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思维方式

[2020来信] 09 哲学 & 批判性思维

人生是一场与几十亿人在一大片土地上进行的长跑,除了要耐力,要体力,也要找准方向,尽量跑直线才能赢。哲学,就是引领我们的学生们跑直线、不走弯路的那个灯塔。

哲学思维应该说就是能够看到事物本质的能力,站得高,就看得远,不会走弯路。这个能力对普通大众也许不是那么重要,反正任何一个社会都需要大部分人作为跟随者,作为奉献者,但是,山水学堂的使命是培养出社会的精英、甚至领袖,哪怕只是为了自己的家人和同事朋友,他们必须学会跳出普通人的思维模式。

中国经过几十年的洗脑,绝大部分人已经根本没有独立判断能力了。大多数家庭里,都是老少三代在重复同样的认知错误,被权贵阶层利用而不自知。所以,让我们的学生具备基本的判断能力,对哲学、宪法、人权、普世价值、未来、人性、主权等等有一个基本的了解,显得很急迫。

学习哲学,需要大量严肃深入的阅读,比如四书五经,然后把感想写进博客。当我们知道自己的文字必须面向大众时,会迫使同学们认真对待自己笔下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观点,尽量把问题写清楚。这也是我们要求每天写博客的原因。

培养批判性思维我们主要在时政分析的时候进行。这些时政分析先在博客里写出来,然后广播电台节目录制时就可以考虑作为节目内容的文本。中国的媒体上经常出现让人看不懂的无法置信的新闻报导,正好拿来让我们的学生去点评分析。在中国,普通民众没有这样的表达机会,但在国外,包括港台,这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相信,在现在这些孩子长大以后,作为国家民族的主人去自由表达对这个国家出路的主张将成为一种常态。所以,虽然现在这样的学习和训练看上去没什么实际用途,但是将来会有用的。领导力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顺便说说阅读。

阅读是学习的非常重要的途径,但不一定是最重要的途径,如今音频大课越来越多,有些优质课程是付费的,但对我们来说很划得来,因为这些音频课程我们可以一边干活一边吃饭一边听,一边在乡间徒步一边听。这样的课程可以让我们有更多时间去锻炼身体,体验自然。拿哲学课来说,王东岳老师的音频课就非常棒,他讲解得平白易懂,普通话也标准,比起读深奥的哲学书来更好懂,没有压力,对眼睛的保护也很重要。而且他的哲学课题很多本来就是年轻人感兴趣的,比如:他从哲学的角度解释了为什么至今没有外星文明来我们地球,地理环境对东西方文明不同所产生的根本影响等等。

我们中国的家长因为平时都不阅读,更不懂哲学,总意味哲学不适合孩子,其实错了,他们很喜欢哲学,而且都很有悟性,只是学校和家长不给他们机会而已。

对于那些喜欢文史类学科,立志在这方面下工夫的孩子,听书、阅读和写作是最重要的学习方法,其中,写作所花的时间要占到一半才合适,这个比例比绝大部分学生平时在写作上所花的时间都要大;对于想成为一个程序员,想设计游戏的孩子,阅读的时间就会少一些,他需要更多时间去练习编程,看其他人的程序代码,靠自己不断思考,克服一个又一个问题。还有,对于一个喜欢动手的孩子,他的学习就应该是在户外为主,亲自动手做一个又一个东西。

山水学堂的阅览室以电子书籍为主,除了节约成本,选择面也广一些,毕竟所有书都有电子版,但只有少数书有纸质版,而且国内外的书都可以直接下单买,包括禁书。

除了阅读,辩论是我们学习哲学的最主要方式。熟悉我们的家长朋友应该知道,山水之间夏令营冬令营几乎每天都有辩论赛,目的就是训练孩子们的哲学思维。孩子们对那样的活动很感兴趣,因为感觉收获很大,哪怕只是八岁的孩子。实际上,参加过我们的辩论赛的孩子中还有一年级小朋友,表现也让人吃惊。

培养孩子们的哲学思维其实一点不难,越是年纪小,越容易培养,成年人的思维已经普遍固化,有些人是无可救药。

合作写科幻小说是另外一个学习哲学的途径。《三体》这部科幻巨著就提出了人类的很多终极问题,我们的师生们可以通过科幻小说的形式,一起来提出一些关乎人类命运的问题,并给出我们作为少年人的答案,比如关乎人工智能会不会一直与人为善,外星人会不会给人类机会,家庭会不会最终不存在,爱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人类如何才能长生不老,等等。山水学堂总是倾向于向远方看,很远的地方,你的孩子如果想象力丰富,说话做事总是显得与众不同,或者特别内向,比较沉默寡言,就特别适合我们这里。

中国绝大部分家长都认为,不管人工智能会不会替换人类的工作,最终驾驭人类,那都是遥远的事情,即使那一天到来了,也自然有人去应对,现在不需要去关心那种事情。我不这样认为,半年前,没有人会想到今年春节会来一场全球大瘟疫,所有学生都只能在家里自己学习,要是那个时候我提出这样的猜想,肯定没人理睬,说我这个老师管闲事,不做正事。结果呢?

虽然哲学并不是专门研究未来的瘟疫和灾难的,但哲学是判断未来世界的最重要的依据,这个未来正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朝我们飞奔而来,就如同一场淬不及防的瘟疫。人类科技技术进步越快,被淘汰的速度也就越快,新事物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会带来极大的危险,这就是霍金这样的科学家和比尔盖茨、ELON MUSK 这样最杰出的人类精英都在担心,人类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遭到毁灭,不是被一种超级病毒,就是被人工智能。

2020肯定不是你的孩子成长过程中的最后一次大变故,肯定也不一是最糟糕最可怕的。比起他们考上一个不错的大学,为将来的灾难做好准备更要紧。

相信我,山水学堂出来的孩子,将来不管是生活在一个太平盛世,还是乱世,都会比其他同龄人活得轻松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