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文化

朱洪武登基是1368年,明朝洪武以来六百多年间,我们金井人说的都是江西话,也就是赣语,因为我们都是江西人的后裔。

湘东地区最后一次大规模移民是明朝初年,也就是洪武年间,从那以后,即使是太平天国运动过程中,湘东地区的人口都没有断过,虽然断断续续都有百姓迁徙,但是这些外来人口因为数量少,他们必须学会当地人的方言,也就是现在的金井话,也叫赣语,金井人在这片土地上说赣语已经六百五十年了。

金井人的祖先应该来自江西修水县周边

湖南东北部的家谱显示,大部分家族的祖籍都在江西,而且主要是吉安府和南昌府过来的,南昌府和我们湘东北相对比较近,所以应该都是来自于南昌府。

金井如今是一个四万人的山区小镇,北面是平江县,属于岳阳地区,他们说说平江话,我们两种方言之间相似之处很多,互相能听懂对方的方言,可以判断我们是同根同源,都是从同一个江西南昌府的某一个地区迁移过来的。

金井西边过去是长沙县的开慧镇,再过去是岳阳地区的汨罗,这个东西向狭长地带的居民,包括金井、开慧、汨罗的一部分,说的是同一种方言,暂且叫做金井话。可以说明,我们不仅仅是从南昌府同一个地区过来的,而且我们的祖先应该曾经生活在同一两个镇上,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之间的方言基本上只有一点点口音的差别。

我去过与平江搭界的江西修水县城,他们说的话我全部能听懂,好像和平江话没什么区别,所以金井人的祖先八百年前应该生活在江西修水县附近

想象一下,明朝初年江西填湖广时,有一队来自南昌府的赣人汉子,推着土车子,车上坐着一个小脚妇人,或者几个孩子,妇人身下是细软衣被,跋山涉水拖家带口来到金井落地生根,插标占地。后来的人跟着过来,由于好地已经差不多被先来者占了,于是一路往西,先经过金井镇的脱甲桥,然后是开慧镇,看到有荒芜没人种的田地就安家,一直到达西边的汨罗地区,也就是当年屈原投江的地方。直到已经没有地可以占。

为什么我们的方言和长沙话差别这么大?

金井的南面是同属长沙县的高桥镇,这个镇有一半人口说我们的金井话,另一半人说的是长沙方言,这两种方言相差很大,我们因为经常去长沙市,所以都可以听懂他们的话,但长沙孩子基本上完全听不懂我们的金井方言。我们虽然在地理上相距很近,但是血缘上相距很远。我们是江西人的后代,他们是湖南人的后代。

洪武落业之前几年,朱元璋曾经血洗湖南,其实不是整个湖南,而是我们湘东地区,尤其是湘东北,也就是现在说赣语的这些地区。他为什么要血洗湘东北?这是因为湖南湖北是陈友谅发家的地方,这里是他的大本营,所以陈友谅在鄱阳湖死后,他的部队往武昌撤,这里是他的都城,朱元璋追到武昌,陈友谅的儿子出城投降了,但陈友谅的弟弟和部分将领不愿意投降,他们就往最后的大本营 – 湖南撤退,朱元璋继续追,还没有到达长沙城,半路上陈友谅的弟弟也死了,剩下的残兵败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躲进长沙城,而是分散躲在了湘东北的山中,现在平江县有一个石牛寨,浏阳也有一个石牛寨,我们金井有一个黄英寨,都是当年的最后据点之一。周石牛和黄英都是陈友谅手下的将领,至于为什么平江和浏阳相距挺远的两个地方都有一个石牛寨,就不得而知了。

从浏阳石牛寨和我们金井黄英寨残留的一些线索推断,当年的地方百姓对这些残兵败将确实是很支持的,难怪朱元璋剿灭这几股残余势力之后,要血洗当地百姓。网上有不少学者说朱元璋血洗湖南其实是讹传,应该是血洗胡蓝两大家族,这个不对,这种说法无法解释为什么整个湘东北都没人了,需要那么大规模的移民。

在如今说长沙话的地区,找不到这么一个类似石牛寨的地方,可以说明当年陈友谅的部队没有躲到那些地方去,距离长沙城还有些距离,所以没有遭到朱元璋的报复。

为什么我们听不太懂浏阳话

金井的东边,翻过大山是浏阳。由于大山的阻隔,我们之间至今没太多交集,相互之间也很难听懂对方的语言;但是比起长沙话,我们之间的语言相似之处多很多,毕竟大家都是江西老表,而且都是来自于南昌府。

金井人的祖先来自东北方向,属于以前的南昌府的北部地区,而浏阳人的祖先来自于南昌府的南部地区,所以我们能听懂对方一部分语言,但不是全部。

其实浏阳也只是一部分人说我们熟悉的浏阳话,他们和我们这边一样是十里不同音,有说客家话的,有说湘语的。

长沙话是湘语的代表

长沙人听不懂浏阳话也听不懂金井话,他们说的是湘语。我们和浏阳人都可以听懂长沙话,因为它是湖南省的“官话”,从小就听老师在课堂上讲。

但在元末明初的朱元璋血洗湖南之前,中国的每一个朝代都或多或少经历过人口锐减的悲剧,以前的长沙可能也面临过需要大规模移民进来的局面。所以如今的长沙话也可能是外来语言。

韩少功的《马桥词典》

湖南作家韩少功的《马桥词典》写过一本在国际上获得过大奖的类似小说的作品,里面记载的是汨罗一个叫做马桥的村子里的方言词汇,和他作为知青下乡听到见到的故事。汨罗离平江和我们金井都不算远,很多词汇是共同使用的,汨罗和平江都是岳阳地区的一部分。
书里面有一个例子,是“夷边”这个词汇,马桥当地的意思是“外边、周边”。我们学过语文都知道 夷 是一个古代词汇,比如蛮夷。平江县也是这么说的,我们金井的双江等偏北部的村子同样不说外边,说夷边。但是我们家同在金井镇,与双江相隔十几里,却不这样说,我们说【外头】,十里不同音。

《马桥词典》这本书里面的很多词汇也正是我们金井这边的方言,据说相当一部分是远古时期的雅语,也就是孔夫子当年讲课所使用的中国官方语言。他在日常生活中与家人邻居说的是鲁语,也就是方言。这就和我们现在的老师大多数在课堂上说普通话,也就是官话,生活中说方言一样。

金井话与平江话的关系

有学者说平江话是中国语言的活化石,就是说平江方言里有很多是远在春秋战国时期的词汇。比如平江话、我们金井话都把“站着说话” 讲成 “企得港话”。企字在古汉语里正是站立的意思,甲骨文写这个字是一个人长着一双大脚,稳稳站立。另外,平江话与同样比较古老的粤语和闽南语也有不少相似之处,据说广东人能够比较容易地听懂平江话。

大概可以这样理解,粤语与平江话都是古代雅语的直接后裔,其他语言多多少少都夹杂着不同地方的语言元素,只是离中原越远,保留的雅语词汇就越多。

在广东广西这种南方地方,人们说的汉语言很古老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平江会比较特殊,离湖北和中原不算太遥远,却保留了比长沙地区更多的古语词汇呢?这可能和平江地区山多、交通不发达、环境闭塞有关。直到今天,我们这些离平江很近的长沙人都认为他们那里似乎永远都是贫穷落后的,而且民风彪悍,有一点原始。我们金井人有时候会去平江吃喜酒或者送葬,就会发现他们似乎保留了比我们长沙人多得多的古代习俗,比如那边的人如果家里老了人,娘舅过去孝子孝孙全部要远远地出来跪在路边,然后孝子要在路上翻跟斗,意思是告诉娘舅,孝子非常伤心以至于捶胸顿足。

平江方言源自南昌赣语,他们的江西老表也同样生活在江西的大山之中,具备保留雅语词汇的条件。

平江话说【这个人】是:【yi Go nin】,和朝鲜语一致;我们金井话说成【gei Go nin】,长沙话是【go Go zen】,可以看到金井话似乎是平江方言和长沙方言的混合物,只是因为地理位置上更接近平江,因此也更倾向于平江话

金井话夹在长沙话和平江话中间。在我们南边只有十几里远的高桥镇,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同一个村子,相隔两百米左右的两户人家,一家人说我们金井话,与平江话同根,另一家人则说长沙话,属于湘语,两种完全不同的语言。幸亏大家都习惯了,听得懂对方的话。我去那个地方走亲戚,往往会不知所措,不得不在长沙话和金井话之间跳来跳去。

其实两种方言里面还是有很多词汇是一样的,毕竟都是南方,都保留了很多来自中原地区的雅语、官话词汇,比如:

  • 祖父:长沙人平江人和我们金井人都说 diadia;茅斯,指厕所;闲素:平常;遭干:干旱;长沙人说【碰哒神】,金井人说【碰哒神气】,意思是【晕了头】。

关于新湘语和古湘语

所谓的湖南话主要是长沙话为代表,包括益阳、株洲、湘潭等地,说的都是一种方言。实际上长沙话只是新湘语的代表,而南边的湘乡话才是更古老的古湘语的代表。也就是说,我们金井的老祖宗在元末明初以前,是说长沙话的,说的是新湘语,浏阳平江也是。

平江属于岳阳市,岳阳地区的大部分人说的岳阳话和今天的长沙话差不多,都属于湘语,只有平江和汨罗的一部分说赣语,也就是在如今的平江石牛寨周边。岳阳市周围没有藏匿陈友谅的残部,所以没有被报复,所以也没有移民。

在五代十国南北朝时期,中国也是战乱频繁,经常出现大规模的移民,都是从中原地区往南方山区迁移。先是与当地人说的语言融合,形成了古湘语,后来新的移民再次叠加在长沙及其他湘北周边地区,方言再次融合,成为了新湘语。

相比长沙话,湘西和常德地区说的话属于西南官话,这就是当年移民南迁的一个证明,那里的语言保留的湘语词汇比较少,北方人听懂他们的语言比听懂长沙话容易很多。

金井人在南北朝之前说的话应该和现在湘乡地区说的方言差不多。想不到吧?我们长沙人总说听湘乡人说话就像对方准备找人打架一样,一个字也听不懂,原来我们的长沙古人曾经就是说那种语言的。不过时间不算太长而已。

楚人说的是什么语言

楚国人在春秋战国时期为了争霸,向中原地区的人学习雅语,所以楚国人说的话和雅语差不太多。刘邦的政权是我们楚国人为主,建立汉朝后,就将楚国人说的话立为汉朝的官话。经过汉朝几百年,三国两晋,以楚国话为基础的官话被整个华夏民族接纳,也就是中原官话。

客家话

东晋灭亡后,中原地区被少数民族政权统治,战争不断,中原人纷纷逃离到南方来,很多时代居住在大山里,他们就是客家人,意思是只是过客,迟早要回到中原老家。这些一门心思要回家的中原人坚持说自己的更优雅的官话,不和当地方言融合,一千多年来语言变化比较小,所以至今居住在不同省份的客家人仍然能够互相交流毫无障碍,因为这些客家人说的客家话就是中原官话。

至少我知道现在浏阳东乡等地的客家人就一直坚持说自己的客家话,完全没有被赣语和湘语同化,所以有理由相信,客家话就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中原官话,从汉朝刘邦开始到南北朝期间,我们金井地区居住的先民说的是和客家话差不多的语言,就叫汉语吧。

粤语是直接传承自诸子百家时代的雅语,中原官话是楚国方言与雅语的结合,客家话是中原官话,所以现在的粤语和客家话很多词发音是一样的。

温州话

那么在汉朝之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呢?楚国吞并长沙之前,金井属于南方的虎方国,江西那边过来的。虎方国说什么语言?应该是南方越语,当然这是一种没有历史根据的猜测和统称,在那个很原始的年代,相隔万里的人们说的话不可能一致,但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共同的词汇和发音流传下来。

南方越语又是个什么玩意?据说现在的温州话特别难懂,又很复杂,专家说因为相对闭塞的温州保存了还算比较纯正的南方越语的基因,所以在春秋战国的大部分时候,我们金井先人说的话应该有些接近现在的温州话,想不到吧?

那时候湖南也开始经常打仗,尤其是北方长沙地区一带,所以湖南中部南部地区现在应该也有一些方言词汇是难民带过去的。

苗语

金井在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非常蛮荒的,那时候的人属于三苗部落联盟,说的话没有名字,只能取名为三苗语。如果现在的湘西苗人就是三苗的残存,那么我们的金井先人在夏商西周那个部落时期,说的话和现在的苗族语言估计有些接近

史记:三苗在江汉、荆州数为乱,于是归而言于帝,请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欢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传说,尧时,三苗作乱,尧发兵征讨,作战于丹水,打败三苗。禹时,三苗不服,禹与三苗进行了一场历时70天的大战,从此三苗在历史记载中消失。此后,史籍中不再见三苗的活动。

汉魏学者一般说,三苗是以蚩尤为君的九黎部落后裔。下面这个文物就是三苗部落时期的器物。

好玩不?

……………………………………

饶茂文先生老家在双江乡青山村。旅台数十年,乡土之情,无时或释。 自、海峡开禁之后,不仅书信频传,而且每年几乎都要回乡探亲一次。他在旧居的原址,建造楼房一幢,与兄弟合为一院,名日饶家园。 1992年,双江乡石板桥高小要改善办学条件,充实教学设备,资金缺乏,一时难以筹措,经研究,邀请旅台乡亲资助。茂文先生回乡探亲期间,也曾了解家乡教育概况,接到函信后,就他所知的各位乡亲,以各种通讯方式分别进行转告,各位旅台乡亲都非常关心家乡的教育事业,都踊跃慷慨解囊,热心支持,共集得捐资计美金1700元,新台币9300元。所有联络电话费、邮资、汇费、影印费等都由茂文先生负担。 93年重阳节,在石板桥高小举行交接仪式,茂文先生夫妇亲自参加了,代表各位集捐的旅台乡亲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盛赞家乡的新貌,阐述了发展教育事业的深远意义。双江乡党政领导同志代表全乡人民向饶先生并通过饶先生向各位旅台乡亲的热心襄助表示衷心的感谢。 参加仪式的还有石板桥高小(原崇德完小)的老校友和饶先生的老知交。笔者有幸参加了这次盛会,深为旅台乡亲的爱心所感动,填俚词《临江仙》一阕并书成条幅以赠茂文先生:

阿里龙华相望,洞庭日月波平。多劳鱼雁寄书频。黄花迎客笑,赤子故园情。 白发一堂欢聚,沧桑旧梦重温。百年大计最关心。心桥连两岸,同作育花人。

慷慨资助的芳名如下,记以铭谢:饶文炳先生、饶伯昆先生、饶湘俊先生、饶子蕃先生、饶文岳先生、饶茂文先生、饶彦夫先生、饶日章先生、饶建国先生、吴学仁先生、吴渡海先生、吴福恩先生、吴剑中先生、吴敬梅女士、杨铁夫先生、杨淑梅女士、杨菊英女士、陈金富先生、陈德庆先生、喻达士先生、张淑莲女士、宋达文先生、黄建文先生、廖亿纯女士。饶茂文先生对青山学校、饶文岳先生对大桥学校另有捐助。

由于今年目前疫情的威胁没有往年那么严重,所以我们还是将原来的最重要的骑行目的地改为曾国藩故居,而且不再局限于长沙地区(浏阳),我们要重新确定路线,从长沙骑行去湘乡,单程距离250公里左右。

欢迎加入我们的湖湘文化寻根骑行队伍。

学生自己带车每天收费只要300元,不带车每天收费330元,成年人自己带车参加收100元一天,不带车收费130元一天,不含伙食费和住宿费。

收费:(自己准备车)。如果自己不方便带车到我们营地来,请提前预定,目前山水营地有十几辆大小不等的车,当然随时可以去网上买一些。

如果是长沙市区的家庭,可以在我们群里发起邀请,大家拼一个货拉拉,将各自的单车运到这里来,费用不高。

保险费请自己在淘宝上购买。晚上默认都是在小镇上住旅馆,费用平摊,如果有家长跟着,自己单独开房最好。伙食费也是每天平摊,家长可以带着孩子自己单独吃。

互相文化寻根6天骑行营

长沙县 > 湘乡县,招生对象: 8岁以上学生。

时间:8月9-15日

  • 金井镇山水营地>黄花国际机场:45公里,1天
  • 国际机场 > 长沙县黄兴故居:19公里,半天。
  • 黄兴故居 > 昭山风景区:30公里, 半天
  • 昭山风景区>湘潭县射埠镇:51公里,1天
  • 射埠镇>曾国藩故居:54公里。1天
  • 曾国藩故居:南岳衡山,36公里。1天

到达南岳以后,统一将单车用货拉拉发到长沙市区,然后坐车到长沙,一路上总结开会,然后大家从长沙汽车南站或者火车站各自回家。

安全

  • 请家长自行在淘宝上购买好户外运动意外险,并且在报到之前截图发给罗老师看。
  • 我们鼓励家长大人一起来骑行,所以基本上大人是不收费的,大家一起保障孩子们的骑行安全。
  • 如果有家长开车跟着走,每天的伙食费由我们支付,油钱请自己负担。
  • 我们会有一位工作人员骑着摩托车,带着打气筒和修理工具,负责在最后押队,并且修车。如果有孩子骑不动了,可以把单车放在摩托车后面的一个大袋子里。

中暑

根据我们之前的经验,孩子们没那么容易中暑,过去这几年,骑行过程中只有一个孩子中暑了,他的体质本来稍微差一点,读四年级。但是在树荫处吐了一会儿,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就没事了。

货车

骑行活动最大的危险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货车,另外一个是孩子对交通规则和安全意识的缺乏。我们会尽最大可能避开货车多的公路,安排一台摩托车随行,目的之一就是探路。

在骑行过程中,需要好几个志愿者互相配合,不骑行的负责确定路线,和其他志愿者以及有手机或者电话手表的人保持通信。我们给志愿者都配备了对讲机。

儿童电话手表

如果没有手机,那就都带个儿童电话手表,方便通话,因为有时候会走上岔路,或者有其他情况。最便宜的华为儿童电话手表是200块钱,支持2G通话,可以拍照。小天才4G通话的最便宜有260元的。

[sc name=”yingdi_baoming”][/sc]

路线调整和建议

具体的路线可能会有微调,随着对上述路线的认识增加,会补充更多信息到这个页面。如果您对上述路线熟悉,有些与湖湘文化有关的景点,尤其是适合骑行的可以避开大货车的山间小路,欢迎向我们推荐。

餐费

由于骑行很累,晚上一般没时间露营,只能住旅馆。吃饭一般都是在路边餐馆,如果是家长带着孩子来,自己解决,可以吃得比较好一些,所以我们决定餐费也是均摊,并且鼓励各家庭自己点菜。

请注意,我们的收费调整为,不包伙食费,也不包住宿费。即使这样,骑行营的成本比普通营地要高得多,人员配比要多很多,要租车随行,还有油钱,需要承担很高的风险等,我们的骑行营其实纯粹是公益活动,没有什么利润的,所以需要大家的支持。

[sc name=”yingdi_teachers”][/sc]

[sc name=”yingdi_zhekou_dazhe_zhuanfa_jizan”][/sc]

[sc name=”jihe_jiesong”][/sc]

[sc name=”a_letter_to_the_future”][/sc]

[sc name=”yingdijieshao”][/sc]

[sc name=”baoxian_insurance”][/sc]

[sc name=”qixing_zhiyuanzhe_volunteers”][/sc]

金井镇《我们都是追梦人》征文投稿

2003年的非典刚刚爆发,我从长沙出发,坐吉普车穿过西藏,穿过喜马拉雅山的雪山,过界河,然后坐公共汽车来到了加德满都 –尼泊尔的首都,开始了五个月教书写书的日子。

那一年我正好30岁,去尼泊尔算是我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 这个礼物其实充满未知数,后来还充满惊险和穷困,但我很庆幸自己大胆接受了这份礼物。没有我在尼泊尔的经历,我后来就不会拿到美国签证,从而彻底改变我无望的人生。

我是有目的地去尼泊尔的,在去之前通过网络认识了一个当地的朋友,叫做普拉卜 PRABAL,和我年纪相近,告诉我中国和尼泊尔通商不久,很多人想学中文,做中国人的生意,邀请我过去教中文。所以刚过去,我就信心十足地租了一套在当地算是昂贵的公寓作为商住两用楼,买了二十套单人新课桌,买了两台电脑,办公桌,新家具炊具,也没有去注册,就把“飞龙中文学校 FLYING DRAGON CHINESE LANGUAGE SCHOOL”的招牌在 加德满都游客最多的 THAEEL 汤妹儿老城区挂了起来。

我是第一个在尼泊尔开中文学校的中国人,在我之前,中国大使馆派了一个女老师在那边一所学校教。她拿着几百美金一个月的高工资,我听了心里有点酸,因为她的英文还没我的好。

我的中文学校位于三楼,房东是个有钱的知识分子,一家人住在英国。这房子有四层,在当时加德满都的私宅里,算是很高的了。三个房间的公寓,房租大概九百多人民币,相当于当地四个饭店服务人员的工资。所以现在想来,这第一步棋就走错了,房租成本明显太高,所以根本就没有当地学生来报名,即使我将学费一降再降,这些月工资只有两百人民币的尼泊尔人也还是负担不起学中文的学费。偏偏这些饭店宾馆的服务人员最希望学中文,因为当时中国游客越来越多,又一个个出手阔绰。

我认识了一个懂一丁点中文的当地导游阿俊AJUN,长得挺帅气的男孩子,就因为接待了一个江浙过去的大款,让这个老板很开心,所得收入让他有能力把姐姐弟弟都从大山里接到加德满都,三姐弟租了一套还不错的房子,弟弟可以在大城市上学,姐姐也在大城市找了一份工作。

我的飞龙中文学校总共只有两个学生,一个是三十三岁的德国青年,住在学校对面旅馆里的游客,他学中文是因为想从尼泊尔去西藏,然后从西藏去云南香格里拉,再去东南亚,然后去澳洲,美洲,非洲,回到欧洲。。。对,他在进行为期两年的环球旅行,而且不坐飞机火车,只靠徒步和搭顺风车顺风远洋货船。当时由于非典期间,尼泊尔这边的游客被关在樟木边境外不能进入西藏,所以他有时间每天来我那里上课。

另外一个学生是加德满都当地的律师,这个中年人不仅仅是个有钱人,而且出身高贵种姓。尼泊尔和印度一样是一个种姓社会,分为四个层级,这个律师告诉我他是皇室那个级别的,看到最低种姓的比如在酒店里打扫卫生的那些人,是绝对不会搭理的,大概连用脚踢都会嫌对方脏的架势。

教书这条路走不通,我只好另辟蹊径,决定专门针对尼泊尔这个国家写中文教材。因为我注意到,他们当时能够买到的中文教材基本上只有两本,一本是英国出的,比较专业,但别说对当地人,就是对当时的中国人来说也太贵了,大概20英镑左右。另外一本价格合适,但是里面错误很多,是一个在中国留学了大概两三年的印度姑娘出的。这两个老外教中文肯定比不上我。

因为刚来加德满都用力过猛,到这时候我已经身无分文了,没钱买机票,回不了国,只好便宜卖掉一天都没用过的课桌,然后亏本卖掉一台新电脑,剩下最后一台开始写我的《基础中文》(BASIC CHINESE)。要是不能在一个月之内写完这本教材并且找到当地出版商帮我出书,我就连饭都没得吃了。

结果一个月之后,我果真没有找到出版商!

偏偏在这个时候,我又病倒了 — 在尼泊尔生活过的中国人几乎每个人都会拉肚子,因为他们的公共卫生太差了。我只是在街上买了一根黄瓜,在小贩的清水里洗了一下当水果吃,就上吐下泻折腾个没完,身边又没人照顾,也没钱买药。两天翻江倒海过后我想到了客死他乡这个词。

白天躺在床上,前胸贴后背,模模糊糊看到街对面房子顶上有一群猴子在吃东西,大概是路边小庙里的供果,心里就想,要是我把窗子一直开着,病死了的话,对面的猴子可能会过来把我给吃了,最好连骨头皮毛都带走,这样人家可能只以为我失踪了,去当地寺庙修行去了,不会把一个人孤零零地病死在房间里这个可怕的消息带回中国。

白天晚上都在睡,也没怎么吃东西,告诉自己拼命喝盐开水,想把细菌冲出来,代替吃药。

我的三楼卧室窗外是一棵大樟树,树冠正好伸到床前,晚上从树上黑乎乎的地方传来一阵阵异常凄厉的悲鸣,不知道是什么动物,好像是一只被锁在地狱里受刑的女鬼在拖长了声音喊:“苦啊 — 苦啊—”,我非常害怕那个披头散发的女鬼顺着树枝从窗户爬进来,又不敢起身去关窗,只好大气都不敢出,数着数等天亮。

万幸我没有病死,也没有饿死,三十岁的我继续活在一个叫做汤妹儿的地方。好说好歹,房东退给我押金和一部分房租,在三个月房租到期之前,我从那个昂贵的THAMEL 汤妹儿公寓里搬了出来,在那个德国青年住的旅馆里租了一间房,只要一千五百卢比,大概相当于一百六十元人民币。

三个多月过去,我总算把第一本书写完,但是没人买我的书的版权,我只好再写一本,希望两本书同时去找出版商,机会会多一些。

这个小旅馆环境不错,很干净,旅客基本上都是西方人。我注意到了两个打扫卫生的年轻少妇,长得很漂亮,她们都是四个种姓中最低的那个,连一句英语都不会,见到游客笑得很淳朴灿烂。我从来没有见到她们站起来过,永远都蹲在地上干活的样子。

之所以房子这么便宜,一是因为夏天到了,雨水太多,是旅游淡季,二是我的房子小得只能放下一张小床,勉强放下一张桌子,连凳子都放不进去,所以我整天坐在床沿上长时间写东西,翻译东西,没有靠背很难受。穷得经常一天只吃一餐饭,最多两餐。偶尔去西藏人开的饭店吃一碗叫做摸摸的小笼包子就算打牙祭了,大概四块钱一盘。更多的时候我吃的是三块钱左右一餐的伙食,那个饭店连墙都没有,是用篷布搭建的。不卫生但是老板娘对我很好,至今还记得她。

她是是个种姓中排在中间的种姓,但是她的丈夫是最底层的种姓,也是一句英语也不会,长得又高大又帅气,来到城里倒插门。尽量夏令营我在FACEBOOK上发出了一个信息,希望找到这家人,我想资助他们家的一个孩子到我这里来免费过一个夏令营,机票费用都由我出,可惜没有找到。

当时据说尼泊尔整个王国只有两个电视台,还是中国政府援建的。有一次尼泊尔的一个电视节目小组来采访我,想让我介绍一下中国的流行音乐。这是一个系列音乐节目,每一期采访一个在尼泊尔生活和工作的外国人,让他们介绍母国的流行音乐,第一个采访了一个巴基斯坦人,我是第二个采访对象,代表了中国的形象。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里可能有英语好的,但是他们可能不方便接受采访,那个时候在尼泊尔做生意的江浙沿海一带生意人也很多,不过英语比我差了一大截。

这个节目小组的主持人是一个从澳大利亚毕业回国的姑娘,英语不错,她事先在网络上做了调查,知道2003年春夏之交的中国有一个叫做韩红的歌手,很火,歌也挺好听,认定她应该是排在第一的中国大明星,所以准备了一首她的歌曲,让我来推荐她。而我事先并不知道谁是韩红,因为在非典之前她根本没什么名气,她火起来的时候我大概正好到了尼泊尔。所以只好吭吭哧哧介绍了一通这个“我心目中的中国一线大明星”,实际上介绍的时候连韩红长啥样也不知道,当时凭她的高腔和有点土气的名字猜想,估计是个村姑的形象。:)

夏天因为雨水很多,淡季的汤妹儿游客少了很多,我住的那家旅馆晚上早早地关了院子前门,我只得每次都去按门铃让门房开门,一下雨那个门铃就漏电,搞得我胆战心惊,因为用湿衣服包着也不一定起作用,还是会触电。有时候实在没办法把门叫开,只好去两个东北朋友开的洗脚按摩店,说好话让他们允许我在按摩床上睡一晚。这两个同龄人我至今还记得,对我很好,男的是个中医,叫DAVID大卫,女的叫MARY玛丽。不记得他们的中文姓名。但他们一直是叫我中文名称的 – 我的英文比他们好。大卫和玛丽是从迪拜过来的。

那时候认识了不少在那边玩和做生意的中国人,但是大家都很谨慎,没人借钱给我,其中有个深圳游客,本来想在那边学英语的,发现跟我学还更靠谱,就经常找我玩,但是又从来不请客,也不借钱给我。让我哭笑不得的是,有一次在街上碰见一个英国去的在汤妹儿晃悠了很久因此互相认识的年轻遛达鬼,出于礼貌和他打了个招呼,邀请他去我那里坐一坐,他竟然马上问:“好好好,你那里有啤酒喝吗?”

我瞪大了眼睛:“没有。。。” 他有点不好意思,马上解释:“我好久没有喝过啤酒了。”

这个不到三十岁的英国溜达鬼比我还狼狈,他也是没有了回国的机票钱,没钱吃饭,也不知道晚上睡在什么地方。不过他好像也没有放弃,因为当时在街上他拿着一把吉他,穿着一条夸张的红裤子,说是要去一个酒吧弹吉他挣钱,人不可貌相,说不定他比我混得好。

苦尽甘来,我总算把第一本教材《基础汉语》卖出去了,连同版权,两万卢比,也就是两千块钱左右。很贱的价格,但我总算可以一天吃三餐饭了。

在整个汤妹儿的中心地带,看得到很多年轻的中国游客,他们大多数英语都不好,基本上都是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和重庆这样的地方来的,我有时候需要帮他们做翻译。有一次三个同龄人邀请我一起去漂流,好象是四天两晚,所有费用加在一起竟然只要两百多块钱人民币,包括导游费水上保护皮划艇餐费交通费等,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这个价格不可思议。那些人当时应该是穷途末路,估计是家里的孩子在饿肚子。

尼泊尔漂流经过一个小村庄
尼泊尔漂流经过一个小村庄

这是我在尼泊尔一个小山村里拍的一张照片,这个小男孩是个留守儿童,由于毛党(游击队)经常来,他的父亲参加了政府军,母亲也去城市打工了,只有奶奶带着他,住在木棍和泥巴糊成的小房子里。

由于连年的内战,这个村子里没几个人了。

漂流回来后,我继续完善我的第二本中文教材,这次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写,融入更多旅游相关的术语和中尼两国的介绍。这样做好像很不道义,但他们只给我两千块钱,所以我也不需要特别理亏!

瘦了大概十斤肉的罗军终于把第二本书写完了,而且废了不少口舌,好不容易找到了汤妹儿的第二个更有实力的出版商,这是一家印度出版公司,在这里有一个分部。他们也给了我两千块钱,说一年后再给另外两千块钱,也是买断书的版权,一年后我回到了国内,他们没有联系我,我也没去找他们,估计印度人会赖账。

去年,2018年,我的一个美国朋友 MANDEL 教授告诉我,他在亚马逊网站找到了我出版的这本书。这家印度出版公司把我写的这本中英文的书高价卖给美国人,也不知道这十几年里卖了多少本,反正没有给我一分钱。

我的肚子瘪了下去,荷包鼓了起来。

这个时候那个深圳姓李的小个子开始和我合计,一起去迪拜闯荡,他英语不好,不敢一个人去。我也心动了。直接去迪拜签证不容易办理,我们就想,先去巴基斯坦看看,在那里教中文的话,当地人收入比尼泊尔要高一些,赚了钱再去迪拜。

问题是,李深圳是南山区的土著,多的是钱,我那点卖书的钱根本不够跑到巴基斯坦去闯,看到我离签证有效期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我决定干脆再写一本教材,这次我用中文加英文加尼泊尔语标音,那样的话,所有想学中文的恐怕都会买这一本。帮我尼泊尔语标注音标的是我的临时助手,一个朋友的女朋友,他们都是从澳洲留学回国的精英阶层,富二代和官二代。

这个时候我的旅馆服务台说,150元的特价房到期了,他们不能再这个价格给我住。我只好重新找,住到了南山土著的旅馆里,200人民币一个月,还行。我又开始不分白天黑夜地写啊写,写啊写,不知道过了多久,第三本完成了。由于有了前面的经验,这一本写得又快又好,内容完全不同。我很顺利地找到了尼泊尔最大的一家出版公司,那个和气的老人二话没说就付给我两千还是三千块钱,而且我保留版权。

这本书很快就出版了,我回国后当地朋友阿俊说他在书店看到了我的书。到今天如果这本教材还在卖的话,估计这十六年时间里我的版权收入应该不少,可惜我不记得那家出版商的名称了,也没有再联系过老人。

回国后,我做了一个叫做“尼泊尔在线”的网站,把这个国家的山山水水和旅游线路都介绍了一遍,翻译了很多英文网页文字,很快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最全面介绍尼泊尔旅游的一个门户。当时中国和尼泊尔之间刚刚建交不久,只有几年时间,所以这方面的资料很少。国内不少游客和旅行社在制定旅游计划的时候都参考过我的网站。后来因为要打理国内的翻译公司生意,网站没有维护,几年后就关掉了。

后来我还协助几十个尼泊尔学生到重庆医科大学学习,协助过尼泊尔商人在国内采购各种设备和原材料。这些人穷但很淳朴,我很想再回去看看他们,看看加德满都这个城市,也许还能够找到那个胖胖的餐馆老板娘,那个在我离开尼泊尔时给我一大捧水果送行,在我脖子上系一条白色哈达祝我平安,难过得泪流满面的朋友。

所以,我的故事大致就是这样,一个金井山村里长大的孩子,在尼泊尔游击队与政府军的战火声中颠三倒四晕头转向,但也为中尼两国的文化交流添了几块砖瓦。

今年的国庆7日秋令营,我会用提供发言模板的形式,鼓励学生们上台发言,发号施令,对营地大小事务进行自我管理,就如同编程一样。

先不要急着评判,觉得老师给学生写一个发言模板是在限制孩子讲话的思维。我这里的开会发言主要是参与营地管理,不是演讲,也不是写作文,需要涵盖很多孩子不熟悉的领域,靠他自己去想去发挥,暂时还不到那个阶段。

什么是发言模板?

就是这样的(孩子自己把括号里的内容填满):

……

Good evening,

我叫(),()岁,我来自()。多谢()的推荐,今天晚上的辩论赛由我来主持,做得不好的,有主持不公正的现象,希望各位原谅,毕竟我也没什么经验,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今天是()月()日,星期(),现在是晚上()点()分,我们的辩论赛在()点结束,请各位在辩论的时候想清楚再说,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尊重别人主要是尊重别人的时间。

辩题大家提前知道了,正方观点是(),组成正方阵营的辩手分别是(),请大家都坐在这边来,一辩坐这头,二辩在这。。。反方观点是()。。。

辩论赛的基本规则如下:

……

你看,有了这么一套模板,胆小的孩子也可以主持了。ta如果想自由发挥,完全可以插入进去。

有时候,教孩子写作文,我也会在ta卡壳的时候,念一段开头,让ta直接记录下来,写进作文里,即使家长老师知道这不是ta自己写的也不要紧,这样的抄写也是一种学习,他可以在没有思路可以行走的地方看到一条思维路径,以后就熟悉了。

我们的线下辩论赛之所以受家长学生欢迎,也许最重要的一点是家长和老师混合组队,带领学生进行辩论。我指导学生写作文也比较成功,也是这个道理。

我们的夏令营和周末营每天都会有一个孩子当营长,营长选一个副营长当助手,孩子多的时候,营长再选一个安全员,分工负责整个营地的管理。

每天三餐饭之前先开一个会,一是对当天的活动进行总结,二是对英语进行回顾,这些孩子每天三次发言,都会用到一个不同的模板,对不同的内容进行交代,很完整,不管是发言者还是参会人员,都可以学到很多实用的知识。

山水学堂今后的管理也会继续这样的模式,以各种基于流程和规则的发言模板和会议来对学堂的日常管理进行规范,提高效率,避免遗漏,避免交代下去没有结果。很多会议,孩子们今后可以自己组织,不需要老师参加,更不需要老师来组织。

还是那句话,发言模板其实就是一套电脑程序,可以提高开会的效率,乃至日常生活的效率。

一个国家有自己的法律,一个企业有自己的章程,一个营地也有自己的营规,但是这些规矩离我们的日常生活还是挺远的,一般人都不知道具体内容。如何将这些营规融入到学生在营地的每一天呢?这些发言模板就是一个很好的嵌入途径。

外国商人和混血孩子的父亲:对失败的中国教育的观察

有一个来自美国,在中国一个大城市做交换学生的高中生在中国的高中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在博客中写道:“我感觉自己被无数的僵尸包围了,这些中国学生毫无活力,疲惫不堪,每天要学习十几个小时。。。”

根据中国英国教育部门联合进行的一项针对中国小学生的大范围调查,得到了下面这些数据:

翻译如下:

  1. 81%的中国小学生很担心自己的考试成绩不理想;Eighty-one per cent worry ‘a lot’ about exams,
  2. 65%害怕被老师处罚;63% are afraid of the punishment of teachers,
  3. 44%的学生在学校受到过其他同学的欺负,其中主要是男生;44% had been physically bullied at least sometimes, with boys more often victims of bullying,
  4. 73% 挨过家长打;and 73% of children are physically punished by parents.
  5. 三分之一的孩子有过心理问题症状,每周至少发一次;Over one-third of children reported psychosomatic symptoms at least once per week,
  6. 37% 出现了头痛;37% headache
  7. 36% 肚子痛;and 36% abdominal pain.(都与心理症状有关 All individual stressors were highly significantly associated with psychosomatic symptoms.)

来自外国驻华商人 TSO 对失败的中国教育的观察

I have lived in China for 4 years now and here are a few observations: (截止到2013年),我已经在中国呆了四年了,下面是我的一些观察:

我和一些孩子聊过,问过他们是不是喜欢他们的学校,所有学生都会回答,我很讨厌学校。every single child I spoke with and asked about how they liked school admitted they hated or at best disliked school. 原因是,大多数学生每天都要花十个小时以上上学和做作业,除此之外还要上各种培训班,目的都是尽量减少玩耍的时间。Most children I know are not only forced to spend 10+ hours a day in school / doing homework, but must also attend all sorts of private tutoring classes and schools all in the philosophy to leave as little time as possible for play.

几乎所有中国家长都承认他们的学校整个系统都很不合理 surprisingly enough almost 100% of parents agreed the school system is insane,对孩子的快乐是一个摧残,and destructive to their children’s happiness 但是这些家长无一例外在家里都会打孩子,或者责骂、威胁他们,让他们听话,老老实实呆在教育体系里。but would brutally (beating / yelling / threatening / blackmailing) enforce blind obedience and participation in the system.

每次我问家长,为什么会违背自己的意愿对孩子这样,When asked about why they would act in contradiction to their own expressed beliefs他们总是一句话they always answered:“这是为了孩子好 it’s for the “good of our children”.”。最让人不齿的是,我继续发问The most disgusting thing is that after a short discussion,将家长们逼到墙角之后 pushed against the wall,他们终于说出了不好意思说出来的真实原因 they would always admit the real reason is 为了减少来自学校老师的压力, to avoid social pressure from school employees / 还有社会压力,people in their environment:“等孩子将来参加工作之后,可以多赚些钱来养家糊口。。。and to maximize the potential future cashflow the children will be able to send home when they start working ”(这就是他们的逻辑:the logic goes: 考试好成绩 top scores on tests -> 最好的大学 best university -> 在公务员系统或者办公室有一份赚高薪工作 best paid bureaucratic / office job -> 每个月都可以多赚钱养家 most cash per month sent home)

– 中国的教育系统培养了一大批无可救药的无能的僵尸员工。Chinese school system produces the most hopelessly incompetent brain-dead zombie automatons. 中国员工没有能力解决任何他们不熟悉的领域或者不在职责范围内的问题。Chinese employees are not able to solve any kind of problem which is outside of the standard process they have written on their job instruction paper. 作为一个外国人,我在中国想去银行开户、As a foreigner try to open a bank account, 给手机上号、 get a phone number, 申请网络,apply for internet 都会遇到下面这样的情况 and watch what happens – 每一次 every single time 当他们碰到一种情况,when they encounter a situation 和常规程序稍微有点不一样的 slightly out of the standard workflow, 开始她们总是说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 first they say it’s impossible to solve it. 我和她们争,过了二十分钟左右,After 20 minutes of arguing 她身边会围上来好几个同事和上级,they gather up in a group of … 凑在一起解决,and start discussing the solution. 往往结果还是不可能,The result is it’s still not possible. 然后你就自己提出一个解决方案 Then you suggest a solution 这个方案你其实只花了五秒钟想出来的 which you came up with after using your brain for 5 seconds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and magically 现在变得可能了 it’s now possible 可以解决你的问题 to arrange your request.

我也在这边做生意 I also run a business here 和中国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打交道真是一场噩梦,and dealing with Chinese suppliers / service providers is a nightmare. 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麻烦,他们每次都会出问题,As a rule you can always expect them to fail every single time there is a potential for problem solving. 每次都是需要我自己来想变通的办法,然后和他们解释。Most of the time you have to come up with and explain the solution on your own. 作为一个老板,我永远不会雇佣一个中国雇员,她们都是失败的中国教育体系的产品,只能完成流水线上的组装工作。As an employer I would never-ever hire a “product” of the Chinese educational system other than for mundane automatic tasks.

虽然我说了这些难听的话,Despite the harsh words 但并没有歧视这里的广大员工的意思 I don’t mean to look down on the average employee here, 我只是想说明,my point is to show 依我看来 that in my experience 这里的学校培养出来的都是一批具有短期记忆能力的机器人,the school system creates short-term memory data regurgitating robots, 完全将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责任感、主观能动性给摧毁了。totally destroys children’s ability for individual thinking, initiative, responsibility and 一旦他们离开所谓的教育系统,对学习就会非常讨厌,creates people who feel disgust towards learning as soon as they leave the “educational” system, 他们没有多少爱好,have no hobbies and personal interest 将生活看成一把必须爬上去的梯子。and see life as a ladder that needs to be climbed.

I also met a lot of great entrepreneurial minded, enthusiastic, intelligent young people, but most of them lived or studied abroad at least for a short period of time.
我也碰到过不少具有企业家精神的、热情而聪明的年轻中国人,但他们几乎都在国外学习或者生活过一段时间。

中国的学校体系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案例,Chinese school system is a massive failure, 下次来中国,你可以亲身去体验一下。and you will find out first-hand during your next trip to China. 我衷心希望中国的孩子能够平安度过他们痛苦而无奈的学生时光。 I wish all the best to children here who have no choice now but to suffer through it.

一封来自美国国际交换生家庭妈妈的信

(看看这些中国的官二代富二代在美国是如何读高中的)
我接待过四个中国高中生住在我家里,Of the four I have hosted, 其中一个已经成为我的义子,第二个儿子,他读大学的时候每逢节假日都会回到我们这个美国的家。one has become my second son and comes home for holidays from university.

第二个我只接待住在家里两个月,The second, whom I only hosted for two months, 和我也很亲,also is very dear to me 节假日也会回到我这里来。and will be coming to our house for holidays.

第三个被美国这边的高中开除了,One failed out of high school 因为他大多数时间都在和他的中国朋友玩游戏,玩到很晚才回家。because he spent most of his time staying up late into the night playing video games online with his Chinese friends. 他有能力,He had the ability, 但不够自律。but not the self-discipline to work hard. 即使他被开除了,Even after he failed at the semester, 他的父母还是让他呆在美国这边,his parents let him stay here, 他也想留在美国,and he wanted to stay 因为这边他更自由。because he had more freedom here.

最后那个The other, 很遗憾 unfortunately, 也马上要被学校开除了,is about to fail, 她估计要先去好好学一年英语语言,再来考一所学校。and will probably take a year of serious English study before trying to apply again. 当时在国内,留学中介告诉她的父母,先在美国读两年高中,把英语水平提高,Her parents were advised to send her to U.S. high school to improve her English. 中介向他们保证,两年后,她肯定会做得很好 They were assured that after two years, she would do just fine. 可惜,Unfortunately, 我们这边的天主教会学校没有专门针对外国人的英语课 our Catholic school did not have ESL, 所以她的英语成绩一直没有提上去,and she never did get strong enough in English 导致她跟不上班 to make it.

其他外国人对中国教育的评价,可能是学校里的外教

—————————————————–
中国的教育很腐败。The education system is completely corrupt. 家长经常需要给老师好处,Parents often “pay off” teachers with gifts 以便他们的孩子能够获得高分。to improve their child’s academic standing. 有些老师会收到汽车或者免费度假作为礼品。Some of these teachers receive cars and vacations. 这就充分说明了,一些中国家长为了孩子能获得高分,愿意走多远。This just shows you the lengths that some parents will resort to in order to attain better grades for their children.

—————————————————–

我的前妻是个中国恶婆娘

我的前妻是个中国人,My ex-wife is Chinese, 她也用异常严厉的措施,从身心两方面,逼着我们的两个孩子在学校获得高分。and she is driving our children with the same emotional and physical torture to get good grades.

我们刚结婚的时候,When we married, 我就和她说我想在家自己教孩子。I told her I wanted to homeschool our children. 刚开始还没问题(幼儿园是自己教的)This worked well 直到老大到了上学年龄until the first one reached school age, 她开始撒谎和刁难,when the lies and manipulation began, 只得离婚 and then a divorce 因为 based upon 我不想 my not wanting to 让孩子全托 use full-time daycare 既然我整天在家 while sitting at home.

因为我是父亲,法律将两个孩子都从我身边夺走,The bias against fathers was used to take my children away entirely, 现在他们两个每天都要花十二个小时上学和做作业,and now they both do the 12 hours a day in school and homework 除非是规定我可以见孩子的时间,她根本就不允许我和孩子说话。and I’m not even allowed to talk to them outside of my scheduled “visitations”. 这归根结底都是中国教育系统导致的。All because of the irrational attachment of a victim of the Chinese school system 一代又一代,都是受害者 to make more victims out of her own children.

——————————————————

一名美国的培训班老师的话

我听到很多孩子和我说 I hear many statements from all of the kids 他们的家长移民到美国来that the parents deliberately came to America 主要是为了孩子 to raise their kids 因为他们不想让自己的孩子 because they don’t want their own kids 在一个经常处罚 in the punishing, 竞争激烈的系统里成长 competitive system 这些家长自己就亲身经历过 that they suffered through. 他们中有些人还提到 Some of them mention 自己的父母想让他们 that their parents want them 更有创造性 to be more creative or inventive, 他们知道 and they know 生活在美国 that living in America 会有助于达到这个目标 will help with that.

我们的培训学校里,很多都是来自韩国的高知移民后代,Within this pool of high-achieving Korean American students, 看着挺有意思的是 it is interesting to see that 那些最好的学生 some of the best achievers 同时也是 are also 我们这些美国人评价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孩子 what most of us would judge the most well-rounded kids. 他们的家长会鼓励他们培养那些和学分无关的兴趣爱好,These are the kids who are allowed (maybe even encouraged) to have non-academic hobbies. 他们可以使用电脑They are the kids who have access to computers (我的培训班的学生中大多数孩子没有电脑,most of my students don’t, 除非是很短的时间,有家长监督,并且做作业需要 except for very limited and supervised sessions in order to do homework); 他们根据兴趣阅读 they read just for fun, 绘画 draw, 搞体育 play sports… 他们相比而言更放松而开心。They seem more relaxed and happy. 有一个学霸告诉我,One of these non-stressed Korean American students told me that, 在韩国,in Korea, 她的爸爸是个异类 her father was a misfit. 被当地人叫做嬉皮士。He was considered a hippie.

我的孩子是在家教育的。I unschooled my own kids, 我让这些外国来的孩子大开眼界,and I bring a fresh perspective to these kids 和他们讲美国高考的真实情况 as I tell them truths about, say, the SATs 以及美国大学的招生办老师想在学生的申请材料中看到什么 and what college admissions officers want to see in the application essay.

——————————————————-

欢迎点击下方的标题,和我们一起用英语来讨论。Click the title below, to discuss with us about the topic if interested.

在中国近代史的舞台上,以曾国藩领衔,湖南人表现特别抢眼,建国后又出了毛泽东、刘少奇、华国锋、胡耀邦等四个国家首脑人物。湖湘人士似乎一个个都想闹革命,改天换地,这是为什么?

长沙县金井镇惠农村 民国上层社会精英 李老先生

湖南经济并不发达,做生意不如其他省厉害,为什么似乎格外反叛?而且打仗这么厉害?今年暑假,我们有一个营地课程,将专门带领省内省外的学生们来探讨这个问题。

金井镇在湖南其实很有代表性,靠近长沙,是守护古城的门户,历史上无数次血流成河,是长沙会战的主战场之一。另外,靠近长沙,新思想总是很快传到这里,中国民盟的最早成员之一郑先声就是金井镇人。到这里来实地走一走,用双脚感觉历史的步伐。

1982年 春秋早期的金井出土铜短剑

上面这把黄铜短剑是在金井的茶园里出土的春秋早期文物,说明在春秋早期,金井和长沙已经是中原文化和长江以南之间文化沟通这条通道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在那个年代,只有很有身份的人才会佩戴黄铜短剑。

学习目的

让学生把现实和历史书结合起来,加深对湖南本土历史、湖南人的性格和湖湘人文地理的认识;
培养真正的人文情怀,以天下为己任,关心世界大势,学习观察历史的走向;
通过寻找营地后山中的抗战古战壕,认识世界和平的可贵,战争的自私性和毁灭性;

Join our English writing class, and discuss about the following topic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