性取向的,所以才会如此丧魂落魄,甚至会不惜把上校的藏身之所告诉了公安,然后被村里人惩罚,搞得一家子家破人亡。毕竟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可能是由于主流读者对这种禁忌之恋的接受水平有限,又或者是出于其他顾虑,作者麦家没有把这个迷解开。

麦家说他本来的计划是写一个三部曲,那就是说可能还会写两部续作,也许这个谜团会一直延续到第二部甚至是第三部才解开。

黑山羊和动物权利

今天(2016年)是十月八号,明天九号是我选定的办过屋酒的日子。我是在思哥家和亲戚们一起纪念大姑妈阴生的时候,决定办一个只邀请主要亲戚们的过屋酒的。

为了让亲戚们吃点新鲜东西,我从刚哥那买了只黑山羊,31斤,嫂子说算30斤好了,价钱是25块钱一斤,总共750元。昨天下午用电动车拉回家吃了点红薯藤,今天上午吃了一上午的草。这只一岁多的公羊大概以为只是搬了个家,没想到下午就被我送到菜市场宰杀了。

看到屠夫将它丢在装满水的大桶里淹死,很难过,也有些 后悔,虽说它生来就注定是人类的食物,但毕竟也是一条有感情的动物。

我看过金井镇的一家养猪场内部,那里的猪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连转头都不能,底下也没有木板之类的东西让它们可以站起来,只好一辈子都趴在那里,如果有蚊子或者吸血牛蝇叮它,就只能忍着,对于一些性子急的猪,估计会疯掉。

人类对于动物实在是太残忍了。这些哺乳动物都是有感情的高级动物,为什么我们不多吃点鱼虾这种低级动物呢?同样是蛋白质啊。

其实即使是小鱼,都有感情的,我们院子里的一个小池塘里,就出现过这样的情景,一只红鲫鱼得了病,要死了,身边有两条差不多大小的锦鲤就轮流去推它的腰,希望它能够游起来,好像他们是朋友一般。

国外已经有人造牛肉上市,虽然口味差了一点,而且价钱也不便宜,但肯定会有未来。这种肉类蛋白质完全不需要依靠杀生获得,也没有寄生虫或者细菌病毒等活体动物身上才有的问题。

对待动物权利的态度表面是一个教育问题,或者认知问题,实际上可能都是一个基因问题。基因决定一个人的思维模式和个性人格,就和有些人天生是个赌徒一样,有些人天生就喜欢杀戮,有些人则天生是个菩萨。

体制外学堂和私塾中可能超过一半是吃素或者吃得比较简单的,不仅仅吃素,而且普遍重视健身和体育。这可能和我们这一类创办者都是同一类人有关。

凡事都不要强求才好。

学堂里的猫和狗

和我一起生活了三年的白狐已经失踪了大半年了,看来她要么是死了,要么是被偷走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说老实话,当时失踪的时候我觉得她只是因为吃小猫的醋,而跑到某个人家去了,过一段时间会回来的,结果她一直没回来。

骑车出去的时候,经常会去仔细辨认附近的白狗,或者在公路两边看,希望她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要是白狐还在,这会儿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她肯定要么睡在我腿上,要么就睡在脚下的桌子底下,如果她闻到了我脚上有蚊子咬的包然后被我挠出了血,肯定会帮我舔几下,给我消毒。

山水学堂的吉祥物 - 白狐

如今我们山水学堂有一只母猫,但她本来是野猫,所以不会被任何人碰,算不上宠物,和白狐不一样。但今后我们山水学堂肯定也会有另外一只宠物的加盟,包括我们收养的(我肯定不会去宠物商店买,只会收养被抛弃的流浪猫狗),还有别人送给我们的。

所有孩子都天性喜欢小猫小狗,有些孩子会害怕但是一般来说不会讨厌。因为猫狗对孩子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而他们的生活中免不了会想去摸一摸或者搂一搂这些宠物,所以一定的教育是必要的。

  1. 比如说,我们夏令营期间就救助了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除了我之外对任何人类都不信任,如果有小孩不明就里去摸它,可能会遭到攻击。这种小狗我们会尽量送给别人收养,但不一定未能如愿。对这一类曾经流浪街头受人欺负的宠物就要格外小心。
  2. 我们经常组织户外活动,有时候会去一些村庄讨水喝,或者问路,每次我都会和他们讲,要注意人家可能养着看家狗,在里面睡觉,甚至是带着一群小奶狗的妈妈,很危险。
  3. 猫狗如果老是在挠痒痒,可能有虱子,千万不要碰。
  4. 给小猫喂奶或者喂鱼吃时,要防止它不想吃时咬你的手指。
  5. 在乡下,有些村庄里会养不少看家狗,其中很多可能是不会锁住的,具有攻击性。这时候最好不要对狗显示攻击性,假如手上有一根棍子,要放下来。大家要走在一起,人多势众狗就不会轻易发动攻击。
  6. 看到有奶子垂下来的母狗要特别小心。

除了这些,我们也要对少部分特殊孩子进行关于热爱和保护动物的教育。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些小男孩一方面很喜欢小狗狗,一不注意又会虐待它们,这是我亲眼所见的,我家有一只一个月大的小狗被吓得大小便都失常了。我只能理解为这些小男孩平时比较好动,不太守规矩,因此很多事情都被父母老师禁止做,心里有些压抑,所以逮着机会就会发泄怒火。我注意到的那两个小男孩都是一年级,都有一些与其他同龄孩子不一样的地方。

宠物,尤其是救助弱小动物的公益行动往往能够增强一个社会的公德心,参加这种的公益行动,能够增强一个孩子对身边世界的安全感。比如下面这个关于流浪猫的公益行动就令人感动。

在澳大利亚,有一只流浪猫PIPER竟然有自己的邮箱和地址。

这只长期生活在澳大利亚废弃的管道中的黑猫被人叫做PIPER,意思是管道宝贝。由于媒体的报导,这只猫现在广受这个正在新开发的地区的居民和施工者的关注,成为了这个新区的吉祥物。邮政部门专门给它配备了邮箱和地址,这样很多小朋友就开始给它写卡片、写信了。

这是一只被阉割过的野猫,所以很多喜欢猫的当地人不介意将自己家的猫带到这里来给它作伴。

山水之间营地的外教海特老师写的文章: 如何学好一门外语

In 1970, at the tender age of 18 I was thrown into college, willingly, but having no real idea of what I was getting into. My other choice was to go fight an unpopular undeclared war in Vietnam and shoot at and be shot at by people who I felt were simply defending their homeland. Attending college allowed me to avoid many unpleasant memories and I hope helped avoid destroying the lives of innocent people. Had it not been for the war is quite likely that I may have never gone to college. I might have gone to college but I would be the first of nine siblings and more than 60 cousins to graduate from a university.

I took the advice of my high school counselor since my parents had little advice to give me about college and decided to major in zoology. “Study what you’re interested in,” I was told, “then you will be more likely to spend your life enjoying what you work at.” Is my autobiography, Windsong, says it took me a while to settle into a career using my degree but that was good advice.

On the college campus I walked into Dr. Harris’ office, my advisor, who helped me decide what courses I should take as a college freshman. “I want to major in ornithology,” I told Dr. Harris. Dr. Douglas James, the university’s only ornithologist, would spend my freshman year studying trouble in birds in Africa so Dr. Harris had been appointed as my advisor. He was an advisor to many freshman premedical students, and I would soon discover these students dominated the zoology department during the next two years before they transferred to the medical school in Little Rock.

“I recommend you take German as a foreign language,” Dr. Harris said.

“Well,” I said in surprise, “I hope to take Spanish because I have a few Spanish-speaking relatives.” I didn’t realize I had an aunt who spoke German is your native language living nearby in Arkansas. I also had a few Spanish-speaking relatives and thought that Spanish would be more useful to me.

“German is the language of science,” Dr. Harris continued, “You should probably take German but you can make your own decision. Most scientific articles that are not written in English are written in German. The Germans have a long history of having a strong scientific background.”

So, with no discussion of Chinese or Japanese, I dove into the study of German and learned how not to study a language. I was not a stellar student in high school because no one pushed me, most importantly myself, and I found high school both boring and too easy most of the time. I assumed, wrongly, the college would be the same way and that learning a language should not be too difficult. I was wrong.

I studied German in all the traditional ways which set me up for failure. My lack of any reasonable study skills, my failure to participate in the voluntary language laboratories where students listened to language tapes to improve their use of German, and my false assumption that listening to a teacher for four one-hour classes week would be adequate set me up for failure. It took me two years to successfully complete one year of German and discover that I did really have a knack for learning languages if I bothered to actually study outside of the classroom.

I may go into detail later, but I wanted to give you a few quick ideas on what I’ve learned about studying a foreign language. One thing I know for certain, sitting in a class for a few hours each week will not be very effective. Here’s a summary of my advice based on my experience teaching myself both Spanish and Chinese.

1) Study the language you want to learn for 10,000 hours

My time in my German class took up four hours a week for 14 weeks are roughly 60 hours of class time. I had been advised to study one hour out of class for each hour in class, which is good advice generally speaking for college student. But two semesters of German would have given me a grand total of 240 hours which I probably acquired by taking both German I in German II twice. My point is simple. 240 hours isn’t going to cut it. It is only one 40th of the time you need to begin to master a language.

2) Learn like a child

 I’ve been studying Chinese for nine years now. I consider myself, “Nine years old and Chinese,” as I like to tell my Chinese friends. Sure, I write like a child and had not mastered the language yet, but in 2004, when I started learning Chinese, I decided to get myself 20 years, not one semester, to learn the language. I have always heard it said that children can learn language is much better than adults. I’ve always felt that was wrong. Some of my other suggestions will explain that statement, but attempting to master a language in a matter of days and weeks is setting oneself up for failure. You need a reasonable length of time to get your 10,000 hours completed and if you don’t get any sleep it’s still going to take you more than the year. So don’t expect miracles. A one-year-old child can’t say much. So feel good that after your year of classes you can say a few words in a foreign language.

3) How to get your 10,000 hours in

Now that you have a reasonable target which will almost guarantee success you need to decide how to use your time in a way that will help you reach your goal. Obviously, immersion language learning works quite well. If you only speak a foreign language you’ll be forced to learn it quickly. If no one where you work or live space your native language you’ll be exposed to the new language every day and probably spend 10 to 12 hours practicing the new language in real life. But other methods are available. My point is simple again. Start thinking of ways to put the time in that you need to learn a foreign language.

4) Using those spare moments

 There was a time when I was bored in doctor’s offices and could find no magazines to read. Standing in line at the grocery store seemed to be wasted time. Driving to work for 60 or 120 minutes or more in Atlanta was ridiculous. But once I started studying Chinese in 2004 I found I could use those times productively. I relished time in the doctor’s office, although not so much the dentist’s office. I will have to say Dr. Petkovich was quite impressed when he saw me sitting in his dental chair with Chinese flashcards in my lap. Now, every time I go to see him he asked me how it’s going. I just respond to him in Chinese.

5) Talk to your friends and the foreign language

A few years ago, I wrote a blog on this website giving me advice I’m about to give. A Chinese friend of mine wrote back and said she laughed out loud at what I wrote. My recommendation? Use the language you’re learning anytime you can even if your friends don’t speak that language. At the time I was working at Walmart and said, “I use Chinese with my coworkers anytime I can. They can’t understand a word of what I’m saying,” and probably think I’m half crazy, which I probably am. My wife just said she’s the other half, as she’d heard me dictating this message with my voice recognition software. My old coworkers at Walmart were not too surprised to hear me speaking to them in Chinese. One day, one of my best friends and I were speaking in front of a new employee. I spoke for 5 minutes in Chinese while he spoke in English and the new employee had to wonder what we were saying and who understood what. I was able to practice Chinese in a real-life situation and it didn’t matter if I made mistakes. My coworkers couldn’t understand a word of what I was saying anyway and I got real-life experience responding to questions.

6) Forget about mistakes

A man and his wife spent two years overseas. One of them was afraid to make mistakes and only spoke when he or she was completely certain that they were making no mistakes. The other one didn’t care about mistakes and just spoke the language, making mistakes constantly. After two years, one spoke the language fluently and the other could hardly say a word. I think you can guess which one master the language in the 10,000 hours he or she was overseas. The one who made mistakes learned. The one who made no mistakes, didn’t learn.

Conclusion

 If you want to learn a language, give yourself enough time. One person I know of gave himself 18 months to learn English but he spent 18 hours a day. At the end of that time he took China’s national English exam and scored the highest score in the country. I’m not saying you should do that, because I gave myself 20 years instead of 18 months. That still means I need to spend an hour or two a day studying Chinese. But it still means I can achieve the same success.  加油。

Vocabulary:

freshman – a first-year student

have a knack for – to be good or have a natural ability to do something

ornithologist – a person who studies birds

ornithology – the study of birds

premedical students – undergraduate students who plan to become physicians or doctors

relished time – to savor, enjoy, or feel happy about having time for something

siblings – others and sisters

zoology – the study of animals

加油 – go for it

长沙县金井镇:inMountains Camp & School [Hunan Changsha,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