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墨尔本

跨越大洋的爱情:从北京到墨尔本

Richard 是我二十年前开始自学英语时认识的一位网友,澳大利亚墨尔本人。他本来是一名电脑工程师,在一次车祸中脊椎受伤成了残疾,后半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于是有很多时间上网打发时间。由于澳洲和中国的时差不算大,所以我们很自然地成为了朋友。与他的定期电子邮件交流对我的英文写作能力提高很有帮助。

他有一个男朋友,是一个北京男青年,叫DUDU,听描述是一个官二代阔少爷,但是父母关系不好,高官父亲一天到晚板着脸,爷儿俩没什么交流。

这个Dudu是独子,没什么人可以谈心,在十几年前的中国,那样的家庭背景,想出柜更是不可能,只好在网络上寻找知音。大学学历的他和澳大利亚人的英文交流没什么问题,具体水平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Richard 是个残疾人,心情总是不太好,喜怒无常,虽说政府照顾得很好,不愁吃穿,还有政府出钱请人照顾他,但是不好相处。Dudu 作为这种有些压抑的家庭长大的独生子自然也不是容易迁就人的,所以两个人的网恋真是很辛苦,我作为旁人也为他们难过。Richard 什么都对我说,因为根本没人听他说话,何况我又离他那么远,知道了任何隐私也无所谓。

Richard 坐着轮椅去过北京一次,还见了Dudu 的母亲,好像没有见他父亲。后来年轻的Dudu竟然得了癌症,没有治好,2008年撒手人寰,年纪轻轻地就离开了这个没给过他多少快乐的世界。可怜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是唯一的儿子,无法想象对他们的打击。

我后来英语不再需要 Richard 这样的辅导老师,也多年没有和他联系。今天偶然发现一封他给我的邮件,还没有删除,沉淀在Gmail 的存档文件夹里。于是发了一封邮件过去问候他,想必他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Gmail 马上提示,对方的hotmail邮箱已经失效。我和这个朋友的联系看来已经完全断了。可能他也死了。病痛多年他可能已经厌倦了人世。

他父母已经过世,好像有个姐妹但是关系不好。活在世间对他这样的残疾人估计没什么乐趣。

我可能是他们那一段长长的跨国网恋的唯一见证人,或者是知道内情最多的见证人之一。今天觉得有义务发表这段文字,纪念一下两个孤独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