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长沙山水之间暑假骑行营:山水营地到曾国藩故居再到南岳衡山,途径黄兴故居和昭山景区,300元一天

由于今年目前疫情的威胁没有往年那么严重,所以我们还是将原来的最重要的骑行目的地改为曾国藩故居,而且不再局限于长沙地区(浏阳),我们要重新确定路线,从长沙骑行去湘乡,单程距离250公里左右。 欢迎加入我们的湖湘文化寻根骑行队伍。 学生自己带车每天收费只要300元,不带车每天收费330元,成年人自己带车参加收100元一天,不带车收费130元一天,不含伙食费和住宿费。 收费:(自己准备车)。如果自己不方便带车到我们营地来,请提前预定,目前山水营地有十几辆大小不等的车,当然随时可以去网上买一些。 如果是长沙市区的家庭,可以在我们群里发起邀请,大家拼一个货拉拉,将各自的单车运到这里来,费用不高。 保险费请自己在淘宝上购买。晚上默认都是在小镇上住旅馆,费用平摊,如果有家长跟着,自己单独开房最好。伙食费也是每天平摊,家长可以带着孩子自己单独吃。 互相文化寻根6天骑行营 长沙县 > 湘乡县,招生对象: 8岁以上学生。 时间:8月9-15日 金井镇山水营地>黄花国际机场:45公里,1天 国际机场 > 长沙县黄兴故居:19公里,半天。 黄兴故居 > 昭山风景区:30公里, 半天 昭山风景区>湘潭县射埠镇:51公里,1天 射埠镇>曾国藩故居:54公里。1天 曾国藩故居:南岳衡山,36公里。1天 到达南岳以后,统一将单车用货拉拉发到长沙市区,然后坐车到长沙,一路上总结开会,然后大家从长沙汽车南站或者火车站各自回家。 安全 请家长自行在淘宝上购买好户外运动意外险,并且在报到之前截图发给罗老师看。 我们鼓励家长大人一起来骑行,所以基本上大人是不收费的,大家一起保障孩子们的骑行安全。 如果有家长开车跟着走,每天的伙食费由我们支付,油钱请自己负担。 我们会有一位工作人员骑着摩托车,带着打气筒和修理工具,负责在最后押队,并且修车。如果有孩子骑不动了,可以把单车放在摩托车后面的一个大袋子里。 中暑 根据我们之前的经验,孩子们没那么容易中暑,过去这几年,骑行过程中只有一个孩子中暑了,他的体质本来稍微差一点,读四年级。但是在树荫处吐了一会儿,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就没事了。 货车 骑行活动最大的危险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货车,另外一个是孩子对交通规则和安全意识的缺乏。我们会尽最大可能避开货车多的公路,安排一台摩托车随行,目的之一就是探路。 在骑行过程中,需要好几个志愿者互相配合,不骑行的负责确定路线,和其他志愿者以及有手机或者电话手表的人保持通信。我们给志愿者都配备了对讲机。 儿童电话手表 如果没有手机,那就都带个儿童电话手表,方便通话,因为有时候会走上岔路,或者有其他情况。最便宜的华为儿童电话手表是200块钱,支持2G通话,可以拍照。小天才4G通话的最便宜有260元的。 路线调整和建议 具体的路线可能会有微调,随着对上述路线的认识增加,会补充更多信息到这个页面。如果您对上述路线熟悉,有些与湖湘文化有关的景点,尤其是适合骑行的可以避开大货车的山间小路,欢迎向我们推荐。 餐费 由于骑行很累,晚上一般没时间露营,只能住旅馆。吃饭一般都是在路边餐馆,如果是家长带着孩子来,自己解决,可以吃得比较好一些,所以我们决定餐费也是均摊,并且鼓励各家庭自己点菜。 请注意,我们的收费调整为,不包伙食费,也不包住宿费。即使这样,骑行营的成本比普通营地要高得多,人员配比要多很多,要租车随行,还有油钱,需要承担很高的风险等,我们的骑行营其实纯粹是公益活动,没有什么利润的,所以需要大家的支持。

我在尼泊尔写书的日子

金井镇《我们都是追梦人》征文投稿 2003年的非典刚刚爆发,我从长沙出发,坐吉普车穿过西藏,穿过喜马拉雅山的雪山,过界河,然后坐公共汽车来到了加德满都 –尼泊尔的首都,开始了五个月教书写书的日子。 那一年我正好30岁,去尼泊尔算是我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 这个礼物其实充满未知数,后来还充满惊险和穷困,但我很庆幸自己大胆接受了这份礼物。没有我在尼泊尔的经历,我后来就不会拿到美国签证,从而彻底改变我无望的人生。 我是有目的地去尼泊尔的,在去之前通过网络认识了一个当地的朋友,叫做普拉卜 PRABAL,和我年纪相近,告诉我中国和尼泊尔通商不久,很多人想学中文,做中国人的生意,邀请我过去教中文。所以刚过去,我就信心十足地租了一套在当地算是昂贵的公寓作为商住两用楼,买了二十套单人新课桌,买了两台电脑,办公桌,新家具炊具,也没有去注册,就把“飞龙中文学校 FLYING DRAGON CHINESE LANGUAGE SCHOOL”的招牌在 加德满都游客最多的 THAEEL 汤妹儿老城区挂了起来。 我是第一个在尼泊尔开中文学校的中国人,在我之前,中国大使馆派了一个女老师在那边一所学校教。她拿着几百美金一个月的高工资,我听了心里有点酸,因为她的英文还没我的好。 我的中文学校位于三楼,房东是个有钱的知识分子,一家人住在英国。这房子有四层,在当时加德满都的私宅里,算是很高的了。三个房间的公寓,房租大概九百多人民币,相当于当地四个饭店服务人员的工资。所以现在想来,这第一步棋就走错了,房租成本明显太高,所以根本就没有当地学生来报名,即使我将学费一降再降,这些月工资只有两百人民币的尼泊尔人也还是负担不起学中文的学费。偏偏这些饭店宾馆的服务人员最希望学中文,因为当时中国游客越来越多,又一个个出手阔绰。 我认识了一个懂一丁点中文的当地导游阿俊AJUN,长得挺帅气的男孩子,就因为接待了一个江浙过去的大款,让这个老板很开心,所得收入让他有能力把姐姐弟弟都从大山里接到加德满都,三姐弟租了一套还不错的房子,弟弟可以在大城市上学,姐姐也在大城市找了一份工作。 我的飞龙中文学校总共只有两个学生,一个是三十三岁的德国青年,住在学校对面旅馆里的游客,他学中文是因为想从尼泊尔去西藏,然后从西藏去云南香格里拉,再去东南亚,然后去澳洲,美洲,非洲,回到欧洲。。。对,他在进行为期两年的环球旅行,而且不坐飞机火车,只靠徒步和搭顺风车顺风远洋货船。当时由于非典期间,尼泊尔这边的游客被关在樟木边境外不能进入西藏,所以他有时间每天来我那里上课。 另外一个学生是加德满都当地的律师,这个中年人不仅仅是个有钱人,而且出身高贵种姓。尼泊尔和印度一样是一个种姓社会,分为四个层级,这个律师告诉我他是皇室那个级别的,看到最低种姓的比如在酒店里打扫卫生的那些人,是绝对不会搭理的,大概连用脚踢都会嫌对方脏的架势。 教书这条路走不通,我只好另辟蹊径,决定专门针对尼泊尔这个国家写中文教材。因为我注意到,他们当时能够买到的中文教材基本上只有两本,一本是英国出的,比较专业,但别说对当地人,就是对当时的中国人来说也太贵了,大概20英镑左右。另外一本价格合适,但是里面错误很多,是一个在中国留学了大概两三年的印度姑娘出的。这两个老外教中文肯定比不上我。 因为刚来加德满都用力过猛,到这时候我已经身无分文了,没钱买机票,回不了国,只好便宜卖掉一天都没用过的课桌,然后亏本卖掉一台新电脑,剩下最后一台开始写我的《基础中文》(BASIC CHINESE)。要是不能在一个月之内写完这本教材并且找到当地出版商帮我出书,我就连饭都没得吃了。 结果一个月之后,我果真没有找到出版商! 偏偏在这个时候,我又病倒了 — 在尼泊尔生活过的中国人几乎每个人都会拉肚子,因为他们的公共卫生太差了。我只是在街上买了一根黄瓜,在小贩的清水里洗了一下当水果吃,就上吐下泻折腾个没完,身边又没人照顾,也没钱买药。两天翻江倒海过后我想到了客死他乡这个词。 白天躺在床上,前胸贴后背,模模糊糊看到街对面房子顶上有一群猴子在吃东西,大概是路边小庙里的供果,心里就想,要是我把窗子一直开着,病死了的话,对面的猴子可能会过来把我给吃了,最好连骨头皮毛都带走,这样人家可能只以为我失踪了,去当地寺庙修行去了,不会把一个人孤零零地病死在房间里这个可怕的消息带回中国。 白天晚上都在睡,也没怎么吃东西,告诉自己拼命喝盐开水,想把细菌冲出来,代替吃药。 我的三楼卧室窗外是一棵大樟树,树冠正好伸到床前,晚上从树上黑乎乎的地方传来一阵阵异常凄厉的悲鸣,不知道是什么动物,好像是一只被锁在地狱里受刑的女鬼在拖长了声音喊:“苦啊 — 苦啊—”,我非常害怕那个披头散发的女鬼顺着树枝从窗户爬进来,又不敢起身去关窗,只好大气都不敢出,数着数等天亮。 万幸我没有病死,也没有饿死,三十岁的我继续活在一个叫做汤妹儿的地方。好说好歹,房东退给我押金和一部分房租,在三个月房租到期之前,我从那个昂贵的THAMEL 汤妹儿公寓里搬了出来,在那个德国青年住的旅馆里租了一间房,只要一千五百卢比,大概相当于一百六十元人民币。 三个多月过去,我总算把第一本书写完,但是没人买我的书的版权,我只好再写一本,希望两本书同时去找出版商,机会会多一些。 这个小旅馆环境不错,很干净,旅客基本上都是西方人。我注意到了两个打扫卫生的年轻少妇,长得很漂亮,她们都是四个种姓中最低的那个,连一句英语都不会,见到游客笑得很淳朴灿烂。我从来没有见到她们站起来过,永远都蹲在地上干活的样子。 之所以房子这么便宜,一是因为夏天到了,雨水太多,是旅游淡季,二是我的房子小得只能放下一张小床,勉强放下一张桌子,连凳子都放不进去,所以我整天坐在床沿上长时间写东西,翻译东西,没有靠背很难受。穷得经常一天只吃一餐饭,最多两餐。偶尔去西藏人开的饭店吃一碗叫做摸摸的小笼包子就算打牙祭了,大概四块钱一盘。更多的时候我吃的是三块钱左右一餐的伙食,那个饭店连墙都没有,是用篷布搭建的。不卫生但是老板娘对我很好,至今还记得她。 她是是个种姓中排在中间的种姓,但是她的丈夫是最底层的种姓,也是一句英语也不会,长得又高大又帅气,来到城里倒插门。尽量夏令营我在FACEBOOK上发出了一个信息,希望找到这家人,我想资助他们家的一个孩子到我这里来免费过一个夏令营,机票费用都由我出,可惜没有找到。 当时据说尼泊尔整个王国只有两个电视台,还是中国政府援建的。有一次尼泊尔的一个电视节目小组来采访我,想让我介绍一下中国的流行音乐。这是一个系列音乐节目,每一期采访一个在尼泊尔生活和工作的外国人,让他们介绍母国的流行音乐,第一个采访了一个巴基斯坦人,我是第二个采访对象,代表了中国的形象。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里可能有英语好的,但是他们可能不方便接受采访,那个时候在尼泊尔做生意的江浙沿海一带生意人也很多,不过英语比我差了一大截。 这个节目小组的主持人是一个从澳大利亚毕业回国的姑娘,英语不错,她事先在网络上做了调查,知道2003年春夏之交的中国有一个叫做韩红的歌手,很火,歌也挺好听,认定她应该是排在第一的中国大明星,所以准备了一首她的歌曲,让我来推荐她。而我事先并不知道谁是韩红,因为在非典之前她根本没什么名气,她火起来的时候我大概正好到了尼泊尔。所以只好吭吭哧哧介绍了一通这个“我心目中的中国一线大明星”,实际上介绍的时候连韩红长啥样也不知道,当时凭她的高腔和有点土气的名字猜想,估计是个村姑的形象。:) 夏天因为雨水很多,淡季的汤妹儿游客少了很多,我住的那家旅馆晚上早早地关了院子前门,我只得每次都去按门铃让门房开门,一下雨那个门铃就漏电,搞得我胆战心惊,因为用湿衣服包着也不一定起作用,还是会触电。有时候实在没办法把门叫开,只好去两个东北朋友开的洗脚按摩店,说好话让他们允许我在按摩床上睡一晚。这两个同龄人我至今还记得,对我很好,男的是个中医,叫DAVID大卫,女的叫MARY玛丽。不记得他们的中文姓名。但他们一直是叫我中文名称的 – 我的英文比他们好。大卫和玛丽是从迪拜过来的。 那时候认识了不少在那边玩和做生意的中国人,但是大家都很谨慎,没人借钱给我,其中有个深圳游客,本来想在那边学英语的,发现跟我学还更靠谱,就经常找我玩,但是又从来不请客,也不借钱给我。让我哭笑不得的是,有一次在街上碰见一个英国去的在汤妹儿晃悠了很久因此互相认识的年轻遛达鬼,出于礼貌和他打了个招呼,邀请他去我那里坐一坐,他竟然马上问:“好好好,你那里有啤酒喝吗?” 我瞪大了眼睛:“没有。。。” 他有点不好意思,马上解释:“我好久没有喝过啤酒了。” 这个不到三十岁的英国溜达鬼比我还狼狈,他也是没有了回国的机票钱,没钱吃饭,也不知道晚上睡在什么地方。不过他好像也没有放弃,因为当时在街上他拿着一把吉他,穿着一条夸张的红裤子,说是要去一个酒吧弹吉他挣钱,人不可貌相,说不定他比我混得好。 苦尽甘来,我总算把第一本教材《基础汉语》卖出去了,连同版权,两万卢比,也就是两千块钱左右。很贱的价格,但我总算可以一天吃三餐饭了。 在整个汤妹儿的中心地带,看得到很多年轻的中国游客,他们大多数英语都不好,基本上都是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和重庆这样的地方来的,我有时候需要帮他们做翻译。有一次三个同龄人邀请我一起去漂流,好象是四天两晚,所有费用加在一起竟然只要两百多块钱人民币,包括导游费水上保护皮划艇餐费交通费等,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这个价格不可思议。那些人当时应该是穷途末路,估计是家里的孩子在饿肚子。 这是我在尼泊尔一个小山村里拍的一张照片,这个小男孩是个留守儿童,由于毛党(游击队)经常来,他的父亲参加了政府军,母亲也去城市打工了,只有奶奶带着他,住在木棍和泥巴糊成的小房子里。 由于连年的内战,这个村子里没几个人了。 漂流回来后,我继续完善我的第二本中文教材,这次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写,融入更多旅游相关的术语和中尼两国的介绍。这样做好像很不道义,但他们只给我两千块钱,所以我也不需要特别理亏! 瘦了大概十斤肉的罗军终于把第二本书写完了,而且废了不少口舌,好不容易找到了汤妹儿的第二个更有实力的出版商,这是一家印度出版公司,在这里有一个分部。他们也给了我两千块钱,说一年后再给另外两千块钱,也是买断书的版权,一年后我回到了国内,他们没有联系我,我也没去找他们,估计印度人会赖账。 去年,2018年,我的一个美国朋友 …

用一套模板,教会孩子辩论,组织会议,和发言

今年的国庆7日秋令营,我会用提供发言模板的形式,鼓励学生们上台发言,发号施令,对营地大小事务进行自我管理,就如同编程一样。 先不要急着评判,觉得老师给学生写一个发言模板是在限制孩子讲话的思维。我这里的开会发言主要是参与营地管理,不是演讲,也不是写作文,需要涵盖很多孩子不熟悉的领域,靠他自己去想去发挥,暂时还不到那个阶段。 什么是发言模板? 就是这样的(孩子自己把括号里的内容填满): …… Good evening, 我叫(),()岁,我来自()。多谢()的推荐,今天晚上的辩论赛由我来主持,做得不好的,有主持不公正的现象,希望各位原谅,毕竟我也没什么经验,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今天是()月()日,星期(),现在是晚上()点()分,我们的辩论赛在()点结束,请各位在辩论的时候想清楚再说,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尊重别人主要是尊重别人的时间。 辩题大家提前知道了,正方观点是(),组成正方阵营的辩手分别是(),请大家都坐在这边来,一辩坐这头,二辩在这。。。反方观点是()。。。 辩论赛的基本规则如下: …… 你看,有了这么一套模板,胆小的孩子也可以主持了。ta如果想自由发挥,完全可以插入进去。 有时候,教孩子写作文,我也会在ta卡壳的时候,念一段开头,让ta直接记录下来,写进作文里,即使家长老师知道这不是ta自己写的也不要紧,这样的抄写也是一种学习,他可以在没有思路可以行走的地方看到一条思维路径,以后就熟悉了。 我们的线下辩论赛之所以受家长学生欢迎,也许最重要的一点是家长和老师混合组队,带领学生进行辩论。我指导学生写作文也比较成功,也是这个道理。 我们的夏令营和周末营每天都会有一个孩子当营长,营长选一个副营长当助手,孩子多的时候,营长再选一个安全员,分工负责整个营地的管理。 每天三餐饭之前先开一个会,一是对当天的活动进行总结,二是对英语进行回顾,这些孩子每天三次发言,都会用到一个不同的模板,对不同的内容进行交代,很完整,不管是发言者还是参会人员,都可以学到很多实用的知识。 山水学堂今后的管理也会继续这样的模式,以各种基于流程和规则的发言模板和会议来对学堂的日常管理进行规范,提高效率,避免遗漏,避免交代下去没有结果。很多会议,孩子们今后可以自己组织,不需要老师参加,更不需要老师来组织。 还是那句话,发言模板其实就是一套电脑程序,可以提高开会的效率,乃至日常生活的效率。 一个国家有自己的法律,一个企业有自己的章程,一个营地也有自己的营规,但是这些规矩离我们的日常生活还是挺远的,一般人都不知道具体内容。如何将这些营规融入到学生在营地的每一天呢?这些发言模板就是一个很好的嵌入途径。 外国商人和混血孩子的父亲:对失败的中国教育的观察 有一个来自美国,在中国一个大城市做交换学生的高中生在中国的高中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在博客中写道:“我感觉自己被无数的僵尸包围了,这些中国学生毫无活力,疲惫不堪,每天要学习十几个小时。。。” 根据中国英国教育部门联合进行的一项针对中国小学生的大范围调查,得到了下面这些数据: 翻译如下: 81%的中国小学生很担心自己的考试成绩不理想;Eighty-one per cent worry ‘a lot’ about exams, 65%害怕被老师处罚;63% are afraid of the punishment of teachers, 44%的学生在学校受到过其他同学的欺负,其中主要是男生;44% had been physically bullied at least sometimes, with boys more often victims of …

[讨论] 为什么湖南在近代出了这么多领袖人物

在中国近代史的舞台上,以曾国藩领衔,湖南人表现特别抢眼,建国后又出了毛泽东、刘少奇、华国锋、胡耀邦等四个国家首脑人物。湖湘人士似乎一个个都想闹革命,改天换地,这是为什么? 湖南经济并不发达,做生意不如其他省厉害,为什么似乎格外反叛?而且打仗这么厉害?今年暑假,我们有一个营地课程,将专门带领省内省外的学生们来探讨这个问题。 金井镇在湖南其实很有代表性,靠近长沙,是守护古城的门户,历史上无数次血流成河,是长沙会战的主战场之一。另外,靠近长沙,新思想总是很快传到这里,中国民盟的最早成员之一郑先声就是金井镇人。到这里来实地走一走,用双脚感觉历史的步伐。 上面这把黄铜短剑是在金井的茶园里出土的春秋早期文物,说明在春秋早期,金井和长沙已经是中原文化和长江以南之间文化沟通这条通道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在那个年代,只有很有身份的人才会佩戴黄铜短剑。 学习目的 让学生把现实和历史书结合起来,加深对湖南本土历史、湖南人的性格和湖湘人文地理的认识;培养真正的人文情怀,以天下为己任,关心世界大势,学习观察历史的走向;通过寻找营地后山中的抗战古战壕,认识世界和平的可贵,战争的自私性和毁灭性;

[2020来信]07 中华传统文化 & 中医养生

山水学堂和国内其他学堂最大的区别之一大概就是我们对待中华传统文化的态度。我们认为,学习编程技术,了解人工智能,比学习中华传统文化更紧迫,更重要。在山水学堂,编程技术是三门主课之一,而中华传统文化以及中医养生将以制作双语广播电台节目的形式,向国外进行不定期的介绍,大家在制作这些节目的过程中,会去自行学习。 我知道几乎所有的中国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够继承我们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成为一个优秀的中华儿女,这没错,只是我们首先想保证孩子未来的基本谋生能力,母语、英语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语言,Python 编程语言是人与电脑软件之间的沟通语言,这三者是我们的主课,最基本的能力。我们决定以项目式学习为山水学堂的主体学习形式,主要原因也是让孩子们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能够找到多种生存方式,能够轻松赚钱养家。 我们在每天晚上的自媒体节目中,向老外介绍中华传统文化的时候,会去讲我们民族在过去历史中犯的错误,为什么会犯那样的错误,讲一些具体的人物,讲为什么在宋朝之前引领世界文明,但是之后就一直走下坡路,讲 四书五经唐诗宋词 背后的历史故事和人生哲理。当我们能够用自己的语言向别人介绍中华传统文化中的某个片段时,才算是真的学到骨子里了。这种学习方法比单纯的背唐诗宋词三字经,比单纯的听书会更好。 在山水学堂,我们会在进行户外活动的过程中戴上耳机听易中天讲三国,听袁腾飞讲历史,听七侠五义、杨家将、岳飞传、红楼梦、白鹿原,这些也将是我们学习中华传统文化的主要方式,一是容易吸收,有精力去讨论和思考,二是提高时间利用效率,让身体和大脑都得到提升。 对于中医养生,我们的态度也类似,中医西医各有各的长处,也各有各的短处,不会只学中医养生而不学西医,也不会单纯只学习西医,认为中医无用。对中医西医进行比较将是我们的双语广播电台的一个重要内容,因为这方面的听众比较多,西方听众对这个话题是普遍很感兴趣的。 我们学堂每年都会安排几个月去国外游学,主要目的地是美国,我们会在那里安排周末时间定期组织中华文化沙龙,教当地人学汉语,和他们介绍中华传统文化和当代文化中的精华与局限性,和他们讲当代中国人的挣扎与困惑。这些工作都由同学们来备课,制作PPT,写讲解词,翻译,录音,负责现场讲解答疑,老师只是协助。 除此之外,我们的双语广播电台上也会将介绍中国普通民众的生活,过去近百年的历史细节作为重点,以双语的形式向世界各地介绍,让他们了解被忽视的中国底层民众的人生百态。 《金井漫话》编辑工作是我们未来的文化项目中的一个,计划每年出一本,记录当地的历史人文。 总而言之,山水学堂的做法可能很多中国家长和老师不赞同,但并不是不能改变的,欢迎家长们和我们一起来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