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古墓

那个跳楼的14岁少年,只怕是个神经病

先不要急着说我缺德,神经病不一定是骂人的话,它本来的意思只是一种神经系统的疾病而已,我的意思是,促成那个少年短暂的悲惨人生的,除了应试教育,他的母亲,还有一个可能隐藏起来的杀手:一种可以遗传的精神疾病。

先回到武汉,那个少年为什么跳楼自杀?是因为他的妈妈当众扇他的耳光,还掐他的脖子,母亲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因为被老师叫到了学校来协助教育孩子,可能是觉得很丢脸,或者很失望,为什么老师把三个家长叫到学校?是因为这个男孩子和两个同学在学校里打扑克牌。

你看,一张薄薄的扑克牌上面,一旦让愤怒层层堆积,最后会变成一把杀人的刀。

面对这样的轻生行为大多数人估计都会说:

1. 如今孩子的学习压力太大,

2. 现在这些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低,

3. 家长过于焦虑,

4. 这一代的孩子除了死读书,其他方面都是巨婴,

5. 都是应试教育惹的祸,

6. 教育资源不均衡,不足,

7. 不应该看不起职业教育,

。。。

等等等等,翻来覆去就这些,重复太多就成了废话。

大家都倾向于忽略这么一个线索: 那个十四岁的少年和他的母亲行为都如此极端,很大可能是一种遗传疾病,准确地说就是精神病。

我知道很多读者不同意了,这不就是脾气不好吗?不就是没有好好教育吗?肯定是原生家庭怎么怎么样啊。。。好像自己是专家似的。也许他们都说得对,但兴许并不是,不要那么绝对好不好?当我们固执地认为这是常见的所谓原生家庭纠纷或者孩子的意志力问题时,很可能放跑了杀人凶手,让真凶一直逍遥法外,一直在杀人。

来看看这个做妈妈的,正常的妈妈会在学校当众扇儿子的耳光吗?会当众掐儿子的脖子吗?相信大部分妈妈在家里也不会掐儿子的脖子。她的无所顾忌暗示着,类似的家暴早就不是第一次了,少年忍了可能有10年,终于奔溃,用跳楼的方式远离这个可怕的妈妈。

我绝对不认为这个妈妈纯粹是文化水平或者教养或者简单的脾气暴躁的问题,要知道,狂躁症就是一种精神疾病,但大部分人认为那只是脾气不好而已。

很多时候精神疾病都是遗传来的。另外,绝大多数精神病患者都不认为自己有精神病。

这个少年的行为同样也不寻常,有很多少年也会遭遇家暴和不公,也不见他们去寻短见,说明这个武汉少年可能从母亲那里遗传来了容易冲动不计后果的性格。这种性格也许就是一种轻度的精神疾病。

当然我没有更多的资料来证明,我也不是专家,并且我没有断定,只是猜测,我猜测的目的是希望身边的家长和老师不要忽略了这个隐藏的杀手。也许你们家都很正常,但孩子身边同学的家庭里,会不会隐藏着这么一个恶魔?

别忘了,有些问题孩子自己寻死之前,可能会拉一个无辜的人同行。我们一个同样做夏令营的同行就碰到过这种可怕的孩子,威胁老师说:“你不。。。,我就拉着你们两个从这里跳下去一起摔死!”

所以,如果你耐心看这篇文章看到了这里,希望能够给我一个公正一点的评价:这个标题确实有标题党的嫌疑,但也可能让你从此对自己孩子的安全保护多了一个心眼。

再说说其他的类似家庭惨剧。

记得前不久,有个孩子从妈妈的车上跑出来,从桥上跳下去摔死自尽的事吗?两个案件很类似,母子两个都非常冲动,做母亲的得势不饶人,儿子忍无可忍决定永远离开母亲。

真的,很多很多类似的家庭惨剧、人生悲剧都和父子之间、母子之间这种狂躁和冲动有关,和两代人之间相似的极端性格有关。这很明显是遗传的,父母之中一般只会有一个会将这种缺陷遗传给孩子,而兄弟姐妹之中,也许只有一个两个会遗传到父母的这个缺陷基因,说这是家庭教养造成的大多数时候站不住脚,因为同样的家教,孩子中往往只有一个脾气和父亲或者母亲一样暴躁、自私、刚愎自用。。。

实际上,科学家对于暴力基因的研究几十年前就开始了,而且已经找到了至少一条和暴力有关的基因突变。那个动手扇儿子耳光的母亲身上也许不是同样的暴力基因,但她的基因中有比较多暴力的因素却是很有可能的。

还是那句话,原生家庭的成长环境可能是造成一个孩子有暴力倾向或者容易冲动的主要原因,但不要固执地认为那就是唯一原因。

点击下方的原文链接,看知乎上关于【狂躁症、抑郁症】的一篇文章。

我在做夏令营周末营的这几年中,见到过不少这样的家庭,性格遗传的迹象很明显。

有一年,几个初中生在房间里学习,老师和我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忽然有两个男生就在楼上打起来了,等我跑过去,只看到一个男生在踢门,然后在自己房间里哭,几个女生拿着手机在摄像。

但他不是挨打的那个,他是打人的那个。其他学生告诉我,他和另外一个男生为了一点小事情吵起来了,结果这个脾气忽然就爆发出来,扇了另外一个男生的耳光,而且把这个男生压在身下,抽他的耳光,旁边的学生同时谴责他,把他拉开,他就说其他所有同学都欺负他是外地的,跑到自己的房间里,一拳把厕所的玻璃门打了个大洞,然后关着门,坐在床上哭。

后来他的父亲来接他回家,据说是个施工队老板,家里有钱,他对我说想和那个挨打的男孩子谈一谈,我说好,就走开了。

那个父亲把儿子接回家之后,其他同学气氛地和我说:“那个包工头父亲竟然把挨打的男生教训了一通。”

你看,这就是遗传的力量,父子俩的性格多么相似。

有读者问我,是如何处理这种事情的,其实并不是很麻烦,首先最要紧的是和受到委屈的孩子说,那个家长是错的,我罗老师和他站在一起,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让那个家长给孩子道歉。

因为我们夏令营周末营每天都会召开几次全体会议,在会上,正好可以把这件事当成一堂课来讲,关于人性,关于遗传学,关于心理学,关于家庭,关于友情,关于尊重和包容,关于教育的压力,人性的弱点。一般来说,孩子们把这些都看透之后,心里就会平静很多。大多数家长老师只会就这种事情说几乎不痛不痒的套话,不够深入,孩子不仅仅不会感觉到安慰,反而会觉得更烦。

墓屋


这是一栋外表很平常的农村土房子,除了大门扭转了一个角度,朝向风水更合适的山外角度之外没什么特别奇特的地方。住在这栋山中老房子的是一位老妇人,独自一人在外面锄菜地。我拍下这张照片是因为这是一栋我见过的最老的本地土坯房,而且它是一栋墓屋,专门守护旁边的一座古墓而建的。下面就是这个古墓的一部分。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古墓已经完全失去了曾经的样子,甚至都不知道朝向哪边。通过墓碑上没有被土遮盖的部分显示的文字,墓主人叫国华,周边老乡告诉我他家姓李。墓碑显示李国华老人卒于清朝道光年间,所以这栋古老的墓屋和这个古墓都有一百多年历史了。

能建一栋房子,请一个守墓人守护的李氏主人在道光年间肯定是有财有势的金井人。如今才过去一百多年就凋零成这个样子,连墓的轮廓都看不清楚了。

想起我们家周围菜地里,水沟里也经常可以看到父辈们从山里挖来的青石板或者麻石条,都是老金井人的墓碑,在搞集体的年代里被挖来搞农业建设。千年古寺九溪寺的一块古老的记事石碑也被打成几块,抬去修小水坝,幸亏九十年代重修古寺的时候又找回了古碑的一部分,现在成了被保护的文物。

在那个毁天毁地的年代里,金井的古人们不知道在地底下有多伤心。


彩色青蛙 树蛙和花朵
让人叹为观止的颜色!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 一只彩色青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