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家训

关于教育中的慢变量,以及浏阳秧田博士村

浏阳沙市镇秧田村是个著名的博士村,这个古村在建国后出现了26个博士,100多位硕士,以他们总共才5000人口的基数,这样的成就让人叹为观止,浮想联翩。

1

这样的读书氛围和该村第一大户罗氏家族历来重视读书的家训分不开,在这26个博士中,罗博士们占了绝大部分。这种家训,就是前两年出现的一个网络词汇,叫做慢变量,就是那种如蟒蛇一般的很慢但是力量强大的变量。

我也是罗氏后人,我那只读过小学五年书的父亲从小就和我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这是父亲唯一能够说出来的文绉绉的话,而且在我童年时期反复说起,所以我记忆深刻。

每次他说出这句话鼓励我读书,都会补上一句,这是我爷爷从小反复叮嘱他的。

爷爷和父亲都是瓦匠,爷爷从小就是孤儿,应该是从没进过学堂,但既然他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当做我们家的家训,只能是民国时期高桥镇整个赋堂冲罗氏家族里读书风气潜移默化的影响。

我是长沙罗氏子孙,长沙东乡罗氏祖宗是金井镇罗代的十文公,宋朝时从秧田迁居长沙。

长沙赋堂冲罗氏作为秧田罗氏一个分支,虽然基本上世世代代都是赤脚农民,没能出什么响当当的大知识分子,但从来没有放弃过靠读书来改变命运的渴望,我的文盲祖父很坚定地将一股书香裹入每一个子孙后代的襁褓,因此三个姑妈在村子里都是读书人,另外村子里还有一个没多少血缘关系但是也姓罗的人家,出了我们这个村第一个大学生,也是个女性。

在文哥前后那个年代,培养读书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种“唯有读书高”的牢固的信念就如同《三体》里的思想钢印一样,支撑着整个家族你拉我拽将某根好苗子向前推向上顶。

2

那么在我们的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还有哪些也属于慢变量但是又普遍缺少的呢?

我觉得最重要的大概是独立思维。没有独立思维的习惯和能力,每次出现什么新闻,或者惨剧,我发现绝大部分人都只能看到事物的表象,看不到真正的根源,因此也改变不了什么家族命运,注定了只能当九菜。

什么叫做独立思维?就是怀疑一切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