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抗日

[抗战历史]开物农校学生被日寇惨杀目睹记

吴靖宇 陈勤生

一九三九年,我就读于金井斗焕里长沙县立第八高级小学。

古历八月十四日,学校宣布中秋放假一天,十六日学生必须回校。

十六日午饭后,我和同班同学族叔吴玉池一同回学校去。到了学校,既未见到老师也未见到工友,只见一个叫王亚文的同学,独自坐在厨房里。大约等候了两个多小时,始终不见有老师和工友到来。

我们担心没有晚饭吃,于是,三人结伴回家,走到涧山后面,突然被几个当兵的栏住,并强行把我们带到一个叫瓦渣坡的屋里。一个腰挂指挥刀的军官,对我们三人进行了搜查,然后,带到后院左侧的一间碾子房里。

碾子房里已经有了不少的人,其中有穿便衣的农民,有穿军服的中央军,还有穿黄色童子军制服、佩带《中国童子军》标志及穿学生服的学生。

我们认识其中两个;一个是家住光华村向家屋的吴君谷,另一个是石湾廖江边的吴学诚。他们都是开物农校的学生,也是过完中秋节回校途中被抓的。

我们坐在一块,心里都很紧张。坐在我们旁边的一名穿呢子军衣的中央军说:他是三十六军的连长,前几年驻扎金井地区时,和当地一位姑娘结了婚,这次是来给岳父母拜节被抓住的。他告诉我们,这些都是日本兵,大家要想法逃脱。

天色渐黑,我们东倒西歪地躺在碾子上。夜深了,我怎么也睡不着,借着皎洁的月光,看到那个持枪站在门口的卫兵,也在打瞌睡,我忽然发现睡在我身边的那位连长,轻轻地爬了起来,走进后面的厕所里去了,接着听到墙外有重物落地的声音,我知道是那位连长跳窗逃跑了。

我正想拉醒玉池叔同逃跑,这时,一束强烈的手电灯光向我们照射过来,原来是卫兵交接班清点人数,他们发现有人逃跑了,那日本军官也来到了门口,他对原来打瞌睡的卫兵狠狠地抽了几个耳光,并哇啦哇啦地对另外几个兵说了几句。不一会一个日本兵拿来几根绳索,把我们每个人的双手捆住,象栓蚂蚱一样拴成一串。

天亮后,把我们牵到碾子房外面的屋檐下坐着。太阳出来了,飞机在屋顶低飞盘旋,一个日本兵,拿来一面日本太阳旗,摊开铺在院子里当中,他们在进行通信联络。

中午时分,有的日本兵拿来饭盒盛饭吃,有的在吃罐头,我们饿得肚子咕咕叫。

饭后,日本兵开始忙乱地收拾东西。那个日本军官领着几个日本兵,来到我们被捕者的面前,用手指点我们之中的一些人,然后又向那几个日本兵交待了几句话。一个日本兵拨出刺刀,将我和玉池叔以及一位穿兰色制服的学生手上的绳索割断,并在我们头上猛拍一下,大概是叫我们“滚”的意思。

王亚文同学见状,大声喊叫:“我们是一同来的,我也要一同走!”却被一个日本兵猛的一拳打倒在地上。紧接着,日本兵把吴君谷,吴学诚,王亚文等几个同学好像还有一个中央军人,牵到院子中央,许多荷枪实弹的日本兵一哄而上,举起刺刀向吴学诚,吴君谷和那位中央军人一顿乱刺,他们倒在血泊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令人心惊肉颤,惨不忍睹。

这时,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只有悲痛,愤怒,对玉池叔使个眼色,趁机快走。

我们抄小路经过南垅、竹杉屋回到了罗代。真是虎口余生,大难不死,那位一同逃出的同学说姓陈,住平江小洞,但忘记了他的名字。

数天后,日军全部撤退,在涧山有学生被杀害的消息也传开了,吴君谷,吴学诚的家人来我家打听他二人的情况,我如实相告,被杀害的人有几个,他们从头到脚全身都是刀口,显然都是被乱刀刺死的。日冠当时的暴行,至今记忆犹新。在幼小的心灵中,深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编者的话:

    一、陈勤生先生也有一稿,所述时间,地点和日冠凶残手段相同,被杀害的只有开物农校的同学王邦佐、余杰、饶丙章、吴君谷,吴学诚等五人。

    二、据编者所闻,其中王邦佐同学系开物农校农科六班学生,一九三九年下期届毕业。家住梁家煅一带(现属白沙乡)。骤遇日冠,仓促之中,赤手空拳,与之搏斗,寡不敌众,惨遭杀害。王与吴君谷等同学并非同在一处被害。

    三、双江乡退休教师饶日升同志献出了他收藏的《开物农校致遇难学生家属函启》一件,特刊登于后:

开物农校致遇难学生家属函启

    迳启者:顷奉行政院训令:湖南私立开物农业学校死难学生王邦佐,余杰,饶丙章,吴君谷,吴学成等五人, 中秋节回家遇敌,或挺身奋斗,跳井殉难,或临难不苟,惨遭杀害,死事均属壮烈,准于分别旌恤于下。

    (一)于长沙县设立抗战阵亡将士纪念塔时,将该学生王邦佐,余杰,饶丙章、吴君谷,吴学成等五人姓名一并列入。(俟军事平定后,由湖南省政府饬县办理)。

    (二)准照人民守土伤亡抚恤实施办法之规定:由湖南省政府从优议恤;

(三)准将经过事迹交政治部表扬,并交教育部编入小册。除指令并饬政治部表扬外,仰即转饬该死难五人家属,按照人民守土伤亡抚恤实施办法之规定,备具事实,表呈由长沙县政府转呈省政府核办。右令转抄寄

    贵家长察鉴并请于五月廿五日来校商讨进行办法为盼。

    湖南私立开物初级农业学校启

    一九四一年五月十九日

    四、开物农六班童明尧与王邦佐为同班同学,王遭日寇杀害后,全校举行了追悼会,他记得悼词中有:“洞庭湖中激动波涛,无穷的祸到,杀气横秋,愁云遍野,狼虎乱咆哮,阵阵的悲风不断地嚎,冤魂叫,死别的亲人在嚎啕,血泪抛……含冤的、负屈的英灵未渺,我们报仇雪恨志已牢。”

    五、一九三九年中秋节后日冠进犯长沙,史称“湘北第一次会战”,距今已五十八年了。这段惨史,读来令人痛心疾首。由于时间久远,世事沧桑,两稿中死难者的姓名和人数,明显存在出入,编者无力查证,只好综合录之为念,尚望知情者教正。

江南好,忆开物母校(三首)

松子

    开物忆,绿树掩红楼。忧国伤时齐奋勉,振兴华夏意方遒,岂在觅封侯。

    开物忆,览胜影珠山。古寺钟声惊晓梦,参天柏下久盘桓,满载夕阳还。

    开物忆,烈士永留芳。怒向屠刀惊敌胆,仰天无愧对炎黄,热血溅秋阳。

下面这个故事记录了被日军杀死在稻田中的七名金井镇石湾和团山的小学生,实际上是因为当时口传夸张,让从外地回老家的金井人信以为真。

这段文字来自一封金井人的家书,写信的人叫郑照球(郑炎),在1939年第一次长沙会战过后两个月回到家乡金井,听闻了乡亲们描述的诸多惨状,写了这封书信给他同在外地的弟弟。

“学校为造就未来战士之场所,夺得一日训练,即多增一份力量。”(书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