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故事

作者:田碧君

据地方族谱记载,民间野史传说,从元朝末年刘伯温金沙滩访主,金鸭带水冲出传神的泉井,而定名金井,流传至今。

古时交通不便,有无江河不成口岸之说。因金井独特地理位置,吸引了商贾集中,逐步形成了街坊。那时木船可从省会长沙直达金井河上游檀山咀。无意间形成了平江、浏阳、汨罗临县边界货物集散地,也是异地物资交换天然码头。这条航线直到一九五八年果园拦金井河修了水库,才结束了他的历史使命。虽历经苍桑巨变,但明清几百年社会稳定,人们休养生息,到清朝乾隆年间,金井老街已有五十余家商铺,一片繁荣。

但天有不测风云,据老人一代代延续传下的事故没有被遗忘。据余家后人讲,他们的祖辈在金井街上经营棉纱,兴盛时期,可装五六只木船运往长沙,可在乾隆末年,不知何故,突发大火。那年恰值秋干,河水见底,几间木板库房棉纱化为灰烬,损失惨重。

这次大火敲响了商家警钟,由余家牵头,各商铺集资从金井下街后面的孙家坪买了一块地,挖了一口约二亩面积塘。后来陆续来了几户人家在水塘边建了房屋取名塘堪上,其中有一户王姓人家。据王干文老人说,他的先祖王连升这一代有点积蓄,为人本份,不会经商,于是在金井置了几亩田产在塘堪上买了地建了房,定居下来。

话说由余家牵头商家集资修建水塘十几年来街上相安无事。因无人管理,塘堪四周多处垮塌。经商议卖出去。王连升有几亩田产,正愁缺水源,一拍即合,低廉价买下这口塘,条件是街上发生火灾,无偿供应水,不得有任何借口。后来王连升几十年辛勤劳作,省吃俭用,又置了几亩水田,到王连生去世,儿子王东凤接管这个家,已接近二十亩水田,干旱年靠水塘满足不了需求,又请人把水塘扩大一倍多达到五亩多水面。王干文老人说,祖辈王东凤很有头脑,利用水塘养鸭、鱼虾供应金井街上饭店,商家,随喊随有,很是方便。

到了清朝末年,金井老街已有百余家商铺。一到春上发大水,河水浑浊,全街用水洗刷都是这口古塘。据健在老人讲,一九四二年驼子兵烧乾大斋铺,要不是这口古塘,整个半条街要毁灭。到了王干文祖父王运隆这一代在当地算富有。由于自己劳作,没请长工,土改时划为富裕中农,这口塘还归他家所有,直到一九五八年人民公社成立,这口古塘归集体所有,现在归金井村民组所有。

为什么不是童话故事,而是科幻小说?

因为童话大家都熟悉,而科幻小说是现在的很多孩子不熟悉的。科幻世界是有可能在不久之后就到来的,思考科幻世界有助于我们对世界走向进行预判,而童话则是不会在现实世界发生的,注重的纯粹是想象力,没有多少逻辑推理和思考。

请注意是大家合作写同一个小说,而不是每个人写一个科幻小说。

所以,请带个本子来。大人也一起参加创作。

我一直认为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独立思考能力、创造力、创新意识、想象力都很令人担忧,如今的孩子,绝大部分连自己长大之后想做什么都不知道,绝大部分家长都不知道孩子擅长什么,有哪些天分,只知道孩子有哪些缺点。对未来对生活完全没有概念其实是因为对这个世界完全没有安全感。

当这个人群在社会上占绝大多数时,就很可悲,很可怕。

我尝试过组织小剧场,剧本创作等活动,但每一次都是因为各种现实的原因而放弃,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孩子们太想玩了,对任何需要动脑子的活动都有一种本能的抗拒,包括学英语。对于辩论赛大家是有兴趣的,因为这是用母语,而且不需要记什么东西,只需要将脑子里本来有的东西输出来而已。

所以我想这次尽可能让大家的创作变得和辩论赛一样轻松。设计集体写作的本意就是为了降低写作的门槛,融合了中文写作练习、对人生目标的思考,以及英语翻译、单词记忆,可能部分基础好的学生还有英文朗读、录音。

这个科幻小说有比较详细的设定:

  • 时间设定在五十年后的金井镇,故事背景是一次聚会,一些成年人由于一个特殊原因回到故乡,于是有了一场交流,以及之后的故事,他们一起在故乡金井散步,回忆五十年前的老金井,以及发生在山水学堂里的一些人和事。

角色必须是参与这个营地创作活动的人长大以后的样子,可以有老师,不能有其他人,除非只是作为一闪而过的路人甲路人乙。

每个人都尽量只写自己,包括自己的职业、社会地位、收入、家庭、朋友圈、理想、苦恼、疾病等等。也可以稍微描述一下家人的情况。

每一个人发言完毕,其他人都对这一段故事情节的的真实性举手表决,大拇指朝上表示比较真实,可能发生,大拇指朝下则表示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故事接龙过后,开始写作。安排一个人用语音输入的方式,将每个人自己的故事修改完善,输入到电脑或者手机里,或者先写在纸上,形成一篇小说的初稿。

接下来是翻译过程,我们教学生使用手机上的翻译应用将小说翻译成英语小说,一次一段,中英文对照,然后所有人跟着手机读,对单词和语法形成记忆。

最后是录音过程,由基础比较好的学生负责,如果都不想录,则发给我们学堂在美国的外教海特老师负责录音之后发给我们。

这样的活动充分反映了我们山水学堂的教学特点,就是以项目为基础,融合多门学科,还有相对的高难度。作为指导老师,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将一个个天马行空的想象拉回来,回到陆地与现实。同时,老师也会参与这个故事接龙,塑造一个角色,用成人的思维对整个故事进行掌控,进行示范。

翻译的过程不需要很多英语基础,因为手机上的翻译精确度已经很高了,老师会对其中明显的错误进行纠正,但一般来说不需要很多干涉,这个时候学生的学习进程不要被连续打断。

这样的学习过程完全是学生为主,一是提高他们的自学能力,二是让他们的学习兴趣,包括对写作和英语的学习兴趣增加。

从2022年开始尝试写小说,最近无意中在油管上听了一部叫做《人生海海》的小说,由于自己和小说里的两个角色感同身受,被感动得不行,然后开始尝试从商业写作的角度去看这部小说。

这两天看了一部科幻电影《地球陨落》,水平一般,但可以教我学习写一个中规中矩的商业故事。很多学生有是注定比较适合单打独斗搞创作的,因为不适合在人群里工作,那么学会商业写作的基本技巧对他们也很重要。

第一,几乎所有的好莱坞大片或者香港片开始都是一个大危机同时是一个大谜团的出现,主角需要去解决这个大危机,但他的阻力不仅仅来自对方反派,还有自己家里的麻烦,比如离婚了的老婆,不认自己的同时又老闯祸的儿女,除了这两重阻力,还可能要面临来自组织内部的叛徒、间谍,或者死脑筋的不相信自己的上司,这是第三重阻力,可能还有第四重阻力,就是来自周边人对主角的蔑视,因为混得不好,或者因为以前犯了一个错误,第五重阻力可能不会被直接揭示出来,那就是主角的个性缺陷,包括急躁,包括不通人情等等。

第二,往往这些危机都会有一个很清晰的时间期限,如果主角不能在规定时间内解决这个危机,那就会发生大灾难。比如《月球陨落》,大危机就是月球开始朝地球撞过来,期限就是几天之内,这个期限往往会由于某种原因月缩越短。

第三,商业片经常会有一个很大的背景,涉及到很多个国家,比如零零七电影这种。《月球陨落》里倒是没有国际合作。《阿凡达》《星球大战》这种科幻片则是以银河系为背景的。

第四,《阿甘正传》这种电影是文艺片,他有一个有趣的时间跨度,大部分小说都会有,比如《活着》。这种写作技巧也是要掌握的。

第五,在主角去解决危机的过程中经常会碰到一些群众演员,有些会搞笑,有些会很烦人。。。

第六,国内那些网络小说往往是谜团类型的,而不是危机类型的,不知道为什么。

夏夜是最好讲故事听传奇的时候,乡下的花妖草仙、树精山神、土地爷、大菩萨、黄鼠狼、萤火虫,乃至黄狗老牛乌龟鲤鱼活人死鬼,随手抓一把就可以凑一个故事。

我们夏令营一般每天都要求学生写点东西: 日记、或者作文、编故事、写辩词。如果你的孩子不喜欢读书,不喜欢写作文写日记,那就送到我们夏令营来听我们讲故事,或者一起故事接龙吧。

很多小学一二三年级的孩子随便编的应付写日记的童话故事都非常精彩,很有想象力,有大白菜与蚯蚓的对话,有母鸡给黄鼠狼拜年,有机甲战士大战外星人。。。他们的潜力在学校大概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掘,因为估计作文不能写机甲战士大战外星人。

讲故事不仅仅丰富孩子的想象力,也可以让孩子学会从不同角度看问题,面对不同个性的人、挫折和失败,以及生活中的各种冲突时慢慢会知道如何应对,因为好的故事都是看角色如何处理冲突,如何度过难关,如何克服内心的魔障。

讲故事和演讲一样,可以增强孩子的自信。

大部分孩子写作文写日记都是以自我为中心,一动笔就是一天的流水账,我们要通过让学生编写故事学会以旁观者的身份来观察世界,结构社会。

如何组织

和夏令营大多数活动一样,我们尽量让学生们自己来规划组织夜晚讲故事的活动,老师和志愿者也参与故事讲述的过程,让情节和角色塑造更丰富、立体。

具体学生要负责哪些组织工作呢?

  • 每天我们早餐中餐晚餐吃饭时间,也是营地开会时间,主要是让各位营长宣布当天的活动规划,当天的活动表现。
  • 营长可以要求故事中插入一个现实中的人,也可以要求故事中必须有一个外星人,或者一个来自未来地球的人类英雄,甚至是电影中的角色。
  • 营长还应该安排一个同学专门负责记录和拍照;

在故事中我们的辅导员会主动塑造一些反面角色,让学生来扮演正面角色。这些方面角色可能喜欢睡懒觉,不喜欢读书、有网瘾、撒谎、不讲卫生,最终结局当然也不好。辅导员还可以将某个角色打扮得很可怜,或者很胆小害羞,或者很急躁,然后引导其他孩子驱动自己扮演的角色向这些角色伸出援手,给予鼓励或者帮助。

人最多只能引入一个新角色,最多可以将一个角色带走(死亡或者离开故事)。不会接龙,直接说 pass 就可以了,让后面的人来接,不勉强。

什么是双语乡村故事接龙?就是说,老师家长和学生一起来进行一场故事接龙,那么英语基础不好的,完全不能开口的怎么办?没关系,用手机上的百度翻译。具体如何操作请点击这里

英语不太好的,每个人每次只能说一句, 英语好的,比如罗老师,可以一次说好几句,必须是一句中文一句英语。

一般我们是这样进行的:

罗老师先开头【有一次One day,我带着白狐 I brought White Fox到这片山林中 to this woods 采蘑菇 to collect wild mushrooms,忽然 suddently 看到一座坟墓 I saw a grave 在摇动 shaking。请。。。同学来接,要求用到我刚才的故事里的至少一个单词。】

然后下手的同学就对着手机上的百度翻译进行语音输入【这座坟墓里突然钻出来一个小孩。】百度翻译会将这句话马上翻译成英语,学生点击播放,就可以听到标准的美式或者英式发音,学生跟读两遍,然后放下手机,对着上手讲故事的罗老师,背诵一遍这段英语【From this grave a little child came out! 请。。。同学来接,要求用到我刚才说的一个单词,不能和上面罗老师的单词重复】。

接下来第二个学生接着对着手机输入【这个小孩穿着白衣服,身上很干净。】大家自然都听到了。。。

开展这个双语故事接龙活动的主要目标很明显:

  1. 养成用手机快速翻译的意识和习惯,以后学习过程中有问题,就可以查手机,因为百度翻译的准确率很高,或者碰到了老外,可以用手机和老外对话。
  2. 让手机不再只是一个玩游戏的工具,刷视频娱乐的高级玩具,慢慢转型成为一个高级学习工具。有了这个学习工具,孩子的学习会更轻松。
  3. 提升学生的自学能力,不再受英语老师的限制。

夏夜,凉风习习,坐在草皮上,看星星

在户外夜空下讲故事的好处:喧闹的白日已经冷静下来,形式各样的房子和树木花草统统消失在黑夜中,孩子的思维不受车辆嘈杂和公众忙碌身影的打扰,不用担心做不完作业。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环视四周山峦巨大而沉默的黑影,想象力和思绪轻易飞跃万水千山,冲出太阳系,被电子世界和学校教科书约束的思想和判断力得到释放。

罗老师尽可能将他在世界不同国家和过去几十年人生中见到过的故事、人、悲喜剧、思考和见识都融入到故事里,让孩子们的童话里有现实的成分,有欢乐也有悲哀,有激动的呼喊也有冷静的思考。也就是说,夏令营的夜色很美,但偶尔也会电闪雷鸣,孩子们的故事中不仅仅有小白兔,也有妖魔鬼怪和蜘蛛蛤蟆。我们不想让孩子习惯生活在温室中。

关于未来的畅想

我们处在一个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包括医学,现在十几岁的孩子将来再活一百岁的可能性是很大的,甚至可以说差不多是肯定可以活到一百多岁。但去年夏令营我们要求所有学生都写一封信给一百年后的自己,然后装入一个时光胶囊,有些让人吃惊的是,几乎所有学生都说他们不可能活那么久。这个问题让我至今无法忘怀。为什么他们小小年纪就会变得如此现实?

他们的想象力和自信去哪里了?

比起西方社会,家长与孩子都缺乏想象力。所以我们的讲故事环节以及辩论和写作培训环节都会特别强调让他们对未来进行畅想,不要有什么顾虑和束缚。这样的畅想和分析会让他们对未来各种可能性都多多少少有所准备。

甚至大规模的世界大战,乃至核战争都是有可能的,毕竟他们还有很长的人生路要走。哪怕孩子只有七十年的寿命,那也是相当长的时间。

一个好的故事接龙可以让所有学生变得团结一心,也许睡在床上还在叽叽喳喳地谈论这个故事,并且期盼着第二天继续接着讲。也许孩子会激动得很久还睡不着,没关系,他们肯定会睡得很香甜,也许会在梦里梦见故事里的角色。

胆小害羞的学生可以不参与,只当一名沉默的听众

不合群的学生很多,在我们夏令营,会给他们相当多的自由,不想参加户外活动可以不参加,不想讲故事可以只当听众。也许当几次听众过后,对过程和其他成员都熟悉了,就会主动要求参与了。

和辩论一样。

我们比传统学校和大部分家长更尊重孩子的个人选择。往往那些不太说话的孩子创作能力特别强,或者在某个方面很有天赋。我们要做的是给他一个宽容的环境,让ta的天赋自然展现出来。

++++++++++++++++++++
幼儿童话故事接龙
++++++++++++++++++++
首先,每天的活动主题和活动场景都是确定的,我们的故事接龙必须是完全以这些活动主题和场景为背景,来编造。老师先设定一些角色,有正面有反面,设定一些场景,设定一些冲突,然后家长们带领孩子们一起来编这个童话故事。这些正面反面的角色都是一个教材,孩子们在讲故事的过程中,会自己去领悟。

如果孩子中有比较擅长讲故事的,这些事先设定可以由ta,或者由当天的营长来设定,他们都不愿意则由老师设定。晚上,老师对故事进行最后补充与合成,上传到网站和微信群,给大家欣赏。

我们的童话故事接龙要有设定和一些限定,这样大家讲故事才会有所依靠,不会变成胡说八道。实际上,这就是为将来的写作打下基础。任何写作,哪怕是科幻小说,都是有所依据的,不能全部天马行空来写,那样没有意义。
在白天的活动过程中,小朋友们除了要讲故事,还要提醒父母用手机将大自然的声音录下来,作为今天故事的背景音。

在下午四点之前,故事必须结束,然后大家开始重新讲这个故事,这次要开始录音。有了第一遍的彩排,第二次会流畅很多。

最后一天,这些录音与孩子们一周以来的声音、欢笑等音频文件全部被放入一个U盘里,装入一个干燥的带盖瓶子里,贴上标签,存放在山水学堂的顶楼密室,孩子们将来可以自己来打开重新听。这就是我们的山水时光胶囊。

我们村以前有个叫王少波的爷爷辈的人,打了一辈子光棍,同时也活出了一生传奇。

他的父亲是个长叫化,这个称呼大概是指丐帮里的长老,(讲故事的人好像说了是个三袋长老)。这个有点江湖地位的长叫化讨了个叫花婆,给他生了个儿子,一家人就住在我们村子里。

这个独苗儿子王少波可能从小跟着娘或者爹出去讨米,走南闯北,什么都见过,加上他爹或者娘教了他一些防身的功夫,所以养成了那个战乱年代少见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长沙会战期间,有一次金井走兵,老百姓大部分躲到东边山里去了,只有极少几个胆子大的壮劳力敢偷偷摸回来照看一下房屋庄稼,我奶奶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我叫舅公的,当时就冒险在地里干活,忽然听到附近一个木匠在喊帮忙,兄弟俩赶了过去,原来是王少波赤手空拳在我家老河对岸逮住了一个落单的日本军官!

那个军官也是有点功夫的,起码比起王少波来肚子更饱身体更壮实,所以两人摔打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最终还是被王少波给摁在了一个长着芦笋(茭瓜)的烂泥地里。三个老乡赶紧上去帮忙,把那个日本人绑住。

当时国军打不过日军,都躲在镇东边长沙浏阳交界的大山里,所以这个战俘就要押过河,往山里送,四个人送到现在的镜子石,一个进大山的山坳口,三个帮手就撤了,继续回家种地,王少波一个人押着这个日本人进了山,在国军部队指挥部那里领了赏。

他冒险逮这个落单的日本军官大概不是为了什么爱国主义或者报复,他就是为了挣赏金。由于是个军官,所以赏金还不少,那人手腕上带着金表的,好像还骑着马,所以在日本军队里不是个低级军官。

后来这个日本人在一次中日交换战俘的行动中,回到了日军中,还活着回了国。几十年后,大概七十年代末,他在一次外事活动中随团来到金井,特地找当地人打听当初捕获他的王少波,那时候王少波还活得好好的,不过当地人害怕日本人报复,就撒谎说他死了。要不然两人的会面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场景。

我猜想王少波自己是不太害怕和那人见面的,他们那时候都老了,当年还把日本人手腕上那块黄灿灿的金表给摘了下来,藏在自家尿桶里,几十年后拿着这块金表跑到长沙市换了20块钱,用那笔钱给过继来做儿子的一个远房侄子娶了个老婆。

这个故事我们村子里很多人都知道,但那些关于帮手的细节是是我奶奶的弟弟前两年去世前和我讲的,他就是三个帮手之一。奶奶娘家姓王,我们山水学堂大门外挂着一个牌子 王家祠堂,这里解放前的那个老祠堂就是他们家的,当时王家是老金井人口最多的大户,他们家的祠堂有很多上好的水田,有晒谷坪,农具一应俱全。我这两个舅公租种了祠堂的大部分[也许是全部]田,所以冒着生命的危险从山里摸回来照顾土地。

每次日本人打长沙都是秋季中秋前后,部分原因大概是方便抢粮,这时候水稻收割了,粮仓比较满。

下面这个故事是88岁的海爹昨晚上和我讲的。

王少波是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一个胆大包天的乱世传奇,挺奇怪的一点是,他在我们村活了一辈子,似乎从没种过地,他经历了抗战、内战、土改、进食堂、文哥,一直都是走在田埂边上,没有扶过犁头付当,按说土改应该是分了地给他这种身份的底层民众的。

他在生产队养牛、割草,可能也养过集体的猪,我小时候,八十年代初,对他的印象是赶脚猪,就是给公猪配种,而在解放前,他的巅峰时刻就是当买兵。

啥叫当买兵?就是抗战期间,可能还有后来的内战几年,他会顶替那些不愿意让儿子去前线当兵送死的人家,冒名到部队去当兵打仗,一旦销号了,他每次都会和泥鳅一样找个机会当逃兵,顺利逃走。也不知道他怎么搞的,每次都能完好无损地回到家,接着又去另外一户人家当买兵,每次好像是收二十块光洋。

抗战初期几年,国军基本上都是输,当兵的和日本人打仗基本上活下来的机会很小,所以百姓想尽办法躲壮丁,如果没躲过进了部队也会想办法当逃兵,国军对付逃兵很不客气,要打死很多。这个王少波每年都要逃跑两三次,每次不到两个月就能逃脱,前后据说十几次逃跑成功,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那时候金井地方甲长等肯定知情,也没有戳破。

小时候有一次他赶着一头大白公猪在邻居林叔家配种,我和邻居小哥在那边玩,就好奇地站在猪楼外看。小哥比我大两岁,他知道是在看啥,我看不明白。这个比我父亲大比我爷爷小的王少波就有点不怀好意地笑嘻嘻地问我们俩:“你晓得这是搞磨里吧?” 小哥很快说出了正确答案,那个人马上笑了,我也恍然大悟,原来大家天天挂在嘴边的那两个脏字,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那时候大概六七岁的样子,还没分田到户,懂得了这个不雅的动作用语言怎么说,但是并不知道这和生育有关系,但这也算是我平生第一堂生理卫生课,所以记忆深刻。感谢两个老师。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只有这个我经常见到但叫不出名字的大伯伯或者爷爷,给我展示过那种不怀好意的引诱儿童打破世俗成见和道德标准但又善良的的微笑,如今过去四十多年了,我仍然记得他站在昏暗的猪栏里的那个微笑,因为他是看着我们两个小男孩说的,他当然也是知道我们的父母是不允许他向儿童传授这些不洁的知识的。

也许是因为感激他带领我打开了一扇我不知道存在的窗口,解开了一个大谜团,所以六七岁的我才会对他印象那么深刻。

海伯还和我讲了另外一个有趣的关于王少波的故事。

不知道是抗战期间还是后来的国共内战期间,国军有些军官是带着老婆或者情妇走的,后来上头下令杜绝此事,那些随军妇中有一些竟然就被这些部队扔在了驻扎地,包括我们金井。武汉会战前湖南是后方,金井不仅仅驻扎了部队,还有一所从南京迁来的军校。

我猜这些随军妇中有一些只是身份低微的小妾,或者某个军官在路过的村镇上看中的穷人家女子,并不是正儿八经的太太,否则也不会就这么扔了。扔给谁?当然是地方上能和国军说得上话的那些乡绅,或者更方便的就是 – 王少波!

最多的时候,王少波凭空得了四个老婆!他养不活,就送给那些本地的后生,其中有一个被他送给了古镇上九如斋的一个小工,后来他们夫妻俩就一直住在镇上,他们的孙儿和我同辈,最大的我认识。

没事的时候,心情郁闷的时候,孤单的时候,就想象自己是王少波,凭空得了四个老婆的场景!

这些小娘子可不是歪瓜裂枣黄脸婆。被送给九如斋小工的那位我没见过,但她生的儿子我认识,长得很帅,她生的女儿则一般,所以不知道是他们的爹长得好还是娘长得好。

不管是什么世道,总有一些人由于与众不同+胆大+聪明,而冒出来。

我希望我的学生们也活成这样的传奇!

2021夏令营 – 朝阳地缝露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