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归来记忆(二):吉普赛人与海德公园Hyde Park[2011]

K的哥哥Richard 生前在伦敦有个小公寓,在温莎郡有个集装箱改造的小别墅,K决定把一部分老哥哥的最后一点骨灰撒在小别墅后院。一年前我们还有另外五个RICHARD生前住在温莎郡小镇上的老朋友在他房子的后院一棵大树下,一个蓝草莓盛开的地方,举行了一个花葬🌸🌸仪式,撒了一部分骨灰。 一年之后再来伦敦,是为了料理遗产。 1 在撒骨灰之前,我这个中国男人和一位吉普赛中年妇人之间起了一个小小的冲突。 这次再来温莎郡,离 Richard 老先生去世已经过去一年了,这个时候他的乡间集装箱房子已经出售给了一家吉普赛人。当地人对这些低素质的吉普赛流浪者们很恐惧,经常会出现一家吉普赛人的迁来把其他邻居都吓得搬走,然后整个社区房价大跌的事件。这次也不例外,新来的吉普赛人对Richard的老邻居,一对白人退休夫妇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夫妇两个看上去很壮硕,四十岁不到的样子。 老邻居退休前一个是飞行员一个是空姐,他们请我们吃饭,和我们讲,这一家新邻居的到来已经迫使他们开始在其他地方寻找新房子了,同时,老空姐还和我讲,以前他们和Richard之间的关系有多么和睦。Richard有一只狗,每天都会从花园之间的小门下面钻过来,到他们这边串门,每次停留的时间和来串门的时间都异常精确,十年如一日,从不间断,一直到老狗平静地死在家里等前廊上。 空姐阿姨的故事让我对这些吉普赛人心生好奇,于是站在邻居的花园这边远远地打量花园那边的人家,我看到了两个在花园里晒日光浴的身材很好的少男少女,还有两只同样漂亮的大狗在进进出出。老实说,虽然属于英国社会的低等民族,这一家人的颜值都很高,都很健硕。我在温莎的那个600年历史的古老旅馆里住的一晚上看的一个纪录片,介绍这些英国大城市周边的流浪者,他们文化水平都很低,小小年纪就辍学在家干活的情况很多,年轻男女打架斗殴非常普遍。 那些人直到今天还保留着很多传统陋习,看了让人很是担心。女孩子在出嫁之前不许一个人出门,必须和其他女孩子一起,而她们大多数16岁就辍学然后结婚了,要是超过17岁还没有结婚就成老姑娘了。 他们住在随时可以开走的房车里,因此叫做流浪者,一大家子人拥挤在一起。有些母亲为了让自己的几岁的女儿受其他小朋友尊敬,会花重金将女儿打扮成一个公主,当然效果适得其反,因为那个公主的裙子设计得恶俗和愚蠢,结果被其他小朋友当作笑话。 纪录片的主线是一个17岁姑娘的婚礼,她的新娘拖地长裙竟然会在正前方高高拉起,完全暴露出她的大腿。 毫无疑问这些吉普赛人的整体素质是英国社会最低的,因此受到主流社会的排挤。现在眼前这对夫妇生了6个孩子,最大的男孩子17岁左右,家里还有5条狗。这么大家子人竟然准备住在一个两室一厅的集装箱屋子里! 由于温莎郡为了保护老房子,想建新房子非常麻烦,所以当年Richard只能买来一个房车放在自己的地块上。他一个人住有两室一厅也可以了,但现在要容纳8个人和5条狗则实在太小了。我们可以想象这些吉普赛人的生活是个什么样子。好在房子外面还有一个杂物间,没有水电更没有暖气和空调,但是这个家庭准备让自己最大的儿子住在里面。 怪不得这对白人夫妇会很担心。他们家的房子只有两个人住,但是面积至少是那一家吉普赛人的房子的5倍。住在这个新流浪家庭另外一侧的是一户有钱人家,某家大公司的CEO。那户人家好在有高高的围墙保护自己的隐私和财产,但是估计很快他们会注意检查自己的门锁的。毕竟谁都知道吉普赛人最著名的不是他们的歌舞而是他们的偷盗打架。 我们中国没有民族之间的高低贵贱的观念,汉人从来不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但是我们都多多少少有些崇洋媚外。 我注意到电视节目中的流浪者都不丑,也很少看到白人社会中遍地都是肥胖者、坐轮椅老人的现象。这些不太受现代文明约束的流浪者们所选择的生活方式似乎很自然地筛选掉了那些丑陋基因和疾病基因,而同时,他们也把野蛮和愚蠢的基因留了下来。 我对吉普赛人的认识很肤浅,当K把最后一点骨灰拿出来的时候,我很自然地准备打开两家花园之间的那个小门,准备去和房子主人解释一下。 还没靠近,院子里那个壮硕的吉普赛妇人厉声喝问:“What are you doing!” 一下子把我怔住了。她的喝问如此粗鲁,让我一下子感觉受到了羞辱,因为她的语气很明显把我当成了贼。K在我身后马上改口:“We are just following the fence and toward the tree…” 然后沿着篱笆走,一边走一边在两家之间的灌木丛中撒骨灰。这个妇人在篱笆对面紧随不舍,仿佛一只母狼,随时准备把入侵其领地的外人撕成碎片,这种毫不遮掩的母兽行为让我大吃一惊,不仅仅在西方国家从没见到,在所有去过的发展中国家也未曾见过。双方气氛很紧张。妇人的老公一言不发地跟在老婆身旁,一脸疑惑,不知道我们这两个陌生人在干嘛。 老飞行员赶紧和对面的邻居解释,K是房主人Richard的亲人。吉普赛夫妇明白了,妇人闭了嘴不再抱怨,壮硕的老公满脸歉意:“I would have invited you to come this side if you told us. ” 事后想想,其实错主要在我身上,我是个没什么隐私观念的中国男人,远远地观望人家的院子房子其实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应该是我这个有色人种的粗鲁行为激起了对方的防备心。毕竟,他们自己是一个受歧视的少数民族,心里一肚子火,不敢对白人宣泄,对我这样一个亚洲人还不逮着机会一顿胖揍。 2 一年前的撒骨灰仪式有点像一个浪漫的冬日花葬,我用K的新DROID手机拍了一些录像,Richard那几个上了年纪的朋友都很惊奇,原来手机还可以拍出那么高质量的录像,很高兴可以留作纪念。他们和逝去的Richard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除了Richard二十多年的邻居外,有一个霍华德是专门从纽约飞过来的,他和Richard半个世纪前就认识了,当时我还没有出生。一个80多岁的老人特意从那么远的地方飞过来只是为了老朋友的撒骨灰仪式,这份友情让我很感动。 通过K和这些朋友的言谈我大致了解了Richard的一生。他是家里的长子,被过继给了自己的没有儿女的姑母姑父,姑父是犹太人,会做生意但是很抠门,所以Richard 没有真正融入这个新家,他一生没有结婚,对朋友和自己的弟妹家人都很好。 他是英国皇家空军出身,和两个邻居一样,大半辈子也是在英国航空公司工作,大概是因为天生的艺术气质,加上相貌英俊,他当时在英国航空公司是负责所有前往伦敦的艺术家和名人的接待,这些人有单独的通道,他就代表英国航空公司在机场迎接这些来自百老汇或者俄罗斯的舞蹈家、演员等等。 他一直住在老家一个村子里,以前的一个邻居是一个很有钱的老妇人,和Richard一样由于性取向的原因也是一辈子没有结婚,死了就将自己住的大房子和很大一片土地都给了生前最好的朋友Richard。 …

乡下孩子进城看戏 – 2018年梅溪湖大剧院记事

昨天是一群乡里人进城看文明戏的好日子,我也在戏里戏外地看。 坐在我旁边的一家子是一个母亲带着姐弟俩。弟弟坐在母亲腿上,突然站起又坐下,母亲没有怨言,姐姐同样多动症有过之无不及,坐在我和母亲中间,突然站起,然后突然砰地坐下,她的母亲和后面的父亲包括剧场管理员都没有说什么,直到我伸手制止这种行为,还好,她很诚恳地点点头改正了。 前面的大姐带着小女儿或者孙女在看戏,她从头到尾在翻微信,明晃晃的屏幕在昏暗的剧场里对后排观众干扰很大,我忍住了没说。很棒!她的孙女开始静悄悄地吃面包,很快被管理员制止。 在美国,剧场工作人员主要给老先生老太太指引座位,在中国,他们主要给这些几岁的大爷指引文明的方向。 相比而言,我们家的宝贝们一个个都很绅士淑女,他们坐地铁要排队的,而且互相提醒要现在黄线外,要等里面的乘客先出来。他们坐自动扶梯要站在右边,让有急事的乘客从左边上下。。。 我的一位朋友卡尔前些天带儿子来夏令营,他是雅礼中学的英语老师。卡尔对我说,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讲礼貌的中国孩子! 其实不一定是乡下孩子更讲礼貌,他们只是没有城里孩子那么多压力和怨气。我是个长沙人,长这么大今第一次来到长沙的戏院看花鼓戏以外的戏剧。平心而论,这个武汉剧团制作的歌舞剧很粗燥,唯一出彩的是那个邻家爷爷,我猜他可能是剧团团长之类的领袖。 这是一部给儿童看的歌舞剧,但无论是歌还是舞,都离儿童的世界差很远,舞台效果、布景、灯光、服装等等都可以找出一大堆毛病。有时候可以看到灯光师都开小差去了,没有跟着主角走,结果女主角无奈地在黑暗中唱歌。 有一个花仙子的世界,却没有一个角色的服装象一朵花,都是一条花裙子。有三四个花仙子还是男青年,十足的草台班子,人手不足。话又说回来,对于我们这样缺乏艺术土壤的内地城市,比如武汉和长沙,能生长出这样的歌舞剧,我觉得也算不错了,这里毕竟离百老汇还差了两三代人的距离。剧场里,很多女家长在玩手机,白晃晃的让人厌烦,完全心不在焉,只是陪孩子,这样的父母怎么可能培养出有艺术气质的后代? 作为我们这个十二人的乡下来的观众团,我相信这部戏还是帮我的学生们打开了艺术之门,看到了一个动画和美国大片之外的表演世界,所以,感谢这个武汉来的小剧团。 — 我也是一个金井长大的艺术气质的孩子,在我的童年,没人关注过我的天分,使得我长大以后,大多数时候都在从事自己并不擅长的工作。如今我有能力帮助家乡的孩子,希望他们不要因为家长老师的过错,失去享受艺术的机会。 先来说说我们长沙。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我们长沙如今的新地标是位于梅溪湖的国际艺术中心,这是一栋世界最高设计水平的现代建筑。 这么前卫的建筑是谁设计的呢?这是一家来自英国的建筑事务所,当时的首席设计师是扎哈 哈蒂德女士,一位获得了国际建筑设计最高奖 普利策奖的女性建筑大师,很可惜,她前两年英年早逝了。 我们去看演出,部分目的是为了欣赏这个精彩的建筑群,由三个建筑组成:大剧院,小剧场,艺术馆。 期待大家长大以后,也能给我们的家乡带来如此精彩的设计。 除了设计,我们的生活中还应该有艺术,所以我们要去看两场高雅的艺术表演,而不是长沙到处可见的那种低俗热闹的秀。即使暂时可能看不懂,也没关系,大多数农村孩子都没有经过什么艺术的启蒙,这很正常,一个团队中有一个将来成为大艺术家,就够了。 也许你没有多少艺术天分,成不了艺术家,但每个人都有审美能力,艺术之美可以让人愉悦,回味绵长,有时候可以影响人的一生。 ……………………………… 什么时候去梅溪湖? 29号下午去,31号上午回,暂定在星沙住两晚,如果有朋友可以提供免费借宿,请和我们夏令营联系。 这两个剧场演出分别是: 儿童剧 《恋恋花开时》,改编自安徒生童话,29号晚八点开始演出。 英国童话剧《小羊肖恩》,30号八点演出。 ……………………………… 费用:暂定200元每人,可能会根据报名人数多少稍作调整。包含车费 票价 餐费 住宿费 保险费。请不要讨价还价,这是公益行为,对我们山水之间夏令营而言完全没有利润可言。 ……………………………… 注意事项 八岁以下孩子报名必须有家长同行。 所有未成年人我们会统一购买意外险,请家长提供身份证号码。 家长一起去我们求之不得,只是儿童剧可能会限制成年人进去,只能等在外面,如果是这样,我们会退还戏票钱。家长费用暂定也是200元。 非金井镇的孩子,同时又不是山水之间夏令营的学生我们不接受报名,重申,这是一个公益行动,不是商业行为。 我们的费用有限,目前看来只能购买后排座位票,先报名的可能可以买前排座椅。 如果你的孩子极有可能会在剧场里哭闹,请不要给他或者她报名,我们要求所有孩子能尊重舞台上的表演者,从头到尾不发出声音,不交头接耳,有多动症的儿童我们不接。 报名后请准备好换洗衣服和孩子的水杯书包零钱等。 我们统一坐公交车去星沙,环保,回来也会坐公交。 欢迎住在星沙的家长给我们当志愿者。 30号白天暂时安排去两个艺术馆参观,具体是哪两家,还在选择。 ……………………………… 如何报名 请扫描下列二维码入群咨询: 咨询清楚了,直接缴费报名请加微信 jinjingbeds,罗老师,扫描下列二维码即可。如果最终不能成行,我们会全额退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