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抑郁症

抑郁症学生: 请不要说我没病

如果你去知乎上搜索“抑郁症”,会看到很多抑郁症患者写的文章和个人经历,其中最常出现的一句话就是:

最讨厌别人动不动就说,你没病,你只是不开心。。。

为什么这句话会人那么厌烦? 其实很简单。作为抑郁症患者,真正需要的是别人实实在在的帮助,而不是啥都不懂就下断语:“你没病。”

言下之意是,我不打算帮你,是你太脆弱了。

对一个正在对抗疾病,被搞得精疲力竭的病人来说,听到身边亲人朋友这样的风凉话,哪能不生气? 哪能不更抑郁?

1

不仅仅是抑郁症,亲子教育领域的很多问题,都和抑郁症少年儿童所面临的这种情况类似。

比如多动症儿童,大多数时候都被当成故意调皮捣蛋,而不是当成一种大脑异常活跃的症状,于是本来应该以病人的身份获得帮助的儿童,面临了莫须有的不断的指责甚至体罚。

比如阿斯伯格症儿童,本应该被当成病人受到关爱,反倒以患病之躯承受了超出同龄人平均水平的压力和指责甚至辱骂,因为这种患者天生情商比较低。

还有自闭症,情商更低,也经常被误解为非常内向,或者不听话,于是家长老师会强迫他们去做一些不适合他们的只会伤害他们的事情,比如强行融入集体,而这只会给他们带来恐惧。

阿斯伯格综合征属于比较轻的自闭症,相同点是情商低,不同点是阿斯是高功能 high function,意思是能够应付生活与工作,而自闭症患者是低功能,工作与学习都需要别人帮助。

阿斯伯格综合征同样有轻有重,我自我诊断是轻度阿斯。旁人看不出来,但作为一名阿斯,我对有些事情的反应与常人不同,比如如果有人当面或者背后告诉我有病,不管是自闭症或者抑郁症或者是神经病,我都不会有多大反应,更不会觉得这是一种侮辱,我的第一反应一般是: 我得仔细分析一下自己,看看是不是真的得了神经病还不自知。

这种有异于常人的思维模式会使得我经常产生一种错觉,想当然地以为我不在乎的别人估计也不会在乎,经常在事后看到别人发怒才知道自己错了,忽视了别人那里要紧的某样东西,因此经常会发生冲突。

这也是抑郁症患者、阿斯、自闭症患者通常不喜欢与人打交道的根本原因 – 避免误会和冲突。

我们这样的人,做事情喜欢认死理,觉得情面啥的不重要,非常非常讨厌去请客送礼,更别说行贿了,在我们的思维模式里,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才是唯一需要考虑的,其他的都是浪费时间。

但事实上,大多数正常人会为了情面和脸面去做错事。这也是阿斯和常人不同的第二点。

如果你也是这种思维模式,缺乏耐心,讨厌请客送礼和搞好关系,那么很可能,你也有病。

2

对于教育,我们这样的人会想当然地认为,孩子才是唯一需要关注的焦点,经常会忘记家长的反应和情绪与孩子的情绪甚至利益是同样重要的。

所以我们这群人做教育总是苦巴巴的样子,因为我们与主流家长群之间是脱节的,我们的客户大多数自己就是少数派,极少有主流家长被我们说服成为客户的。

我身边现在有不少隐藏起来的程度不一的阿斯,他们不承认,或者家长不承认,我不太明白他们把自己藏起来的理由。反正对于我自己,知道自己是阿斯以后,人轻松了很多,不再自责,也宽容了一些。

山水学堂的第一个学生是个江浙少年,他读了两个月之后又回到了原来的初中学校读书,而且走之前,他母亲与我在微信上吵了一架,因为她说我不是医生,无权给她儿子做诊断。

事实上,在这个少年来山水学堂之前,他在家里和母亲吵得很凶,在班上成绩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学校内外都人际关系不好。但是从我这回去之后几个月,这个内向的小伙子有一次竟然给我打电话,说老师同学都说他好打交道了,容易相处了,成绩也不再垫底。

这是我这辈子接到的最让人高兴的一个电话。

只是很遗憾,最近再一次从一位家长那里听到了同一句让人难受的话:

你无权乱评判,你不是医生!

不评判,我如何做到因材施教?

3

今天一位老师再次和我说: “你走这条路会很艰难!”,她说得对。但我不会改变初心,山水学堂会继续招收不适应体制内学校的少年青年,而且是这样的学生为主。

今天一位家长再次和我提起了《心灵捕手》这部电影,他说一直在为孩子找一位《心灵捕手》里面的教授那样的老师,并且认为我就是。现在去看,还真的是这样子。我从来没有学过心理学,但是对于这些有个性的孩子,我往往能够做到比心理医生更高效地沟通,让他们释怀。原因就是: 我自己也是个异类! 我也受到过很多不公平的指责和对待,付出过比一般人多很多的艰辛。我能很轻松很自然地接纳学生的另类,而不需要学习。

4

中国人的受教育程度很低,又不读书和进行深度思考,导致大面积的自以为是,这个国家的很多严重社会问题,都是主流人群的自以为是造成的,包括抑郁症者比例竟然高达16%这个令人吃惊的数字,其中很多是少年儿童。

为什么他们会抑郁? 因为每天都被误解,被不公平地对待。很多孩子不是被累坏的,而是被气坏的。抑郁症少年都是心里窝着火无处发泄,才抑郁的。

家人的自以为是在效果上等同于对亲人的冷淡,使得很多抑郁症患者,包括孩子,求救无门,最终选择了自杀。

5

如果你经常去知乎上浏览,会看到抑郁症患者似乎都能说会道,所以抑郁症也不一定就很可怕,不少名人都是抑郁症患者,比如崔永元就是典型的能说会道,同时,他也是典型的直肠子,敢于与黑势力斗争。

很多抑郁症患者都是直肠子,不屈服,所以容易焦虑抑郁。一个八面玲珑在社会上游刃有余的人是很难抑郁的。

我们这个世界的很多严肃的大问题,是由病人牵头搅动的,比如乔布斯,比如马斯克,他们都是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所以,有病并不一定是个麻烦。

当然,阿斯病人里有大牛人,也有大奸大恶之人,他们的共同点是: 偏执。

偏执一般来说是天生的。如果可以通过后天的环境造成偏执,那么一般也可以通过意志力和习惯等改过来,但偏执往往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其实并不是环境造成的,至少主要不是。

我坚持认为: 大多数人忽视了基因遗传的力量。所谓的原生家庭的问题,其实也是个中间结果,并不是根本原因。基因导致原生家庭不寻常[大多数时候我不认为有问题],然后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也有些异类。

6

今天和朋友聊天,我提到自己是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话刚出口,又听到了那句话:“你不要给自己贴标签”。

这句话的熟悉程度就如同抑郁症患者老是听到身边人说:“你没病,不是什么抑郁症,只是不开心而已,多运动运动就好了。”一样。

为什么我们的大众会这么急着给别人下断语: “你没病” 呢?大概是因为害怕。为什么害怕?因为不了解,觉得和神经病差不多,是不治之症,觉得是诅咒。

那为什么大家都不了解? 我只能随便猜猜,也许是因为,这个话题不好玩,没有娱乐性。

7

山水学堂招收不适应体制内学校的孩子,第一阶段都是观察,然后作评估,再然后就是有针对性地展开沟通,解开心结,卸下包袱。

但每次当我作为老师给学生作关于抑郁症或者其他问题的评估的时候,都提心吊胆,要小心谨慎地选词酌句,生怕会有家长或者亲戚反驳:“你凭什么作出这样的评判?你又不是医生!”

或者说:“这话千万不要对孩子说。”

在我打交道的少年里,基本上都能很坦然地接受自己可能是抑郁症或者自闭症倾向,或者阿斯伯格症这个猜测。他们就好像掉进陷阱里的人,根本来不及去倾听别人给自己贴了啥标签,下了什么论断,他们迫切需要有人搭救。

不承认这些孩子得了抑郁症或者阿斯的家长,往往并不能给与孩子实质的帮助。包括一些心理咨询师,也不能,我听到过好几个少年说自己在心理咨询师那里只听到一堆套话废话。

换句话说,有些父母生气是因为他们把这个当成家丑了,也许当成家族基因缺陷了,不可外扬,也许并不是把孩子的健康和心理需求摆在第一位。

至少从我接手的几个案例来看,孩子听到了关于自己的诊断,不管对错,一般来说会停止思想斗争和自责,停止无休止的内耗,他们不仅仅不会消沉下去,反而会放松下来,能稍微睡得安稳一点。对这些病人来说,可以睡个安稳觉,不再纠结,比听到不好的诊断更重要。

没有抑郁过的人不理解这点。

所以,如果你要送家里的厌学少年来山水学堂,那么一般我会直接和ta一起分析和讨论,ta的焦虑和烦恼是什么造成的,包括自身性格缺陷,然后告诉ta,我们一起去寻找一条可以规避这种缺陷的人生道路。

而不是拼命去修补这个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