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我们山水学堂有一位令人尊敬的老师 – 李赍ji宾

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期,我们山水之间营地所在地王家祠堂里有一所初级小学 – 经济小学(经世济民的意思),也是金井地区当时兴办的众多新派小学校之一。李老师就是这所简陋的小学老师,当时只有二十多岁,出身贫寒,但是非常敬业。 在那个年代,初级小学相当于现在的小学,基本上都是私立的,地方百姓自己建的,高级小学相当于现在的初中,中学则相当于现在的高中。小学老师基本上是本地人,学历不高,工资低;中学老师很多是城里来的,工资高一些;达德中学是金井地区最高学府,教师资历和他们的工资都要高很多。李老师就是金井本地人,家在现在的惠农四家塅。 先生1903年出生,1962年57岁就去世了。他当了30多年的老师,给金井地区培养了不少人才。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积极参加社会活动的正义之士。 当年,我们王家祠堂旁边的九溪寺旁有一个国民政府在镇上设立的自治局。现在听来这也没什么特别,但是在民国时期,以及民国之前,政府的机构只到县一级,所谓古时候的九品芝麻官,就是指县长,乡镇一级都是老百姓自治的。如今在金井镇设立一个自治局,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一般来说是为了抓钱,那是个战乱频仍的年代,虽然国民政府不需要给公务员发如今这么多的工资,但是军费开支不小。金井镇是个相对富裕的大镇,所以他们将手伸到了这里。 九溪寺旁这个国民政府压迫百姓,侵害良民,令金井人深恶痛绝,但是又敢怒不敢言。经济小学的年轻李老师半夜写了一副对联,独自贴在了这个局的大门两侧: 缙绅诸公、猪公狗公、似叫鸡公,公不为公,公心何在。公道何存,今日假公图乐利。自治总局、酒局、肉局、是淫秽局,局为骗局,局内者甜,局外者苦,何时结局得太平。 这副对联后来被广而传之,惊动了自治局的上级,派人下来巡视,金井群众纷纷告状,上级最后把这些坏家伙撤换了。 1926年,金井镇的农协风起云涌,赤卫队也如火如荼地开展革命斗争,国民党成立铲共义勇队,在金井镇进行疯狂镇压,抓捕屠杀了大批农民协会会员和赤卫队员。李老师作为一个教书先生,挺身而出,保释了多位农友脱险。 李老师是那一个旧时代里的金井脊梁,同时文采书法俱佳,一辈子助人于危难,待儿女慈爱尽心,又是一位让人尊敬的父亲。让我们为100年前我们王家祠堂的李老师致敬。

关于教育中的慢变量,以及浏阳秧田博士村

浏阳沙市镇秧田村是个著名的博士村,这个古村在建国后出现了26个博士,100多位硕士,以他们总共才5000人口的基数,这样的成就让人叹为观止,浮想联翩。 1 这样的读书氛围和该村第一大户罗氏家族历来重视读书的家训分不开,在这26个博士中,罗博士们占了绝大部分。这种家训,就是前两年出现的一个网络词汇,叫做慢变量,就是那种如蟒蛇一般的很慢但是力量强大的变量。 我也是罗氏后人,我那只读过小学五年书的父亲从小就和我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这是父亲唯一能够说出来的文绉绉的话,而且在我童年时期反复说起,所以我记忆深刻。 每次他说出这句话鼓励我读书,都会补上一句,这是我爷爷从小反复叮嘱他的。 爷爷和父亲都是瓦匠,爷爷从小就是孤儿,应该是从没进过学堂,但既然他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当做我们家的家训,只能是民国时期高桥镇整个赋堂冲罗氏家族里读书风气潜移默化的影响。 我是长沙罗氏子孙,长沙东乡罗氏祖宗是金井镇罗代的十文公,宋朝时从秧田迁居长沙。 长沙赋堂冲罗氏作为秧田罗氏一个分支,虽然基本上世世代代都是赤脚农民,没能出什么响当当的大知识分子,但从来没有放弃过靠读书来改变命运的渴望,我的文盲祖父很坚定地将一股书香裹入每一个子孙后代的襁褓,因此三个姑妈在村子里都是读书人,另外村子里还有一个没多少血缘关系但是也姓罗的人家,出了我们这个村第一个大学生,也是个女性。 在文哥前后那个年代,培养读书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种“唯有读书高”的牢固的信念就如同《三体》里的思想钢印一样,支撑着整个家族你拉我拽将某根好苗子向前推向上顶。 2 那么在我们的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还有哪些也属于慢变量但是又普遍缺少的呢? 我觉得最重要的大概是独立思维。没有独立思维的习惯和能力,每次出现什么新闻,或者惨剧,我发现绝大部分人都只能看到事物的表象,看不到真正的根源,因此也改变不了什么家族命运,注定了只能当九菜。 什么叫做独立思维?就是怀疑一切的习惯。

[教育] 认识华德福,以及芬兰学校砍掉中小学校的所有学科,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

前两天和一个网络上刚认识的清一新教育家长在微信上交流,他向我指出:“世界文化的精髓在中国。”不认同我们这种崇尚西方普世价值而不强调本土文化的学堂,这样排他性的论断让我有一种危机感,赶紧上网去了解以前听说过的同样来自西方的华德福学校,看看这些来自海外的学校是如何走进中国社会的圈子的。 1 目前全国各地都有不少华德福学校和幼儿园,它来自德国,其教育理念和我们山水学堂比较接近,举例来说,在华德福学校,孩子们花很多时间在户外活动,向大自然学习,重视艺术、强调孩子的独立思想和思维方式,这点和我们山水学堂都是一致的。 他们的中国老师不强调中华国学,也不强调西方经典,华德福创始人是西方人智学的创立者,该理论也是华德福教育理念的基础。 人智学是什么意思?它和中国道教的遁世思想很相似,就是重视人与大自然的和谐发展,弱化人与社会和现实世界的交互;重视人对大自然的精神层面的沟通和解释,而弱化人与人之间沟通合作所需要的文化知识、语言能力、科技。 一言以蔽之,华德福更重视在大自然中去自我寻求真理,而不是在经典中去倾听前辈的教诲。这两种方向充分说明了中西两种文化的不同属性,西方文化强调独立和原创,古人说的不一定正确,永远在怀疑一切,而中国文化重视圣贤书和思想的传承,是不是原创和创新不要紧。德国出了很多哲学家和音乐家就和这种空灵的文化基因有关。 清一新教育学堂和华德福学校在幼儿教育理念方面有很大的区别。清一先生认为,孩子7岁前是语言学习的黄金时期,会让幼儿大量磨耳朵,学英语,同时还要大量读经;而华德福幼儿园在这个阶段只让孩子玩耍、体验大自然的各种材质和生命元素、与自然中的各种能量建立连接和灵性感知、创造、模仿老师的言行,侧重于感官和思维方式的自然发展,基本上不教学,这也是然国内很多习惯了追求实用主义的家长很担心而不能适应的地方。 华德福进入中国十多年了,绝大部分国人还不知道,就和他们这种脱离中国国情和社会现实的教育理念有关。我认为只要不给幼儿很大的压力,不是整天学习,让他们早点开始学语言是很明智的决定,这样长大一点进入中小学就会轻松很多很多。只是我也认为,这个阶段最好是教一些工具性的知识比如语言,不要讲太多道理,这样弄不好就会限制孩子自己的思考能力。 华德福在中国的现状其实仍然说明了中国人普遍缺乏创新意识的民族特性,第一所华德福学校是100年前创立的,当时国际贸易并不发达和重要,所以语言和国际知识还有编程等技能也都不重要,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完全是另外一幅场景了,还守着最早的人智学理念只能说是在学人家的皮毛,并没有理解其​精神内核。 清一体系的学堂都比较重视读经,包括《心经》这样的佛教经文,而华德福学校则以基督教灵性的开发和传承来引导学生精神层面的发展,不会读来自东方的经典,我很好奇,如果让一位坚持读经的老师和一位华德福学校的老师来一场辩论,辩题是要不要读国学经典,哪一方会赢。这不是开玩笑,家长们在选择学校的时候肯定会有类似的疑惑。 山水学堂会如何做呢?我会让家长、老师、学生一起来决定,给每个孩子做出各自的选择,不会硬性要求不想读经的孩子去读古代经典,也不会要求不是宗教信徒的家庭去接受基督教的教义。学堂里不需要只是一种信仰,一种声音。时间久了,学生们就会看到对比效果。 美国的强大就在于其最底层的民众也有发声的渠道,能够感觉到自己作为公民的权利和责任,我们山水学堂里,即使是低龄幼儿,也有机会争取自己的权利,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而不是大人的附属品。 华德福的课程以艺术、手工、园艺、神话和灵异故事为主,这些灵异故事中很多是基于宗教故事和通灵的案例,激发孩子对通灵能力的探索兴趣,很适合培养孩子的哲学思维,我个人其实是欣赏这样的教学方法的,如果你想让孩子成为思想上的贵族,人群中的领袖,家境好不需要担心衣食住行,也许华德福很适合你们家。而清一新教育的课程就比较实用:语言、体能、中医养生、武术等等。这两种方向分别适应不同气质的孩子不同需求的家庭,都有可取性。 2 再来看看举世闻名的芬兰教育,同样来自于欧洲,和德国华德福教育大同小异,重视孩子自己的创造力,没那么多背诵。 在全世界,尤其是西方,芬兰的教育水准一直领先包括美国在内的大多数国家。即使是大学教育,有些机构也将芬兰评为第一名,当然这是指平均而言,不是说芬兰有很多比哈佛耶鲁斯坦福更牛的大学。如果将美国一些三流大学也算进来,美国的大学平均水平会比欧洲很多国家低。 这让我想到了中华民国时期,现在看来,至少在思想开放和文化发展方面,那是一个堪称伟大而令人唏嘘的时代。当时的一个警察月工资是2元,县长大概20元,而一个大学教授有300-400元,远远超出县长。在基层,小学老师和中学老师都比警察高出很多。你可以说警察县长肯定有很多灰色收入,其实不是,那个时候是有新闻自由的,公务员都没有铁饭碗,官员是要竞选上岗的,警察县长这些人没有现在这么大胆。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民国时期只有短短几十年时间,就让中华文化很快灿若群星,有亚洲最好的大学,全世界都受尊敬的国学和文学大师。 我们金井镇有一套《金井漫话》,最早的几位创始人都是民国时期的本地学生,先不说他们的文字功夫有多好,就是他们那种担当就让人肃然起敬。因为他们当时编书纯粹是为了保护金井本地的历史文化不至于断代,他们不仅仅是分文不取,而且还要担心写这些文章又被打成右派挨批斗。从这几位已经过世的老人身上可以看到民国时期整个中国文化人的精神气质。 那个教育大发展时期,教师受到尊真正的尊重,而且学校有充分的自由。当年北大校长可以当着总统蒋介石的面冷嘲热讽,鲁迅教授则更是一天到晚在写文章批评政府,胡适校长也被他骂。所以如果我说山水学堂希望引入美国的模式会让一些民粹主义同志骂我崇洋媚外的话,那我说希望山水学堂回到民国总可以吧?一个思想上没有自由的学堂,能够取得的成就是很有限的。中国因为长期没有真正的竞选,所以国人认为那种四平八稳的文章才是正宗,任何批评性文章都是不妥当的,要是鲁迅和老毛来到当今这个时代,也和当年那样写文章,即使不被抓起来,也会被老百姓和亲戚朋友骂死。 好吧,还是说点没那么情绪化的,回到芬兰教育。 芬兰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就立法,要求所有中小学老师必须有硕士学位,并且相应地给出高工资。几十年之后芬兰学生整体素质傲视群雄和他们的高水平的教师队伍息息相关。在大多数国家,医生和律师是收入最高的职业,因此也吸引着最优秀的学生报考,但是在芬兰,教师更受尊敬,收入比医生和律师更高。 芬兰教育部给他们的高素质的教师队伍充分放权,让他们自己决定如何教学,全国统一考试相对其他西方国家来说少很多。老师和学生少了标准化考试的压力,就可以放心大胆发掘学生的潜力,培养他们学会思考的能力,而不是每天背诵各种答案。这也正是体制内教育和我们这些学堂的根本区别之一。 芬兰的中小学老师人员配备也比较充裕,相对美国而言,平均每个教师负责的学生数比纽约要低很多。每天除了教学,教师们有时间呆在一起备课,互相探讨和学习。有耐心有时间对那些棘手的学生更多照顾和帮助。即使是国际学校,一个班也有30个学生左右,而我们这些学堂的师生比例都是3:1上下。传统学校的硬件相对比较好,给老师的工资福利所占比例比较低,而学堂的师资素质相对更高,硬件所占比例比较低。中国在教育方面没办法大幅度增加投入,大幅度降低师生比例,但是应该允许民营机构参与精英教育,至少让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家庭有更多的选择。 在芬兰,公平二字在教育中所占份量很重。一些需要特殊照顾的学生包括来自移民家庭的学生,智力异常的学生等都会被额外照顾,确保跟上班。这也是芬兰学生整体素质高的原因之一。当然,同样的,这样的安排意味着更高的教育投入,中国和很多国家是做不到因此学不来的,除非大刀阔斧改革教育体制,全面放开教育,鼓励民间资本没有顾虑地进入,不要对学堂私塾和民营学校设置门槛。很多家长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些开学堂的现在面临来自政府的很大压力,有些省市的不少学堂已经被强行关闭。这种一刀切的落后的管理方式才是中国教育让人诟病的深层次原因。家长作为真正的利益相关方,没有选择权,不能够按照最适合自己孩子和家庭收入水平的标准去选择,把所有的学生都推入到体制内学校去,才是我们中国的教育一无是处的真正原因。根本不是什么教育资源分布不均之类的问题,我罗老师就是优秀的教育资源,而且我是在教育资源贫乏的农村,真心想在这个领域做点事,但很遗憾,举步维艰,我也担心会被骚扰。你现在应该看出来问题在哪里了。 话说回来,现在,芬兰教育再一次走在了世界前面。他们要将中小学的所有课程抹去,换成一种全新的教育理念 – 以现象为基础来安排教学,而不是分学科。这是什么意思呢?举个例子,老师先提出一个问题:“如果今天我们要接待来自中国一所学校的中学生,到芬兰过夏令营,应该如何准备?” 中国孩子绝对没有能力回答这样的问题,美国孩子也没有,但是芬兰的孩子就会掌握一些基本知识如何去解决这样的问题,会涉及到 地理(时差计算、距离计算等)、语言(中文、英语、芬兰语)、东方文化、政治等等,然后老师根据这个任务来安排相应的课程。我们山水学堂的教学方法也是类似的,每天我们每个学生的任务就是要向国外的笔友和读者说一段英语,介绍自己这一天的所思所想所见所闻,这段英语通过我们的FACEBOOK账号和YOUTUBE频道集中发布,为了这个任务,学生需要写一篇有独立思想性有创意的中文日记,自己利用工具书和网络将日记翻译成英语,自己跟读直至熟练,然后自己用手机平板录音,自己通过VPN上传到我们的国外账号上去。为了写出有思想性的日记,大家需要先提出问题,发现问题,然后去各个途径找答案,找参考资料,和写论文差不多。整个学习过程中,老师只是助手。 在芬兰,小学生面对的问题比较简单,比如:“如果你今天想学会煮鸡蛋,要做些什么?” 通过不断为什么,这个简单的问题可以引申出很多问题,涉及到物理(温度、火焰形成)、生物(单细胞鸡蛋)、营养学等等。让孩子们养成不断问为什么、怎么办的习惯很重要很重要。 芬兰孩子直到7岁才开始进小学,之前都是毫无压力的幼儿园学习和玩耍,小学六年不是用来学习,而是为学习作准备,找到学生最感兴趣的领域,学会思考的方法。他们的学校里很少有电脑教室这种设施,不希望孩子们一有问题就去电脑上或者老师那里找答案,而是培养自己思考的习惯。这一点和德国华德福学校很类似,但是山水学堂不这样做,因为我认为自己思考和学习其他人的知识都很重要,需要兼顾,完全是自己思考的话,效率会比较低。我们的学习方法是使得孩子们既有自己思考的时间(发现问题+写作),也有很多目的性阅读的时间(查资料),还有大量记忆的时间(翻译+跟读英语)。 山水学堂也有幼儿班,老师们也会在一个个的任务中,找到他们的兴趣点,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达到蒙童养正的目标。 芬兰教育一位官员的话有点意思,作为结尾:“我们虽然经常有外国教育界人士来参观我们的学校,但芬兰教育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世界最好的。我们只是暗地里下决心,比隔壁家的瑞典人强就够了。” 这充分显示了这个国家谦虚和不断进取的心态,这也是我们国家学校和学堂最需要学习的地方。 3 在文章最后,我有一件事需要向各位新教育圈子里的家长和老师道歉:前些天我发表了“不想把教育和发财捆绑在一起”的不妥言论,虽然只是指张清一先生的家长财富课、炒股这些活动,但是上下文容易让人想到我是指所有清一新教育学堂在靠办学发财,很抱歉是我没有顾虑到其他读者的心情。不过话说回来,我虽然的确批评过新教育圈子里的一些现象(基本上都是指联盟学堂圈子而不是指今日学堂),但说发财这话却是没有什么贬义的,精英教育本来需要有充裕的资金支持,如果我有张先生的本事,我也会帮助家长们赚钱。我说山水学堂不准备在学堂上发财致富并不是要标榜这有多高尚,只是指明我们所选择的是哪一条路而已,并没有说其他路就是不高尚的。谁说搞教育必须是义务的,不计较个人得失的?只要不影响学生的教育水准,不牺牲学生的利益,家长自愿买单,收多少学费都是合理的。为社会贡献大的教育家和老师比如张清一先生就应该获得丰厚的报酬。相反,强行把学生关在体制内学校,浪费他们的宝贵青春,这样的行为才是真正可耻。

用一套模板,教会孩子辩论,组织会议,和发言

今年的国庆7日秋令营,我会用提供发言模板的形式,鼓励学生们上台发言,发号施令,对营地大小事务进行自我管理,就如同编程一样。 先不要急着评判,觉得老师给学生写一个发言模板是在限制孩子讲话的思维。我这里的开会发言主要是参与营地管理,不是演讲,也不是写作文,需要涵盖很多孩子不熟悉的领域,靠他自己去想去发挥,暂时还不到那个阶段。 什么是发言模板? 就是这样的(孩子自己把括号里的内容填满): …… Good evening, 我叫(),()岁,我来自()。多谢()的推荐,今天晚上的辩论赛由我来主持,做得不好的,有主持不公正的现象,希望各位原谅,毕竟我也没什么经验,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今天是()月()日,星期(),现在是晚上()点()分,我们的辩论赛在()点结束,请各位在辩论的时候想清楚再说,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尊重别人主要是尊重别人的时间。 辩题大家提前知道了,正方观点是(),组成正方阵营的辩手分别是(),请大家都坐在这边来,一辩坐这头,二辩在这。。。反方观点是()。。。 辩论赛的基本规则如下: …… 你看,有了这么一套模板,胆小的孩子也可以主持了。ta如果想自由发挥,完全可以插入进去。 有时候,教孩子写作文,我也会在ta卡壳的时候,念一段开头,让ta直接记录下来,写进作文里,即使家长老师知道这不是ta自己写的也不要紧,这样的抄写也是一种学习,他可以在没有思路可以行走的地方看到一条思维路径,以后就熟悉了。 我们的线下辩论赛之所以受家长学生欢迎,也许最重要的一点是家长和老师混合组队,带领学生进行辩论。我指导学生写作文也比较成功,也是这个道理。 我们的夏令营和周末营每天都会有一个孩子当营长,营长选一个副营长当助手,孩子多的时候,营长再选一个安全员,分工负责整个营地的管理。 每天三餐饭之前先开一个会,一是对当天的活动进行总结,二是对英语进行回顾,这些孩子每天三次发言,都会用到一个不同的模板,对不同的内容进行交代,很完整,不管是发言者还是参会人员,都可以学到很多实用的知识。 山水学堂今后的管理也会继续这样的模式,以各种基于流程和规则的发言模板和会议来对学堂的日常管理进行规范,提高效率,避免遗漏,避免交代下去没有结果。很多会议,孩子们今后可以自己组织,不需要老师参加,更不需要老师来组织。 还是那句话,发言模板其实就是一套电脑程序,可以提高开会的效率,乃至日常生活的效率。 一个国家有自己的法律,一个企业有自己的章程,一个营地也有自己的营规,但是这些规矩离我们的日常生活还是挺远的,一般人都不知道具体内容。如何将这些营规融入到学生在营地的每一天呢?这些发言模板就是一个很好的嵌入途径。 外国商人和混血孩子的父亲:对失败的中国教育的观察 有一个来自美国,在中国一个大城市做交换学生的高中生在中国的高中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在博客中写道:“我感觉自己被无数的僵尸包围了,这些中国学生毫无活力,疲惫不堪,每天要学习十几个小时。。。” 根据中国英国教育部门联合进行的一项针对中国小学生的大范围调查,得到了下面这些数据: 翻译如下: 81%的中国小学生很担心自己的考试成绩不理想;Eighty-one per cent worry ‘a lot’ about exams, 65%害怕被老师处罚;63% are afraid of the punishment of teachers, 44%的学生在学校受到过其他同学的欺负,其中主要是男生;44% had been physically bullied at least sometimes, with boys more often victims of …

爱因斯坦为什么不记声音的速度【双语课程】5 【科学启蒙】

小朋友们 my little friends,我下面向大家介绍 I will introduce you 一个老爷爷 an old gentleman,如果你听说过他 if you have heard of him,请举手回答 please raise your hand。 大家看 please look at this 我手机上的这张照片 the photo on my phone,就是这个白头发的老爷爷 this old genleman with white hair,谁知道他吗 is there someone who knows him? 好 good,白狐同学举手了 White Fox raised her hand,请回答 please answer。 谢谢 …

在未来,【数据解读】将成为基础教育的主课

今天读到一篇有点意思的文章,说未来,数据解读将成为教育的主课之一,来分享一下。 在当今这个时代,只有极少数职业需要经常分析数据,但是在未来,物联网、人工智能的大规模普及,数据开始变得异常丰富,这些数据都需要分析和解读,当然人工智能将承担绝大多数的任务,但是工程师的解读和分析也很重要,这样的工作就和编程技能 一样,成为未来基础教育的主课。 什么是数据解读?听起来很玄乎,其实可以这样理解,现在的小学生知道如何根据云、蜻蜓、蚂蚁、风等元素来判断会不会下雨,这就是一种对气候的解读,未来,我们会给他们一些数据,让他们对环境、交通、健康、成绩等做出解读,避免犯错误。开始并不复杂,不会枯燥。 那么,这种能力要不要从小就开始培养呢?临时上手会不会来不及?我觉得,即使临时上手来得及,提早领略一下这种来自未来的技术要求,和生活方式,本身就是值得鼓励的。好比是遥远的一个灯塔,虽然看不清,也值得花点时间去仔细看一看,记住其方位,感受其风采。

王康:最浪漫最华美的中国人

2020年5月27日,当代一位广受尊敬的思想家王康先生去世了,49年出生的这个重庆男人刚刚70岁,他孤独地死在了异国他乡。 作家魏真说:“王康是最浪漫最华美的中国人。”这句话很贴切,也被很多熟悉他的人所引用。他的浪漫是指思想的不羁,而他的华美是指其文字的纵横千里和大气。如果说我希望山水学堂的学生长大以后成为什么样的人,那么民国的胡适,还有当代的王康就是他们的榜样 – 做一个思想华丽的中国人。 王先生还有一些其他的标签:遇到看不起的人摔案而去,甚至抱以老拳,或者直截了当说“我不喜欢你”。不过,最被广泛接受的头衔是:民间思想家。 在这个崇尚处世圆滑的时代,他这样的人注定活得寂寞而艰难。 这样的中国文人其实并不罕见,比如我在脸书上就认识了很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在墙内不许发声,于是到墙外去说话的知识分子。每年五月底六月初都是言论敏感时期,有一位叫做董广平的河南人就在自己的主页上这么写: 我曾三次坐牢,累计七年半,两次因为纪念【刘思】(谐音),一次因为举牌【返工】(谐音)。很多人好心劝我说:“你吃了那么多苦,何苦呢?你能得到什么?你能推范XX吗?” 这些人多是朋友、同学,甚至是最亲近的人,我无法回答,因为思维完全不在一个通道上,各有不同的追求,与他们辩驳只能徒生怨隙。。。。做一个正常人,一定要有自由思想,如果什么事情你想都不敢想,就不会活成个人样。。。 这位河南的董老师看来并没有王康先生那样的渊博学识和社会知名度,但他足够做我的老师,而且他和王老师都属于同一类人 – 经典的 “中国文人”,没有成为犬儒的中国文人。 王康是我们当代中国人中的精英,知识分子中的良心,传统文化在当代的人格象征。多年来,他一直在研究中国人的人权意识、生命意识,对我们这个国家与民族的热爱与牵挂,不仅仅体现在他的演讲和文字中,也体现在他对弱势群体和底层民众的关怀中,他那双眼睛不仅睿智,而且温和。 对于他的政治理念,我不便明说,百度上有很多关于这位民间思想家的资料。在此只说说他对于教育的看法,他是这么说的: “我们处在一个文化大发展的阶段,需要自由的精神,更需要发现、赞美和呵护天才。” “没有天才的时代,就是黑暗的时代;不出天才不出才子的学校就不要办了,至少要少办一些。” “大学校园最至高无上的目标就是发现天才,造就人才。” “每个人本质上都是天才。他们需要的不是最好的软件或者硬件,最需要的是自由,让他们自生自灭,让他们自由发展,那他们就会知道自己需要发展成什么样子,成为怎样的人才。” “天才辈出的时代,才是最好的时代。” 王先生自己毫无疑问就是一个天才,因此他理解天才所需要的宽容的社会环境。他的上述言论其实更多是一种对现实的失望,基于这个时代对他这样的天才所制造的各种障碍。 布衣 对王老师的描述,经常会出现布衣学者这个词,很有意思。这表示他不是大学里的教授,或者作家,或者研究院里的研究员,他只是一个老百姓,喜欢思考的文人,众多老三届精英中的一员,还有,以家国情怀为己任的重庆人。也许正是他这种不受羁绊的布衣身份,使得他做出了很多体制内学者做不到的事,包括一些引人注目的文化工程。 如今王老师已经离开了,他因癌症在美国去世。之所以不是在重庆离世,是因为其言论得罪了当权者,2013年出国后就回不来了。 我们山水学堂不可能将一个寻常孩子培养成天才,更不会要求所有的学生都和王康先生一样过受尊敬但孤苦的一辈子,但我们会致力于发现天才,不埋没天才,而且绝对不将天才孩子象一个庸人一样培养。 也许,从山水学堂也可以走出一两个象王老师那样华美的中国人。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生病的晚年王康先生骨瘦如柴,但仍然自强不息。 重庆 山城重庆是个有些奇怪的城市,也许是因为其不合常规而突兀的城市格局,近些年造就了一轮又一轮的怪才和鬼才,王康先生就是其中一个。由于他特立独行的思想和华美的文字,他在穷困潦倒中慢慢成为了重庆的一道风景。他经常深居简出,但偏偏很多人从全国各地跑到这个城市来,只是为了和他在一起。 只是这里最终没有成为他的终点站,他无奈地死在了异国他乡,回不了家,不仅如此,死前他还被迫将父母的骨灰从家乡带到了美国。他有个儿子,但不认他这个父亲。不知道几十年之后,谁来给他们三个在美国的墓地扫墓。 陈独秀 王康先生曾经拜访过陈独秀的故居,并且在其访客留言本上即兴写了一首诗:“都称缔造者,孤魂自飘零;为人续家谱,痛煞后来人。”这首诗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明白,但很遗憾,不方便解释,陈独秀是个敏感人物,我们的历史书对这个人的评价是很不公平的。 我们的历史书和语文书对很多人物的评价都是不公平的。 有学者认为,王康和陈独秀都是同一类人,遗世独立,目光深远,为了理想燃尽一生,然后最终都是带着遗憾离世。 父子 对一个家庭来说,这样的成员是一种负担,甚至苦难。我可以想象王康这样的父亲会给他的儿子什么样的人生,所以不会去责备那个我们都不认识的男人,人不可强求,他的儿子也许就是中国当代众多凡夫俗子中的一个,这个中年重庆人理解不了父亲的壮怀激烈,他只想要过平安日子。 王康先生没能让自己的孩子满意,对此他非常心痛,但他不后悔,因为他为整个民族十几亿人的平安日子付出了自己的一生。 相关链接:豆瓣王康小组 | 王康:痛苦的中国知识分子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