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退出、分红与决策机制通用条款

为了保持公司股东结构的活力,满60岁的股东必须逐年退出部分股份到这个股权池里,每年不得低于0.5%。默认股权池里的股权是卖给公司年轻的骨干老师或者管理人员的,是优惠价卖,不是奖励。 对于现在和将来的骨干老师,在职时享有虚拟股权,一旦离职就作废。工作时间超过两年的老师才能享有虚拟股权。 骨干老师评选由股东、老师、家长、学生一起来投票,选出每个季度最有价值的老师,包括参与教学和运营的股东。堂主可以投三票,核心股东投两票。 以现金或者无形资产入股的股东可以选择主动退出,变成外部股东,只能分红,无决策权,或者将股权转让给其他既有股东。 被动退出有两种:一种是违反法律犯规的情况,被其他成员投票清退,清退以后不享受权益,原始投资也不得要求收回,因为企业投资不是借贷关系,投资人只能享受分红和其他收益,不能退还投资资金;另一种是被其他股东发现不值得信任,这种被动清退可以退还全部投资金额(本次投资之后投入的股金,而不是其他费用开销,没有利息) 分红 公司每个季度分红一次,默认利润的一半用来分红,剩余一半用作公司的建设资金和营销推广。 决策机制 民主决策,投票决定,对于需要动用一定金额以上学堂资源的项目,原则上由股东会投票。这个金额标准事先以书面形式确定,拿不准是否需要投票的事情则交给堂主来权衡。 引入新股东之后,股东会共同商议建设方案和预算,协商募集资金的方式: 内部借贷、原有股东增资扩股,或者发起小范围众筹。如果是商品众筹,差不多就是家长提前预付学费营费的形式,如果是股权众筹,则是各位股东转让股份,两种形式都需要股东会开会决定。

儿童英语启蒙课示范:喜鹊的归来 RETURN OF THE magpies

本节课关键词:鸟、生态、环境、家园 早上好 good morning,同学们 children,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Did you have a good sleep last night? 今天 today 我们来讲一讲 we are going to talk about 天上的鸟 the birds in the sky。你能告诉我 can you tell me,你认识几种鸟吗 how many bird species you know about? 请描述一下 please describe,描述就是 to describe is 说一说 to talk about 这些鸟长什么样子 what the birds look …

[营地活动] 山水之间冬夏令营学生辩论赛如何组织

从2017年起,山水之间冬夏令营都会基本上每天晚上八点都举行一场辩论赛,很受家长学生的欢迎,因为大多数同学平时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上场辩论,没有老师去培养他们的口才和逻辑思维、批判性思维,收获很大,所以我们现在想将辩论赛搬到网上,让更多孩子能加入到这个有益的活动中来。 山水之间夏令营为什么要经常举行辩论? 在一种集体游戏的紧张氛围之中,可以集中注意力去获取知识和信息。 辩论可以训练学生凡事都从正反两个角度去思考问题,而不是一条道走到黑。 可以拓宽大家的思维视野,提升写作能力,和口才。 辩论可以让学生注意到自己的言行举止的问题,养成不插话、耐心听别人说完的风度, 学会以理服人, 养成集体配合的意识,给对方和本方队友说话的机会。 辩论赛参与者的角色 主持:可以选择一位助手,当记分员,或者协助管理现场纪律。 辩手:三年级以上学生。辅导员和志愿者、助教也要加入辩论队伍一方,引导辩论的方向,进行示范。 观众:一二年级小学生当观众,当计时员,执行主持人的处罚措施,学习哥哥姐姐和辅导员的逻辑和风度。 裁判/点评嘉宾:陪读家长。 教练:营地辅导员,默认是罗老师。 辩论地点:默认在每天晚上八点开始,九点结束。 营长和主持的职责分工 每天晚上睡觉前,由新上任的第二天的营长,选定一名对辩论赛很有热情而且比较成熟稳重的学生当第二天的辩论赛主持,并且营长、副营长要与主持一起确定第二天的辩题; 第二天早饭前后,新上任的主持人以抽签方式确定两个阵营的成员,谁是正方谁是反方要到辩论赛开始之后,由双方的一辩来石头剪刀布确定。 主持人在早饭前后,邀请老师和家长一起来参加辩论,形成混合编队,并根据双方的实力,将大人配进两个队伍,以便平衡双方的实力。这两项工作在每天早餐之前确定,这样双方队员可以在白天讨论、分工、写辩词。 主持人看到辩论过程中如果有人使用脏话,或者侮辱人的身体语言,要及时打断,提出警告,提醒裁判扣分; 如何分工 每一队的所有成员集体选举一位实力最强的学生当一辩,ta也是队长,队长负责组织白天本辩论队的准备工作,还要负责写开场陈词。最后一位辩手负责撰写总结词,其他人负责准备各种素材、数据、名人观点、相应的新闻故事等。不上场的低年级学生和家长负责用手机给双方计时,并且安排专人负责给辩论拍照; 辩论过程 主持人介绍辩论双方的成员,确认辩论规则,以及双方总的辩论时间,默认各15分钟; 双方队长石头剪刀布,决定谁是正反谁是反方。不提前确定正方反方,是让双方在准备阶段都必须站在两个不同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双方一辩轮流讲开场词,由抽到正方的辩论队开始。 主持人提醒所有队员准备好纸笔,听到对方出问题时,马上记下来。 除了大家第一轮的发言每人是两分钟,之后都是每人最多一分钟。我们的规则相比正规辩论简单很多。 第二轮是交叉提问环节。之后都是轮流发言。 等辩论快结束时,主持人提醒双方终止所有的争辩,最后的辩手各自做总结。 主持人做总结,点评嘉宾发言,选出一位最佳辩手,评出获胜一方。 主持人、点评嘉宾、最佳辩手、获胜一方所有人,奖励每人一只冰激凌,如果冰箱里没有,主持人应该提前去采购好,找罗老师报销。 基本规矩 大家都尽量站起来发言,表示对所有其他人的尊重。 每次一方只能有一个人发言,默认是按照顺序来,其他人可以通过耳语或者写提示的方式将自己的话说给准备发言的本方队友。 参加辩论赛之前,营长和主持人要检查所有人写的辩词,​没有写辩词不能上场辩论,只能当观众; 站起来发言时,超过十秒钟说不出话来就坐下,让下一位​队友来说; 如果轮到自己发言时,没话可说,可以 说一声 pass ​让下一位队友来辩。​ 评分标准 说服力 文雅用词 肢体语言 条理清晰 团队整体配合 不罗嗦 幽默 证据充足 0.3 0.1 0.075 0.2 0.1 0.05 …

白狐的故事 【山水故事会 S1-2】【幼儿英语启蒙 】【双语课程8】

白狐姑娘最近经常抬起头看学堂的房顶,她有好些日子没有上去鸟语林了,因为白鹭不让她进去,也不说什么原因。 山水学堂是村子里最高的建筑,也是整个金井镇最高的几栋房子之一,大家来猜一猜,我们这栋房子有多少层? 待会下课过后,小朋友自己去数一数,再来告诉我好吗? 你们知道吗?屋顶上那些身披羽毛的居民们晚上做梦都在笑,相不相信?当然,鸟笑起来和我们不一样。白天笑那是因为高兴,做梦都在笑那就是因为幸福。为什么幸福呢?因为我们屋顶上这个百鸟的天堂很高,这样蛇和黄鼠狼都爬不上去,猫也上不去,它们都会吃小鸟和鸟蛋的,而且,这些鸟儿最喜欢的是,楼顶上有屋顶,这个很重要哦,因为可以遮风挡雨。亲鸟们,就是鸟爸爸鸟妈妈们,不用担心刚从蛋壳里孵化出来的幼鸟被蛇吃掉,也不需要担心幼鸟爬出巢去,然后从树上掉到地下,摔死,有了屋顶,闪电就打不到它们,打雷可能也吓不倒它们。 后来啊,各种各样的鸟儿都来这里筑巢,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多,胆子也就大了,开始占据塔外面整个七楼,那是我们山水学堂一间简陋的手工作坊。 简陋但是有屋顶啊,冬天不太冷夏天不太热,一年四季不需要淋雨,而且还有最最要紧的,这里没有调皮的男孩子爬上来抓鸟。是的,总有一些对动物没有爱心的人,大家以后看到有这样的同学,一定要注意保护我们身边的动物。 山水学堂顶楼上的这个手工作坊,平时只有罗老师一个人偶尔上去做雕塑、做木工,因为是锁着的,学生不许上去,因为总是有一个两个男孩子把鸟儿吓得到处飞。 这些麻雀啊,伯劳啊,乌鸦啊,看到除了罗老师,基本上没有人上去,也就不客气地在屋顶下、墙缝里筑巢,地板上没毛的小鸟在爬着找妈妈,干草和树棍到处都是。 有些日子,鸟语林里来了一些奇怪的鸟儿,它们有些长得像山里的大野鸡,长长的,同样帅气的翎子,但是有着红彤彤的比野鸡好看的肚子,有些长得像电视里的午餐斑斓的大鹦鹉,但是飞得很快,身形矫健,还有成群结队的小得和蝉差不多的小鸟。。。它们在楼顶上出出进进,仿佛在召开一个秘密会议,或者拜见一位重要角色。 当时,学堂里的学生和老师都不知道这栋楼里来了这些美丽的客人,只有白狐注意到了,因为这些鸟只有在早上天刚刚亮的时候才出现,而白狐是学堂里起得最早的。 有一只小麻雀偷偷告诉她:“白狐姐姐,我听白鹭姐姐说,有一位身份高贵的鸟族贵宾要去北方,会在我们鸟语林里下榻,住一晚。啊,我们大坡岭村的所有鸟都好激动,想看到这个贵宾的样子。” “我猜是一只白孔雀。”住在河堤上的喜鹊大嫂在旁边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就插嘴说。“他肯定长着高高的红冠子。” “你们鸟族,是不是有国王,和王后?” 白狐问她们。 麻雀摇摇头,她还小,不知道。喜鹊大嫂也一脸困惑,它们都是留鸟,不是候鸟,一辈子就在这附近几个村子里长大,对于自己这个族群的统治者知道得很少。 也许,白鹭知道,还有那些陌生的鸟。 周六中午时分,山水学堂来了一些城里人,有大人有孩子,还带来了两只毛发顺滑的城里宠物狗。 正在大门口台阶上晒太阳挠痒痒的村姑白狐看到车子上下来了新朋友,赶紧摇着尾巴迎了上去,和两只城里狗打招呼,她注意到两个新朋友们都比白狐高大,一只是贵宾狗,一只是拉布拉多犬,但它们一看到白狐就皱着眉头往后退,这让咧着嘴友善地微笑的白狐一下子凉了,正在那里,尴尬地看着这两只时髦而且干净的城里狗。 “你们。。。好。”她低声叫了一声,尽量友好地打招呼。作为山水学堂的主人,对待外来的客人应该保持热情有礼,哪怕客人并不礼貌。 但两只城里狗看了她一会儿,竟然招呼都没打,就跟在它们的主人身后跑进了楼里。 乡下姑娘白狐感觉自惭形秽,心想,肯定是对方嫌弃她,是不是以为她没坐过汽车?她坐过的。难道是因为他们不是同一个品种?那有什么!她白狐的所有朋友都不是同一个品种,三条腿还是一只黄鼠狼白鹭还是一只鸟呢! 切! 正当白狐恼怒地绕着圈狠狠地咬自己那只痒个不停的尾巴时,客厅里传来一个孩子和一个老人开心爽朗的笑声,很快一个穿黑袍的白胡子老爷爷,肩上骑着一个白衣白裤的小男孩,哦哦地叫着,旁若无人地跑了出来,他们就是刚才那两台车上下来的游客中的两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爷爷没有大肚子,像个小孩子一样,赤着一双脚,一路蹦跳,来到了大门外的乡村路上。小男孩抱着老人的头,老人抓着小孩的光脚,哼唱着同一首歌。 白狐好奇地看着这两个人,兴致盎然地跟了上去。她注意到,白鹭也从屋顶上飞了下来,停在围墙的青瓦上。 白胡子看了一下村子周边刚收割完的稻田,就往稻田里走去。白狐然后注意到,他们的那两只城里狗也跟着跑了出来,但是不敢下田,只在黑色的油子路上转来转去。 白狐有些瞧不起这两只胆小的城里狗了,原来是个草包,她想。 白胡子老人光着脚踩进了稻田的湿泥巴里,没站稳,差一点把肩上的孩子摔了下来,但他很快就稳住身子,然后深一脚浅一脚,兴高采烈地往前走。肩上的小男孩扭动着身子要下来,两只小光脚刚踩进烂泥巴里,就惊恐地叫了起来,伸出手要抱:“爷爷,这个泥巴要吃我的脚!” “别怕别怕,泥巴不是要吃你的脚,它只是想摸一摸你的脚。” 黑袍爷爷说。“来,跟着我走,快些走才好玩。。。” 小男孩被爷爷扯着,在湿泥巴里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一会儿就适应了,走得稳稳的。不一会儿,走出湿泥巴区,到了干地里,爷孙俩就跑了起来。 “噢 — 噢 –” 他们一边跑一边欢呼,好像是第一次在稻田里玩。 “爷爷,好好玩!太好玩了!” 一黑一白,一大一小,在刚刚秋收过后散发着新鲜的水稻杆清香的田野里玩得那么快乐,让白狐也跃跃欲试,她跑到田埂边,准备下到地里跟着跑,正准备跳下去,忽然听到路边水沟旁的草丛里传来一声细微的呼唤:“白狐 — 白狐 –” 白狐凑到草从前,看到三条腿躲在一丛野菊花里面,前爪抓着一只很小的田鼠。 “什么事,三条腿?” 白狐闻到了小老鼠的血腥味,皱起鼻子往后退。 “白狐,带我去玩。”三条腿小声说。 “啊?” “你让我躲在你的背上,带着我去玩一会儿呗?” 三条腿眨巴着眼睛说。“你的尾巴盘在屁股上,正好可以遮住我。” 白狐看到好朋友变得这么勇敢,心里很高兴,赶紧转过身去,“你赶快爬上来吧。” 三条腿三口两口吃掉小老鼠,用力一蹦,结果被草绊了一下,撞到了白狐的屁股上,然后掉到了水沟里。 “你干嘛?”白狐看着狼狈不堪浑身湿透的三条腿,很困惑。“没力气?” “我。。。只有三条腿,跳不起来。” 小黄鼠狼停了一会儿,补充道:“我妈病了,哥哥姐姐不给东西给我吃,只能自己出来找食。” 白狐蹲下去,“快,爬上来。我们去追他们。” 两个好朋友很快就追上了远处稻田里的爷爷和孙子,在他们旁边跑。 “爷爷,你看,这里有一只狗。”小男孩全身上下连同脸蛋都是泥巴和稻草叶,他发现了身边的白狐。 …