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北京

[双语阅读资料] – 中国安全吗?看看住在这里的美国人怎么说

请注意:这是西方人的结论,他们并不代表有色人种在中国旅游或者居住工作时的安全感,更不代表住在中国的中国本国国民的安全感,大家的待遇和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的。

by Ingrid Lombardo 本文作者如左

  • Visitors and foreign residents can take steps to increase safety during their stay in China. 游客和外国居民在中国逗留期间可以采取措施增加安全。
  • On July 22, it rained in Beijing for 16 hours. 7月22日,北京连续下了16个小时的雨。
  • Inadequate drainage caused flooding, 由于排水设施不足,导致洪水泛滥,
  • which caused 57,000 people to evacuate their homes. 5.7万人被迫撤离家园。
  • Thirty-seven to 300 people, depending on the report, died due to drowning or building collapse. 据报告,这一场洪水,导致37至300人死于溺水或建筑物倒塌。
  • Commentators blamed China’s infrastructure, saying it was either antiquated or built in a hurry in the race to modernization, for the damage and deaths. 评论员指责,中国的基础设施导致了设施破坏和人员死亡,它们要么陈旧过时,要么在跑步进入现代化的过程中仓促建成。
  • Suddenly, safety was on everybody’s minds. 突然间,人人都开始关注起了安全。

CET Academic Programs—a company that sends roughly 650 study abroad students to China every year—thinks a lot about safety in China. CET学术项目——这是一家每年向中国派遣大约650名留学生的公司,他们因此很关注对中国的安全。

Many of the threats to American students in China are the same threats foreign residents and visitors face. 在华的美国学生面临的许多威胁,与在华外国居民和游客面临的威胁是一样的。

In an effort to provide safety tips for tourists and business people in China, CET surveyed staff members who have lived in China for two or more years, some since the 1980s. 为了给中国的游客和商务人士提供安全提示,CET对在中国生活了两年或两年以上的员工进行了调查,其中一些是从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住在中国的。

Everyone agreed that living in China felt relatively safe. 每个人都认为,在中国生活相对安全。

Most interviewees felt that China was safer than the United States in terms of violent crime, 大多数受访者说,就暴力犯罪而言,中国比美国更安全,

but that living in China posed other risks, particularly in terms of food safety, traffic safety, and petty theft. 但生活在中国会带来其他风险,尤其是在食品安全、交通安全和小偷小摸方面。

While most colleagues reported feeling some threats—mostly minor—to health and well-being, 虽然大多数同事都表示,自己感觉到了一些对自己健康和幸福的很小的威胁,

one respondent indicated she had never had a safety issue in one and a half years living in Beijing. 但其中一名受访者表示,她在北京生活了一年半,从未遇到过安全问题。

跨越大洋的爱情:从北京到墨尔本

Richard 是我二十年前开始自学英语时认识的一位网友,澳大利亚墨尔本人。他本来是一名电脑工程师,在一次车祸中脊椎受伤成了残疾,后半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于是有很多时间上网打发时间。由于澳洲和中国的时差不算大,所以我们很自然地成为了朋友。与他的定期电子邮件交流对我的英文写作能力提高很有帮助。

他有一个男朋友,是一个北京男青年,叫DUDU,听描述是一个官二代阔少爷,但是父母关系不好,高官父亲一天到晚板着脸,爷儿俩没什么交流。

这个Dudu是独子,没什么人可以谈心,在十几年前的中国,那样的家庭背景,想出柜更是不可能,只好在网络上寻找知音。大学学历的他和澳大利亚人的英文交流没什么问题,具体水平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Richard 是个残疾人,心情总是不太好,喜怒无常,虽说政府照顾得很好,不愁吃穿,还有政府出钱请人照顾他,但是不好相处。Dudu 作为这种有些压抑的家庭长大的独生子自然也不是容易迁就人的,所以两个人的网恋真是很辛苦,我作为旁人也为他们难过。Richard 什么都对我说,因为根本没人听他说话,何况我又离他那么远,知道了任何隐私也无所谓。

Richard 坐着轮椅去过北京一次,还见了Dudu 的母亲,好像没有见他父亲。后来年轻的Dudu竟然得了癌症,没有治好,2008年撒手人寰,年纪轻轻地就离开了这个没给过他多少快乐的世界。可怜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是唯一的儿子,无法想象对他们的打击。

我后来英语不再需要 Richard 这样的辅导老师,也多年没有和他联系。今天偶然发现一封他给我的邮件,还没有删除,沉淀在Gmail 的存档文件夹里。于是发了一封邮件过去问候他,想必他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Gmail 马上提示,对方的hotmail邮箱已经失效。我和这个朋友的联系看来已经完全断了。可能他也死了。病痛多年他可能已经厌倦了人世。

他父母已经过世,好像有个姐妹但是关系不好。活在世间对他这样的残疾人估计没什么乐趣。

我可能是他们那一段长长的跨国网恋的唯一见证人,或者是知道内情最多的见证人之一。今天觉得有义务发表这段文字,纪念一下两个孤独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