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政治

[2020来信]08 时政点评 & 双语广播电台

能够精确地解析复杂的问题,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是当今世界和未来世界最难能可贵的一种能力,也是我们山水学堂想重点去培养学生们的一种素养。和政治与经济有关的问题基本上都属于复杂问题,牵扯到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这些领域里有无数案例可以供我们的学生们深入分析,从而了解这个真实的世界。K,我和你说,山水学堂立志要培养精英,我们的学生也许现在看来没什么特殊天分,但将来很可能成为某个领域的管理者,对他们来说,这种看透人世的能力尤其重要。

政治经济学是和我们每个人的人生紧紧相连的一门学科,每天都离不开,尤其是在中国这样的日新月异的国家,比历史地理物理化学这些学科离生活更近。所以我们决定从10岁开始就组织同学们一起来学习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

和我们绝大部分的课程一样,政治、经济、金融、法律这些内容我们都是以新闻时事分析的形式来展开的,师生一起参加,必要的时候我们会邀请家长一起通过视频或者音频来讨论,比如针对一件新闻事件,一个社会现象,一个国家工程的计划是否合理,股市变动等等。国内外有无数的时政分析电视节目、网络节目,都是很好的课程。不仅仅要分析,我们还要做成每天一期的自媒体博客,让其他同龄人去点评,如果学生的英语到了一定级别,还会制作英语版本。

每天晚上7点半开始,我们开始坐在一起,有的写稿,有的找资料,有的负责播音,有的编辑图片,师生合作制作一个二十来分钟的节目,并上传到国内外网络上。

中国社会如今处于一个历史变革的紧要关头,今后的若干年中,会发生很多翻天覆地的大变化,我们如何去理解和融入这股历史变革的洪流中,需要自己掌握基本的政治经济学知识,才能保障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中国人对政治基本上都是文盲,对经济的了解也是非常片面的,进了大学也差不多是如此。我们希望,不管孩子们将来是去国内大学读书,还是去国外,都具备和国外同龄孩子一样的基本素养。

这个项目将由一个学生来主导,其他人去配合ta的安排。老师在旁边只当配角,负责不停提问、引导。文本可以用谷歌翻译,在同学们的英语水平还不到位的时候,罗老师会负责校对这些英文文本,并负责英文录音。

山水学堂最终肯定会走向世界,我们的学生肯定会和世界各地的不同阶层的人交往,这个双语自媒体就是展示我们团队实力的一个舞台。

新教育学堂应不应该和学生讲政治

一般来说,新教育学堂不开政治课,即使是电影课里涉及到政治的内容,老师也不会去掰开来讲,因为这个话题很敏感,为了学堂的生存,还是不要过多探讨政治话题比较好。对于学校政治书上的内容自然更 不会去讲,因为学生不感兴趣,那些政治课是为了统治阶级,而不是为了学生而开设的。

那我们这些不受统治阶级约束的,自己决定授课内容的学堂,有没有义务和学生讲政治呢?自然是有的,但是多数学堂认为这方面的义务没那么重要。

我来说说我对此问题的看法,政治的重要性不仅仅是一门学校的学科,要让学生看清世间万象,不懂政治规律和高层争斗不行,就和美国人如果不懂什么是总统大选,很多社会现象都无法分析理解一样。很多中国大陆家长会觉得不要急着让孩子去了解纷繁复杂藏污纳垢的社会,怕他们纯洁的心灵受到污染,但这样的保护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有些家庭往往会保护过头,后果可能是致命的,比如早两年那个被顺风车司机杀死的河南空姐,独生女一个,毫无社会经验,二十出头就傻乎乎地送了命,相比她在地底下会怨恨自己的父母。有些人又会说,这不是政治,我们可以教学生如何识别坏人,但是政治的话题还是不要提的好,可是坏人和政治往往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坏蛋对人生质量的影响其实是远远比不上政治的巨大作用的。

就从1949年开始算起,政治运动和领导人的决策对普通百姓的影响深入骨髓,现在的中国孩子仍然在受文革阴影的影响,只是黎民百姓没有意识到身边人都生活在这个阴影中而已。我们做老师的,如果抛开这些东西去谈教育,是很不完整的,不完整的教育塑造出来的必然是一个残缺的灵魂。为什么中国人到了西方国家都无法融入?但是到了非洲穷国就融入很快?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接受了残缺的教育,只能适应不健全的社会。

经常有朋友好意劝我,不要在朋友圈公开自己的政治观点,不要在文章中写那些激烈的政治言辞,因为有风险,对此我当然知道。其实我可能知道得比大多数人还多,因为从少年时代开始就对政治很关注,我是亲身经历了89事件的人,自然了解参与政治的后果。但是如果有风险就躲开,那我什么事情也做不了,还不如呆在美国不回来。我投身乡村,投身教育事业就是希望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很重要但是没人去做的事情,其中包括对学生家长进行沟通,让这些平时几乎不看国外网站的家长知道自己思维视野的局限性,这样才可能共同培养出一个思维和视野不受很多局限的孩子。我说过,我们山水学堂希望培养出世界公民,缺少家长的理解和支持,我们做不到。

我写那些东西并不是抒发心中的不满,我是写给那些潜在家长看的,希望他们把孩子送到我们学堂来之前,对我们的教育有一个全盘的了解。

美国的学校有政治课吗?有,但不是作为一门专门的学科。事实上,他们可能会有不少课时是介绍美国的政策、政府机构运作机制、美国的法律的。电视台里广播电台里一天到晚都是各种采访和辩论,政治课无处不在。美国人之所以成为中国人口中的太平洋上的警察 – 管得宽,就和这种氛围分不开。

不过我也会尽量克制自己的冲动,不要让学堂处于危险境地,如果真的因为我说的话,导致学堂被关门,那样就得不偿失了。现在我主要是在网站上写作,不是在微信公众号上写,腾讯无法删除我的文章,而我也方便随时修改。文字和媒体的力量可以跨越千山万水,把一小群家庭牵在一起,我们学堂会好好地塑造这种力量,培养壮大,和学生一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