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专注力

先别批评孩子,你自己也有可能是个多动症(ADHD)

今天早上起床前在床上刷手机,想对多动症孩子多了解一些,就在油管里听了两个TED演讲,对照着本身是ADHD患者的演讲者的描述,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也是一个ADHD患者,也就是国内常说的多动症。

也就是说,我是万千个隐藏的成人ADHD患者之一。

A表示注意力,D是缺陷,H表示多动和冲动。我有注意力不能集中的缺陷,有时候比较冲动,但 – 我没有多动。

也就是说,不一定要动来动去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的人才是多动症患者。我很文静,属于精神多动症。

多动症并不是一个精确的汉语翻译,直接按英文原文翻译应该是注意力缺失与冲动多动症,ADHD患者的主要特征是大脑的多动与活跃,而不是肢体的多动,有些人大脑活跃但不一定会导致肢体活跃。

大多数成年人患者都不好动,注意力缺失也不是那么明显,所以很多人认为多动症只有小孩子尤其是男孩子才有的情况,其实不是,成年人只是善于隐藏而已。

我讲这个话题有什么意图呢?

我是在想,如果我直到48岁才知道自己是个思维多动症ADHD患者,那么中国成年人里头,隐藏的同类肯定很多很多,因为大多数国人还不如我敏感。我们作为父母和老师,如果连近在咫尺的自己身上隐藏的问题都看不到,那要么是缺乏自省的习惯,要么就是缺乏自省的深度。既然看不清自己的问题,那么你恐怕看人也是糊涂的,看自己的孩子就更是糊涂。

站在教育的角度来说,这挺危险。

作为一个思维多动症患者,我也不是对任何事都会存在注意力缺失的问题,只是对一部分事情,这也是很多人不明白的地方,以为小男孩小女孩玩起游戏来好几个小时都可以不动,那就应该不是什么多动症,而只是调皮捣蛋。麻烦来了,一旦大人把一种病症看成思想上的故意捣蛋,那么冤假错案将会每天如泉涌。

ADHD患者的典型特征之一是: 对很多新事物感兴趣,都想去试一试,但经常坚持不下去,也就是说,兴趣上广度有余,深度不足。

您肯定会说,这样的人多的是啊,那难道都是ADHD? 是的,ADHD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但人数也比你想象的多。

特征之二是喜欢冒险。这点我有,很明显。喜欢冒险不一定是坏事,起码在一个正常的法治社会不算缺点。有人做过调查,美国大小企业家和公司老板有高达62%是ADHD患者。但这是在美国,在中国,企业家的最重要素质是和政府银行等搞好关系。

这种心理方面的症状和感冒等不一样,患者和普通人之间没有很明显的界限,不少人只是稍微有一点,而另一些人则可能多动症很厉害很麻烦,比如发展到抽动症。

作为一名老师,懂得了这些关于ADHD的知识,再遇到好动的孩子,我心里会平静很多。

没有太多规则感的孩子

小赵主要是比一般的同龄孩子更不能忍受约束,他需要更多的自由空间,一般来说,这样的孩子可能会更有突破性,有创意,虽然这一点我目前并没有看到,同时,他们大起大落的可能性也会比较大,这一次的骑行就证明了这一点,冲会冲在前面,摔也有可能是摔得最多最重的。

昨天出发之前,我看她试者骑行的时候就表现出了那种不服从规矩的特点,所以当着他爸爸的面就和他交代了一些安全注意事项,绝大部分的他还是接受了。

对于这种安全规则,其实他并不是不懂道理,他只是骨子里很讨厌规则,所以下次的户外活动一定要特别的留意,一定要跟着他。

他可能会不喜欢那些死记硬背的科目,包括英语。

家长: 嗯嗯,确实是这样的,他很不喜欢背诵。规则感也不强。去年暑假和几个同学一起在蹦床游乐园玩,他在玩一个项目时把手都摔骨折了,也是没有按规则做好安全措施。对这种你有什么建议吗?

首先对这样的孩子一定要给他一个相对更大的空间,少一些约束,宁愿牺牲成绩,让他在一些富有创造性的科目上或者校外的各种活动上积累自己的自信。

大部分的情况是,你这样的孩子,家长和学校会给予高于平均水平的束缚,希望把到捆绑成一个中规中矩的样子,我希望对小赵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他的突破性思维其实是可以做成很多事情的。

我昨天和他讲的安全规则,绝大部分他都接受了,可能因为我并没有批评他。只是和他讲道理,讲可能发生的后果,他马上点头了。

他肯定会比一般的孩子多受一些伤,然后就吸取教训了,我觉得这样挺好,通过这种方式学到的安全知识,才是真正有价值的。

家长: 嗯嗯,您刚才说宁愿牺牲成绩,这个我可以理解,但是有些困惑,目前,他的现状和老师对他的评价是,人很聪明,接受能力强,但是很懒,学习习惯很差,老师说的学习方法他也不采用,经常翻跟头。现在他是六年级,我觉得学习习惯和方法还是挺重要的,但是他总是听不进别人意见,这个怎么搞呢?

他的懒是因为讨厌学校的学习方法和课程。
学习习惯差也是同样的原因。
他喜欢那种什么都可以突破一下,尝试一下的体验式学习,而不是灌输。
老师的学习方法估计也不是体验式的。

所以,在体制内学校,可能无解。老师不可能单独给他上课。

家长: 是呢,他什么都想尝试一下,但是体验过了就不想搞了。我们也给他尝试过一对一上课,比大班教学效果要好很多。目前,他自己最感兴趣的课程就是上羽毛球课。

体验过了,不想搞了,想尝试别的,这很合理嘛,还有其他新鲜的想去尝试。这就是他们这种性格人的特点。

我猜他应该是遗传自父母的,很可能是父亲的这种天性。而他父亲不是挺成功,也挺快乐的吗?

家长: 我正准备问您,她这种性格是天生的还是我们的教养不当造成的?[捂脸]

肯定是天生的。很常见。其实不服从规矩可以当劣势看,也可以当优势看。

家长: 我还感觉他没有什么上进心。

对他不感兴趣的东西没上进心我也觉得正常。

家长: 那像他这种性格,现在我要做的是不是就给足他自由?让他自己做主,然后不要在意他的学习成绩?我现在最焦虑的就是他在学习上走了很多弯路,明明有好的学习方法他不用,经常做些无用功,他花在作业上的时间比一般人都长,别人都叫他作业王。

那倒没必要到另外一个极端,高于平均水平的体验空间,低于平均水平的在意成绩吧。

家长: 在做作业的时候,他经常走神,然后完成任务。结果效果肯定不行,老师又会罚他重写。

做作业拖拉是因为他特别讨厌作业给他的约束。作业对他的提高,不如让他自己去摸索创造得到的提高。

家长: 也就是说,像他这种,我是不是不要对他的学习抱很大的期望?

是的。把未来的职业当成主要目标,而不是高考和大学。

家长: 就是走职业高中那条路吗?

不是。一边准备高考,一边培养他,为未来的职业做准备,两条腿走路。我想他考大学应该是没问题的,也许不是特别理想的大学,但是他那时候在职业方向应该有所积累,不去上大学,直接开公司,创业也没关系。

或者就和朗朗一样,一心奔着钢琴家而去。

高考肯定不是最适合他的。何况你们家经济情况不差,完全可以给他多一些选择。或者三条腿走路。你家老大应该适合做科研,比如发明。如果我是你,就多鼓励他搞发明。

每天开会前,先冥想10分钟

我在想,既然冥想有助于训练我们保持专注力,而山水学堂的学生中,有一些就是自制能力和专注力不够的,那么,每天开午餐例会之前,先安排时间冥想是不是个好主意?

我承认,自己对于打坐冥想并没经验,但凭直觉我相信它有用,起码不会有副作用。最坏的情况是,在冥想时静不下心来,那就当作饭后闭目养神好了,慢慢来,不强求一次到位。

我很好奇,冥想时,能不能选择躺在地板上?都是放松嘛,也不一定要打坐吧?毕竟是孩子,有些小孩子冥想时睡着了那正好,午睡醒过来之后精力充沛,便于下午的学习。对不少好动的孩子来说,打坐是有难度的。

生活需要一些仪式感,学堂每天都需要一些固定的集体活动,而打坐冥想就符合这条生活规律。

相关的音乐很多,都很好听,视频教程同样到处都是,错不到哪里去。

有一种冥想方法是:静坐小溪任水流。意思是,每个人都幻想自己正盘腿坐在一条熟悉的,或者幻想出来的小溪里,感觉到清澈的小溪流水冲洗着身体,甚至可以幻想小鱼小虾在清理着自己的皮肤上的污渍死皮。

也可以幻想自己盘腿坐在学堂后山顶上的一棵松树下,感觉老鹰🦅从身旁掠过,云朵从头顶飘过。。。意志力可以训练出来,专注力也同样可以,不信可以看看那些军事院校和间谍训练。

很多学生的专注力有问题,但社会上好像很少有间谍学校那样针对孩子的专业的训练课程和机构,我想在这方面动动脑筋,在周末开展一些这样的针对孩子的冥想课程和间谍训练。

[学堂课程]人生减法

随着年龄将近半百,我开始越来越多地思考人生减法这个命题,或者说人生模式,主要是因为我这种发散性思维的头脑天生就很容易分心,生活中经常会不由自主地追求多个目标,同时做好几件事情,结果效率大大减低。

现在我们山水学堂招生的院校主要也是厌学的孩子,不适应传统学校那种死板教育的孩子,那么,其中大部分应该也是属于发散性思维的头脑,他们也会和我一样容易分心走神,坚持做一件事情的能力比较弱,聚焦的能力比较弱,因此学堂有必要开设这样的课程。

能否集中注意力是我们每个人身上最最重要的核心能力之一。

我们的课程不会太侧重于理论,而是侧重于训练,因为其实道理大家都懂,我们缺乏的是实际的操作,把理论转化为行动。

比如每一天我们都要安排一段时间,集中坐在一起,互相监督和提醒,做一些和生活与学习有关的减法。

如果发现一个同学开始组装一个乐高玩具,我们就要检查该学生上一次组装乐高玩具的时候是否有始有终,有没有在拼装乐高之后,把所有东西收拾到一个盒子里,保持公共环境整洁?还有,上次的那一件作品有没有完成?如果上一次做得不好,那就必须提醒ta先结束再重新开始。

学生们也可以针对我们学堂的发展提出一些减法建议。

比如说,在我们开始一个新的项目制学习之前,应该确保上一个项目是有始有终的,最好上一个项目,有了一定的关注度和经济效益,有专人在维护上一个项目的运行,再来开始新的项目。

假如上一个项目是做一个树屋,我们先要确保有人会去对树屋进行定期的维修和检查,有人定期地对其经济收支做账,与宣传,直到产生了第一笔收入,我们再开始第二个项目。

类似这样的讨论会将作为我们每日例会的一部分,大家事先写下一些固定的提问,然后每次会议的主持人是轮流担任的,这个会议秘书拿出一系列的事先写好的问题出来提问,其他人要求必须回答。不需要我们在开会的时候临时去想还有什么事情要说,这也是一种减法,帮助我们聚焦。

每日例会也是一种减法,这样就不需要我们花精力去记住昨天前天发生的没处理的事情,也不需要去想,今天要不要开会。

我们会鼓励男生女生都剪短发,大家轮流买菜做饭,轮流倒垃圾拖地洗碗,轮流洗衣服叠衣服。。。

在山水学堂,我们使用日历、手机、平板、电脑等工具来为我们的学习做规划,由他们负责提醒-而不是由老师负责提醒-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减轻我们的负担,提高效率。

不喜欢的课程尽量就不学,重新设计一条适合自己的人生发展道路。不适合参加高考,就不参加,减少精力损耗。类似这样的重大问题的讨论,我们也同样会放到手机的日历上面去,提醒我们的会议组织者,每隔一段时间就把这些重要的话题拿出来讨论一下,确保我们没有走偏。

体制外教育的成本本来并不需要很高,我们有很多方法可以提高效率,只是没有人去打破传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