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乡村

来,一起去寻找湘北山中刚刚回归的老鹰

中华雀鹰 - 赤腹鹰

消失了将近40年,老鹰又重新回到了长沙的山里面。今年是2021年,我第一次在徒步的时候,在一座山的山顶上,看到了刚刚振翅起飞的一只老鹰。

小时候偶尔会看到天上有鹰在盘旋,大概到了八十年代初期最多中期就再也不见了,彻底从家乡金井消失了。当然我是个读书学生,大多数时间在学校,可能这样的记忆并不太准确,但鹰从长沙农村上空消失几十年了却是事实。现在不到四十岁的湖南长沙人应该都没有看到过天上的鹰。

我对那样的景象一直很是怀念。

从80年代开始,农药和工业污染使得包括老鹰在内的很多鸟类消失,连麻雀都不见了,直到大概34年前才看到它们的踪影,喜鹊是三年前回来的,我一直想着,估计老鹰也会回来,结果真的被我猜中了。

普及一下,鹰属于BIRD OF PREY,意思是猛禽。在中国,所有猛禽都是受保护的动物,买卖猛禽是非法的,如果小朋友看到有人在买卖鹰,请报警,让我们来共同保护这些帮我们吃掉老鼠和蛇等害虫的大鸟。

鹰

现在乡下很少见到燕子,但是同样喜欢烂泥巴的看上去很高贵优雅的白鹭似乎没怎么受环境影响,数量一直不少,似乎我们小时候还没见过这么多的白鹭。

小时候麻雀是成群结队和蝗虫一样的,也少了很多。

翠鸟是和喜鹊一起结伴回到长沙的。

还有,给人感觉很低贱的乌鸦倒是至今没怎么看到。

什么是呋喃丹

听上去很洋气的一个名字是不是?其实这是一种剧毒农药,小鸟只要吃一粒就会死,而这只死鸟如果被其他动物比如鹰吃了,也很可能二次中毒而死。农村现在大多数不太用这种毒性过强的农药了。

呋喃丹 农药

麻雀等鸟类一度从农村绝迹就是这个原因。鹰是以青蛙等为主食的。青蛙主要生活在稻田里,那里是农药用得最多的地方,所以吃青蛙的鹰很快从农村消失了。八十年代人们没什么环保意识,所以只要高效,什么农药都敢用,导致大量动物从乡村消失。

好在现在它们开始回归,一方面和农民开始意识到农药的剧毒性有关,更重要的,庄稼收成在农民一年的收入当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低,大家犯不着为了多一点点收成使用剧毒农药了,毕竟这地里长出来的水稻和蔬菜很多还是自己要吃的。

那些种田大户如今是使用农药的主力,反正种出来的粮食他们自己不吃。一般他们会单独留一两块地少打农药,收割的稻米自己吃。

在金井,现在我们在村子里的私人农户家买稻谷,都会先问一下打了几次农药,如果打药超过两次,很少有人会去他家买。

70年代以前,人们很少用农药,我是童年基本上是70年代度过的,那时候的主要农药是无毒的石灰,化肥用的是氨水,所以那个时候山里水里到处是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一群麻雀可能有几百只。

后来八十年代每年可能会往稻田里打四五次农药。我小时候经常负责打农药,一般我每年负责打大约三次,因为要上学,父亲母亲估计会打一次两次,加起来是四五次。这种频率应该很普遍,后来湖南的有毒稻米大概就是这样形成的,我们自己也和那些消失的鸟一样,吃了很多年的有毒稻米。

虽然在乡下农民们对于控制使用农药的意识大大加强了,但不要以为如今所有农民都是这样想的。实际上在不少地方,尽管国家已经规定不许在蔬菜和果树上使用包括呋喃丹在内的几种农药,有些农民并未遵守这项规定,反正违反了政府也不会和国外一样抓你去坐牢。比如一些穷困山区靠种红辣椒或者红薯为副业,反正自己不吃,那就只考虑产量,毒辣椒毒红薯都卖给外地人。他们用农药毫无底线,我生活在农村,这种事情经常听说。

有人可能会问,既然国家不许用,为什么还能买到这些农药?不太清楚。

所以,虽然听上去有些危险,我会让孩子们对农药是个什么样子,怎么用,当地农民如何打农药有个印象,作为项目制学习的一种体验,具体接触方式为:

  1. 在小溪边、稻田边寻找农药包装袋,看看农民们都使用什么农药,查资料,了解这些农药的毒性,是否合法。
  2. 调查,有没有农户在快要采摘蔬菜和水果,或者收割水稻之前,还在打农药。
  3. 蔬菜和粮食在储存环节,会不会进一步打农药除虫?。
  4. 要如何才能除掉蔬菜水果上的农药。

长沙地区的鹰是什么品种

鹰分三大类:最大的一类是 Accipitriformes ,这是学名。我们学过的几个单词 EAGLE 和 HAWK 其实在英语中只是Accipitriformes 中的两类。在汉语中这大类有对应的几个词,鹰、雕、隼、鹫、鹞、鸢。EAGLE 是鹰,HAWK 是雕,VULTURE 是鹫,FALCON是隼[隼就是猎鹰]、HARRIER是鹞、BUZZARD是秃鹰、KITES是鸢;这些加起来总共有225个品种。
第二大类是PANDION/鹗(这个比较少),和上面常见的鹰很不一样。
第三大类是Secretarybird /鹭鹰,也很少见,只有非洲有。

湖南地区的大多数是鹰,也就是EAGLE,不是雕更不是鹫或者隼,我们儿时看到在天上盘旋的叫赤腹鹰,英语叫做Chinese SparrowEagle,意思是中华雀鹰。其实这种鹰只有雌性才有赤胸(不是赤腹),雄性腹部胸部都是白色的。上图图片上写的是CHINESE GOSHAWK,是这种鹰的另外一个英文名字。下面的ACCIPITER SOLOENSIS 是这种赤腹鹰的学名。下面这只是雄鸟。

顺便介绍一下sparrow 这个单词,表示雀,麻雀是house sparrow,意思是家麻雀。

在外形上,鹰的主要特征主要是它的带钩子的喙。别的鸟喙都是直的,只有鹰是带钩子的,为什么呢?这是因为这样的喙方便它将猎物的肉撕碎,不需要将整个猎物一口吞下去。有些猎物太大,不可能一口吞。如果不能一口吞,它的猎物就会受到很多限制。

关于鹰的印象

我们平时对鹰的印象很多来自诗歌小说,射大雕是郭靖在草原上崭露头角的开始,那种大雕在我们南方没有的,因为它们相对体型比较大,而湖南山多,不适合它们活动。

武侠小说中还经常看到某某某一个鹞子翻身躲开暗器的描写,鹞是一种相对比较小的鹰,也主要在中原一带繁殖,我们南方山区是这种赤腹鹰为主,主要吃青蛙蜥蜴老鼠等,有时候也吃小鸟,但母鸡它们是拿不下的,所以母鸡可以保护小鸡不被老鹰抓走。

如果你搜索网络上关于鹰的介绍,可能会看到有人说鹰会重生,会自己抹掉喙,拔掉羽毛啥的,那是谣言

汉语里有一个词“雄鹰”,可能大部分中国人都认为雄鹰不仅仅是雄伟的鹰,也应该是雄的鹰,而不是雌鹰。实际上在鹰的世界里,雌鸟体型更大,有些甚至比雄鸟要大一倍。

鹰是候鸟吗?
有一部分鹰是候鸟,在秋季和春季迁徙。不同种类的鹰会在不同的时间开始迁徙。对鹰来说整个秋季都是迁徙季节,从八月到十二月中旬。有些鹰迁徙的路途比较远,有些近。那些计划长距离迁徙的鹰会早在八月初就开始出发,而计划短距离迁徙的鹰则要延迟很多日子动身。对候鸟来说,早点到达目的地就可以早些择偶,选择生活区,有更多食物,生存机会大很多。候鸟动身时身上的脂肪量也是很关键的,因为飞行时没多少时间进食,所以能量关键靠燃烧脂肪。

还有风也是一个不可测因素,因为强风可能会将鹰吹离迁徙路线,运气好则可以推着鹰往前走,节省它们的力气。为了保证迁徙路途安全,鹰会避免在大湖或者海面上飞行,而会顺着海岸线飞。

赤腹鹰

繁殖
一年中鹰会产大约五个蛋。雌雄鹰都会参与孵蛋,一般一个月后就会孵化。做窝也是雌雄鹰一起上。大多数鹰会终生守着一个伴侣。

维基百科上关于鹰的说明

网民的记忆:

关于鸟的二次中毒

死喜鹊

神海东青:初中时我特喜欢鹞子,一天在树林里发现了一个,正好他再吃刚捉住的鸽子,我的出现把它惊走了,我忽然想了个办法,从家里拿了些老鼠药(液体的)浇在了死鸽子上,本想那鹞子还会回来,结果他没回来,却来了一群喜鹊,结果喜鹊就到了梅了。一家伙毒死了30多只,现在还老后悔呢。对不起大自然呀。



清朝裹脚女人和她的小儿子

中国老照片:清朝小脚女人和她的小儿子

城市老鼠和乡下老鼠

The Tale of Johnny Town-Mouse and Timmy Willie Country – Mouse

by Beatrix Potter

城市老鼠强尼Johnny Town-mouse was born 出生在 in a cupboard一个橱柜里。 Timmy Willie 替米威力was born 出生在 in a garden 一个菜园里. Timmy Willie was a little country mouse 是一只小乡下老鼠 who went to town 去到了城里 by mistake 误打误撞 in a hamper在一个大菜篓子里. The gardener 菜园主人 sent vegetables 送蔬菜 to town 去城里 once a week 每周一次 by carrier 用马车; he packed them 他把它们 in a big hamper 都放在一个大篓子里.

The gardener 菜园主人 left the hamper 把篓子放在 by the garden gate 菜园门旁边, so that the carrier 所以马车夫 could pick it up 可以把它搬上车 when he passed 当他经过的时候. Timmy Willie crept in 爬了进去 through a hole 通过一个孔 in the wicker-work 在这个柳条做的篓子上, and after eating some peas 在吃了一些豆子后—Timmy Willie fell fast asleep 沉沉地睡着了.

He awoke in a fright 他忽然被惊醒过来, while the hamper 当那个篓子 was being lifted into 被搬上 the carrier’s cart 马车厢的时候. Then there was a jolting 然后马车开始颠簸, and a clattering of horse’s feet 只听到马蹄哒哒响; other packages 陆续有其他包裹和篮子were thrown in被扔了进来; for miles and miles 走了一里又一里—jolt—jolt—jolt 不断颠簸而行! and Timmy Willie trembled 浑身发抖 amongst the jumbled up vegetables 在那些滚来滚去的蔬菜堆里.

At last 最终the cart 马车 stopped at a house 停在了一栋房子前, where the hamper 在那里,菜篓子 was taken out 被拿出来, carried in 抬进去, and set down 放下来. The cook 厨师 gave the carrier 给了马车夫 six pence 六个便士; the back door 后门 banged 关上, and the cart 马车 rumbled away 慢慢走了. But 但是 there was no quiet 并没有变安静; there seemed to be 好像有 hundreds of 几百辆 carts passing 马车经过. Dogs barked 有狗在叫唤; boys whistled 男孩子们在吹口哨 in the street 在街上; the cook laughed 厨子在大笑, the parlour maid 售货员姑娘 ran up and down-stairs 在楼梯间跑上跑下; and a canary 有一只金丝雀 sang 在唱歌 like a steam engine 就像一台蒸汽引擎一样起劲.

Timmy Willie, who had lived all his life 一辈子生活 in a garden 在一个花园里, was almost frightened to death 吓得要死. Presently 很快 the cook 厨子 opened the hamper 打开了菜篓子 and began to 开始 unpack the vegetables 将里面的菜拿出来. Out sprang 跳了出来 the terrified 吓坏的 Timmy Willie.

Up jumped 往上跳 the cook 厨子 on a chair 在一张椅子上(厨子吓了一跳,坐在了椅子上), exclaiming惊呼 “A mouse! a mouse 一只老鼠! Call the cat 赶快找猫过来! Fetch me 拿给我 the poker 拨火棍, Sarah萨拉!” Timmy Willie did not wait for Sarah 没有等萨拉 with the poker 拿着拨火棍; he rushed 他飞快地跑开 along the skirting board 沿着壁脚板 till he came to 直到他看到 a little hole 一个小洞, and in he popped 他赶紧钻了进去.

He dropped half a foot 他往下掉了差不多半英尺, and crashed into 闯进了 the middle 中央 of a mouse dinner party 一个老鼠晚餐宴会, breaking three glasses 打破了三个玻璃酒杯.—”Who in the world is this 这到底是谁?” inquired 问道 Johnny Town-mouse 城市老鼠强尼. But 但是 after the first exclamation of surprise 在第一声惊呼过后, he instantly 他马上 recovered his manners 恢复了他的风度.

With the utmost politeness 非常礼貌地 he introduced 他介绍 Timmy Willie to nine 给九只 other mice 其他老鼠, all 所有的 with long tails 都带有长尾巴 and white neckties (脖子下围着)白色餐巾. Timmy Willie’s own tail 自己的尾巴 was insignificant 很短. Johnny Town-mouse 城市老鼠强尼 and his friends 和他的朋友们 noticed it 都注意到了这点; but they were 但是他们 too well bred 都很有教养 to make personal remarks 所以不做个人评价; only 只有 one of them 其中一只 asked 问 Timmy Willie if he had ever been 是否曾经 in a trap 在一个老鼠夹子里(被老鼠夹子夹断了尾巴)?

The dinner 晚餐 was of eight courses 有八道菜; not much of anything 不是很稀罕的菜, but truly elegant 但是很精致. All the dishes 所有的菜 were unknown 都是不认识的 to Timmy Willie 对替米来说, who would have been a little afraid 他本来有一点害怕 of tasting them 去尝试它们的味道; only he was very hungry 但是他很饿, and very anxious 又很急着 to behave 显得 with company manners 合群.

The continual noise 持续的噪音 upstairs 在楼上的 made him so nervous 让他如此紧张, that he dropped 以至于他掉了 a plate 一个盘子.

“Never mind 别介意, they don’t belong to他们不属于 us 我们,” said Johnny 强尼说道.

“Why don’t 为什么不 those youngsters 那些年轻人 come back 回来 with the dessert 带着点心?”

It should be explained 这里要解释一下 that two young mice 有两只年轻老鼠, who were waiting on the others 在等其他人, went skirmishing upstairs 去楼上侦查 to the kitchen 到厨房里 between courses 在两道菜之间. Several times 有几次 they had come tumbling in 他们踉踉跄跄地回来了, squeaking 唧唧叫着 and laughing 笑着; Timmy Willie learnt with horror 惊恐地听到他们说 that they were being chased 他们刚才被追着 by the cat 被那只猫.

His appetite 他的胃口 failed 全消, he felt 他感觉 faint 头晕.

“Try some jelly 试着吃点果冻?” said Johnny Town-mouse 强尼问.

“No 不要? Would you rather 你要不要 go to bed 上床睡觉? I will show you 我会给你看 a most comfortable 一个最舒适的 sofa pillow 沙发枕头.”

The sofa pillow 沙发枕头 had a hole 有一个破洞 in it 在上面. Johnny Town-mouse 老鼠强尼 quite honestly 很诚实地 recommended it 推荐它 as the best bed 说是最好的床, kept exclusively 这个只是 for visitors 给客人睡的. But the sofa 但是沙发 smelt of cat 有猫的气味. Timmy Willie 替米 preferred 宁愿 to spend a miserable night 度过不舒服的一晚 under the fender 在楼梯踏板下面.

It was just the same 仍然一样 next day 第二天. An excellent breakfast 一顿非常丰盛的早餐 was provided 被供应—for mice 因为老鼠们 accustomed 习惯 to eat bacon 吃培根; but Timmy Willie 但是替米 had been reared 一直吃 on roots 植物的根 and salad 和沙拉. Johnny Town-mouse 强尼 and his friends 和他的朋友 racketted about 噼噼啪啪弄响 under the floors 在地板下, and came boldly out 还胆大包天地钻出来 all over the house 满屋子窜 in the evening 在晚上. One particularly loud crash 有一声特别响的破碎声 had been caused 被产生 by Sarah 被萨拉姑娘 tumbling downstairs 她下楼的时候摔倒了with the tea-tray 手上端着茶盘; there were crumbs 有点心 and sugar 和糖 and smears of jam 还有到处都是果酱 to be collected 需要收集, in spite of the cat 哪怕有猫在.

Timmy Willie 替米 longed to be 特别想 at home 在家里 in his peaceful nest 在他安稳的窝里 in a sunny bank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河岸上. (但是)The food 食物 disagreed with him让他闹肚子; the noise 噪音 prevented him 阻止他 from sleeping 继续睡觉.

In a few days 在几天之内 he grew so thin 他变得如此瘦 that Johnny Town-mouse 以至于强尼 noticed it 注意到了, and questioned him并且询问怎么回事. He listened to 他听了 Timmy Willie’s story 替米的故事 and inquired about the garden 询问了花园的事. “It sounds 听上去好像 rather a dull place 一个挺无聊的地方? What do you do 你会干些什么 when it rains 当下雨的时候?”

“When it rains 下雨时, I sit in my little sandy burrow 我 就坐在我那个沙土地洞里 and shell corn and seeds 给玉米和种子剥壳 from my Autumn store 从我的秋天储藏里. I peep out at我会观察外面的 the throstles 画眉鸟 and blackbirds 百舌鸟 on the lawn 在草地上, and my friend 还有我的朋友 Cock Robin. And when the sun 当太阳 comes out again 又出来时, you should see 你会看到 my garden 我的花园 and the flowers 和鲜花—roses 玫瑰 and pinks 粉红花 and pansies 和紫罗兰—no noise 没有噪音 except the birds 除了鸟叫 and bees 和蜜蜂, and the lambs 还有羊羔 in the meadows 在草地上.”

“There goes that cat again 猫又来了!” exclaimed Johnny Town-mouse 强尼大喊. When they had taken refuge 当他们躲藏好 in the coal-cellar 在燃煤储藏间里 he resumed the conversation 他恢复了谈话; “I confess 我承认 I am a little disappointed 我有点失望; we have endeavoured 我们已经尽力 to entertain you 让你高兴, Timothy William 替米.”

“Oh yes, yes 是的是的, you have been most kind 你们对我太好了; but I do feel 但是我的确感觉 so ill 很不舒服,” said Timmy Willie 替米说.

“It may be 可能是 that your teeth 你的牙齿 and digestion 和消化系统 are unaccustomed 不适应 to our food 我们的食物; perhaps 可能 it might be wiser 更明智 for you to return in the hamper 你回到那个大篓子里去.”

“Oh? Oh!” cried Timmy Willie 替米叫了出来.

“Why of course 当然 for the matter of that 事实上 we could have 我们本来可以 sent you back 送你回去 last week 上周,” said Johnny rather huffily 强尼很生气地说道 —”did you not know 你难道不知道 that the hamper 菜篓子 goes back 回去 empty 是空着的 on Saturdays 每个周六?”

So Timmy Willie 所以替米 said good-bye 说了再见 to his new friends 对他的新朋友, and hid in the hamper 躲在菜篓子里 with a crumb of cake 带着一点蛋糕 and a withered 还有一片枯萎的 cabbage leaf 包菜叶子; and after much jolting 在颠簸了好半天之后, he was set down 他被放下来 safely 安全地 in his own garden 在自己的花园里.

Sometimes 有时候 on Saturdays 在某个周六 he went to look at 他会去看 the hamper 那个菜篓子 lying by the gate 靠着菜园门放着的, but he knew 但是他知道 better than to get in again 不能再进去了. And nobody got out 同时也从来没有看到谁出来, though 虽然 Johnny Town-mouse 老鼠强尼 had half promised 半真半假地承诺过 a visit 一次登门拜访.

The winter passed 冬天过去了; the sun 太阳 came out again 又出来了; Timmy Willie 替米 sat by his burrow 靠着他的地洞坐着 warming his little fur coat 晒着他的皮毛 and sniffing the smell 嗅着味道 of violets 紫罗兰的 and spring grass 还有春天的青草. He had nearly forgotten 他几乎忘记了 his visit 他的那次拜访 to town 对城市. When up the sandy path 在沙地小径上 all spick and span 一身棕色浅棕色皮毛 with a brown leather bag 还拿着一个棕色皮包 came Johnny Town-mouse 来了城市老鼠强尼!

Timmy Willie 替米 received him 迎接他 with open arms 张开双臂. “You have come 你来 at the best of all the year 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 we will have herb pudding 我们可以享用香草布丁 and sit in the sun 晒太阳.”

“H’m’m嗯! it is a little damp 这里有点湿,” said Johnny Town-mouse 强尼说道, who was carrying his tail 他把尾巴under his arm夹在胳膊下, out of the mud从烂泥巴里提出来.

“What is that fearful noise 那个可怕的噪音是什么东西?” he started violently 他忽然恐惧地问道.

“That 那个?” said Timmy Willie 替米说, “that is only a cow 那只是一只奶牛; I will beg 我去讨 a little milk 一点牛奶, they are quite harmless 他们很和善, unless they 除非他们 happen to 碰巧 lie down upon you 压在你身上. How are all our friends 其他朋友都好吗?”

Johnny’s account was rather middling 强尼的表情很严肃. He explained 他解释why he was paying his visit 为什么他会来拜访 so early 这么早 in the season 在这个季节; the family 那一家子 had gone to the sea-side 都去了海边 for Easter 过复活节; the cook 厨子was doing spring cleaning 在做春季大扫除, on board wages拿着基本工资, with particular instructions (老板的)特别指示是 to clear out the mice 要除掉所有老鼠.

There were four kittens (因为)有四只小奶猫, and the cat (所以)那只猫had killed the canary 就杀死了金丝雀(吃掉了金丝雀).

“They say 他们说 we did it 是我们干的; but I know better 但是我知道事实,” said Johnny Town-mouse 强尼说. “Whatever is that fearful racket 那个可怕的拍子是啥玩意?”

“That is only 那只是 the lawn-mower 割草机; I will fetch 我去拿 some of the grass clippings 一些剪碎的草叶 presently 很快 to make your bed 给你做一个床. I am sure 我肯定 you had better 你最好 settle 安家 in the country 在乡下, Johnny.”

“H’m’m 嗯—we shall see 我们先不急 by Tuesday week 周二再说; the hamper 菜篓子 is stopped 停止了 while they are 当他们 at the sea-side 在海边的时候.”

“I am sure 我肯定 you will never 你永远不会 want to live 想住在 in town 城市里 again 再一次,” said Timmy Willie 替米说.

But he did 但是他想. He went back 他回去了 in the very next 就在下一个 hamper of vegetables 装满蔬菜的篓子里; he said 他 说道 it was too quiet (这里实在)太安静了!!

One place 一个地方 suits 适应 one person 一个人, another place 另一个地方 suits another person 适应另一个人. For my part 对我来说 I prefer to 我更喜欢 live in the country 住在乡下, like Timmy Willie 就像替米.

[营地活动] 间谍游戏

为什么要组织同学们玩这个间谍游戏?
因为间谍是一个高智商的职业,对体力和忠诚度、团队意识都很看重的工作,大家可以尝试一下,看看自己离这个高要求的职业有多远,看你有多少潜力。

这个游戏由两个营来参加,互相比赛,其他营成员当裁判和游客。

  • A 营有一份珍贵的文件,是一项重大的科技发明,B营派出间谍要将这份文件偷出来;
  • B营的科学家发明了一个手提式袖珍核武器,A营要想办法从B营偷出来,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到自己国家的间谍总部。

B营在A营里安插了一个间谍,负责将A营藏宝的地点传递回国,需要A营的人把这个间谍找出来,而同时,A营也在B营里有一个间谍,同样需要负责将B营藏宝的地点传递回自己的战友,因此也需要B营的人想办法找出来,但是不影响自己偷东西的任务。这两个间谍是游戏组织者事先暗地里找双方的一个成员定好的,其他人,包括自己“祖国的战友”都不知道是谁,他们两个必须装作自己是一个非常爱国的人。

A营总部在村子里的九溪寺山顶。B营间谍总部在营地后面的竹林里。裁判确定双方都埋藏好了宝贝之后,双方要安排一部分人守卫,一部分人前往另外一方偷东西,在路上的一个叫做仓场的村子里会相遇,大家都假装是从国外来的游客,在那个小村子里观光,双方间谍暗地里传递资料给本国的战友。

问题是,这两个间谍有可能把资料给了对方,也就是说,A营的间谍给了B营的间谍。碰到这种情况下,间谍肯定要赶紧告诉本方的队友,谁是藏在本方阵营里的间谍。但也有情况是,有些特工会冒充对方安插在自己阵营里的间谍,传递假信息,让对方去扑个空。

游戏组织者,也就是当天执政团营长的早会发言词示范

====

 

【各位,今天太热了,有可能下雨,我们安排一个距离夏令营不太远的户外游戏,叫做间谍游戏。参加游戏的两个阵营分别是。。。营和。。。营。其他同学当国际游客和裁判,监督双方是否按照游戏规则在玩,并且给双方制造一些假线索,比如冒充是特工等。游戏规则是这样的:。。。】

【A营的大本营定在营地后面的竹林里,B营的大本营定在营地附近的九溪寺山顶,叫做碉堡山。请大家开完会之后尽快带上纸币和工具,去双方大本营寻找合适的埋藏机密文件以及核武器的地点。】

【大家在埋藏宝贝的时候可以选择只让一部分或者一个人去埋宝,不让其他人知道,因为每个营里面都有一个对方的间谍,谁也不知道是谁,大家可以察言观色将这个间谍找出来。如果大家都确定了谁是间谍,那就不要让ta知道自己这边的宝贝埋藏在哪里,甚至可以直接将间谍关起来,绑在树上或者关在某个地方。】

【如果没有办法确定是谁,那就全部去埋宝,然后安排一两个人守卫,其他人去对方大本营偷文件。双方确定都在仓场那棵大樟树下见面,留下来观光,然后双方间谍要装作与观光客搭话,将自己这边的信息传递给队友。因为其中有些是假间谍,所以大家要分析判断谁说的是真话。我们在这里停留二十分钟,然后继续前进。你可以突然安排人回到自己的大本营将宝贝重新换一个地方埋藏。间谍也可以直接回去,偷文件,亲自送给自己的队友。】

【我们在吃午饭之前结束游戏。】

【。。。等几个同学负责监督双方是否有违规动作,比如有一名间谍主动告诉对方自己是间谍这种不公平的情况,如果出现,我们将ta的姓名贴在墙上,永远禁止 ta 参加以后的任何游戏。】

【。。。等同学负责摄影记录,。。。负责安全。A营队长是谁?请举手。B营队长呢?谢谢。】

【游戏开始,请准备各自的文件形式,然后前往各自的大本营。】

=====
[故事] 关于农村的鹰和蛇的迷信
几十年前的乡村生活记忆,有点意思,分享一下。

【营地公益活动项目】:保护麂子(小野鹿) – 雕塑制作

想请求大家来保护一种很可爱又可怜的小动物 – 麂子, ji zi,读第三声。

麂子
麂子

麂子是一种身材很小的野鹿,世世代代居住于江西与湖南之间的大山中。这两省之间的大山由两个山脉组成,北边的是幕连九山脉,长沙东边就是这条幕连九;南边是罗霄山脉,井冈山和武功山都属于罗霄山的一部分。

幕连九山脉由三兄弟组成,从北到南依次是:幕阜山、连云山、九岭山,合起来叫做幕连九山脉。我们金井镇位于幕阜山的西南角,你们知道为什么这座山叫做这么一个名字幕阜吗?为什么南边两座山的名字很好懂:连云和九岭,都是形容山峦起伏的意思。幕阜是古时候作战的时候军队扎的营帐,这条山脉在古代是我们中国很重要的军事要地。三国时期,东吴和西蜀两国就在这里打了很多大仗,最有名的就是赤壁之战。赤壁就在幕阜山的西北边上。

我们金井镇和赤壁镇都在幕阜山的西边,一个在北边一个在南边。

由于幕阜山和连云山这两兄弟基本上挨在一起,所以在我们金井镇的东面大山中有幕阜山,也有连云山,山里居住着很多野生动物,其中就有麂子。成年麂子大概和一只未成年的狗差不多大,或者身材比较小的半大狗。它们是山中的精灵,但是一直以来却遭到了人们的猎杀,我们的小学生们对小动物最有爱心,今年寒假我们的小学生托管班将组织一个公益项目,希望由大家作为发起人,号召金井的同学们一起来努力,劝说成年人保护山中的麂子,不要将它们当做美味,而要当做小孩子一样的珍贵生命。

罗老师建议这个公益活动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调查和设计

所有小学生们从老师和冬令营的哥哥姐姐那里借来手机平板,学会使用网络查找关于麂子的知识,包括它们的食性、繁殖、寿命、身材大小、身体特征等等,在创作设计之前先对这种动物展开一场内部讨论,也就是互相问答,将答案记录在自己的日记本上,作为日记的一部分。图片上的麂子用纸描下来,贴在日记上。

由于大部分学生都沉迷于手机游戏,所以寒假我们不能让大家带手机来王家祠堂,请理解,这样一是对眼睛不好,更重要的是你如果一直玩手机,就没有人保护山里面的野生动物了,这些小鹿、野鸡、野兔、野猫、野猪都很希望金井的小学生们出面去保护它们,所以从你看到这篇文章起,每次拿起手机,就多想想大山里面的这些需要你帮助的生灵吧。

第二部分:学会制作一个麂子雕塑

制作一个麂子雕塑,在旁边竖一块公告牌:不要伤害麂子!放在一个人流量比较大同时又不会被毁坏的地方,是保护麂子的一种很好的方式。

怎么做呢?大家先要用老师和哥哥姐姐的手机去搜索“如何做动物雕塑”的资料,先学习基本程序和常用材料。罗老师建议我们采用钢筋水泥的材料来做这个雕塑,这样永远不会毁坏,而且我们旅馆有相应的工具和材料。

麂子

先要去找这样一些材料

细钢筋,用来做骨架,保证雕塑即使被推倒摔碎也不会散架,还可以复原,因为钢筋是不会断的。雕塑的背脊骨、脖子、脑袋鼻子、四条腿里面都要有钢筋。

我们需要不少铁丝,粗的细的旧铁丝都好,铁丝相当于小鹿身体里比较细小的骨头,负责将不同的肌肉连在一起,负责形成一个外壳,保护内脏。有了铁丝在雕塑里,小朋友们做的这只小鹿就更不会坏了。为什么这么担心弄坏呢?因为这个雕塑是放在公共场所的,比如我们夏令营营地的路边,让来来往往的人都看得到,人多车多的地方被撞倒的可能性很大。

麂子头骨 麂子角
麂子头骨 麂子角

细铁丝,也叫扎丝,用来将铁丝骨架和细钢筋绑在一起,还有,铁丝之间也需要固定。

还需要水泥和沙子,等骨架弄好只好,就开始将水泥沙子搅拌成砂浆。

还需要一些废纸,卷成团塞进骨架里,成为小鹿的内脏。大家可以将自己对于小鹿的想法、愿望等写在纸上,揉成团,用可以封口的塑料袋装好,塞进去。为什么需要这个呢?因为这样小鹿就不会太重。

 

猎枪雕塑:非暴力 禁止狩猎

我们还要找材料做一把猎枪的雕塑,在小鹿旁边的地下伸出来,瞄准麂子,但是猎枪做成类似下面这个样子,枪管打结

非暴力
non vilence 非暴力

这是一个很有名的雕塑,英文名是 non violence,意思是 非暴力,或者翻译为 不要暴力。这个雕塑是很多年前由瑞典艺术家 Carl Fredrik Reuterswärd 创作的,为了纪念著名音乐家 约翰 列农(John Lennon) 的遇害,他在纽约曼哈顿的中央公园被人无端枪杀。

第三部分:设计

具体如何设计需要大家先根据上面的参考照片画在草图上,每个人都画几张,好坏不论,主要是对麂子的身体结构、比例通过绘画有一个初步了解,年纪大一些的先准备细钢筋和工具材料。

雕塑放在什么地方、朝向、鹿的神态、与猎枪之间的关系,都需要小朋友们通过草图绘画形成方案。没有绘画的天分也没有关系,多多少少有一些感觉就好,人的天分有时候是隐藏的,只有通过类似的场合才能激发出来。

期待

希望大家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山中麂子活下来。它们也是我们金井镇的主人,人不应该只考虑自己,对不?

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社会公益活动,让学生们

  1. 意识到照顾弱小动植物对生态恢复的重要性,而生态恢复事关所有人的未来,正是因为我们金井人不愿意为改善生态做出努力,才导致我们的土地大多数都有毒,稻米都是有毒的;
  2. 通过帮弱小动物代言,养成为人类弱势群体代言的意识,让自己成为社会的主人公。
  3. 学会有意义的艺术创造,而不是单调地 画一个花瓶、一个苹果,培养农村孩子的艺术素养;
  4. 学会利用身边最朴素最节省的材料,比如废旧钢筋、废铁丝等来制作艺术品。艺术不是只有一万元的钢琴、几千元的培训课才能换来的,也不是只有勤学苦练才能学会的,关键是要有真心。
  5. 通过将所有学生分成若干三人小组,互相之间既有竞争又有配合,培养金井小学生们团队合作的精神。
  6. 学会使用手机和网络做一些有意义的学习调查。

整个过程和大家的日记我们将会通过家长微信群分享。

寒假托管班为20天,收费1600元,包吃住,不培训英语,三个重点:作业辅导完成、中文写作、社会实践和公益慈善活动。详情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