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马斯克

马斯克长子申请更名改姓换性别,并表示断绝与马斯克关系 – 背后的阿斯心理行为逻辑分析

这正是一篇适合我们中国人对心理疾病进行了解的新闻,马斯克作为世界首富,他那刚满十八岁的儿子就说要和父亲断绝关系,其实背后真正起作用的是一种叫做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心理疾病。

马斯克是典型的阿斯,他自己公开承认的。阿斯的典型特征之一就是自我为中心,对于自己想做的认为重要的事情很执着,因此和身边人的关系不好,尤其是家人(因为家人需要关心,不喜欢那些工作狂父母)。阿斯倾向于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思考那些很遥远的抽象的事情,比如哲学,比如人类要往何处去,而这正是马斯克一直满脑子在考虑的,他很担心地球万一碰到彗星或者小行星的打击被毁灭,整个人类就没有机会翻身了,于是要在火星上建造一个基地。。。他不会为了家人去放弃自己的梦想,或者为了儿子而放弃为牺牲人类的命运铺路这种遥远的大项目。

绝大部分地球人理解不了这个,也做不到。但我可以,因为我也是类似的思维模式,只是没有这么强烈和偏激。

来看看下面这个要脱离父子关系的年轻人是怎么说的。

“我如今不再与我的亲生父亲住在一起,也不希望以任何方式或形式与我的生物学父亲有任何关系。” 近日美国加州法院文件显示,泽维尔·亚历山大·马斯克已于4月向法院提交申请与父亲埃隆·马斯克断绝父子关系。

泽维尔·亚历山大·马斯克(Xavier Alexander Musk)的母亲是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的第一任妻子贾斯汀·威尔逊(Justine Wilson)。泽维尔生于2004年,马斯克与威尔逊生下的双胞胎试管婴儿之一。泽维尔在今年4月满18岁,在满成年后的第二天他向美国加州当地法院提交申请继承母亲的姓氏,改名为薇薇安·詹娜·威尔逊。同时,泽维尔申请改变性别。

一般人肯定会发出这样的感叹:美国怎么怎么样,世界首富家里出问题了,干吗要改变性别。。。等等。

而我看到了这对父子都有一种叫做阿斯的基因,这个十八岁的儿子的行为极端说明他也继承了父亲马斯克身上的阿斯特征。这对父子冤家其实都是基因的奴隶,和美国的法律与文化没太大关系,家族基因才是决定性的力量。加州的开放的文化和法律让这种基因有机会显现而已。

你以为马斯克(还有乔布斯、任正非)那样的看上去冷血的行事作风,不拘一格的管理模式是他们故意选择这样的?很理性?不是的,阿斯的思维模式,行为模式本来就很另类,他们只是在按照自己内心的感性思维确定的方向在走。阿斯天生会关注人类的命运和环境这样的命题,并不是这些企业家通过修行和学习变得更有爱心(不是修行来的),所以虽然身边人不喜欢他们,包括员工,但马斯克这样的人肯定会得到很多普通人的追随,因为绝大部分企业家和政客都是自私的,只有部分高功能阿斯毫不掩饰地以天下为重,所以他们慢慢地成为了各行业的领袖。

为什么我肯定这个变性为薇薇安的马斯克长子也是阿斯呢?因为他如此决绝地与马斯克切断关系,只有当自己也是阿斯的时候,才会如此行为极端,甚至可能她并不太仇恨自己的亲生父亲,只是冲动。

一个家庭里有两个阿斯,而且很多方面都不同拍的时候,这种斗争是无休止,特别激烈,伤筋动骨的,父亲马斯克估计对待这个长子的一些选择异常强硬,把这个儿子伤害得很深。而儿子作为阿斯,也非常固执,就好比一头小豹子,明明打不过雄狮,为了出一口气,不顾死活地去回击,自然最后伤痕累累。

这个现在叫薇薇安的年轻姑娘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中的一个,另外一个儿子没有变性,也没有改名,没有切断和父亲的关系。他与这个姐姐的生活背景应该是一样的,为什么没有姐姐这样决绝,应该是因为他并不是一个同性恋者,或者阿斯症状也没有姐姐那么厉害,更接近于母亲。马斯克对待薇薇安的性取向问题可能态度过于冷血。

中国人对于心理疾病了解太少了,造成了很多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