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心理学

欢迎点击下方的标题,和我们一起用英语来讨论。Click the title below, to discuss with us about the topic if interested.

我一直认为,人性中那些与生俱来的动物属性是最强烈的,不可忽视也不可战胜,后天培养出来的道德观、文明社会属性则相对容易瓦解。昨天观看柴静的纪录片《陌生人 – 对话圣战分子》,似乎印证了我的这个结论:那些欧洲国家的前圣战组织狂热分子,很多都是欧洲社会的精英,知识层次很高,远远超出寻常欧洲百姓,接受采访时,也表现出了比较强的思辨能力,并不是书呆子,但是他们都曾经成为狂热的圣战组织成员。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说,教育会让一个人产生本质的改变,那他们这种情况就完全说不过去。欧洲向来是追求包容和多样性的文化,与圣战组织鼓吹的大同世界截然相反,为什么在欧洲和平世界长大的孩子,会轻易走向圣战组织的怀抱?只能用一个推论来解释:这些年轻人的内心深处,与生俱来的基因里就有对圣战组织理念的强烈归属感,也就是说,他们的这种暴力基因是娘胎里带来的。

你去观察国内那些玩手机上瘾的孩子,有两种比较明显:玩《和平精英》打枪游戏的很多,男孩为主,另外一类就是玩《王者荣耀》,魔法为主,没有那么暴力,男孩女孩都有玩,还有一些女孩玩的就是纯粹幻想浪漫型的,完全没有暴力因素,比如一个好像叫做《光遇》的游戏。这种选择背后的心态肯定不是家庭和学校教的,只能是天生的 – 有些人天生就是古代部落战士的后代,有些可能更强调策略和思考,还有一些则对暴力天生没有任何兴趣。

其实消灭敌人不一定是为了称王,可能大多数喜欢打枪强调暴力的人纯粹只是为了消灭不同的声音和意见,这样整个世界就统一和纯粹了,至于谁来当首领,这个不重要,至少自己并不想当这个首领。

文革中我们也看到了类似的武斗,很多少年很小就想加入各个帮派,然后不顾一切去消灭别的帮派,并不是为了自己能够出人头地,而是为了自己这个帮派能够占据统治地位,这样自己就有了安全感了 – 这就是动物属性。当首领并不安全,当一个强势首领的跟班比较安全。

也许我们每个人内心都仍然有这种原始部落或者猿猴时期带来的基因:为了自己这个部落能够占据优势地位,需要不择手段消灭其他部落的敌人,这样就可以分得多一点食物,给自己和家人多一点活下去的机会。

这个基因在强调团队合作的现代社会仍然很强大。即使大家冷静下来都知道,现代社会,合作比争地盘更理性,更合理,但一旦被人洗脑,就会让这些理性的声音被压制下去,让原始丛林世界的那些早就过时但从来没有消失的规则浮上水面,占据心灵的统治地位。

《陌生人 – 对话圣战组织》这部纪录片里记录了比利时的一家人,五个儿子都是恐怖分子,至少说明这一家人的基因中有明显的暴力成分;另外还有一家人,男主人听说父亲去了伊斯兰国,立马跑过去想将年轻的儿子带回来,结果发现自己原来也对那些血腥的东西很着迷,当然最后他自己并没有被招募,还是回来了,但好像并没有成功将儿子带回,年轻人死在了中东战场上。

在中东那些伊斯兰国席卷过的土地上,最残暴的人,很多都来自欧洲那些受过大学教育甚至是硕士和博士的外来援助者。说明在我们这个现代文明社会,不管是哪个国家,都有一少部分人,内心深处是狂热分子,为了自己的某种类似乌托邦社会的理念和纯粹的秩序,为了消灭异己分子和不同的声音,可以视人命如草芥,哪怕是自己的同胞,和亲人(比如文革中的六亲不认)。

这些人让我想起国内以前的读经班,两者很相似,都是为了父母老师自己所谓的理念,让很多孩子去接受暴力的洗脑,一个是以神圣的伊斯兰之名,一个是以中国古代圣人之名。既然对自己的亲生孩子都可以这样做,如果有机会,对那些不是自己亲生孩子的陌生人,这样的父母会采取怎样的行动,以便让他们老实站队,不再发出不同的声音?我想如果文革重来,这些读经班的父母和老师肯定不会甘于平庸,他们肯定会出手,要么暴力反抗,要么暴力对待身边发出不同声音的陌生人,比如我这样的从来不赞同让幼儿去读经和背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古代英语的老师。

这些人也让我很容易想起阿斯人群。阿斯和自闭症患者的共同点就是只看到事情的局部,只看到自己认为重要的那些规则和标准,其他的标准哪怕再重要再明显,也绝对不承认,这点和这些圣战分子很相似,甚至一样。

我们中国的家长中还有一群人叫做“鸡娃妈妈”,同样可以在她们身上看到这些性格特征,宁愿牺牲孩子的童年,牺牲孩子的健康,也要让她们去上各种补习班,做各种习题。如果抑郁了,休息一段时间继续推到学校去。在我这样的人看来,这样的妈妈很残忍,我想内心深处可能她们自己也知道自己有些疯魔了,但就是没有力气走出来。

这种心态和那些圣战份子,和那些文革时期的红卫兵何其相似。

那么多的抑郁症孩子,跳楼的跳河的,那么多害怕迈进学校校门,或者走出卧室们的学生,其实本质上都和社会中的这个鸡娃人群有直接关系 – 就是很明显教学方法与时间分配不合理,也要暴力坚持不容许反抗的家长和老师。

对那些年龄幼小的孩子,他们的恐惧还有另外一个成分:感觉鸡娃妈妈的教育不对劲,但又没有足够的逻辑推理能力去反驳。我之所以在最早开始接触中国教育时就强调辩论赛的重要性,潜意识里就是想给学生们一个工具,来反驳那些不合理的家庭和社会规则,而这几年我很关注心理学,潜意识里也是想找到另外一个工具,或者说武器,去化解那些对立面阵营里射出来的枪炮。

伊斯兰圣战分子有一个手势 – 朝上竖起食指,意思是“主只有一个”,不信他们的主的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幼儿,都不是人,都是通往荣耀之路的障碍,都可以牺牲,可以碾压。我想那些红卫兵的眼里,被批斗的人包括老教授和怀孕妇女,也都不是人。那些将孩子送进杨永信的学校或者那个豫章书院的家长眼里,他们的孩子是不是也不再是人?

这次美国夏令营,让我充分认识到了中国的成年阿斯这个人群可以带来的破坏力和压迫感,不仅仅是给其他人带来压迫感,也给自己的孩子和家人带来了痛苦,因为这次美国夏令营一个月时间里,可能有大半孩子的脸上是不容易看到笑脸的。如果他们的父母足够宽容,应该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之所以没有足够宽容,根据我的观察,是这些成年阿斯父母根本不承认自己的偏执和心理问题,所有的问题都是外界环境造成的,包括社会制度中的不公平。

如果说将来下一步我想做什么,也许就是这件事 – 帮助这些缺乏基本的心理学常识的中国成年阿斯认清自己。

澳洲🦘森林大火图片

Join our English writing class, and discuss about the following topics: ()

今天是2022年1月18日,年前第一期山水之间冬令营第一天报到的日子,上午下棋(同学们的决定),下午去徒步,晚上一边打牌,一边聊天。我注意到小侯同学整天都情绪不振的样子,一整天都没有笑。

“你是有什么心事吗?”我问他。

他摇了摇头,没有解释。但很明显他不仅心事重重,而且在山里还和我这个老师有过一场误会,不过很快和解了。

后来九点了,我说这是冬令营的休息时间,两个初一的孩子都说太早,睡不着,一般都是晚上十一点之后才睡着。小侯在学校寄宿,他说总是要到晚上深夜才睡得着,然后白天又没什么精神,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从记事起就是这样。

我根据他说话的蛛丝马迹,猜测和安全感缺失有关。小侯马上肯定地点了点头,这点让我有些吃惊,一般这个年龄段的少年对于心理方面的判断不会这么笃定。

“我整个小学阶段是没有什么朋友的。”这话他说了两次。

不出所料!小侯看上去和我是同类,于是我打开我手机上的知乎,找到阿斯伯格综合征,让他做个自我判定,看看是不是阿斯。

他看了一些时间后,说有点类似。看得出来小侯不太喜欢被当成病人看,于是我赶紧和他解释: 乔布斯、马斯克等天才都是阿斯,甚至爱因斯坦也是情商不高的。这种阿斯伯格综合征并不是低能弱智的代名词。这让小侯高兴了些。

为了准确找到小侯安全感缺乏的根本原因,我们俩继续深挖,白天几乎不说话的那个男孩这会儿简直滔滔不绝,说自己:

  • 性格上更像父亲
  • 喜欢深度思考,找事物表象之下的原理
  • 对体制内教育抱有深深的怀疑,但又挣脱不开,因为内心是个自卑的人,一直以来大部分身边人都不理解自己,不同频,没办法交流。
  • 班上绝大部分同学都被体制化了 institutionized(来自电影 肖申克的救赎),自己也开始有一点被体制化,很无奈,很无力。对于自己心中的那些对z治书中灌输理论和态度的怀疑,在校园里找不到一个倾诉对象。
  • 和妈妈的交流不会有今天晚上这样深入,和爸爸的交流比妈妈少。他们都很忙,小侯表示理解。
  • 喜欢罗辑思维,喜欢数学,物理化学也还勉强,其他科目都不太喜欢,对于英语,语法知识不难,但不喜欢记单词,所以英语成绩不好。
  • 晚上睡觉不敢把手脚伸出被子外,总感觉会被人砍掉!(旁边初一男孩小谭也赶紧说他也是。)
  • 他们小时候睡觉是蒙着头睡的,因为害怕。
  • 晚上睡不着,脑子里想的有鬼神,也有其他事情。
  • 不太把别人对自己的表扬当一回事,但会把别人对自己的批评很上心,有时候会伤心。
  • 小侯一直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很失望(罗老师告诉他,喜欢深度思维追求事物本源就是非常棒的一种特质,将来不怕没饭吃)。
  • 对于一些很喜欢的东西,有时候会很疯(阿斯的特征)。

根据这个孩子的描述,罗老师进一步猜测,小侯是个轻度偏中度抑郁症患者。这个结论让小侯又有些担心,直到这种病不是想象的那么可怕,他才稍微放下心来。

总而言之: 12岁的小侯同学今天很有收获,我也很有收获。

大概两年前,我带着一个16岁的自闭症少年前往张家界覃山学校,从那之后,开始关注家族基因对一个人的命运的影响,还有九重人格特征[16重?]等等话题,越来越相信,一个人碰到的生活中的问题,大部分都是因为人格特征,还有家族基因决定的,和教育的关系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基因是生物特征,人格特征其实也和脑神经有关,与家族基因一样,都是在生物层面对人的行为产生作用。也就是说,一个人一生下来,很多东西,其实已经固定了,我们做大人的,做老师的,千万不要把力用错了方向,对于那些已经固定了的领域,不要强行去改变。

今年的第二期冬令营,本来是双语戏剧营,因为要展示给家长看。现在我们搬回到了山水营地,想了想,决定尝试一下这个心理分析主题:

从基因和人格特征还有脑神经的角度,去分析自己以及身边人的行为特征。

为什么要这么定?有什么好处?

有一个基本数据: 据说中国得抑郁症的患者比例高达16%。其中压力很大的中学生和他们的父母比例应该会更高。大部分少年儿童的抑郁症都来自于家庭,主要是父亲或者母亲与儿女的激烈冲突导致的。这些做父母的其实都知道自己对孩子的态度不对,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脾气,所以,这里的关键着力点其实不是原生家庭,不是父母的态度,而是控制力。

也就是自控力,情绪控制能力,这个自控能力主要是天生的,也就是说能改变的幅度不大。那些从小就哭闹个不停的孩子,长大以后都会有脾气大、急躁的特点。而从小阳光灿烂很少哭闹的宝贝,长大了肯定会情商高。

别告诉我,小宝宝经常哭闹只是因为肚子饿,或者没人给予足够关注等强词夺理的原因,事实上,家长给予哭闹孩子的关注和精力要更多,不存在肚子饿等问题。

那有些家长会说,如果都注定了,我们就听之任之吗?当然不是,我只是说要学会用庖丁解牛的方法去处理一些学生的情绪和性格问题,和庖丁一样,对牛身体里的硬骨头要避开,别硬碰硬,那样一样可以解开牛,还快得多。

委内瑞拉的Moraina山,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地方之一。

九重人格特征可能对一些朋友来说也需要解释一下。大家可以去知乎等网站上搜索一下这个词。我测过一次,好像属于逻辑什么型的比较少见的类型。

我们与其他人产生的冲突在很大程度上受到自己的人格特征的影响,比如我罗老师,遇到事情喜欢用逻辑思维去应对,而不是很重视感情这一块,说话做事倾向于对事不对人,我们这种逻辑型的人也因此比较喜欢独处,因为要应对很多人的感情对我们来说是个负担,一点都不好玩,派对、聚餐等对我们这种逻辑型的人格来说都是尽量避免。

所谓内向性格大多数时候就是这么来的,并不一定是胆怯或者害羞,只是不喜欢浪费时间去察言观色。

学生们了解了关于家族基因特征和九重人格这些基本知识和分析方法,以后遇到烦心事,就不至于堵在心里,可以自我梳理了。这就是我打算举办一期这样的冬令营的目的。

基因是一种很强大很坚固的力量,懂得利用它,在普通人眼里属于缺陷的基因可以发挥出独特的光芒。比如不少艺术家和文学家思想家都是抑郁症患者,甚至狂躁症,一个情绪很稳定的人基本上不可能创造出什么伟大的作品。

当然,户外运动、英语情景对话、双语讨论会、辩论、公益活动都会穿插在我们的九天八晚冬令营中的。

收费

4500元,9天8晚。

参加过冬夏令营的同学九折优惠,两人抱团九五折,三人抱团九折。

可以中途插班或者离开,按天算。

开营日期

1月18日 – 26日

带班老师

罗军

需要带什么

除非特殊情况,比如抑郁症,否则别带手机,查字典我这里有备用手机。其次,请带一个翻译笔或者翻译机。两双运动鞋,一双棉鞋[有后跟的]、一双雨靴。水杯、书包。

有哪些户外运动

默认会安排两天骑行,如果是低年级孩子多,就到浏阳博士村[来回70公里],如果体力都不错,就骑行到平江厚元美育基地[来回120公里]。我们有单车。

默认会有两次山地穿越徒步,一次穿越黄英寨到达白鹭湖[13公里],一次环金井湖徒步[18公里]。

英语情景对话

就是师生一起来进行异国他乡土地上的角色扮演: 罗老师扮演美国或者英国本地人,学生扮演初来乍到的中国留学生或者小游客,等等。

罗老师可能会成为曼哈顿街头的一名巡警,提示几个年轻留学生会有游行队伍经过,需要让一下路等等。或者小游客可以顺便问一下路,如何去看自由女神像。

双语讨论会

经过前段时间的实践,我们发现很多同学喜欢听我讲一些国外见闻和人文、心理学、政治经济相关的小知识,正好可以穿插一些英语口语进去。也就是说,罗老师先用中文讲一段,不超过一分钟,然后提醒自己用双语再讲一遍,同时鼓励学生提问。同学们的问题如果是英文回答的,很好,如果不会或者不敢,那就可以让罗老师或者其他同学翻译成英语。

这种形式的双语课没那么枯燥,我们计划每天组织三次,在三餐饭之后进行,每次20分钟到半小时。

也就是说,除了辩论赛,这个节目将成为我们的冬夏令营的另外一个固定活动。

常见的讨论会主题是: 自由、尊重、教育、未来、人工智能、政治、军事、音乐、电影等等。

作文

山水营地一直很重视学生的写作能力。我们如何辅导?先从提问开始。

比如作文题是 春节,那就引导学生自己围绕春节提问。中国人为什么要过春节?传统节日就一定要重视吗?难道不过传统节日,就不是中国人了?不是中国人又怎么样?春节有什么不好的习俗吗?等等。如果一个学生可以提出二十个问题,然后自己去搜集资料、看书,找答案,那么再来写这篇作文肯定就不难了。

口语、听力和快速查单词

我们今年会每天组织一次到两次快速用手机或者翻译笔查单词翻译句子,和跟读英语的分组比赛,一旦养成了查单词和跟读的习惯,就有了很可靠的学习助力。

如何报名

请将孩子的信息包括身份证号码等发给罗老师,微信 amasia。

孩子年龄

8-15岁。

作业

每天晚上会有一到两个小时写作业,主要是英语作业与作文,我们可以辅导和检查。天气不好也会在白天安排作业。

地点

长沙县金井镇,山水之间露营基地。

心理学是另外一个与我们的日常生活联系异常紧密,但是被大多数人忽视了的学科。我估计大部分中国家庭都有内部矛盾,包括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矛盾,青春期问题等等。因为中国家庭都没有去看心理医生的习惯,所以这些矛盾都只能内部消化,但往往又消化不了,父母子女都没有相关的训练和知识积累。所以我们学堂将在设计学习任务的时候,把心理学内容装进去,大家以后能用相应的知识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

还有社会学,其实也是类似的情况,与我们所有人的生活密切相关,至少比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这些联系更密切,但是只有少数人去学习。这方面知识的缺失使得大部分成年热都只能看到社会现象的表象,看不见其根本原因,碰到一些社会性事件的时候会会恐慌,或者稀里糊涂卷入。

几乎可以肯定在现在的中国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会出现很多大事件,出现社会动荡,如果有一定的社会学基础,会知道躲在什么地方最安全,或者抓住机会一战成名。

绝大多数工作都需要人与人之间的合作能力,沟通技巧,这些能力的基础之一就是心理学。

我们每天晚上要合伙做一期广播节目,负责写稿的学生就要去分析民众的心态,同时要去听时政分析专业人士的节目,学习人家如何看待那些社会现象,这都是很好的课堂。

在学堂内部,我们会尽可能让同学们自己开会决定如何开展项目,包括白天的项目,和晚上的双语广播电台节目制作。这些沟通协调过程就是非常好的锻炼。另外,我们需要经常出去采风,和金井周边民众交谈,采访,这些也是我们学习社会心理学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