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故事

故事接龙

如果你的孩子不喜欢读书,不喜欢写作文写日记,那就送到我们夏令营来听我们讲故事,或者一起故事接龙吧。

夏夜是最好讲故事听传奇的时候,乡下的花妖草仙、树精山神、土地爷、大菩萨、黄鼠狼、萤火虫,乃至黄狗老牛乌龟鲤鱼活人死鬼,随手抓一把就可以凑一个故事。

很多小学一二三年级的孩子随便编的应付写日记的童话故事都非常精彩,很有想象力,有大白菜与蚯蚓的对话,有母鸡给黄鼠狼拜年,有机甲战士大战外星人。。。他们的潜力在学校大概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掘,估计作文不能写机甲战士大战外星人。

我们夏令营一般每天都要求学生写点东西: 日记、或者作文、编故事、写辩词。

讲故事不仅仅丰富孩子的想象力,也可以让孩子学会从不同角度看问题,面对不同个性的人、挫折和失败,以及生活中的各种冲突时慢慢会知道如何应对,因为好的故事都是看角色如何处理冲突,如何度过难关,如何克服内心的魔障。

大部分孩子写作文写日记都是以自我为中心,一动笔就是一天的流水账,我们要通过让学生编写故事学会以旁观者的身份来观察世界,结构社会。

讲故事和演讲一样,可以增强孩子的自信。

如何组织

和夏令营大多数活动一样,我们尽量让学生们自己来规划组织夜晚讲故事的活动,老师和志愿者也参与故事讲述的过程,让情节和角色塑造更丰富、立体。

具体学生要负责哪些组织工作呢?

  • 每天我们早餐中餐晚餐吃饭时间,也是营地开会时间,主要是让各位营长宣布当天的活动规划,当天的活动表现。
  • 营长可以要求故事中插入一个现实中的人,也可以要求故事中必须有一个外星人,或者一个来自未来地球的人类英雄,甚至是电影中的角色。
  • 营长还应该安排一个同学专门负责记录和拍照;

在故事中我们的辅导员会主动塑造一些反面角色,让学生来扮演正面角色。这些方面角色可能喜欢睡懒觉,不喜欢读书、有网瘾、撒谎、不讲卫生,最终结局当然也不好。辅导员还可以将某个角色打扮得很可怜,或者很胆小害羞,或者很急躁,然后引导其他孩子驱动自己扮演的角色向这些角色伸出援手,给予鼓励或者帮助。

人最多只能引入一个新角色,最多可以将一个角色带走(死亡或者离开故事)。不会接龙,直接说 pass 就可以了,让后面的人来接,不勉强。

夏夜,凉风习习,坐在草皮上,看星星

在户外夜空下讲故事的好处:喧闹的白日已经冷静下来,形式各样的房子和树木花草统统消失在黑夜中,孩子的思维不受车辆嘈杂和公众忙碌身影的打扰,不用担心做不完作业。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环视四周山峦巨大而沉默的黑影,想象力和思绪轻易飞跃万水千山,冲出太阳系,被电子世界和学校教科书约束的思想和判断力得到释放。

罗老师尽可能将他在世界不同国家和过去几十年人生中见到过的故事、人、悲喜剧、思考和见识都融入到故事里,让孩子们的童话里有现实的成分,有欢乐也有悲哀,有激动的呼喊也有冷静的思考。也就是说,夏令营的夜色很美,但偶尔也会电闪雷鸣,孩子们的故事中不仅仅有小白兔,也有妖魔鬼怪和蜘蛛蛤蟆。我们不想让孩子习惯生活在温室中。

关于未来的畅想

我们处在一个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包括医学,现在十几岁的孩子将来再活一百岁的可能性是很大的,甚至可以说差不多是肯定可以活到一百多岁。但去年夏令营我们要求所有学生都写一封信给一百年后的自己,然后装入一个时光胶囊,有些让人吃惊的是,几乎所有学生都说他们不可能活那么久。这个问题让我至今无法忘怀。为什么他们小小年纪就会变得如此现实?

他们的想象力和自信去哪里了?

比起西方社会,家长与孩子都缺乏想象力。所以我们的讲故事环节以及辩论和写作培训环节都会特别强调让他们对未来进行畅想,不要有什么顾虑和束缚。这样的畅想和分析会让他们对未来各种可能性都多多少少有所准备。

甚至大规模的世界大战,乃至核战争都是有可能的,毕竟他们还有很长的人生路要走。哪怕孩子只有七十年的寿命,那也是相当长的时间。

一个好的故事接龙可以让所有学生变得团结一心,也许睡在床上还在叽叽喳喳地谈论这个故事,并且期盼着第二天继续接着讲。也许孩子会激动得很久还睡不着,没关系,他们肯定会睡得很香甜,也许会在梦里梦见故事里的角色。

胆小害羞的学生可以不参与,只当一名沉默的听众

不合群的学生很多,在我们夏令营,会给他们相当多的自由,不想参加户外活动可以不参加,不想讲故事可以只当听众。也许当几次听众过后,对过程和其他成员都熟悉了,就会主动要求参与了。

和辩论一样。

我们比传统学校和大部分家长更尊重孩子的个人选择。往往那些不太说话的孩子创作能力特别强,或者在某个方面很有天赋。我们要做的是给他一个宽容的环境,让ta的天赋自然展现出来。

萤火虫

我一直到读三年级,整个村里都还没有通电,自然也没有电风扇,夏夜都是搬一两个竹床放在门前,大人每人手上一把蒲扇,坐在一起乘凉。小孩子凑在一起疯玩追打,嘻嘻哈哈,洗完了澡又是一身大汗。我父母都不会讲故事,邻居中间也没有一个人像我现在这么会讲的,所以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小孩子们自己瞎玩,主要是玩躲迷藏的游戏,叫“打Pia”,就是打枪的意思,偶尔也偷葡萄、偷橘子偷黄瓜地瓜,不知道怎么从来没有被菜地里的蛇咬过,被蛇咬的都是大人。

有时候也抓一些萤火虫,放在空墨水瓶子里,放到房里代替煤油灯盏,也很好玩。睡觉的时候将那些萤火虫都放在蚊帐里,仿佛在满天星斗下睡觉,很好玩。只是那样有一点风险,因为大人总吓唬我们这些萤火虫会钻到耳朵里去,所以这种行为既好玩又刺激。枕着漫天繁星入睡,早晨起来萤火虫的灯都灭了,有点可怜,不过它们并没有死,撩开帐子,它们就会飞走。

山水营地门前每晚都会出现萤火虫,虽然不多,但可以捉到,如果学生们跟着我晚上进山,会看到更多。

故乡杂记: 王少波的抗战

我们村以前有个叫王少波的爷爷辈的人,打了一辈子光棍,同时也活出了一生传奇。

他的父亲是个长叫化,这个称呼大概是指丐帮里的长老,(讲故事的人好像说了是个三袋长老)。这个有点江湖地位的长叫化讨了个叫花婆,给他生了个儿子,一家人就住在我们村子里。

这个独苗儿子王少波可能从小跟着娘或者爹出去讨米,走南闯北,什么都见过,加上他爹或者娘教了他一些防身的功夫,所以养成了那个战乱年代少见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长沙会战期间,有一次金井走兵,老百姓大部分躲到东边山里去了,只有极少几个胆子大的壮劳力敢偷偷摸回来照看一下房屋庄稼,我奶奶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我叫舅公的,当时就冒险在地里干活,忽然听到附近一个木匠在喊帮忙,兄弟俩赶了过去,原来是王少波赤手空拳在我家老河对岸逮住了一个落单的日本军官!

那个军官也是有点功夫的,起码比起王少波来肚子更饱身体更壮实,所以两人摔打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最终还是被王少波给摁在了一个长着芦笋(茭瓜)的烂泥地里。三个老乡赶紧上去帮忙,把那个日本人绑住。

当时国军打不过日军,都躲在镇东边长沙浏阳交界的大山里,所以这个战俘就要押过河,往山里送,四个人送到现在的镜子石,一个进大山的山坳口,三个帮手就撤了,继续回家种地,王少波一个人押着这个日本人进了山,在国军部队指挥部那里领了赏。

他冒险逮这个落单的日本军官大概不是为了什么爱国主义或者报复,他就是为了挣赏金。由于是个军官,所以赏金还不少,那人手腕上带着金表的,好像还骑着马,所以在日本军队里不是个低级军官。

后来这个日本人在一次中日交换战俘的行动中,回到了日军中,还活着回了国。几十年后,大概七十年代末,他在一次外事活动中随团来到金井,特地找当地人打听当初捕获他的王少波,那时候王少波还活得好好的,不过当地人害怕日本人报复,就撒谎说他死了。要不然两人的会面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场景。

我猜想王少波自己是不太害怕和那人见面的,他们那时候都老了,当年还把日本人手腕上那块黄灿灿的金表给摘了下来,藏在自家尿桶里,几十年后拿着这块金表跑到长沙市换了20块钱,用那笔钱给过继来做儿子的一个远房侄子娶了个老婆。

这个故事我们村子里很多人都知道,但那些关于帮手的细节是是我奶奶的弟弟前两年去世前和我讲的,他就是三个帮手之一。奶奶娘家姓王,我们山水学堂大门外挂着一个牌子 王家祠堂,这里解放前的那个老祠堂就是他们家的,当时王家是老金井人口最多的大户,他们家的祠堂有很多上好的水田,有晒谷坪,农具一应俱全。我这两个舅公租种了祠堂的大部分[也许是全部]田,所以冒着生命的危险从山里摸回来照顾土地。

每次日本人打长沙都是秋季中秋前后,部分原因大概是方便抢粮,这时候水稻收割了,粮仓比较满。

下面这个故事是88岁的海爹昨晚上和我讲的。

王少波是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一个胆大包天的乱世传奇,挺奇怪的一点是,他在我们村活了一辈子,似乎从没种过地,他经历了抗战、内战、土改、进食堂、文哥,一直都是走在田埂边上,没有扶过犁头付当,按说土改应该是分了地给他这种身份的底层民众的。

他在生产队养牛、割草,可能也养过集体的猪,我小时候,八十年代初,对他的印象是赶脚猪,就是给公猪配种,而在解放前,他的巅峰时刻就是当买兵。

啥叫当买兵?就是抗战期间,可能还有后来的内战几年,他会顶替那些不愿意让儿子去前线当兵送死的人家,冒名到部队去当兵打仗,一旦销号了,他每次都会和泥鳅一样找个机会当逃兵,顺利逃走。也不知道他怎么搞的,每次都能完好无损地回到家,接着又去另外一户人家当买兵,每次好像是收二十块光洋。

抗战初期几年,国军基本上都是输,当兵的和日本人打仗基本上活下来的机会很小,所以百姓想尽办法躲壮丁,如果没躲过进了部队也会想办法当逃兵,国军对付逃兵很不客气,要打死很多。这个王少波每年都要逃跑两三次,每次不到两个月就能逃脱,前后据说十几次逃跑成功,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那时候金井地方甲长等肯定知情,也没有戳破。

小时候有一次他赶着一头大白公猪在邻居林叔家配种,我和邻居小哥在那边玩,就好奇地站在猪楼外看。小哥比我大两岁,他知道是在看啥,我看不明白。这个比我父亲大比我爷爷小的王少波就有点不怀好意地笑嘻嘻地问我们俩:“你晓得这是搞磨里吧?” 小哥很快说出了正确答案,那个人马上笑了,我也恍然大悟,原来大家天天挂在嘴边的那两个脏字,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那时候大概六七岁的样子,还没分田到户,懂得了这个不雅的动作用语言怎么说,但是并不知道这和生育有关系,但这也算是我平生第一堂生理卫生课,所以记忆深刻。感谢两个老师。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只有这个我经常见到但叫不出名字的大伯伯或者爷爷,给我展示过那种不怀好意的引诱儿童打破世俗成见和道德标准但又善良的的微笑,如今过去四十多年了,我仍然记得他站在昏暗的猪栏里的那个微笑,因为他是看着我们两个小男孩说的,他当然也是知道我们的父母是不允许他向儿童传授这些不洁的知识的。

也许是因为感激他带领我打开了一扇我不知道存在的窗口,解开了一个大谜团,所以六七岁的我才会对他印象那么深刻。

海伯还和我讲了另外一个有趣的关于王少波的故事。

不知道是抗战期间还是后来的国共内战期间,国军有些军官是带着老婆或者情妇走的,后来上头下令杜绝此事,那些随军妇中有一些竟然就被这些部队扔在了驻扎地,包括我们金井。武汉会战前湖南是后方,金井不仅仅驻扎了部队,还有一所从南京迁来的军校。

我猜这些随军妇中有一些只是身份低微的小妾,或者某个军官在路过的村镇上看中的穷人家女子,并不是正儿八经的太太,否则也不会就这么扔了。扔给谁?当然是地方上能和国军说得上话的那些乡绅,或者更方便的就是 – 王少波!

最多的时候,王少波凭空得了四个老婆!他养不活,就送给那些本地的后生,其中有一个被他送给了古镇上九如斋的一个小工,后来他们夫妻俩就一直住在镇上,他们的孙儿和我同辈,最大的我认识。

没事的时候,心情郁闷的时候,孤单的时候,就想象自己是王少波,凭空得了四个老婆的场景!

这些小娘子可不是歪瓜裂枣黄脸婆。被送给九如斋小工的那位我没见过,但她生的儿子我认识,长得很帅,她生的女儿则一般,所以不知道是他们的爹长得好还是娘长得好。

不管是什么世道,总有一些人由于与众不同+胆大+聪明,而冒出来。

我希望我的学生们也活成这样的传奇!

2021夏令营 – 朝阳地缝露营处

石头记 ~ 山水小剧场 The inMountains Theater

剧本第一稿

作者: 耗子、毕福平、罗军

观众进场看戏时,在院子大门前会看到墙上有公告:

  1. 五岁以下小朋友不能进场看戏,会影响表演和观众。
  2. 宠物不能带进来。
  3. 安排化好妆、换上戏服的一名演员迎接观众,并检查所有人的手机,要求当面设置成会议模式,同时,这名迎宾员向所有来宾鞠躬问好,营造一种文明礼貌的剧场氛围。

开演前十分钟,全部熄灯、拉上所有窗帘。麦克风发出通知: 请大家将手机全部设置为静音,待会如果发现谁的手机发出噪音,请周围人提醒他离开剧场,不要再进来,谢谢配合。

欢迎照相和摄影,发到朋友圈或者抖音。

在看戏期间,请不要走动。戏没有结束就中途离开,是对剧组的极大不尊重,请不要这样做。如果你因为表演不好就中途离开,我们可能会安排人在门口对你进行拍照。

舞台剧《石头记》即将开始,请保持安静。

第一幕 地球冷却

一阵低沉的岩浆涌动的声音开始在剧场响起,隐隐地,远处还传来火山爆发的闷响。

旁白: 地球冷却

从幕布中间的缝隙里,往外流淌出一小片火红的岩浆(一个大演员一个小演员趴在地上爬出来,头顶一片轻盈的红绸布,腰上还绑着一个发出强光的灯泡)。

上方的灯光打在舞台正中这个地方,很亮,充满热力。

旁白女声: 这是几十亿年前的地球,地球刚刚成型,到处岩浆流淌,温度很高,很热。我们今天要讲一个故事,一块石头眼中的世界。

旁白男声: 我叫小石头,你说的是我吗?

旁白女声: 是的。

旁白的同时,红绸布退开,一块黑色的石头显现出来,被岩浆推到舞台角上的一个稍微隆起来来的黑色高地上。

小石头: 哇,这个世界好大好宽啊!

幕布拉开,之间舞台上一大片岩浆在流淌,远处有火山爆发,各种巨石滚落撞击的沉闷声,岩浆里面气体冒出来的气流声,热闹非凡。。。

旁白女声: 现在地球开始冷却,到处是黑黝黝的岩石。小石头,我们一起来见证这个世界的生命进化史吧。

小石头: 你是谁啊?

旁白女声: 我是你脚下的大地。

小石头: 你就是我脚下这块黑色大岩石吗?

大地: 算是吧。

Welcome to inMountains Theater. Let’s witness the lengend of our earth. I am the earth, the voice of the little boy is a stone which is lucky enough to stay on top of a giant rock in billions of years, come with me. Let’s go.

幕布拉上。

第二幕 爬上沙滩

海浪轻轻拍打着沙滩的声音。

旁白: 第二幕 爬上沙滩

大地: 在地球冷却之后很多很多年,海洋中终于出现了有机大分子,然后遗传密码DNA出现,水中开始看到各种各样的生物,三叶虫等等一个个轮番登场,地球上的生命在一场又一场灾难中重生。。。

演员们戴着纸板生物,在舞台上依次爬过,有些个子大的长相温和可爱的生物会突然张开大嘴,一口会吞掉前面的小虫子,但很快,它自己又冷不丁被另外一种生物吃掉。

不管如何生生灭灭,进化的长河一直在沿着同一个方向在往前流动。

小石头: 地球上的海洋里灭绝了好多可爱的生物啊!

大地: 是啊,我们这个星球上的生命很强悍。而今天,有大事情要发生了。

所有的生物都退场。

一只怪模怪样的生物从幕布正中探出头来,左看右看,慢慢显出全身,这是一条滩涂鱼。它的嘴巴在地下搜寻着食物。

大地: 这是一条生活在海里的鱼,喜欢在海边的滩涂中找食物。

另外一只滩涂鱼也从幕布底下钻了出来,满舞台找东西吃。

小石头: 这两条鱼长得好奇怪啊。

大地: 是的,因为它们主要在这种滩涂上扭来扭去,跳来跳去找东西吃,而不是游来游去。这里的食物更合胃口。

幕布缓缓拉开,滩涂上有很多这种鱼🐠在用大嘴巴吸食烂泥巴中的微生物。

滩涂鱼扭着身子跳起来的声音不断传来,生机勃勃。

有两只鱼🐠🐠往上爬上了高地,那里好吃的更多,它们看上去很享受的样子。其他鱼有少数也跟了上去,大部分观望了一阵,没有采取行动。

这时候,热辣的太阳挂在天上,爬上高地的鱼中有一大半都被晒死了,一翻身就露出了衣服上的白色鱼骨头。但有两只将身子埋在沙堆里活了下来,太阳下山后它们摆动着尾巴又开始了觅食。

小石头: 这两只鱼好像活了下来。

大地: 是的,不止这两条鱼,还有远处的其他鱼,我们的陆地上终于有了脊椎动物了。

幕布拉上。

第三幕 恐龙时代

恐龙时代各种龙的叫声、虫鸣、风声 。。。

旁白: 第三幕 恐龙时代 The Age of Dinasaurs

大地: 自从海洋生物爬上陆地,地球生态圈变得更大了。身形庞大的恐龙没有给其他种类的生物留下太多机会。

幕布中钻出来一只黄色的长得像老虎的动物,他在舞台上小心翼翼地跳来跳去,观察四周,寻找猎物,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刻停止动作,四处张望。

大地: 这只非恐龙类远古生物的世界里充满了危险,但它很机灵,很敏捷,逃脱了无数次天敌的追杀,终于长到了成年。

今天这只长得像老虎的动物很幸运,看来是抓到了一只挺肥的猎物,把它从身后的草丛里拖出来,美美地吃了一口,正俯下头去撕咬猎物,从幕布后快速跑出一只绿色恐龙,一把将黄色动物扑倒在地。。。

一番挣扎,绿色恐龙得意地一脚踏上石头,往远方眺望。正在这时,远方传来地动山摇的声响,恐龙慌张地缩下身子弓起背。

小石头: 这是怎么啦? 发生什么事了?

大地: 好像是远方有天外飞来的大火球,砸中森林了。

幕布拉开,的确满眼都是森林大火和浓烟滚滚。几只身上着火的动物惨叫着从舞台后方跑了出来,在舞台上乱窜,绿恐龙吓得赶紧跑了,那些大大小小的动物一个个支撑不下去,纷纷倒在舞台上。

小石头: 它们都被大火烧死了吗?

大地: 是的,它们的时代结束了,那个热热闹闹了很久的恐龙时代结束,哺乳动物们要开始登场了。

幕布合上。

第四幕 雷电取火

电闪雷鸣的声音在剧场里响起。

旁白: 第四幕 雷电取火

小石头: 现在到了什么时代啊?

大地: 小石头,现在是一种叫做人的动物的时代了。

小石头: 人比恐龙厉害吗?

大地: 他们个子小,但脑袋不小,很厉害。

这时候,从舞台一侧缩着脖子走出来一个身披兽皮的原始人,垂头丧气,坐在那块石头上发呆。

小石头: 这个野人干嘛坐在我身上?

大地: 他又冷又饿。

小石头: 刚才打雷把那棵枯树点燃了,他怎么不去烤火呢?

大地: 也许他害怕火吧。不过,他现在这么冷。。。

这时候,幕布拉开,野人回头看,不由自主地朝着正在燃烧的枯树移动,身体不再发抖,舒展了很多。他的鼻子开始到处嗅,最后发现那棵烧起来的树上有一只被豹子拖上去的鹿,现在被火烧烤着,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野人冒着恐怖的火的危险,快速爬上了树,把那块被烤得半熟的鹿肉拖下来,然后开始吃了起来。

吃完后,他把鹿肉放在自己肩上,然后捡起一根点燃的树枝,回家去了。

幕布拉上。

大地: 这个野人很快学会了保留火种,并且知道将肉烤熟之后很好吃。

传来野人部落欢呼的声音。

第五幕 信息时代

电视播放新闻的声音,人们打电话的声音,汽车声噪杂,学校里孩子们在朗朗读书的声音,竞选演讲的声音,王者荣耀游戏的声音。。。

旁白: 第五幕 信息时代

大地: 小石头,你快醒过来,现在的地球又变了!

小石头: 这些年怎么变得这么快啊?这些人类是不是发疯了?

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香响起。

“张老师啊,我是瑶瑶的妈妈。您说帮我们瑶瑶联系李老师的奥数班,请问现在有开课吗?” 舞台一侧走上来一个长头发戴墨镜穿高跟鞋的孩子妈妈,拿着手机在打电话,她的身后跟着一个男孩子,背着大书包,摇头晃脑,心不在焉,一屁股坐在石头上。

孩子妈妈回头示意儿子跟上来。

“我家瑶瑶最近数学成绩退步了不少,上个月的考试只得了89分,我在想,星期天晚上可以送他去补一补。”妈妈继续在电话里大声说着,男孩丧气地坐在了地上,不走了。

妈妈拿着手机走进了幕布。

小石头: 小男孩,你好。

男孩子左看右看,没见到一个人。

小石头: 我是你旁边的这块石头,我会说话。

男孩睁大了眼睛: 石头会说话? 你是妖怪吗?

小石头: 我只是一块很老很老的小石头,我能听得懂你们说话。你是不是不想去上补习班?

男孩点点头。

小石头: 因为你想去玩是吗?

男孩又赶紧点头。

小石头: 我教你一个办法,你要是趴在我的旁边晒太阳,过一会儿就会变成一块和我一样的石头,那样就不需要再考试了,也不用去补习班了。

男孩: 为什么?

小石头: 石头和花草树木都是不需要学习和考试的。

男孩: 但是你们没有脚,也没有脑袋。

小石头: 那有什么关系? 我们又不想去改变什么。

男孩: 可是。。。我想。

幕布拉开。

所有演员站在舞台上开始谢幕,观众鼓掌。

结束。

[英语学习方法]一天之内合作写一篇英文科幻小说[周日营活动]

今天学堂英语课尝试了一种新的学习方法,融合了中文写作练习、对人生目标的思考,以及英语翻译、单词记忆,还有朗读、录音。方法就是老师组织所有学生共同以故事接龙的形式写作一个科幻小说:

  • 时间设定在五十年后的故乡金井,故事背景是一次聚会,一些成年人由于一个特殊原因回到故乡,于是有了一场交流,以及之后的故事,他们一起在故乡金井散步,回忆五十年前的老金井,以及发生在山水学堂里的一些人和事。
  • 角色必须是房间里的人长大以后的样子,可以有老师,可以有学堂里的其他没参加这个活动的同学老师,不能有其他人,除非只是作为一闪而过的路人甲路人乙。
  • 每个人都尽量只写自己,包括自己的职业、社会地位、收入、家庭、朋友圈、理想、苦恼、疾病等等。也可以稍微描述一下家人的情况。
  • 每一个人发言完毕,其他人都对这一段故事情节的的真实性举手表决,大拇指朝上表示比较真实,可能发生,大拇指朝下则表示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故事接龙过后,开始写作。安排一个人用语音输入的方式,将每个人自己的故事修改完善,输入到电脑或者手机里,或者先写在纸上,形成一篇小说的初稿。

接下来是翻译过程,我们教学生使用手机上的翻译应用将小说翻译成英语小说,一次一段,中英文对照,然后所有人跟着手机读,对单词和语法形成记忆。

最后是录音过程。如果小说长度合适,那么可以完全录音,如果学生英语基础不够,则尝试录音一部分也行,让大家有一种新鲜感和成就感。

这样的活动充分反映了我们学堂的教学特点,就是以项目为基础,融合多门学科,还有相对的高难度。作为老师,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将一个个天马行空的想象拉回来,回到陆地与现实。同时,老师也会参与这个故事接龙,塑造一个角色,用成人的思维对整个故事进行掌控,进行示范。

翻译的过程不需要很多英语基础,因为手机上的翻译精确度已经很高了,老师会对其中明显的错误进行纠正,但一般来说不需要很多干涉,这个时候学生的学习进程不要被连续打断。

这样的学习过程完全是学生为主,一是提高他们的自学能力,二是让他们的学习兴趣,包括对写作和英语的学习兴趣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