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理科思维

2022山水之间冬令营第一天记事

今天是2022年1月18日,年前第一期山水之间冬令营第一天报到的日子,上午下棋(同学们的决定),下午去徒步,晚上一边打牌,一边聊天。我注意到小侯同学整天都情绪不振的样子,一整天都没有笑。

“你是有什么心事吗?”我问他。

他摇了摇头,没有解释。但很明显他不仅心事重重,而且在山里还和我这个老师有过一场误会,不过很快和解了。

后来九点了,我说这是冬令营的休息时间,两个初一的孩子都说太早,睡不着,一般都是晚上十一点之后才睡着。小侯在学校寄宿,他说总是要到晚上深夜才睡得着,然后白天又没什么精神,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从记事起就是这样。

我根据他说话的蛛丝马迹,猜测和安全感缺失有关。小侯马上肯定地点了点头,这点让我有些吃惊,一般这个年龄段的少年对于心理方面的判断不会这么笃定。

“我整个小学阶段是没有什么朋友的。”这话他说了两次。

不出所料!小侯看上去和我是同类,于是我打开我手机上的知乎,找到阿斯伯格综合征,让他做个自我判定,看看是不是阿斯。

他看了一些时间后,说有点类似。看得出来小侯不太喜欢被当成病人看,于是我赶紧和他解释: 乔布斯、马斯克等天才都是阿斯,甚至爱因斯坦也是情商不高的。这种阿斯伯格综合征并不是低能弱智的代名词。这让小侯高兴了些。

为了准确找到小侯安全感缺乏的根本原因,我们俩继续深挖,白天几乎不说话的那个男孩这会儿简直滔滔不绝,说自己:

  • 性格上更像父亲
  • 喜欢深度思考,找事物表象之下的原理
  • 对体制内教育抱有深深的怀疑,但又挣脱不开,因为内心是个自卑的人,一直以来大部分身边人都不理解自己,不同频,没办法交流。
  • 班上绝大部分同学都被体制化了 institutionized(来自电影 肖申克的救赎),自己也开始有一点被体制化,很无奈,很无力。对于自己心中的那些对z治书中灌输理论和态度的怀疑,在校园里找不到一个倾诉对象。
  • 和妈妈的交流不会有今天晚上这样深入,和爸爸的交流比妈妈少。他们都很忙,小侯表示理解。
  • 喜欢罗辑思维,喜欢数学,物理化学也还勉强,其他科目都不太喜欢,对于英语,语法知识不难,但不喜欢记单词,所以英语成绩不好。
  • 晚上睡觉不敢把手脚伸出被子外,总感觉会被人砍掉!(旁边初一男孩小谭也赶紧说他也是。)
  • 他们小时候睡觉是蒙着头睡的,因为害怕。
  • 晚上睡不着,脑子里想的有鬼神,也有其他事情。
  • 不太把别人对自己的表扬当一回事,但会把别人对自己的批评很上心,有时候会伤心。
  • 小侯一直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很失望(罗老师告诉他,喜欢深度思维追求事物本源就是非常棒的一种特质,将来不怕没饭吃)。
  • 对于一些很喜欢的东西,有时候会很疯(阿斯的特征)。

根据这个孩子的描述,罗老师进一步猜测,小侯是个轻度偏中度抑郁症患者。这个结论让小侯又有些担心,直到这种病不是想象的那么可怕,他才稍微放下心来。

总而言之: 12岁的小侯同学今天很有收获,我也很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