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营地

如何做一个鱼鸡菜共生系统 [活动鸡笼]

养鸡可以散养在树下,也可以如上面这样养,不占地方,容易管理。购买一个这样的实木鸡舍一千块钱左右,象一个小别墅一样,有门有窗,是非常好的礼品。分两层,白天鸡在鸡笼底下活动、吃食,晚上在二楼木头上睡觉或者下蛋。整个鸡笼透气散热,孔很小,黄鼠狼和蛇都钻不进来。鸡可以放心在里面的稻草窝里下蛋而不用担心小偷。

鸡笼 - 鸡别墅

种的菜都不同,有些可能会种花,菜地沟里有鱼有泥鳅有荷花,菜地旁有鸡笼,可以吃掉部分会飞的害虫。我们自己会在周围分散种一些驱虫的蔬菜和植物包括茴香、大蒜、葱、薄荷等减轻虫害,尽量不需要打药。多样化的菜园本身比较健康。立体多样化的种植业可以比较好地保持土壤的肥力。接近于大自然的环境有利于一些益虫的繁殖,防止土壤肥力的退化。长期有水的菜地沟让菜地也保持湿润,蚯蚓会很卖力地帮我们松地。

鱼菜鸡共生系统

这是一个三层的轻质混凝土+塑料大桶结构,最上层是两个塑料大盆,里面铺满小石子,用来种菜;小石子怎么种菜?这个待会解释。第二层是一个鸡笼,养两只鸡,可以吃上面垂下来的青菜叶;第三层是一个建筑施工用的大塑料桶,用来养鱼。配一个几十块钱的小潜水泵,将大塑料桶里的水抽到最上层,用来给蔬菜浇水,小石子可以过滤脏水,而且方便除草拔菜种菜,养分全部在水里,英语这叫做 aquaponics,一种值得农村推广的新技术。

有了这个水泵和小石子的过滤,水质好,氧气充足,可以养很多鱼。这样的系统很健康,关键是效率高,土地利用率高。一块两三平米的土地可以同时种菜、养鸡、养鱼,我们只要每天喂养两次鸡就可以了,因为鸡粪会成为鱼饲料,而鱼的粪便会成为蔬菜的养分。

您也可以选择种花或者种中药。

立体种植示范图

这里有一个技术稍微高一些的地方,就是最上面那一层用来种菜的塑料盆。这个盆底下要钻一个孔,这个大家容易理解。但是这个孔上要装一个虹吸排水器,网上有卖,不过可能是其他的称呼 – 虹吸**。这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呢?它能让这个沙盆和坐便器后的水箱一样冲水,不是时时刻刻在流水,而是等到水满了才集中冲下去,让小石子不会时时刻刻淹在水里,也不会总是干的,这样根可以喝水,也可以呼吸。注意上面这张图的排水器示范,和水箱类似,不是直接在底下钻一个孔。

堆肥
堆肥成果

除了现成的塑料桶塑料盆之外,我们要用钢筋水泥或者防腐木做一个骨架,当然也可以直接用钢结构来焊接。成本要比较一下。

这样的立体种植小世界放在我们的农庄里肯定很神气,在国外的有些夏令营,老师就会带领学生们做这样的动手项目,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如果确定要养鸡,则需要找当地村民帮你料理,不需要工钱,鸡饲料你出,鸡蛋归村民。

好幸福的猪

D7 夏令营第七天活动安排

九溪寺过后,散步前往金井古井。这是一口可能有两千多年历史的中华古井,不过由于现在没人喝井水,所以水质退化了。同样没有保护好的是千年古镇金井老街和金井古桥,都在几十年前被毁掉了。不过这样的曾经辉煌的千年古镇也可以给我们的学生上一堂课,关于历史和文欢传承的课。旅游不仅仅是观光玩乐,也可以有沉思和学习。

这里曾经是一座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江南古镇,青石板的小街,商铺林立,光是绸缎庄就有四家,还有耶稣教堂、印刷社、女子学校。。。当时金井河没有改道,因此水很深,河面很宽,可以走船跑竹排,小镇就建在河边上,茶叶、生猪、粮食、木炭等从这里的码头上船,运到长沙古城,让沿海的前方将士有力气抗击日军侵略者,长沙城里的洋杆、洋油、石灰等则通过纤夫拉到我们金井来。

现在金井老街上唯一的古代遗存就是两只明朝的石牛,也许勉强可以加上几口古老的不知道年代的水塘。我们很喜欢在石牛旁停下,围坐一圈,让学生们讨论关于这一对石牛的故事。

这里曾经还有一座古石桥,由于上个世纪以来持续在河里挖沙,建房,河床里的沙子现在全部被挖空了,河底的泥土直接被水冲刷。古桥桥墩没有了沙子的保护,造成底下被水洗空,失去支撑,于是整座桥就这样垮了。

给学生们的问题

  • 经济的发展一方面可以带来地方百姓收入的增加,学生可以上更好的学校,病人可以买到更好的药品,另外一方面,快速的经济发展也会毁掉很多古代遗留下来的好东西,包括传统文化,也包括古代建筑。请问你会选择哪个?为什么?

中国的土壤里,为什么长不出美式营地

几年前,纽约和上海同时建造了一栋国内最高的塔楼,上海这栋中国第一楼叫做“上海中心大厦 /Shanghai Tower”,而美国纽约那栋叫做世贸中心一号楼 1World Trade Center,原名很张扬,叫做“自由塔楼/Freedom Tower”。

美国这栋当今的第一高楼开业时完全没有庆典仪式,甚至简单剪彩都没有,工作人员直接进去工作,原因很简单,这栋楼是在911被撞毁的世贸双子塔基础上建起来的,取消庆典有情感的原因也有安全的原因。

这两个名字对比明白地地展示了两个民族不同的个性和世界观,一个内向一个外向,一个看着脚下,一个永远看着远方。

在美国营地中,也有一些类似的对比,比如在大洋彼岸的青少年营地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是 “leadership”,意思是领导能力,他们要培养领袖人物。而在中国的营地中,强调得最多的一个词,是“安全”,不是国家安全或者世界和平,而是个人的安全。

类似的例子很多。

你看,我们说到底是一个不太自信的民族,因为不自信,所以容易被激怒,时不时要砸人家日系车,烧人家韩国店,结果我们国家所有的邻居中,只有一个巴基斯坦勉强算是朋友,真的只是勉强,因为起码这个国家的穆斯林文化让很多中国人恐惧。我在2003年的时候在那里带过几周,女性连去服装市场买一块花布给自己做件衣服的权利都没有,城市街上唯一的女性是在乞讨的女童。

1

今天和游客在山里徒步,上到石峰尖,休息的时候注意到一个奶奶在招呼小孙女,很矮的台阶,奶奶也想抱她下去,怕她摔着,而孙女坚决不从,她要自己下去。然后孙女自己下去到了地坪里就开跑,想甩开这个碍事的奶奶,老人则在后面追,两只手直直地朝前伸着,随时准备要防备小孙女摔倒的样子。

这种情形想必所有人都很熟悉,正是没怎么受过教育的奶奶们类似这种下意识的举动,揭示了我们这个民族特征中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我们都很担心,潜意识里觉得危机四伏,于是对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拼命保护。我们都不太相信身边的人,总觉得其中躲藏着很多人贩子,或者身上藏着刀的坏蛋。

只有一个多灾多难担惊受怕太久的民族才会这样。

在美国,孩子们普遍要野得多,宝宝即使咚地摔在地上家长一般都会鼓励他爬起来。很多人问过我,中国美国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我往往会回答,美国人的安全感要强很多,因此也更悠闲。中国人即使没什么事也要抢道、插队,一进电梯马上迫不及待去按电梯关门,好像急着去发什么财一样。

美国社会整体是安全而悠闲的。所以中国的权贵们都把孩子送去美国,天隔地远也并不担心。

生活在一个危机四伏的社会使得我们的大部分社会活动和思维方式都带有一种短视,包括教育。大多数在美国长得很好的商业模式或者教育理念,到了中国的土壤里都长成了歪瓜裂枣,这其中就包括青少年营地。

2

前些年有这么一件事,震惊了很多国人。有一个农村妇女被车撞了,司机赶紧下车去检查,妇女已经受了伤,看到司机,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央求:

“不要压死我!”

。。。

有些年轻人可能还没看懂,她的意思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有一个通识,开车撞伤一个人还不如直接撞死,因为治好一个人需要支付天价赔偿和医药费,撞死一个人只需要赔偿。所以有司机在撞倒一个人过后,会倒车退回去,再压一次,确保把人压死!

这样的讨论和共识我听过不止一次,参与讨论的有司机有农民有男有女,从来没有人站出来反对这种论调,可见这样残忍对待车祸受伤者的情况在中国是相当普遍的。

你看是不是,这些没受过教育的妇女身上往往会石破天惊地揭开社会暗流汹涌的一角,让人倒抽一口凉气。

于是,上上下下都充满了焦虑和不安的结果是,所有的窗户都安上了防盗窗防盗门,而美剧中我们经常看到,打碎玻璃就可以走进一户人家的门爬进人家的窗。

我以前在加州棕榈泉一个富豪朋友家做客,那个社区都是有钱人,后院就是个共享的高尔夫球场。整个没有一户人家用了防盗窗防盗门,结果有一次来了个小偷,一口气偷了七八户人家。。。

我只在纽约曼哈顿看到过一栋房子的半地下室安装了防盗窗。那是你闹市区,半地下室的窗户是流浪汉直接可以滑进去的,都不用爬,所以必须安装。

3

在大洋这边,重重保护下的孩子也满眼焦虑而茫然,不知道自己将来会走向何方。

我有一次问一个小学生有点敏感的政治问题,他抬起惊恐的眼睛问我: “你们家没有安装摄像头吧?”

连一个农村的五年级小学生都如此缺乏安全感,可以想象成年人的世界是多么惊慌。

为什么焦虑和不安会成为我们这个现代社会的主流情绪? 其实不难解释,因为和十四亿人拥挤在一起,生存艰难,想一家人平平安安地活着本来不容易,何况这个社会还充满不公平,本来有限的资源大部分被极少数权贵霸占着。

这就是我们脚下的现实土壤,在这种拥挤和你猜我我推你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苗子难免歪歪扭扭营养不良。

所以我们的教育系统一直是应试教育。大家都很现实,读书就是为了分数和将来的就业。换句话说,大多数家长担心孩子不努力的话,将来连吃饭可能都是问题,因此梦想也好天份也罢,通通需要让位。可以绕开应试教育的都是非富则贵。

作为个体,这样选择我们能理解,但作为整体,作为一个民族,我们再不惶恐就来不及了。

4

在美国和大多数欧洲国家,一个人即使不努力、不工作,也不会饿死,因为有社会救济,所以他们敢于为了梦想中途从哈佛大学退学,去创办微软和Facebook这样的传奇公司。因为他们的房子都不需要防盗窗,他们的总理自己上街排队买菜,他们可以朝总统扔皮鞋和臭鸡蛋。。。

因为政府收上去的税收大多数都在用来保障社会的公平和公众的安全,而不是进了贪官的腰包,或者被国有企业和政府修了面子工程,或者被送给了非洲南美洲的穷国家。。。

为什么我们的贪官抓了几十年也抓不完? 为什么领导的面子比百姓的肚子还重要? 其实原因很简单,但谁也不敢说。

这个不允许说破的根源才是引起一切变形记的毒瘤。

5

既然没有能力送孩子出国,也没钱送孩子读私立学校,那就给孩子创造一个尽可能充满尊重和创造力的家庭环境,不要随波逐流,更不要牺牲孩子的天份,挡住他们的逐梦之路。

最有效的方法是,父母开始认真读书,研究社会大势,只有当父母能够看清未来时,才有可能给孩子指明道路。

但是很遗憾,大多数父母都不喜欢读书也不愿意改变,如果自己还不至于愚昧到连自己的不足都看不清,那就只能通过给孩子选择寒暑假时的良师益友了,比如说,选择一个不那么象中国学校的营地,让学生多一种体验,用来比较。

只有当我们的广大中产阶级父母都开始拥有足够的定力,去抗拒家门外的浊流,用心聆听内心深处的回响,聆听孩子的心声的时候,素质教育和美式营地才会在中国的土壤里开出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