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医

[双语阅读资料] 美国医生如何看待针灸

山水学堂今后会尝试让同学们在网络上,或者在我们的美国游学基地和西方人交流关于中国文化的内容,其中很有可能会聊到针灸。下面这段话节选自两篇和针灸有关的文章:真心想学好英语的同学们可以尝试把这些英文自己翻译一遍,然后和我的翻译对照,直到你能准确地在不查单词的基础上把所有的英文理解。再将中文翻译成英文,再对照,如果还能够不出错地将英文写出来,那你就掌握了很多词汇和语法。这种翻译的学习方式效率很高。

学英语并不难,用心就好。大部分人是不愿意花时间或者做完作业就没时间了。

1

There is a single, irrefutable fact that Western medicine recognizes but virtually ignores when it comes to healing: That is, that the body is nothing more than a ball of energy, with interactive frequencies and amplitudes determining the relative “health” of a human being. Happily, Eastern medicine doesn’t overlook that.

在治疗方面,西医承认但实际上忽视了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那就是,身体只不过是一个能量球,其交互频率和振幅决定了人类的相对“健康”。但幸运的是,东方医学并没有忽视这一点。

Both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nd Ayurvedic tradition make full use of the energetic approach and do so with sustained success. One of the most obvious modalities that has become apparent to Americans and the West in general is acupuncture.

中医和印度的阿育吠陀传统都充分利用了这种基于能量的方法,并且一直以来都取得了成功。对美国人和整个西方来说,理解这点最明显的方式之一就是针灸。

Classic acupuncture is done by a trained practitioner using sterile, extremely light gauge needles to interact with that energy field that is a human being.

传统的针灸疗法是由训练有素的医生使用无菌、极细的针头与人类的能量场进行互动。

Though other modified approaches are seen, using lasers and such, they are barely connected to the acupuncture associated with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described in The Yellow Emperor’s Classic of Medicine, a book that dates to 2600 B.C.1

尽管现在也开始使用激光等改良方法,但它们与《黄帝医经》中描述的与中医相关的针灸几乎没有联系,这本书可追溯到公元前2600年。

Juiced. 好玩的来了

I was enrapt as a physiology student when I read how nerve transmission works in the human body. What an amazing technique. Ions of sodium (Na+) and potassium (K+) cross the nerve cell membrane, literally lightning-fast, changing the electrical potential of the cell. The nerve cell becomes like a telephone wire, with electrons pulsing through it. A nerve cell impulse is (ta-da!) energy.2

作为一名生理学学生,当我读到神经传递在人体内的工作原理时,我非常激动。多么神奇的技术啊。钠(Na+)和钾(K+)离子以闪电般的速度穿过神经细胞膜,改变细胞的电位。神经细胞就像一根电话线,电子脉冲通过它。神经细胞冲动其实就是(哇塞!)能量.

This energy of the body is “on” constantly, just as there is electricity flowing through the wires in your house all the time. In physics that is called “resting potential.” It’s just that it’s not doing anything until you ask it; sorta like if you tell your arm to move or your fingers to type.

身体的这种能量一直在“开启状态”,就像你家里的电线一直通电一样。在物理学中,这被称为“静息势”,就是说除非你问它,否则它什么都不做;有点像你让你的手臂移动,或者让你的手指打字。

(Another very interesting reality is that there is a part of your mind, the subconscious part, that also can direct nerve activity without you being fully aware of it.

(另一个非常有趣的现实是,你的大脑中有一部分,潜意识,也可以在你没有完全意识到的情况下去指导神经的活动。

Thankfully. That’s how nerve impulses are sent that have to do with nearly every important function of your body, like heartbeat, respiration, metabolism, temperature regulation, immune response and on and on. Even typing is done by that part of the mind to an extent. Mull that over.)

谢天谢地!这就是神经冲动的发送方式,它几乎与你身体的每一个重要功能有关,比如心跳、呼吸、新陈代谢、温度调节、免疫反应等等。甚至打字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由大脑的这一部分完成的。仔细想想。)

So, how does this relate to acupuncture? Simple. If the body is made of energy (which it is,) and energy in the form of nerve cells regulate or modulate the performance of bodily functions, interacting with those channels of communication would have an effect.

那么,这与针灸有什么关系呢?易于理解的如果身体是由能量构成的(事实就是如此),而以神经细胞形式存在的能量调节或调节身体功能的表现,那么与这些沟通渠道的互动就会产生影响。

Let’s go back to the “house” analogy. If the wiring in your house is in good shape, there is no problem when you turn on a light switch in the attic. The flow of energy (electricity) is unrestricted and that light comes on. But what if you have a short circuit somewhere in the back bedroom?

让我们回到“房子”这个类比。如果你家的电线状况良好,打开阁楼上的电灯开关就没有问题。能量(电)的流动是不受限制的,灯是亮着的。但是如果你在后卧室的某个地方短路了怎么办?

The electrical energy becomes blocked by whatever factor is interrupting it. With a short, the electricity stagnates, which is a common term acupuncturists use when describing the flow of chi (Chinese word for the kind of energy we’re dealing with here.)

电能被任何因素阻断。在短时间内,电会停滞,这是针灸师在描述气的流动时常用的一个术语(中文中的“气”是指我们在这里处理的那种能量)

The acupuncturist’s job is to diagnose the location of that chi stagnation in the body, usually with a combination of pulse diagnosis and visual observation, and then free up that energy flow by using a conductive needle somewhere along that transmission line.

针灸师的工作是诊断气滞在体内的位置,通常结合脉搏诊断和视觉观察,然后使用传导针沿着传输线的某处释放能量流。

Those “transmission” lines are called meridians by the acupuncturist. Bear in mind, though meridians generally follow nerve pathways, nerves are not meridians.

这些“传输”线被针灸师称为经络。请记住,虽然经络通常遵循神经通路,但神经不是经络。

2

Doctors learn more about acupuncture each year. 医生们每年都会学习到更多关于针灸的知识。

But still, no one fully understands how acupuncture works. 但是,仍然没有人完全理解针灸是如何工作的。

Does it boost your body’s painkilling ability? 它能提高你身体的止痛能力吗?

Does it affect your blood flow? 它会影响你的血液流动吗?

Can it help your body manage depression to promote further healing? 它能帮助你的身体控制抑郁,促进进一步的康复吗?

Scientists continue to study — and debate — the issues. 科学家们继续研究和辩论这些问题。

But those who practice acupuncture say that’s no reason to stop doing it. 但是那些练习针灸的人说,这并不是停止针灸的理由。

Danesh suggests we remember how aspirin became accepted as more than an over-the-counter painkiller. Danesh建议我们记住阿司匹林是如何被接受的,而不仅仅是一种非处方止痛药。

“It took years and years for us to figure out the exact molecular mechanisms, but we were [still] giving aspirin,” “我们花了很多年才弄清楚确切的分子机制,但我们(仍)在服用阿司匹林。”

Danesh says. 达内什说。

‘You have a headache? Take aspirin.’ “你头痛吗?吃阿司匹林吧

‘You have back pain? Take aspirin.’ “你背痛吗?吃阿司匹林吧

You have heart problems? …’ 你有心脏病吗?…’

We accepted that aspirin was used. 我们同意使用阿司匹林。

“Acupuncture has good evidence [supporting it]. “针灸有很好的证据(支持它)。

Just because we can’t necessarily explain it down to the molecular level doesn’t mean we need to abandon it.” 仅仅因为我们不能从分子水平解释它,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放弃它。”

[2020来信]07 中华传统文化 & 中医养生

山水学堂和国内其他学堂最大的区别之一大概就是我们对待中华传统文化的态度。我们认为,学习编程技术,了解人工智能,比学习中华传统文化更紧迫,更重要。在山水学堂,编程技术是三门主课之一,而中华传统文化以及中医养生将以制作双语广播电台节目的形式,向国外进行不定期的介绍,大家在制作这些节目的过程中,会去自行学习。

我知道几乎所有的中国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够继承我们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成为一个优秀的中华儿女,这没错,只是我们首先想保证孩子未来的基本谋生能力,母语、英语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语言,Python 编程语言是人与电脑软件之间的沟通语言,这三者是我们的主课,最基本的能力。我们决定以项目式学习为山水学堂的主体学习形式,主要原因也是让孩子们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能够找到多种生存方式,能够轻松赚钱养家。

我们在每天晚上的自媒体节目中,向老外介绍中华传统文化的时候,会去讲我们民族在过去历史中犯的错误,为什么会犯那样的错误,讲一些具体的人物,讲为什么在宋朝之前引领世界文明,但是之后就一直走下坡路,讲 四书五经唐诗宋词 背后的历史故事和人生哲理。当我们能够用自己的语言向别人介绍中华传统文化中的某个片段时,才算是真的学到骨子里了。这种学习方法比单纯的背唐诗宋词三字经,比单纯的听书会更好。

在山水学堂,我们会在进行户外活动的过程中戴上耳机听易中天讲三国,听袁腾飞讲历史,听七侠五义、杨家将、岳飞传、红楼梦、白鹿原,这些也将是我们学习中华传统文化的主要方式,一是容易吸收,有精力去讨论和思考,二是提高时间利用效率,让身体和大脑都得到提升。

对于中医养生,我们的态度也类似,中医西医各有各的长处,也各有各的短处,不会只学中医养生而不学西医,也不会单纯只学习西医,认为中医无用。对中医西医进行比较将是我们的双语广播电台的一个重要内容,因为这方面的听众比较多,西方听众对这个话题是普遍很感兴趣的。

我们学堂每年都会安排几个月去国外游学,主要目的地是美国,我们会在那里安排周末时间定期组织中华文化沙龙,教当地人学汉语,和他们介绍中华传统文化和当代文化中的精华与局限性,和他们讲当代中国人的挣扎与困惑。这些工作都由同学们来备课,制作PPT,写讲解词,翻译,录音,负责现场讲解答疑,老师只是协助。

除此之外,我们的双语广播电台上也会将介绍中国普通民众的生活,过去近百年的历史细节作为重点,以双语的形式向世界各地介绍,让他们了解被忽视的中国底层民众的人生百态。

《金井漫话》编辑工作是我们未来的文化项目中的一个,计划每年出一本,记录当地的历史人文。

总而言之,山水学堂的做法可能很多中国家长和老师不赞同,但并不是不能改变的,欢迎家长们和我们一起来探讨。

10月3日 | 乡村小学堂为国庆献礼——李老师现场展示中医绝技“悬丝把脉”

亲爱的家长朋友们:

您好!

山水学堂自九月初成立,受到了各位家长朋友的关注和支持,非常感谢!我们的校训是:打开心门(open hearts)、 思想开明(open minds)、 推开暗门(open doors)。也就是说,我们希望学生们大胆去尝试思考和接受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天马行空的思想,不要固执地坐井观天,认为世界就是这么大,其他都是谎言。

这个国庆,我们作为一个位于长沙乡村的小学堂,决定利用金秋假期,向各位家长朋友们展示我们一位老师的实力。这位几十年的老中医将现场为两位家长悬丝把脉,并且利用一种自然疗法现场治病。

这样的活动听上去很江湖,不可信,的确,我们这些本来是真心想做严肃教育的学堂私塾已经被时代洪流不知不觉挤到了江湖暗流中,但踏入江湖后,才发现这里其实也藏龙卧虎,新教育的张山长毫无疑问是其中之一,李老太也是,这一次,她将带领我们打开一扇关于博大精深的中华医术的大门 (open a door of Chinese traditional medicine)。

山水学堂的教育目标是培养受欢迎受尊重的世界公民,而世界公民的标志之一就是思想开明,我们有自己的独立判断,不会在没有见证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轻易听信别人的论断,包括所谓专家的,也包括父母和老师的。我是相信中医的,而且有自己的两次亲身体验,长沙的湘雅医院的教授加上副教授,长沙铁路医院的主治医生好多天都没有治好的两种病,被中医草药迅速治好。所以我至今都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我们无法解释的远远超过西医的神奇治疗手段,包括内功心法等等。我们想要在这方面也做出尝试,就和张山长把武术作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科目一样,我们山水学堂想尝试把中医作为必修科目之一,这个国庆就是我们的一次尝试。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70岁的生日,山水学堂将用自己独特的方式献礼——做一场公益讲座,李老师当场表演中医绝技“悬丝把脉”。

老太太73岁,来自四川成都,部分由于家世的原因,她在1978年就开始成为一名赤脚医生,因此有很多机会面对那些正规医院救不了的病人,进行各种不受正规医院规定所限制的大胆尝试。41年的时间行走于川藏大地、少林武当、印度,把中医文化、易经八卦、阿育吠陀瑜伽文化、东西方前沿的心理学等非主流治疗方式加以综合运用,屡屡让人耳目一新,治愈过诸多疑难重症,也帮助一些田径运动员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李老太是一名孤儿,因此性格倔犟,意志坚定,加上出身于书香门第,天资聪颖,所以成就了一手绝活。老人家修行多年,救助过很多孤寡老人,一生热心公益事业,无论课堂内外都将给学生们带来很多启发。

孙思邈为长孙皇后悬丝把脉

什么是“悬丝把脉”?

古代尊卑有序,男女授受不亲。御医为娘娘公主们看病,玉体不能触摸,因此不能直接用望、闻、问、切的手法,因此诊断的方式就采用一根极细的线,一头拴在女性患者的手腕上,另一头由医生来掌握,医生通过这根细线去感知病人的身体状况,判断患者症状,然后再开出处方。“悬丝把脉”这种诊断方式如果没有长期的实践经验和精准的技术是无法应用的,老太太参加过很多省市大小寺庙的大型法会的义诊,因此才有这么丰富的经验。现阶段全世界可以运用这种方式进行诊断并且准确率达到85%以上的人士,不超过三人,我们的李老师是这三人之一。

除了这个,还有其他自然疗法,包括气功治病的展示。

您看到这里,是否充满了好奇和期待?山水学堂在10月3日上午8:30邀请大家,亲眼来见证中华文化神奇的“悬丝把脉”。地点:长沙县金井镇山水之间露营基地。

如果有兴趣参加我们的现场活动,请点击下方的【2】开始填写预订座位表单。我们不是江湖卖艺,也不是免费义诊活动,主要是希望从学生中物色几个有资质的孩子,从小学习中医(其他学堂文化课比如中文和英语课程同步进行),将中华传统医学的精华传承下去(而不是等到进中医药大学才去学,学个几年时间就开始行医)。不愿意认真填写预订信息的家庭将不能进入公益讲座活动现场。

如果是带低龄幼儿来,我们可以安排他们单独活动,让父母放心去听课。

重复,本次活动主要针对想进入新教育学堂学习的孩子,不是针对病人,李老师不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