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农村

美国见闻(6)曼哈顿的公交车

对于绝大多数美国人来说,坐公交车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因为他们地多人少,城市因此散得很开,公交车没多少人坐,开车方便。我记得最早上班的那家公司里,办公室主任是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加州妇女,孩子妈妈,她说自己从来没有坐过公交车。

当时我是在洛杉矶附近的一个中等城市Santa Ana工作。这个中年妇女代表了很多洛杉矶人和加州人,一般是从来不坐公交车,他们去哪里都是开车。这个城市很大,又很散,所以也没有地铁。在美国的中部地区,人口密度比加州洛杉矶更低,那就更不会去坐公交车了。

由于地形的限制,旧金山密度比洛杉矶大,公交车和地铁都方便一些,但公交车上一般都是老人,几乎全部是有色人种比如拉丁裔的,也就是我们很多人所说的棕色人种。经常要等很久才能等到车,所以只适合那些有时间等车的老人,或者家庭妇女之类的人。

曼哈顿是美国城市中的另类,因为这个岛很狭小,人口非常密集,公共设施因此发达,整个城市因为高效的公共设施和人口规模而成为了一座不夜城,和亚洲的某个城市一样。

不少美国成年人一辈子都没有上过公共汽车,他们也没有坐过地铁,很少或者没坐过火车,这些人一出门就是开车,很少走路,所以都肥胖,到处看到坐轮椅的残疾人或者老人。所以,地广人稀其实不一定全是好事,日本、香港和东方很多国家都是拥挤得不行,但并不妨碍经济发展。土地的多少不是经济发展水平的决定力量。

土地的利用效率才是。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刚才在金井的乡间公路上,我注意到有一辆新开通不久的公交车来来去去基本上都是空的,没一个人坐,这可都是我们纳税人的钱在白白浪费。如果是在美国,民众绝对会不会允许他们的税被如此浪费。这条线路其实潜在乘客很多,但为什么他们都不坐巴士呢?因为要等太久。总共只有一台车,一个司机,往往要等四五十分钟才能坐上车,回来时又要在路边死命等。

在美国,公交车并不多,也要等很久才来,他们怎么做的呢?

这些公交车都非常准时,每个公交站台上,车牌都写着,几点几分,几路公交车会准时出现在这里上下客,所以你不用浪费时间提前来。
我在美国坐车,经常会注意到乘客都上车了,车子还不走。后来才知道,司机必须准时走,不能提前,因为有些乘客是踩中时间点来的。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方法中国公交公司就不去学习呢?因为中国的公交车都是国营的,是不是亏本交通局也懒得去管,有公交车跑来跑去面子上好看。

一个成熟社会的优势就体现在效率上,资源浪费很少,中国这些年发展速度快主要是劳动者和民营企业的效率高,并且牺牲很多。

社会如此,家庭也是如此,一言堂的家长,或者大丈夫主义,或者妻管严,都不是健康的家庭关系。有些规则必须大家一起定好,然后就不再更改,不为此争吵。比如说给孩子什么样的自由权,玩手机的时间,大家一起来定,投票机制,孩子也有一票。一旦确定,就贴在墙上,作为法律,夫妻双方不再为此争吵。

也可以引入一个独立董事,比如懂教育的朋友亲戚,她也有一票。

主要麻烦还是那些无视规则的成年人,这个社会的很多问题都是那些人造成的,尤其是当他们处于权力一方,手中握有资源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