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抑郁症

抑郁症患者和普通人的大脑里面,有什么区别

科学家比较了抑郁症患者与普通人的大脑,发现了一些不明显但是很重要的不同点,其中包括:灰质不正常、大脑萎缩、杏仁核更活跃。

大脑里的灰质指的是那些由细胞体和神经细胞组成的大脑部分。大脑里还有一部分是白质,这些相当于电脑里连接各计算单元和存储单元的管道,英文叫做tract。抑郁症患者的大脑中,负责自我认知和感情的这部分大脑区域灰质要比正常人厚一些。

很多人说阿斯患者和抑郁症患者以自我为中心,也许和这个有关。

大脑中有一种荷尔蒙叫Cortisol,这是压力荷尔蒙,那些抑郁症患者的大脑会释放大量的Cortisol,比正常人多。这会导致患者的一部分大脑缩小,比如海马体和前额叶皮层这两个部分,而这两个部分和记忆与做决定有关。

大脑里的杏仁核是负责调整感情的。抑郁症患者的杏仁核要活跃一些,尤其是当患者面对一种消极刺激的时候,比如面对一张苦瓜脸或者愁苦的脸。而当抑郁症患者和正常人面对一个快乐的人的时候,这种差别则不大。那种叫做cortisol的压力荷尔蒙可能是导致这种过度活跃的原因。

上面提到了大脑结构的变化,还有一些化学变化等,现在的研究人员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变化是原因,还是结果。另外,吸毒和使用各种药物上瘾的情况很多,不少抑郁症患者会去用药物或者喝酒来对付自己的抑郁,这使得医生找出根源变得更困难。不过在中国,至少对这些青少年抑郁症患者来说,不存在这种问题,诊断相对简单一些。

抑郁症患者互助夏令营:7天6晚,包吃住,2100元,长沙县金井镇井溪村

我们是一家位于湖南省东北部的乡村夏令营,今年想尝试开一期抑郁症患者夏令营,在等待有人合作,如果您有兴趣加入,一期来组织,欢迎和我们联系。

时间:7月4日-11日

桃花洞
桃花洞

国内专门针对抑郁症患者的夏令营不多,湖南地区似乎没有,作为一个从小就有些抑郁的中年人,那种孤独无助的感觉让我至今记忆犹新,所以我想尝试一下。

抑郁症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说我的理解

我自己从小就有些抑郁,但不是特别严重,这些年接触到了不少抑郁症的大人与孩子,开始观察思考,注意到几乎所有的抑郁症患者都是属于有个性的人,就是说我们思考问题和做事的那一套逻辑与众不同,于是与周围的主流社会不断地产生冲突,久而久之就疲倦了,抑郁了。

所以关键是:大家的思维模式不同,世界观不同,导致抑郁症患者持续受到打击,所以产生抑郁。

你去看抑郁症患者,或多或少在某些方面会表现出某种偏执和极端,当然这种偏执和极端有时候会让一个人的才华得到闪耀,成为成功人士,所以不一定是坏事。

那为什么少数人的思维模式会不一样呢?

这是大脑结构不一样引起的,不是所有人天生下来大脑结构都是均衡的,正常的,有些人会由于基因或者娘胎里的子宫环境等原因产生不一样的大脑结构,某些方面的能力超出常人,而某些方面的能力就弱于常人,于是行为举止和思维方式评价标准都会与众不同。

这也不是最大的问题所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倾向于认为人生下来都是一样的,中国人一直忽视个性,所以总是用同一套标准去要去所有人,这套标准就是大多数人的标准,而那些弱势群体和边缘人群就会很不适应,很难受,反抗一段时间发现没用之后,就抑郁了。

两人九五折,三人九折,六人八五折,十人八折。老学员可以打九折。本镇孩子参加营地活动,回家住,回家吃晚饭,六折优惠。

 

转发集赞50个,优惠100元。

家长陪同收费

家长陪同是150元一天,含吃住,欢迎一起参加户外活动,但我们不负责家长的安全。保险:请家长自己帮孩子和本人购买保险。

 

王家祠堂的天空+爬山虎
王家祠堂的天空+爬山虎

招生对象

10 – 18岁的抑郁症患者。

一周活动安排 SCHEDULE

第一天:报到当日

预计中午左右到达营地,下午两点左右:破冰会议,然后在村庄里散步,熟悉周边环境:千年古井、古寺、唐韵茗铺等。

学生入营安顿下来后,由本地志愿者和学生带着认识周边的村庄环境,大家一起去旁边的九溪寺敲钟、拜佛、爬山。九溪寺近在咫尺,是一座有两千年历史,唐朝初年李世民时期兴建的古寺。

破冰大会:主任介绍营地活动安排,认识辅导员,让老学员读营规、解释这些规定。分组,五人一起开展这一周的活动,确定每组组长和副组长。

Bob Dylan

每天下午四点,都是去河里游泳、捉鱼、摸螺蛳河蚌,或者在村子里骑单车(两旁都是稻田,没有危险)。

每天晚上都是辩论赛,或者故事接龙,或者罗老师讲在美国的经历,轮流来。

熟悉中国地理的朋友可能有印象,在我们湖南省地图上方,是洞庭湖,湖南的一道天然屏障,将北方平原和中原文化隔绝。在长沙的右方,湖南省和江西省之间,是绵延的山脉。所以,我的家乡金井镇在长沙城的东北方向,实际上处于一个相对狭长的南北通道上,这是一个中华南北文化交融的通道。这样的地理位置使得我们的村庄成为了一个有故事的营地。

金井镇井溪村金龙坝
金井镇井溪村金龙坝

第二天:

穿越黄英寨+斗米冲,12公里山地穿越,很刺激,对于抑郁症患者释放内心的情绪很有作用,而且对体能也是一个挑战。黄英寨200米高,斗米冲是一个荒废的山谷。

夏令营的组织形式

由于我们的互助营的目的和其他学习为主的营不一样,所以组织形式也不一样。

首先我们需要尽可能地创造营员之间的沟通与交流,所以小组竞赛之类的活动会比较多一些。

其次,尽可能地由营员们来组织每天的活动,出错了也不要紧,给他们这个机会。

另外,可能大多数抑郁症患者平时都不太运动,所以我们尽量多安排一些户外运动,争取让大家喜欢上户外,保障一个好身体。

长沙县白鹭湖
长沙县白鹭湖

第三天:

去敬老院采访,每人找一个老人,记录一个70年前的故事,回来后,修改,争取合并成册发表。有些抑郁症患者是有文学天赋的。

听这些八十岁上下的老人讲述过去的故事,关于日本兵的、国军的、驼子兵、土改、大跃进、浮肿病和大饥荒、湘江风雷、破四旧、出工、修三线等等。在乡下,还有一些九十多岁的老人,仍然可以比较清楚地讲述当年的悲惨世界,只是需要当地人当翻译才听得懂。

第四天:

茶园+石壁湖公园10公里徒步+采茶(可以骑单车)。营地距离茶场大概两公里。

金井茶园
金井茶场

第五天:

用泥巴和石头钢筋制作一个披萨饼烤炉。一天之内是做不完一个烤炉的,大家只是尝试一下合作与动手,还有光着手脚玩泥巴,接地气。

井溪村稻田
井溪村稻田

第六天:

去山里开荒,锯树,用木头搭建小房子。

小河游泳、玩水

内向的人,抑郁着都特别喜欢水,大概是因为水是流动的,对人没有约束的感觉。我们营地前面就是金井河,水不深,水质也很好。每天傍晚都可以去玩水。

菜园
菜园

集体小说创作

暂定下午重点是集体文学创作时间,我们想尝试一种在线合作形式,让大家离开营地回到家之后,还能够通过集体文学创作保持联系。

和辩论赛一样,这也是一种集体智力型的活动,组织得好的话,也许会受同学们欢迎。也许跟辩论赛的成功与否一样,关键是要有比较专业的写作者加入团队,比如家长和老师。

暂定小说里有一个主人公是成年阿斯患者,至少有两个配角是给主人公制造各种麻烦和挑战的同事或者亲人。

集体小说创作

团队分工

  1. 导演:负责协调大家的写作,人员分工,组织开会讨论,负责财务后勤,负责找参考资料、图片、视频、纪录片等。还要负责对大家的写作及时提出修改意见,确保统一。他要负责不断提问:假如这个角色。。。会怎么样?假如。。。偏不。。。会怎么样?这个角色凭什么要。。。?这个角色。。。会不会变成一个坏人?这个角色。。。要是意外死了,会怎么样?反派是不是弱鸡了一点?是不是显得太蠢了?是不是也应该有闪光的一面?
  2. 编剧:主要负责时代背景设定,大致故事轮廓,冲突设定,负责写故事情节,将各位角色的文字串起来。
  3. 主角:1-2人,主要写主角的语言和动作,以及心理描写。
  4. 配角若干。一个人可以写好几个配角。
  5. 道具灯光服装化妆:1人,专门负责在大家的文字中插入场景描写,人物外貌细节、服装、天气变化、环境等。

具体来说就是合作写一部多角色小说。类似美剧里的《老友记》。其他家长和老师也可以在里面扮演一个群众演员,比如酒吧服务员等。

金龙坝
金龙坝

用什么工具写?

手机或者平板,语音输入。写作现场只有一个手机,大家轮流对着这个手机语音转文字,故事接龙的方式进行。讲完之后由编剧负责整理修改。

如果参加者都比较成熟,也可以组一个微信群,大家直接对着各自的手机说,都发到这个群里。

山水营地
山水营地

结营

  1. 寻找抗战期间的长沙会战古战壕,尝试在地底下挖子弹壳。
  2. 写一封给未来自己的双语信,装在信封里,存放在营地一个房间里,等以后长大了,有缘的话,再来打开。
  3. 结营总结会。

回程。

山水营地辩论赛
山水营地辩论赛

每天作息

早上

  • 7:30 起床+晨跑(不能按时起床的也不会受到惩罚)
  • 8:00 早餐(没赶上吃饭时间只能等中餐)

上午

  • 餐后卫生+ 早餐例会(每天都有两到三次餐后会议,主要是展示自我管理能力,同时尽可能给大家一个公平发言的机会)
  • 户外运动(徒步)或者手工或者农耕

下午

  • 12:00 午餐 + 餐后卫生时间 + 午餐例会(自我管理时间)+午睡
  • 14:00 集体创作(文学或者艺术)
  • 16:00 小河游泳
  • 18:00 晚餐+餐后卫生时间+自由活动时间(如果是家长或者成年人,则自己安排)

晚上

  • 20:00 辩论赛 /故事接龙 /罗老师讲美国,三个活动轮流来
  • 21:00 晚间例会
  • 21:30 睡觉
  • 22:00 拉闸熄灯、关空调、关wifi (增强适应力,关注身边的环境和身边人)

山水营地的建筑外观
山水营地的建筑外观

关于抑郁症患者如何选择人生道路的讨论会

在我们进行各种户外活动时,路上一般需要休息,这个时候可以来讨论一下各自的烦恼、困惑,大家一起来出主意,觉得什么样的人生配置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谁来带学生

户外活动是罗老师,营地主人,美国海龟,加志愿者,也可能会有外教。在营地内,是同学们自己组织,每天都会选出一个营长,一个副营长,一个安全员,他们三人负责一天的组织活动,包括处理大家的纠纷。

环金井湖徒步
环金井湖徒步

同样地,本地孩子如果住在家里,六折优惠。请家长自己购买保险,报到的时候需要出具给我们的老师看。

培养批判性思维,走出思维的陷阱

抑郁症患者容易掉进一个思维模式的陷阱里出不来,所以容易与人发生争执,产生冲突。所以有意识地养成从多个角度去看问题,对自己和身边人的观点进行客观评价的习惯很重要,也可以说重点培养批判性思维,凡事都养成从正反多个角度去看的习惯,包括认清人性的多样性。

当然我知道抑郁症是有生理上的原因的,但从心理学的角度去治疗也很重要,如果不是更重要的话。我认为,只要一个人足够宽容,能够接受对方的立场和观点,一般是不太可能得抑郁症的。

当然也有很多人不是因为经常与人起冲突而抑郁,而是被主流人群排挤打压,这种情况的话,主要是需要学会选择自己的生活环境,比如尽可能在不影响生存的情况下,减少与人打交道等。

很多家长总是想方设法让孩子走出去,学会与人打交道,其实没那么重要,对有些个性的孩子而言,一辈子呆在小世界里更安全,更幸福。还是那句话,一个人的天性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强行去改变一个人的天性,比如说内向,也许会适得其反,让这个人变得更不自信。

山水营地的餐厅
山水营地的餐厅

渡过 与创始人张进

我是2022年6月中旬才知道渡过这个组织,和张进老师的,他是一个抑郁症康复者,我刚加入这个组织,所以还不能和渡过合作来举办这个针对抑郁症患者的夏令营,但我个人很认同张进老师这种做法。如果您还没有听说过渡过,欢迎订阅他们的公众号【渡过】,假如你家有抑郁症患者的话,可以省却很多心理医生咨询费。

张进不是一个心理医生,他是一个患者,兼资深媒体人,和崔永元类似,和很多国内的资深记者有相同的个性,相同的抑郁症。这个世界其实不复杂,抑郁症也不复杂,模式大同小异。这些较真的记者和良心律师在自己的内心良知与社会规则之间不停地做出选择和掂量,耗费了太多精力,所以陷入抑郁症的陷阱里。

室内设施,活动室,卫生间

营地教室
营地教室
山水营地教室
山水营地教室
山水营地教室
山水营地教室
山水营地图书室
山水营地图书室
山水营地单车棚 + 洗衣服的院子
山水营地单车棚 + 洗衣服的院子
晒衣服的房间
晒衣服的房间

辩论赛

晚上八点到八点四十分,默认是辩论赛时间。如果有家长,那么家长老师和学生混合组队参加。辩题一般是学生老师一起来推荐,然后投票选一个。

山水营地辩论赛
山水营地辩论赛

辩论形式很简单,就是双方一人一个轮流辩,不会辩不想辩就说一声pass,让下一个说,没有压力,不是比赛,重点是见识和体验。

辩论赛过后由第二天的新营长发言。

++++++++++++++++++++

抑郁症患者迈克尔 杰克逊

自我管理能力+营长管理制

每天早餐和中餐过后是自理能力集中训练的时间,包括个人卫生和公共卫生、洗碗、拖地、铺床、照顾宠物等。

每一期都设一个营长,一个副营长的职位,由学生们轮流担任,负责日常管理、纪律、点人头,安排公共区卫生、检查寝室卫生、喊人下楼吃饭开会等工作。一是训练领导力,二是让每个学生体会当老师当家长的艰辛滋味。

浏阳沙市镇桃源村桃花洞

营地安全

  • 山水学堂的后院
    山水学堂的后院
    每天平均开两次会议,内容包括总结安全问题,交代安全注意事项,会议由学生来组织;
  • 徒步过程中,走在前面的打草惊蛇;
  • 晚上睡觉,随时可以找到老师;
  • 户外活动过程中,我们会带上医药包。
  • 在户外活动过程中有可能会受伤,不过到目前为止,举办夏令营五年了,最严重的就是孩子在厨房被汤烫伤,骑单车摔伤,以及中暑。没有人被蛇咬过,也没有人被车撞过,没有人走失过,没有发生过食物中毒,没有人摔断过骨头。

户外活动有一定的危险性,最主要的威胁来自于三样:蛇、货车、水塘。

进山我们会让老师走在前面开路,而且提醒学生都拿根棍子打草惊蛇,到了山里,先把活动区域周边都用棍子敲打一番。一般来说蛇的威胁是不大的,乡下如今极少有人被蛇咬了。

对于货车,我们的大部分活动都在山里、乡间小路上,没有货车的威胁,另外,乡下货车出事一般是对那些骑电动车骑摩托车的,几乎没有听到过对行人出事的,但不管怎样,我们会尽量避开公路,反正到处有小路。

对于山塘,因为每天下午四点半到六点都是小河淌水摸鱼时间🐟,所以孩子基本上不会对山塘有兴趣。当然,我们第一天的安全课都会着重交代,小学生不能上公路,不能去池塘边玩或者洗手洗脚。

不需要担心河,金井河水很浅,四岁小朋友也可以下去玩,最深的地方也就一米的样子,何况我们至少有两个老师在水里观察。

长距离的大型户外运动一般都安排在户外野餐,午睡也是在蓝天百云下☁️,头枕着落叶🍂青草。

也不需要担心迷路,附近的人都知道,只有我们山水营地经常有外国人。这里外地人很少,民风淳朴,大家基本上都是在这片土地上居住了很多代的人,互相都认识。如果小孩迷路了,乡亲们会送到我们营地来或者和罗老师联系的。

中暑是有可能的,因为我们的夏令营有时候会在三伏天外出,或者午后徒步回营,这是让身体提高适应力的途径。但是每天的户外活动我们都会尽量提早在家长群里公布,如果家长认为孩子没办法参加全程,提早说一声,我们可以安排志愿者半路送孩子回营。

报名

下面的内容不是必须填写的。

带红星的项目都是必须填写的。

添加罗老师微信号 18163650056 ,将下列信息填写好复制给他。

孩子叫【张三】,【12】岁,【男】孩,他的身份证号码是【四三零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联系电话是【1234567】,微信号是【7654321】。想参加【月日】的营地活动。

他【没有】对任何食品过敏,【没有】传染病。我会自己为他购买意外险。

我知道参加营地活动难免会有磕磕碰碰,如果有任何受伤,我们会找保险公司负责理赔,不会找营地组织者。

金井湖游泳
金井湖游泳

之所以我们的旅馆叫做王家祠堂,是因为这里曾经有个古老的王氏家族祠堂,现在的小地名也保留了这个古老称呼,我们的乡村旅馆希望以命名的方式,将历史传承下去。

带什么来参加营地活动

  • 背包、水壶,小孩子带电话手表
  • 翻译器或者翻译笔(如今的这种产品翻译质量大幅度提高了)
  • 作业(每天最多两个小时做作业)
  • 不能带手机或者平板
  • 足够的换洗裤子、内衣和运动鞋👟,有冲锋衣最好,没有冲锋衣就带不怕刮破的厚一点的旧衣服。如果有爬山活动或者徒步,要带长衣裤。
  • 一双溯溪鞋(如果安排下河玩水的话)或者凉鞋。如果有爬山活动安排,请带登山鞋,没有登山鞋就带厚底的能抓地的鞋子。
  • 雨衣(如果预计有雨天)
  • 牙刷牙膏、毛巾、自己带床单枕套
  • (非必须)望远镜、放大镜、渔网、标本盒
  • 由于中午基本上都是在外野餐,请各自准备自热米饭。金井这边也可以买。

住宿条件

山水营地房间
山水营地房间

大多数房间是三人间或者四人间,单独卫生间。有些是大床,有些是小床,还有高低床,全部是实木床铺。部分房间有热水,部分有空调,没有热水的房间需要到公共洗澡间或者其他同学的寝室卫生间去洗澡,先报名的可以住空调房,没空调的房间有电扇。

山水营地卫生间
山水营地卫生间

我们有将近六十个床位,十八间客房。床都是原色松木,没有刷油漆。大部分房间没有电视机。

都有纱门纱窗。夏天有蚊子,床都有蚊帐。

三十个学生以内,可以都安排空调房。超过三十人,需要提前预定并缴费,我们可以加装一些空调。

营地伙食

晚餐伙食主要是盖浇饭 + 大盆菜,本地菜,有荤有素有汤。盖浇饭一般是三个菜。早餐一边是面条、蛋炒饭、包子馒头汤圆这些。中餐大多数时候是在外野餐,吃自热米饭,请大家自己带来。我们自己有菜地,养了鸡,村子里很多人家都养了鸡。

菜园
菜园

小姑娘玩水-金井河

营地志愿者

志愿者不需要支付费用。如果没有开车前来,那么欢迎帮我们管理下面的工作:

  1. 提醒每天的副营长安排学生去厨房协助做饭,饭后提醒副营长安排学生洗碗和打扫卫生。
  2. 督促营长每天的组织工作,包括饭后要组织开会,包括晚上要组织辩论赛和英语情景对话。
  3. 辅导孩子的作业。
  4. 协助组织户外徒步活动、故事接龙、早间英语口语对话、晚间辩论赛。
  5. 收手机平板,统一在志愿者房里充电。

如果有意向来成为我们的志愿者,请将下列信息填写好后发给罗老师,微信号 18163650056。


我叫张三,19岁,女,家住:,英语词汇量大约2000,口语水平:,希望成为今年夏令营的志愿者,入职时间:月 日,离职时间:月 日。我的体能情况:健康状况:。联系方式:

 

如果有骑行活动,开车跟随的家长都是我们的志愿者,协助维护安全。

长沙县第一高峰龙华山山顶 - 山水之间春令营
长沙县第一高峰龙华山山顶 – 山水之间春令营

认识金井镇,认识井溪村

Get to know Jinjing, and our Jingxi Village

一  历史与古战场

金井山中的战壕有几种,重要地段的挖得比较深,营地后山山顶就是比较深的一处,两端有两个很深的坑,应该是当年国军打日本人的飞机时高射炮就架设在这里。因为这个点在山顶,地势高,高射炮打得着小飞机。

中国军队当年很穷,没有多少战斗机可以在天上和日军较量,只能用炮打。

我们夏令营屋后同一个村子有一个八十五岁的老人,姓杨,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一辈子,他还记得当年炮弹在窗外飞过来飞过去的事情。

有一个老人当年在江西当逃兵,一路跑回了长沙,又在山里躲了两个月才敢回家。

在乡下,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利用间隙时间去周边村庄里采风,将故事和照片都整理成集 ,发在自己的自媒体上。

你知道吗?当年中国军队第一次拥有的坦克,从英国进口的,就是藏在我们金井镇的,当年沿海的大学和军事院校都往内地撤,其中一所交辎学校就在这里安家,也是中国第一支机械化部队训练的地方。

为什么金井镇的山中会有这么多古战壕?

这是因为,金井镇处于湖南与中原大地交流的一条相对狭长的通道南端,历史上不管是农民起义军还是官兵,日本兵还是抗日国军,白崇禧的部队或者林彪的野战部队,都无数次从我们金井镇打来打去,进进出出。这些战壕都是当年抗日战争留下的。金井镇是长沙会战的重要战场,薛岳将军的天炉战法中一枚非常重要的棋子。

我估计,在湖南以北,平原为主,植被的保护作用有限,类似这样的古战场很难保留下来,在南方,当年与长沙会战同等规模和激烈程度的会战极少,甚至可以说没有,差不多的大会战基本上也都在湖南,包括衡阳和常德等几个当年的湖南大城市。所以,在我们眼中不太起眼的这些战壕,也许在中国是很少见的战争遗迹。由于没有人保护,说不定哪一天就被挖土机推掉了。

山水营地图书室
山水营地图书室

回顾历史和战争

我喜欢带着学生们去这样的山水之间徒步,走一段,停下,坐在石头上或者老乡搬来的椅子上,和孩子们讲过去的故事,或者讨论关于战争与和平的主题。让孩子们带着一种紧迫感和使命感行路,思考生命的意义,和平的可贵。

山水学堂 - 茶园 - 跟我一起看世界
山水学堂 – 茶园 – 跟我一起看世界

五千亩茶园

金井镇有几千亩茶园,适合徒步穿越。

体验茶园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徒步穿越,一种是骑单车。我们营地有十辆单车。如果是冬天,一般是在上午九点钟左右出发,走乡间小路,去集镇西边的金井茶园,然后是湘丰茶园。虽然在国内不是很有名,但中国很少有这么大面积的茶场。

没有名是因为这里的茶是给普通老百姓喝的,不是皇帝贵族。

大家知道当年的鸦片战争是因为什么原因打起来的吗?实际上是因为当时中英之间的贸易很不公平,英国的货物进不了中国市场-清政府不允许,而中国的茶叶则每年从英国赚走大量银子。

鸦片战争之后,中国茶叶开始大量出口欧洲,寻常百姓家庭也可以消费得起了。那这些茶叶当时都是哪里生产的呢?历史书上交代不详细,实际上当时赚走欧洲人大量钱财的茶叶最主要产地应该就是我们长沙,包括金井。

到了后来,更是集中在长沙县如今的百里茶廊。这条茶廊的北边起点是金井,一路到春华镇,也许是全世界最大的茶叶生产基地之一。

北方的朋友可能以为冬天茶园就凋零了,实际上茶树是四季常青的植物,冬天虽然不产茶,不能采茶,但适合摄影和徒步。茶园里很安全,空气非常好,大家边走边唱,交流看法,讨论问题,很快乐的冬日时光。

东北虎繁殖基地 – 三珍虎园

不是华南虎而是东北虎,为什么林业部选择金井来繁殖东北虎我们不得而知。

这个虎园不是动物园,老虎的活动面积比动物园里的老虎大很多,现在有将近七十只老虎,少部分是孟加拉白虎,都是分家族居住在不同的区域,有竹林、水塘、草地、树林等等。和动物园不一样的是,这个老虎繁殖基地每年都有不少小老虎出生,一群一群相伴成长,小朋友们可以抱着这些小老虎照相。

我们夏令营和三珍虎园同在一个镇,都是旅游同行,游客们可以在我们这里直接购买门票。小朋友去看老虎还有优惠。

我们不仅仅是去看老虎,我们会带着绘画本,带着故事去看这些从遥远的东北和俄罗斯来到我们南方安家的可怜大猫。学生们分组坐下,捕捉成年老虎眼中的哀怨和残存的希望,也捕捉小老虎一举一动说展示的兽王天性,用画笔、用文字。这个老虎繁殖基地是中国最大的之一,位于茶园深处,游客不多,所以学生们在这里很安全,也很自在,工作人员大都知道我们本地唯一的一家夏令营。

除了在这里谈老虎的野化、它们的栖息地的恢复,我们也谈生态、谈未来世界、谈金井山中的小鹿,谈游客给老虎带来的生存机会和消极影响。

[双语阅读资料] 抗抑郁药的副作用 The Side Effects of Antidepressants

听好几个抑郁症学生说过,看病吃药对他们的症状没有多少改善,那些处方药似乎只是把症状临时压制下去,一旦停药就又回到原来的状况,于是都对这些抗抑郁药没什么信心。我于是特意去查了一下相关资料,看看外国心理医生怎么说。

现在疫情快结束了,山水学堂打算带一些学生去美国基地游学,其中可能会有一些少年是抑郁症患者,有可能需要和美国心理医生打交道,才能买到抗抑郁症处方药,大家需要对这些术语有一些了解。

Many antidepressants cause side effects that improve with time. 许多抗抑郁药会导致副作用,但它会慢慢改善。 For example例如, initial side effects when starting an SSRI can include SSRI 疗程开始时的初始副作用可能包括:dry mouth口干, nausea恶心, loose bowel movements腹泻 , headache 头痛and insomnia失眠, but these symptoms usually go away 但这些症状通常会消失 as your body adjusts to the antidepressant 随着你的身体逐渐适应抗抑郁药物.

When to Stop 何时停止用药

Under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guidelines根据美国精神病协会的指导方针, if you are taking an antidepressant for your first depressive episode如果你在第一次抑郁症发作时开始服用抗抑郁药, you should stay on it for at least 4 or 5 months after your symptoms of depression stop 那么即使在抑郁症状停止后,你也应该坚持至少4到5个月. Keep in mind 请记住,that you may need to try several different antidepressants to find the right option for you你可能需要尝试几种不同的抗抑郁药来找到适合你的选择, and even then, it can take 2 or 3 weeks to see an initial improvement即便如此,也可能需要2到3周的时间才能看到初步的改善. After that, it can take 3 to 6 months for symptoms to improve to the point that you are no longer depressed之后,症状可能需要3到6个月才能改善到不再抑郁的程度. Altogether, this could mean taking a prescription for about a year to get the full benefits总的来说,这可能意味着需要服用一年左右的处方药,才能获得全部药效.

If you have ongoing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如果你患有持续性重度抑郁症, or you have had three or more depressive episodes 或者你有过三次或三次以上的抑郁发作, the APA recommends treatment for at least a few years APA建议至少治疗几年. Doctors may also recommend longer treatment when the risk of relapse is high当复发的风险很高时,医生也可能建议延长治疗时间。.

This can depend on a few factors including your: 这取决于几个因素,包括:

  • Family history of mental illness精神疾病家族史
  • Other long-term medical or mental health problems 其他长期医疗或心理健康问题
  • Ongoing symptoms while you’re on medication 服药期间持续出现的症状
  • Ongoing stressors, such as trouble sleeping or work or relationship problems 持续的压力源,如睡眠问题、工作或关系问题
抗抑郁药和患抑郁症的少年

“Decide with your doctor what you expect to gain and improve from taking medication 和你的医生一起决定你希望从服用药物中获得和改善什么,” Baron says巴荣医生说. “Poor sleep睡眠不佳、low energy精神不振 and low self-esteem symptoms 和情绪低落灯症状 might respond to medication 可能会对药物产生反应,but antidepressants don’t take care of relationship problems.但抗抑郁药不能解决人际关系问题。”

Antidepressants and risk of suicide 抗抑郁药与自杀风险

Most antidepressants are generally safe大多数抗抑郁药通常是安全的, but 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requires that all antidepressants carry black box warnings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要求,所有抗抑郁药都用黑盒包装,以示警告, the strictest warnings for prescriptions 这是最严格的处方药警告. In some cases, children, teenagers and young adults under 25 may have an increase in suicidal thoughts or behavior when taking antidepressants在某些情况下,儿童、青少年和25岁以下的年轻人在服用抗抑郁药物时可能会有更多的自杀想法或行为, especially in the first few weeks after starting or when the dose is changed 尤其是在开始服药后的前几周,或在剂量改变时.

Anyone taking an antidepressant should be watched closely for worsening depression or unusual behavior任何服用抗抑郁药的人都应该密切关注抑郁症恶化或异常行为. If you or someone you know has suicidal thoughts when taking an antidepressant, immediately contact your doctor or get emergency help 如果你或你认识的人在服用抗抑郁药时有自杀念头,请立即联系你的医生,或寻求紧急帮助.

Keep in mind 不过请记住,that antidepressants are more likely to reduce suicide risk抗抑郁药更有可能降低自杀风险 in the long run 从长远来看,by improving mood通过改善情绪。

抑郁症学生: 请不要说我没病

如果你去知乎上搜索“抑郁症”,会看到很多抑郁症患者写的文章和个人经历,其中最常出现的一句话就是:

最讨厌别人动不动就说,你没病,你只是不开心。。。

为什么这句话会人那么厌烦? 其实很简单。作为抑郁症患者,真正需要的是别人实实在在的帮助,而不是啥都不懂就下断语:“你没病。”

言下之意是,我不打算帮你,是你太脆弱了。

对一个正在对抗疾病,被搞得精疲力竭的病人来说,听到身边亲人朋友这样的风凉话,哪能不生气? 哪能不更抑郁?

1

不仅仅是抑郁症,亲子教育领域的很多问题,都和抑郁症少年儿童所面临的这种情况类似。

比如多动症儿童,大多数时候都被当成故意调皮捣蛋,而不是当成一种大脑异常活跃的症状,于是本来应该以病人的身份获得帮助的儿童,面临了莫须有的不断的指责甚至体罚。

比如阿斯伯格症儿童,本应该被当成病人受到关爱,反倒以患病之躯承受了超出同龄人平均水平的压力和指责甚至辱骂,因为这种患者天生情商比较低。

还有自闭症,情商更低,也经常被误解为非常内向,或者不听话,于是家长老师会强迫他们去做一些不适合他们的只会伤害他们的事情,比如强行融入集体,而这只会给他们带来恐惧。

阿斯伯格综合征属于比较轻的自闭症,相同点是情商低,不同点是阿斯是高功能 high function,意思是能够应付生活与工作,而自闭症患者是低功能,工作与学习都需要别人帮助。

阿斯伯格综合征同样有轻有重,我自我诊断是轻度阿斯。旁人看不出来,但作为一名阿斯,我对有些事情的反应与常人不同,比如如果有人当面或者背后告诉我有病,不管是自闭症或者抑郁症或者是神经病,我都不会有多大反应,更不会觉得这是一种侮辱,我的第一反应一般是: 我得仔细分析一下自己,看看是不是真的得了神经病还不自知。

这种有异于常人的思维模式会使得我经常产生一种错觉,想当然地以为我不在乎的别人估计也不会在乎,经常在事后看到别人发怒才知道自己错了,忽视了别人那里要紧的某样东西,因此经常会发生冲突。

这也是抑郁症患者、阿斯、自闭症患者通常不喜欢与人打交道的根本原因 – 避免误会和冲突。

我们这样的人,做事情喜欢认死理,觉得情面啥的不重要,非常非常讨厌去请客送礼,更别说行贿了,在我们的思维模式里,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才是唯一需要考虑的,其他的都是浪费时间。

但事实上,大多数正常人会为了情面和脸面去做错事。这也是阿斯和常人不同的第二点。

如果你也是这种思维模式,缺乏耐心,讨厌请客送礼和搞好关系,那么很可能,你也有病。

2

对于教育,我们这样的人会想当然地认为,孩子才是唯一需要关注的焦点,经常会忘记家长的反应和情绪与孩子的情绪甚至利益是同样重要的。

所以我们这群人做教育总是苦巴巴的样子,因为我们与主流家长群之间是脱节的,我们的客户大多数自己就是少数派,极少有主流家长被我们说服成为客户的。

我身边现在有不少隐藏起来的程度不一的阿斯,他们不承认,或者家长不承认,我不太明白他们把自己藏起来的理由。反正对于我自己,知道自己是阿斯以后,人轻松了很多,不再自责,也宽容了一些。

山水学堂的第一个学生是个江浙少年,他读了两个月之后又回到了原来的初中学校读书,而且走之前,他母亲与我在微信上吵了一架,因为她说我不是医生,无权给她儿子做诊断。

事实上,在这个少年来山水学堂之前,他在家里和母亲吵得很凶,在班上成绩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学校内外都人际关系不好。但是从我这回去之后几个月,这个内向的小伙子有一次竟然给我打电话,说老师同学都说他好打交道了,容易相处了,成绩也不再垫底。

这是我这辈子接到的最让人高兴的一个电话。

只是很遗憾,最近再一次从一位家长那里听到了同一句让人难受的话:

你无权乱评判,你不是医生!

不评判,我如何做到因材施教?

3

今天一位老师再次和我说: “你走这条路会很艰难!”,她说得对。但我不会改变初心,山水学堂会继续招收不适应体制内学校的少年青年,而且是这样的学生为主。

今天一位家长再次和我提起了《心灵捕手》这部电影,他说一直在为孩子找一位《心灵捕手》里面的教授那样的老师,并且认为我就是。现在去看,还真的是这样子。我从来没有学过心理学,但是对于这些有个性的孩子,我往往能够做到比心理医生更高效地沟通,让他们释怀。原因就是: 我自己也是个异类! 我也受到过很多不公平的指责和对待,付出过比一般人多很多的艰辛。我能很轻松很自然地接纳学生的另类,而不需要学习。

4

中国人的受教育程度很低,又不读书和进行深度思考,导致大面积的自以为是,这个国家的很多严重社会问题,都是主流人群的自以为是造成的,包括抑郁症者比例竟然高达16%这个令人吃惊的数字,其中很多是少年儿童。

为什么他们会抑郁? 因为每天都被误解,被不公平地对待。很多孩子不是被累坏的,而是被气坏的。抑郁症少年都是心里窝着火无处发泄,才抑郁的。

家人的自以为是在效果上等同于对亲人的冷淡,使得很多抑郁症患者,包括孩子,求救无门,最终选择了自杀。

5

如果你经常去知乎上浏览,会看到抑郁症患者似乎都能说会道,所以抑郁症也不一定就很可怕,不少名人都是抑郁症患者,比如崔永元就是典型的能说会道,同时,他也是典型的直肠子,敢于与黑势力斗争。

很多抑郁症患者都是直肠子,不屈服,所以容易焦虑抑郁。一个八面玲珑在社会上游刃有余的人是很难抑郁的。

我们这个世界的很多严肃的大问题,是由病人牵头搅动的,比如乔布斯,比如马斯克,他们都是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所以,有病并不一定是个麻烦。

当然,阿斯病人里有大牛人,也有大奸大恶之人,他们的共同点是: 偏执。

偏执一般来说是天生的。如果可以通过后天的环境造成偏执,那么一般也可以通过意志力和习惯等改过来,但偏执往往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其实并不是环境造成的,至少主要不是。

我坚持认为: 大多数人忽视了基因遗传的力量。所谓的原生家庭的问题,其实也是个中间结果,并不是根本原因。基因导致原生家庭不寻常[大多数时候我不认为有问题],然后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也有些异类。

6

今天和朋友聊天,我提到自己是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话刚出口,又听到了那句话:“你不要给自己贴标签”。

这句话的熟悉程度就如同抑郁症患者老是听到身边人说:“你没病,不是什么抑郁症,只是不开心而已,多运动运动就好了。”一样。

为什么我们的大众会这么急着给别人下断语: “你没病” 呢?大概是因为害怕。为什么害怕?因为不了解,觉得和神经病差不多,是不治之症,觉得是诅咒。

那为什么大家都不了解? 我只能随便猜猜,也许是因为,这个话题不好玩,没有娱乐性。

7

山水学堂招收不适应体制内学校的孩子,第一阶段都是观察,然后作评估,再然后就是有针对性地展开沟通,解开心结,卸下包袱。

但每次当我作为老师给学生作关于抑郁症或者其他问题的评估的时候,都提心吊胆,要小心谨慎地选词酌句,生怕会有家长或者亲戚反驳:“你凭什么作出这样的评判?你又不是医生!”

或者说:“这话千万不要对孩子说。”

在我打交道的少年里,基本上都能很坦然地接受自己可能是抑郁症或者自闭症倾向,或者阿斯伯格症这个猜测。他们就好像掉进陷阱里的人,根本来不及去倾听别人给自己贴了啥标签,下了什么论断,他们迫切需要有人搭救。

不承认这些孩子得了抑郁症或者阿斯的家长,往往并不能给与孩子实质的帮助。包括一些心理咨询师,也不能,我听到过好几个少年说自己在心理咨询师那里只听到一堆套话废话。

换句话说,有些父母生气是因为他们把这个当成家丑了,也许当成家族基因缺陷了,不可外扬,也许并不是把孩子的健康和心理需求摆在第一位。

至少从我接手的几个案例来看,孩子听到了关于自己的诊断,不管对错,一般来说会停止思想斗争和自责,停止无休止的内耗,他们不仅仅不会消沉下去,反而会放松下来,能稍微睡得安稳一点。对这些病人来说,可以睡个安稳觉,不再纠结,比听到不好的诊断更重要。

没有抑郁过的人不理解这点。

所以,如果你要送家里的厌学少年来山水学堂,那么一般我会直接和ta一起分析和讨论,ta的焦虑和烦恼是什么造成的,包括自身性格缺陷,然后告诉ta,我们一起去寻找一条可以规避这种缺陷的人生道路。

而不是拼命去修补这个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