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朋友失去了独立生活的能力,不想活了,你会帮他寻短路吗?

最近有个国外的好朋友遇到了这种情况:他的一个朋友是个单身中年妇女,一个失去了自理能力的由于中风瘫痪在床的残疾人,每天生活都要承受病痛的折磨,在大多数国家安乐死都不合法的情况下,这个残疾人求助我的朋友,也是残疾人自己的朋友,希望帮他寻短见,免除生的痛苦。 如果是你,你会去帮助这个残疾人结束自己的生命吗? 他们不是亲人,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这个朋友是可能会吃官司甚至坐牢的,但是在一个安乐死不合法的国家,这个很穷的没钱看病的残疾人每多活一天就多一天痛苦,如果不帮他解决自己,这种痛苦会让朋友良心不安。

黑山羊和动物权利

今天(2016年)是十月八号,明天九号是我选定的办过屋酒的日子。我是在思哥家和亲戚们一起纪念大姑妈阴生的时候,决定办一个只邀请主要亲戚们的过屋酒的。 为了让亲戚们吃点新鲜东西,我从刚哥那买了只黑山羊,31斤,嫂子说算30斤好了,价钱是25块钱一斤,总共750元。昨天下午用电动车拉回家吃了点红薯藤,今天上午吃了一上午的草。这只一岁多的公羊大概以为只是搬了个家,没想到下午就被我送到菜市场宰杀了。 看到屠夫将它丢在装满水的大桶里淹死,很难过,也有些 后悔,虽说它生来就注定是人类的食物,但毕竟也是一条有感情的动物。 我看过金井镇的一家养猪场内部,那里的猪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连转头都不能,底下也没有木板之类的东西让它们可以站起来,只好一辈子都趴在那里,如果有蚊子或者吸血牛蝇叮它,就只能忍着,对于一些性子急的猪,估计会疯掉。 人类对于动物实在是太残忍了。这些哺乳动物都是有感情的高级动物,为什么我们不多吃点鱼虾这种低级动物呢?同样是蛋白质啊。 其实即使是小鱼,都有感情的,我们院子里的一个小池塘里,就出现过这样的情景,一只红鲫鱼得了病,要死了,身边有两条差不多大小的锦鲤就轮流去推它的腰,希望它能够游起来,好像他们是朋友一般。 国外已经有人造牛肉上市,虽然口味差了一点,而且价钱也不便宜,但肯定会有未来。这种肉类蛋白质完全不需要依靠杀生获得,也没有寄生虫或者细菌病毒等活体动物身上才有的问题。 对待动物权利的态度表面是一个教育问题,或者认知问题,实际上可能都是一个基因问题。基因决定一个人的思维模式和个性人格,就和有些人天生是个赌徒一样,有些人天生就喜欢杀戮,有些人则天生是个菩萨。 体制外学堂和私塾中可能超过一半是吃素或者吃得比较简单的,不仅仅吃素,而且普遍重视健身和体育。这可能和我们这一类创办者都是同一类人有关。 凡事都不要强求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